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828章 敬神如神在

第828章 敬神如神在

  《对话——狂人边学道》播出后效果非常好。

  节目里,边学道明确阐述了自己的观点——“我不反对学英语,也不反对说英语,我的核心观点是,母语是灵魂,英语是工具,学英语的目的是跟外国交流,而不是拿英语来替代我们的母语……我认为学习汉语和学习英语并不矛盾,语言都是相通的,汉语学好了,也就是母语学好了,才能学好其他的外语,外语学好了,也能反过来比较一下,认识自己母语的美好和特色……”

  有了这一段,边学道就可以从纷纷扰扰的“语言之争”里脱身出来,免得被人拖下水,免得别有居心的人将“英语产业链”受益者的仇恨引到他身上来。

  3月12日。

  节目播出后的第二天,孟婧姞打边学道电话,让他请她吃饭。

  从沟通栏目组开始孟婧姞就跟着,孟婧姞还帮边学道设计问题,设计上节目时的服装搭配和坐姿,确实帮了很大的忙。10天里,两人每天上午在电视台碰头,结束后各回各家,没有一丝一毫的纠缠。

  配合得很愉快,就没有理由干出“卸磨杀驴”的事,所以边学道答应下午4点见面。

  下午3点半,边学道走出凯晨世贸中心一楼大门,站在门口等李兵开车过来。

  李兵没到,一辆红色法拉利停在了边学道身前。

  边学道认识这辆红色的f430,这是孟婧姞的车。

  车窗落下,坐在驾驶位上的孟婧姞看着边学道问:“等人?”

  边学道说:“车在车库,马上到。”

  孟婧姞摘下墨镜说:“大老板,你如果带司机,这顿饭就取消吧。”

  边学道笑着说:“我对燕京路不熟。”

  孟婧姞浅笑一下:“据我所知,你的司机对燕京的路也不怎么熟。”

  边学道:“……”

  孟婧姞说:“坐我车,或者你自己开车,要么回家。”

  边学道:“……”

  ………………

  红色法拉利f430在前,宝蓝色玛莎拉蒂总裁在后,李兵开着奔驰远远跟在后面。

  边学道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会适度妥协,但不会全盘接受。

  你不让我带司机,好,我自己开车,但保镖必须跟着。

  这次吃的是四山菜。

  两个人吃,孟婧姞点了八道菜,好在每样菜量都不大,除了水煮鱼。

  边学道已经算是能吃辣的了,结果孟婧姞比他还能吃辣。

  上菜的时候,孟婧姞问了一句:“喝酒吗?”

  边学道摇头。

  孟婧姞就再没问,也没说别的,点了酒,一个人喝。

  这顿饭吃的气氛怪怪的,周围桌的人不时望向边学道和孟婧姞这桌。

  看他俩,因为有人认出了边学道,有人则是觉得男的喝茶水,对面的美女却一杯一杯喝酒,感觉很颠倒,感觉很有故事。

  孟婧姞不仅能吃辣,酒量也很惊人。

  眼看着孟婧姞一杯接一杯地喝,一瓶又一瓶地喝,边学道心里先没底了。

  这要是喝醉了,一会儿怎么是好?

  为了打断孟婧姞喝酒的节奏,边学道开口说:“别喝了,聊聊天。”

  孟婧姞是那种越喝酒眼睛越亮的类型,听见边学道的话,她端着酒杯说:“我们花了两年学会说话,却要花上六十年来学会闭嘴。”

  边学道说:“边聊边喝。”

  孟婧姞眨着眼睛问:“聊什么?”

  边学道一愣。

  跟孟婧姞能聊点啥呢?有啥好聊的呢?

  两人认识没多久,彼此基本没什么了解。就边学道来说,除了祝植淳告诉他那些信息,他对孟婧姞差不多算是一无所知,呃……也不算一无所知,他起码知道孟婧姞最少是d罩杯,左臂上纹了一只活灵活现的荆棘鸟。

  好吧,仅此而已。

  聊点什么呢?说点什么呢?

  认识的女人不算少,唯独这个孟婧姞让边学道挠头。

  似乎看穿了边学道的窘迫,孟婧姞笑了一下,先开口:“你有信仰吗?”

  边学道想了想说:“敬神如神在。”

  孟婧姞说:“这句真虚伪。你觉得人为什么会有信仰呢?”

  边学道说:“我不知道。”

  孟婧姞又问:“你烧香吗?”

