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814章 微信之父

第814章 微信之父

  2008年2月12日正月初六,单娆走了。

  来燕京四年,朋友同事不少,可是走时她谁也没告诉,一个人走,只有李兵相送。

  接到李兵汇报单娆顺利登机的电话,边学道在中海凯旋家里沙发上静静坐了一个多小时。

  一个多小时后,他起身把所有房间挨个看了一遍,最后站在客厅中间,怔怔看着墙上单娆的照片,半晌,穿上外套,锁门离开。

  刚刚过去的一个多小时,是真真正正属于单娆的一个多小时,边学道谁也没想,完完全全地回忆这几年跟单娆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

  在单娆回国前,他不会再来这里。

  如边学道在东森大学校庆时回答师弟师妹提问时说的——人让爱情主宰生命的时间越短,生命的价值就越大。

  对现在的边学道来说,他要做的事情太多,没有太多时间去回味爱情。

  ………………

  正月初八,2月14日,西方的情人节。

  边学道在有道燕京分公司凯晨世贸中心的办公室里坐了一天,看文件,听下属进来述职,见开心网的创始人兼ceo程浩。

  晚5点,把一天的事情忙完,坐在老板椅上,看着办公桌上的手机,边学道嘴角浮现一丝苦笑。

  一整天,没有接到一个他期待的电话和短信。

  情人节这天,他被四个散落世界各地的女人们“忘记”了。

  好吧,人总需要自己给自己找乐子。

  喊上李裕,喊上武思捷和霍东风,四个人驱车来到霍东风推荐的餐厅。

  在餐厅里,四个人漫无边际地海聊。

  看了一天的报表文件,边学道抽空问武思捷:“老武,在你看来,那个数值能权威反应一家公司的价值?”

  武思捷放下筷子说:“任何一个数值都不具备全面绝对地去衡量一家公司价值的功能。销售收入不能、市盈率不能、市值不能、人均创造营收与人均创造利润也不能。”

  接着,武思捷话锋一转:“但同等模式下,股东们一定还是更喜欢人均创造收入与人均利润更高的公司。因为人均创造总收入和人均创造利润,从某种程度上能反映出一家公司的效率、经营管理水平与商业模式问题。如果有更全面的数据,甚至应该将每个公司五年内的人均总收入/利润做一个走势图,我们就能看出一家公司与团队是否保持了初始的效率与狼性。”

  边学道问:“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资本市场能够容忍甚至喜欢一些人力密集型的互联网公司?”

  武思捷说:“不知道你说的人力密集型互联网公司是哪家,但我可以确定地说,能被资本市场看好,该企业肯定有它的长处,比如说商业前景向好,又或者是市场占有率高。但需要注意一点,如果该企业身处一个充分竞争市场,而它又不具备绝对优势的市占率与较高的进入门槛,那说明该公司的效率与价值都很低了。一旦它的市占率被别家抢食,马上会被资本市场看淡。”

  因为边学道私下里已经跟李裕说过了,让李裕坐镇即将成立的监察部,李裕深知肩上责任重大。

  春节前后这段时间,李裕买了不少管理类的书籍,在家很是恶补了一些管理知识。

  可是“纸上得来终觉浅”,借着吃饭的机会,他向边学道请回来的“高手”武思捷请教:“武总,大公司病就没治吗?”

  武思捷能混到今天,智商情商都高于常人,他心里十分清楚,如果说“监察部”是古代的锦衣卫,这个年纪轻轻的李裕就是锦衣卫头子,绝对是边学道心腹中的心腹。

  只要在有道集团干一天,就别小觑这个看上去能力很普通的李裕。

  武思捷笑着给李裕讲解:“大公司特点是什么?有大资源。”

  说着,手指在餐桌上点了两下,武思捷接着说:“拿有道来说,公司手里有安全卫士和微博这两个亿级用户的超级平台,这导致在市场上能拼杀出业绩,但用公司资源砸也能有业绩。如此一来,就会有能力弱的人在内部搞关系,获得资源、获得保护、再获得业绩。另一种人就不爽。公司越大,搞这个就越有空间。”

  李裕问:“所以呢?”

  武思捷说:“办法就是公司资源可以用,但要按市价,资源货币化,亲兄弟明算账。某人用资源的性价比只有市场的一半还越来越低,那就别用了。也许大家赚的钱差不多,但一除以成本,就知道谁没穿底裤了。公司越大,蛀虫越多,藏污纳垢的能力越强。”

  李裕已经不是当初的吴下阿蒙,他接着问道:“非核心业务可以这么做,但公司的核心业务还是应该倾斜一下吧?”

  武思捷点头说:“核心业务,先**孵化、再全力支持。非核心业务,货币化的结果是彻底开放,开放就是把内部资源市场化,不分亲疏,价高者得,让市场的溶剂溶解掉内部的硬疙瘩。”

  捕捉到武思捷话里有意思的地方,李裕问:“核心业务**孵化?这是什么意思?”

  武思捷说:“建特区,给更大自主权,削弱官僚和平均主义,允许内部创业,把心气高、不想受束缚、有胆量的人留住。特区成本不高,但若尝试成功就收益明显。”

  听着李裕和武思捷的问答,边学道脑子里刮起一场风暴。

  **孵化……

  集团外特区……

  内部创业……

  坐在餐桌旁,边学道一下联想到了前世的“微信之父”章晓龙。

  记忆里,前世的2005年,tx收购foxmail软件,章晓龙加盟tx公司,担任羊城研发部总经理,全面负责并带领qq邮箱团队。

  2010年,tx微信正式立项,由章晓龙负责。

  2011年,章晓龙任职为tx公司高级副总裁,负责tx公司羊城研发部的管理工作,同时参与公司重大创新项目的管理和评审工作。

  2012年8月,tx微信推出4。2版本。微信发布不到两年,就积累了2亿用户。

  边学道清楚记得前世一篇报道里说,章晓龙的羊城研发部本就是相对**的特区,不在深圳不在燕京,离老板远,不属任何business-unit。

  有人说,微信是马化龙几年前随手放的一个棋子,结果成了意外之喜。

  李裕、武思捷、霍东风三人兴致盎然地探讨互联网上到底是搜索赚钱,还是游戏赚钱?到底是卖感受赚钱,还是卖信息赚钱?

  而此时边学道的思绪已经飘出了好远好远。

  他忽然意识到,完全不用按原计划大肆招兵买马在智为科技里开辟微信项目部。

  最聪明、最省力的办法是去羊城挖章晓龙。

  把章晓龙和他的团队乃至整个羊城研发部都收购过来,然后按照前世轨迹,全面放权,让章晓龙继续在羊城**自主地孵化微信。

  在边学道想来,微信落户智为,绝对优于前世的商业格局。

  前世,作为同一家企业的同类通信工具产品,微信和qq在用户的手机里互相挤压,谁主谁副让马化龙头疼。

  而今世,微信如果成为智为的产品,就不必重新设计微信产品与智为其他产品之间的业务逻辑关系,也不会因为内部分歧导致微信商业化进展缓慢。

  微信和手机安全卫士可以完美互补,成为公司在移动互联网端发展的“中枢”,合力攻占市场。

  思绪至此……

  边学道决定先派人去羊城跟章晓龙接触一下,如果谈妥,他会亲赴羊城见一见这位“微信之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