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807章 腊月二十九

第807章 腊月二十九

  “傻女人”戴小云没法回家过春节了。

  得知女儿出事,戴小云的父母从老家赶到松江。

  听警察说完案情,年近60岁的戴妈妈一下跪在王一男面前,她抱着王一男的腿,声泪俱下地哀求王一男原谅自己的女儿:“王总,求求你,原谅小云吧,她从小就是个老实孩子,不会做出这种事的,她一定是被人骗了,一定是被人利用了,她还不到30岁,不能就这么毁了她的一生啊!王总,求求你了……小云是个好孩子,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公司损失多少钱?我和小云他爸卖房子也赔给你……”

  知女莫如母,戴小云妈妈几乎不经思索就猜到了事情背后的真相。

  然而问题是,戴小云和杜有恒的保密工作做得太好,公司里没人知道她俩是情侣关系。

  而且杜有恒确确实实没有授意戴小云找黑客黑智为科技帮他“报仇”。留下一台开了后门的电脑,网上联系黑客,泄露管理员密码,确确实实都是戴小云做的。

  戴小云用来攻击的手段危险而致命,所幸王一男设置的最后一道“安全阀”拦截住了。

  事后,王一男吓得腿软了10多分钟,他是智为科技企业法人,出什么事,他首当其冲,罪责难逃。

  边学道同样一脸铁青。

  智为科技即将进行拆分,边爸边妈将成为微博和游戏子公司的法人。这个戴小云要是晚两个月动手,坑的就是边爸边妈。

  边学道不会放过戴小云,王一男也不会。

  他俩拼搏几年创下的智为科技,差一点被戴小云一下掀翻,岂是说原谅就原谅的?

  两天后,戴小云终于跟父母敞开心扉,讲述了她和杜有恒的恋情,还有她报复公司的动机。

  到这时,王一男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戴小云事件”如同巨石投湖,涟漪不绝。

  王一男最先发力。

  他先是在智为科技内部发文,明令智为科技内部严禁办公室恋情。

  已经存在恋爱关系的,可以跟上级申请,领导会适当安排,调双方中的一人去其他子公司。

  如果隐瞒恋爱关系,上级发现后,会强制调离一人,对不服从安排的员工,开除处理。

  其次,智为科技全体员工,都必须在春节前签署新的《保密协议》和《岗位承诺书》,签了这两个东西,如果再发生类似戴小云这样的事件,那人会比戴小云的结局更惨。

  再次,王一男开始加强公司内部管理规范,切实严格各级管理权限,同时增加夜间值班人数,24小时有人值守。

  王一男心里清楚,若是公司再出一次戴小云这样的事,边学道会对他的用人能力和管理能力产生怀疑。

  ………………

  春节到了。

  图个热闹,边妈几通电话,边家的亲戚从春山聚到松江。

  儿子迟迟不提结婚生子,边妈只能从亲戚身上寻找儿孙满堂的感觉了。她也想明白了,家里现在这条件,喊亲戚来过年,吃不穷喝不穷也花不穷。

  今年边学道早有准备。

  几个月前,他从徐学武的朋友手里买了一栋位于江北的双拼别墅。

  别墅地上三层,地下一层,从中间打通,变成了独院独栋。房子买的时候就是装修好的,原房主基本没怎么住,出国帮儿子照顾孙子去了。

  有了这栋别墅,来多少人都玩得开、住得下。

  ………………

  腊月二十八这天,边家的亲戚陆续到松江了。

  大人们本想二十九再登门,可是耐不住家里的孩子吵着要去四爷爷四奶奶家。

  小孩子对边学道的财富还没有一个准确的概念,但他们都知道四爷爷四奶奶家房子大,沙发大,电视大,冰箱也大,好吃的好喝的无限供应,出门还有人开车接送。

  什么是坏生活大家认识上有差异,但什么是好生活,定义还是比较统一的——富足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今年看到堂哥堂姐家孩子时,边学道心里莫名生出一丝触动。

  特别是看到孩子们在客厅里想四处摸摸又不太敢,满眼都是羡慕和向往,而其中两个上了小学的,看人时眼里透着乡下孩子特有的自卑和距离感时,他忽然觉得,“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古已有之,自己好像太苛刻了。

  而且说实话,边家的这些亲戚,都是有矜持的。他们极少求边学道什么事,偶尔跟边爸边妈张嘴,求的也都是几万几万的小钱。

  找了个空当,边学道拉着边爸到楼上房间,关上门,跟边爸说:“爸,如果把这帮亲戚从春节拉出来,帮他们在松江落地生根,怎么样?”

