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834章 幻彩咏香江

第834章 幻彩咏香江

  边学道这趟HK之行是计划外的。

  大概一个月前,边学道派霍东风南下,接触羊城的章晓龙。

  霍东风在羊城待了半个多月,固执寡言的技术男章晓龙终于松口,表态正式思考跳槽事宜,可是他有三个要求:

  其一,章晓龙不想跟现公司TX交恶,希望有道处理好关系。

  其二,章晓龙要求有道接收羊城研发部的其他人员,并且准许研发部继续留在羊城,同时保持羊城研发部的“**性”。

  其三,章晓龙要求在正式做决定之前见一见边学道。

  霍东风把消息传回公司,边学道在办公室里沉思了一个多小时。

  只要将章晓龙收至麾下,研发微信就胜算在握了。

  与之同步的,是一系列抢占手机端的布局。

  眼下,微博在吃钱,视频网站在吃钱,IDC数据中心在吃钱,有道影视娱乐公司在吃钱,有道足球俱乐部在吃钱。

  再算上刚在东星卫视投了一笔;在廖迟那边投了一笔;跟蒋鸣楷合资7亿在燕京买了一块地;还有国贸三期80层……

  钱啊!

  不怎么够花。

  特别是数据中心,沈雅安已经着手开始在国外布网了,那吃钱程度,简直比用火烧纸币都快。

  还有……

  大地震快到了。

  几个月前,边学道让刘毅松在四山收购个人的药店、超市和户外用品店。

  到4月初,刘毅松以个人名义,在四山省收购了7家药店,10个超市,8家户外用品店,另外还有几个储物仓库。

  这些,就是边学道准备的“物资储备点”。

  只能准备这么多了。

  钱他有,可是再继续收购,就应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不仅会被有心人注意到,还可能让刘毅松和其他下属起疑。

  事实上,刘毅松已经问过边学道,问他为什么收购药店、超市、户外用品店这么“风马牛不相及”的产业。

  此外,刘毅松还问边学道“为什么不用集团的名义收购?”

  边学道解释给刘毅松的理由很“牵强”,他说——“边家仁义道德四兄弟,他一直坚持不让家人进公司,但也不能一点不照顾兄弟,这三样产业,是提前给三个兄弟准备的。”

  边学道说完,刘毅松听得似懂非懂,还是一头雾水。

  三个兄弟,三样产业,这倒是对上了。

  可是为什么要在四山收购?为什么不在松江或者燕京收购?

  还有,这么大一个富豪,给兄弟的产业就给药店、超市、户外用品店?这尼玛还能更小气一点吗?

  疑问点还有几个,可是刘毅松没再多问。

  边学道肯给他个解释已经很给面子了,难道还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一定要让老板承认自己言不由衷在蒙人?

  刘毅松的情商要是那么低,哪里能有今天?

  在边学道心里,储备物资是“小钱”,真正用钱的地方在震后。

  前世,嘉多宝集团在央视赈灾晚会上捐款1亿元。

  作为唯一一家捐款上亿的企业,嘉多宝一夜之间名扬全国,塑造了企业的金字口碑。

  这个金字口碑,不仅极大拉动了嘉多宝产品的销量,在日后嘉多宝和旺老吉的纷争中也起了正面作用。

  一亿元,成了嘉多宝集团历史上不可磨灭的闪耀一笔,可以说是“后益无穷”。

  今世,这种既行善又露脸还塑口碑的好事,边学道不准备让给嘉多宝了。

  嘉多宝出一亿,有道就出两亿。

  如果有人出四亿,有道就出五亿,反正就是要当赈灾晚会上出钱最多的企业。

  当然,“竞争”出到五亿的可能性非常低。

  因为私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而且前世的例子摆在那里,地震不是只震这一次,天灾更是无穷无尽,这次捐一亿,下次再有天灾,就会有人裹挟民意,要求你再捐一亿。这一点,能把企业做大的人都想得到。

  不过呢……

  在这个时空里,边学道的想法跟其他人都不太一样。

  不论感官告诉他这里多么真实,他都跟祝海山一样,始终有一种旁观感、虚幻感和游戏感。

  忙起来的时候还好,一旦静夜独处,灵魂深处总有一个声音反复提醒他——

  ——你不属于这里!