  边学道点头:“去寺里的话,是肯定要烧的。”

  喝了一口酒,孟婧姞问:“你烧香求什么呢?”

  边学道不太喜欢这种“咄咄逼人”的提问方式,不过他还是说:“求心安。”

  孟婧姞笑着说:“你年纪轻轻富贵双全,当然不求财不求名,只求平安。”

  边学道纠正说:“不是平安,是心安。”

  孟婧姞抬手打了个响指:“了解。”

  边学道睁大眼睛看着孟婧姞的手指,这一下真让他有点意外,印象里,这是他第一次面对面见一个女人打响指,他对这个动作,说不上反感,但肯定不喜欢。

  孟婧姞接着说:“‘穷算命’者和‘富烧香’者,区别在于‘有’和‘无’。算命解决‘知道’的需求,烧香满足‘保佑’的需求。”

  “没有的希望得到,所以算命,为什么选择算命,因为这个方式的优点是把不确定性转化成确定性。有了的害怕失去,所以烧香,为什么选择烧香,因为这个方式的优点是不可知,比现实的依靠力量更强大幽远。”

  边学道不管孟婧姞说什么,只要她别那么一个劲儿喝酒就好,于是他附和说:“也许吧。”

  孟婧姞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说:“信仰已经死了。”

  边学道抬头看向她,心说:这是已经喝醉了?

  却不想,孟婧姞看着边学道,眨着眼睛说:“你是不是怕我喝醉了?真没必要担心这个。我三岁时就拿筷子蘸酒舔,后来,老中医说我体质弱,从7岁起,我喝了15年药酒。我喝的酒,可能比你看过的酒都多……”

  说到这儿,孟婧姞打住了,摆手说:“不对,不对,忘了你有个酒庄了。好吧,不说酒了,说科技吧!”

  边学道瞬间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这妞太会折磨人了。

  一开始,闷头喝酒不吭声。等边学道提议聊天,一扭头就成话唠了。

  孟婧姞果然开始聊科技了……

  “科学和技术的发达把很多东西解构了。许多伟大的事情,你用科学技术一衡量,并不是那么伟大。譬如说月亮,月亮在多少个民族的精神生活中,是一种幻想,一个永远的可望而不可及的幻想。可是美国人在20世纪60年代上去了,发现月亮是一个死寂的星球,既没有吴刚,也没有嫦娥,没有兔儿爷,更没有桂花树,人的这些幻想没有了。”

  看着滔滔不绝的孟婧姞,边学道觉得脑袋“嗡嗡”地响。

  一杯酒下肚,孟婧姞又开始了……

  “还有爱情。罗密欧与朱丽叶,普希金的诗,莱蒙托夫的诗,雪莱的诗……可是自从有了弗洛伊德,什么他都做实验(检验),美国有一种说法:‘爱情属于精神病现象’。爱情中有幻视,幻听,‘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不见得,比她美丽的有的是,所以你这是属于精神病。”

  “如果用纯医学的观点来看,甚至于你用兽医配种的观点来看,那么这个爱情就死了,没有爱情了。所以人的精神生活在受到挑战,人的道德观念、美德观念、侠义、崇高、诗情和信仰,都在受到挑战。现在的人天天跟科学仪器打交道,大量的科学和技术,透视的技术,把人解构了。不管多么美丽的人,你给她做一个ct扫描,把扫描图拿出来,你不会觉得有太多的美感,不管她是王嫱、西施,还是貂婵……”

  边学道保持微笑,一杯接一杯地喝着茶水,再去拎茶壶时,发现里面已经空了。

  孟婧姞见了,一手托腮,媚眼如丝地说:“要不你也喝酒得了。”

  边学道抬手招呼服务员:“送壶茶来。”

  孟婧姞随意夹了一口菜,放下筷子说:“那我就再谈谈后现代美学吧……”

  边学道实在受不了了,抓起酒瓶说:“我喝。”

  孟婧姞“咯咯”地笑:“早答应陪我一起喝,是不是免得这些折磨。”

  边学道端着酒杯说:“我带司机了。”

  孟婧姞靠在椅子上说:“没事,大不了我坐你顺风车回去。你说的,敬神如神在,同理,请人吃饭,也得有请人吃饭的诚意不是?”

  …………

  …………

  (最近单位里各种临时任务,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实在是没更多时间码字了,欠起点盟主(五五最大)一章,记账,一定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