  边爸看着边学道,眼神有点复杂,几秒钟后,他问边学道:“怎么突然说这个?”

  边学道看着房间门说:“我就是觉得我见天儿不着家,你和我妈两人在家肯定很没意思,你俩自己开车回春山我不放心,司机开车我也不放心,与其这么两地跑,不如让大家从春山搬过来,你们没事想打麻将了也能凑够人……”

  边爸仔细听完,坐到靠窗的椅子上,示意边学道也坐过来,压着声音说:“你说的我和你妈都想过,可是学道啊,你要记住一句话——升米恩斗米仇!”

  边学道说:“我知道你的意思……”

  边爸点头说:“以你现在的能力,帮他们可以,但具体怎么帮,得想好了。人心都是贪的,无论对象是谁,你在他困难时救济一下,他永远感激你。但如果帮得太多,他就会好吃懒做,永不满足,觉得你给他是理所应当的,不停跟你索取。你帮他100次,一次没帮,他就会恨你。到那时,朋友不再是朋友,亲戚不再是亲戚。”

  边学道想了想,点点头。

  边爸说:“有句老话叫远香近臭。”

  边学道插话说:“其实就是距离产生美。”

  边爸接着说:“就是这个道理。相隔远的时候,偶尔见一面大家很亲切。等离得近了,说不准就会产生矛盾。别的不说,他们搬来松江,就算不进你的公司,在外面也难免打着你的旗号,小事也就算了,要是闹出大事,操心受累的还是你。”

  边爸这一番话,实实在在是在替自己儿子考虑。

  要说楼下坐着的,好几个是边爸亲兄弟,他过上了好日子,不是没想过拉兄弟们一把。

  这两年边爸隔三差五开车回春山,每次回去钱是钱,东西是东西,从不空手。

  可是他担心啊,他担心把老兄弟们拉到松江,侄子侄女们也会跟着来,到时就像他刚跟边学道说的,几十号人,都得边学道照顾。仅仅是经济上照顾一下也还没啥,就怕这些人以为有了依仗在外面惹是生非。

  边学道无语了一会儿,笑着说:“你和我妈要是再给我生个弟弟妹妹该多好?我身边也能有个帮手。”

  边爸说:“生你那时候,正是国家计-划-生-育执行得最严的时候,只要生二胎,工作就不保,没了工作,怎么养家糊口?对了,今天你跟爸交个底,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边学道站起身,抻了个懒腰,说:“2014年以前不考虑结婚。”

  “2014年?”边爸看着边学道说:“那还有六七年呢,为什么非得等到2014年?”

  边学道胡诌说:“我现在这种情况,不宜早婚。”

  不宜早婚?

  边爸刚想问边学道为什么不宜早婚,这小子一下窜到门口,开门出去了。

  看着房门关上,边爸在椅子上静静坐了几分钟。

  他想到了单娆,也想到了董雪,在边爸看来,这两个女孩都不错,可是看儿子的样子,似乎还有别的心思。

  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干脆不想了。

  边爸心里很清楚,儿子事业这么成功,在外面是呼风唤雨、说一不二的人物,他的婚姻大事,当父母的能少管就少管。再说,管也管不了,管得太多,唯一结果只能是儿子越来越少回家。

  ………………

  腊月二十九。

  松江下着小雪,冷。

  鞭炮声此起彼伏,城市里的年味已经很足了。

  中午的时候,正在跟边学仁、边学义和边学德三人打麻将的边学道手机响了。

  在旁边伺候局的11岁外甥女赶紧帮边学道把手机拿过来,边学道笑着跟小女孩说了声“谢谢”,拿着手机一看,是单娆打来的。

  招呼在一旁看电视的姐夫过来帮他打,边学道拿着手机上楼。

  “嗯,娆娆。”

  “学道,你干什么呢?”

  “在家跟亲戚打麻将呢,你呢?昨天你说在亲戚家,今天到家了?”

  “没有,我在松江。”

  “……”

  “我现在在学校。”

  “学校?你自己?”

  “嗯。”

  “你打个车来我家吧。”

  “不!”

  “那我派司机去接你。”

  “不!”

  “来吧,好多人你都认识。”

  “不!”

  “你等我,我马上就到。”

  鞍前马后一年,李兵也要过年,边学道没喊李兵,自己开车直奔东森大学。

  一直开到学校的滑冰场边上,他一眼就看到了穿着粉色羽绒服的单娆。

  之所以一眼就认出单娆,因为整个冰场只有她一个人。

  远远看着单娆,边学道忽然记起,大二那次在冰场上偶遇,单娆当时穿的也是粉色羽绒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