  ——你是个外来者!

  ——你是个作弊者!

  ——你是个异类!

  记忆和现实的交叉,时间逆流和平行空间,让明明真实到极致的世界生出一种强迫性的“非真实”错乱。

  正因此,无论祝海山,还是边学道,都有近似人格分裂的表现。

  他们一样的谨慎小心,又偏执疯狂。

  他们一样的害怕改变宿命轨迹,又跃跃欲试想挑战命运。

  他们一样的想在这个时空里留下点什么,又害怕留下的印记太深被后来人看穿。

  他们一样的多情,又一样的无情。

  多情,是真实的自己。无情,也是真实的自己。

  好几次,边学道想过不管不顾地在地震中救人,可是他退缩了,他害怕“暴露自己”后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他还害怕自己承担不起那么多因果。

  看过《终结者》和类似主题电影的人都会明白,一个人的生与死,会对后世产生巨大影响。

  电影是虚构的,但逻辑并没有错。

  就算是救人,同样是因果。

  理性地思考一下即可以理清——社会上有好人也有坏人,这是毋庸置疑的。同样,死于天灾的人,肯定也是有好人有坏人。

  在边学道想来,救好人,可以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可是救了恶人呢?

  一个本来该死于天灾的恶人,把他救了,日后他丧尽天良,为非作歹,甚至杀人害命,危害社会,这样罪业,追根溯源,都得算到边学道头上。

  杀与救都是因果啊!

  所以,他只全力救一部分。

  建抗震教学楼救孩子,是因为孩子还有可塑性,变成十恶不赦的恶人的几率相对最低。

  而另外那些人,随缘吧!

  如果他们命大,那自然有命大的道理。

  综上所思,边学道得出一个结论——需要钱!

  震前的投入基本就这些了,震后需要多少钱,一时还真说不清。

  按照边学道初步的想法,震后,有道集团捐2亿(超过前世的嘉多宝),他个人再捐2亿,另加上其他途径的支出,估计5亿是起步价。

  5亿元,边学道拿得出。这笔钱,他早就准备出来了,一直没动。

  可是从集团发展角度来看,几个月后,多元发展的有道,资金链会偏紧。

  松江的储备地皮已经抵押给银行贷款了,上市套现是必然选择。

  ………………

  HK之行,即为上市铺路,也为顺路见章晓龙。

  武思捷和洪诚夫组建了强大的顾问团队,在路线制定和谈判策略上,基本把边学道解放了出来。

  说实话,尽管边学道成长了很多,但刨除“先知”,他的理论水平、具体业务能力跟这些投行精英和职业经理人有很大差距。

  有差距很正常。

  手下忙得要死,老板优哉游哉也很正常。

  往文雅了说,这叫“食人之禄,死人之事。”

  往好听了说,这叫“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往直接了说,一句话——“凭啥给你开工资?凭啥给你开高薪?要是所有工作都老板干了,请你们干啥?”

  于是,边学道、李兵和另外两个保镖先回了酒店。

  在内地,边学道只带李兵一个在身边就可以很放心。

  可是HK不行。这地界儿,看着很文明,其实野路子特多,不多带两个人在身边不踏实。

  这是边学道第一次住进HK洲际酒店,他真的被惊艳到了。

  惊艳发生在走进大堂的一瞬间——30多米高的空间,近270度的巨型落地玻璃窗,美丽的维多利亚港海景完美呈现眼前。

  黄昏时分。

  边学道走出房间,下到酒店大堂酒廊,点了一杯“九龙荟”鸡尾酒,坐在酒廊一角,望着夕阳余辉映洒的维港海面,美景和美酒相佐,惬意享受难得的悠闲。

  晚上8点整,“幻彩咏香江”准时开始。

  房间里,边学道手拿红酒杯,斜靠在窗前松软的美人榻上,舒服地欣赏对岸绚丽的灯光表演,深深觉得这才是人生。

  这才是人生啊!

  正舒服着……

  “咚咚咚!”

  传来一阵敲门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