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853章 一过抹全功

第853章 一过抹全功

  香港一别,不过两周,再见孟婧姞,她好像变了一个人。

  发型变了,穿衣风格变了,除了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还在,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边学道在脑海里搜寻了两秒,蹦出一个词儿——淑女!

  没错了……

  孟婧姞是在往淑女方向打扮自己。

  祝植淳招呼孟婧姞入座,让服务员加了一副碗筷,等服务员出去,他上下打量孟婧姞,笑呵呵地说:“一阵子不见,改走淑女路线了?”

  孟婧姞也不生气,摆出优雅的坐姿:“以前是青春期,叛逆了一点,现在长大了,自然要修身养性。”

  “哦……”听孟婧姞说完,祝植淳瞄了边学道一眼,说:“好,修身养性好,这个词用的也好。”

  聊了几句,动筷子开吃。

  孟婧姞一边吃一边偷偷观察边学道,看他夹哪个菜,看他喜欢什么食材,暗暗记在心里。

  如此这般十几分钟,边学道忍不下去了,吃饭时被人这么盯着,换了谁也不会太舒服。

  边学道拿着筷子问孟婧姞:“你不饿?”

  孟婧姞摇头。

  边学道又问:“我的吃相很难看吗?”

  孟婧姞还是摇头。

  祝植淳打圆场,指着酸辣汤说:“婧姞尝尝这汤,很不错。”

  饭桌上的气氛有点奇妙,祝植淳极力想找话题,说起了商业贿赂的囚徒困境——国内公司常直接送钱送物,跨国公司则让客户或其亲属出国考察学习等。任何一家进入商业贿赂横行的新市场的公司,必然面临平衡维护商业**与市场竞争力的关系,在这种选择中,企业往往被逼向两难:如果远离商业贿赂,就可能失去市场;如果同流合污,就会背叛商业**。

  祝植淳说得字字珠玑,可是边学道和孟婧姞都不怎么搭茬。边学道只顾闷头吃,孟婧姞一双眼睛一个劲儿往边学道身上溜。

  没办法,祝植淳问孟婧姞:“婧姞你什么时候来四山的?”

  孟婧姞说:“来了两天了楸”

  祝植淳问:“来游玩?”

  孟婧姞看了边学道一眼,说:“有几个监理的工程要验收,我姐在美国回不来,就让我过来了。”

  说到这儿,孟婧姞从手包里拿出一张名片。

  她只拿出一张名片,在祝植淳眼巴巴的目光中,递给了边学道。

  边学道接过名片一看——

  承山监理

  事务代表:孟婧姞

  这张名片似曾相识!

  边学道脑海里闪过几个片段几句话——

  ——“我叫孟茵云,是祝植淳的朋友,你可以叫我Sundy。”

  ——“我打不通祝植淳的手机,他换号了,没告诉我。”

  ——“你未卜先知我要来,提前躲出去了?”

  ——“除非你想换一家监理,不然我肯定去四山。还有,我可以友情提醒你一下,就算换了监理,我还是会去四山。”

  简直了……

  当初边学道在尚秀宾馆办公室里第一次见到孟茵云,孟茵云给了他跟这张名片几乎一模一样的名片,只是把“茵云”换成了“婧姞”。

  当初孟茵云拿着名片追祝植淳追到松江,接着去了四山。

  现在,孟婧姞如出一辙,先是追到香港,接着拿着名片追到了四山。

  不是边学道自我感觉良好,实在是孟婧姞已经摆明车马。

  都是直截了当,都是女追男。

  这么看来,孟家这两个姐妹,虽然脾**好不太一样,但骨子里还是有共同点的。

  见祝植淳一脸好奇,边学道把名片递给他。

  祝植淳看完,把名片还给边学道,问道:“你捐的教学楼还没建完?我怎么记着好像建很久了?”

  这事边学道心里清楚。

  除了最开始几批,他又让刘毅松按照徐尚秀支教的路线,把徐尚秀经常去的学校全列入了捐建名单,这么一来,?续工程的工期就有点紧张了,多亏边学道不惜血本,建设资金充足,才赶在5月前交工。

  本来呢,就算是捐建,也不是想捐就能捐的。

  不过捐建教学楼毕竟是好事,加上四山是齐三书的“大本营”,有省委大秘段明秋说话,所以没遇到什么阻力,各种审批一路绿灯。

  孟婧姞说的需要验收的工程,估计就是最后一批抗震教学楼建好交工了。

  负责工程的刘毅松和王助理还在南冲,这回孟婧姞有名正言顺的理由跟边学道打交道了……

  吃完饭,祝植淳找个借口先撤了,把边学道扔给了孟婧姞。

  ………………

  承山监理在四山开了一家分公司。

  公司地点在蜀都成溪路上一栋很有艺术气息的**建筑里。

  下车看到办公地点,边学道就明白孟家的监理公司有意扎根四山。

  想想很好理解,有道集团一口气在四山捐建了几十栋教学楼,全是承山监理负责监理的。

  别人不知道这几十栋教学楼的质量,施工单位和监理单位肯定心里有数。

  从一定角度看,这些教学楼既是有道集团的口碑,也是承山监理的口碑,有这几十栋教学楼,承山监理算是在四山打下了一个好基础。

  况且,通过这些工程,承山监理搭上了齐三书和段明秋的线,对公司在四山的发展提供了强大助力。全国房地产市场日益火爆,承山监理顺势扩张也在情理之中。

  承山监理四山分公司里有一间属于孟茵云的办公室,孟茵云不在,孟婧姞以主人身份带着边学道走进了办公室。

  路过办公平台时,好几个工作人员都认出了边学道,其中一个在复印机前复印材料的女秘书看见边学道和孟小姐走进了总经理办公室,惊讶得好半天没合上嘴。

  顾不上复印,她扔下手里的东西,跑去前台,问前台的小段,跟小段确认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前台小段是公司里的追星达人,她确定刚才走进去的就是有道集团老总边学道。女秘书听了,双手捂着胸口,先是一阵发愣,接着两眼放光地跑向平台。

  公司跟有道集团有合作大家都知道,可是之前代表有道集团来的都是一个瘸腿的中年人,没想到今天边学道居然亲自来了。

  24K纯男神啊!居然见到真人了!

  办公室里。

  孟婧姞亲自给边学道倒了杯咖啡,然后拿出一叠材料,递给边学道。

  大致扫了一眼,看出是系列工程马上要完结,承山监理这边制作了一个汇总性材料。

  坐在办公桌后面,孟婧姞以前所未有的公事态度给边学道介绍每个工程的验收情况。

  边听边翻看手里的材料,边学道注意到,有一个项目的验收评级明显低于其他项目。

  项目名字是——唐川县大潼镇中学。

  项目评语是——主楼验收评级A,副楼验收评级A。

  唐川县大潼镇中学……

  边学道隐约有点印象,可是一时记不得听谁说过。

  他抬头问孟婧姞:“这上面的验收评级A-是什么意思?”

  孟婧姞把手搭在办公桌上说:“简单地说,A级是国家标准,A已经达到国际标准,A-是低于国家标准。”

  边学道一听,勃然色变。

  看见了边学道表情的变化,孟婧姞继续说:“据我了解,国内的教学楼,一线城市先不论,真正达到A级国家标准的并不多,至于三四线城市和乡镇,很多教学楼根本没有抗震概念,90%以上都是B级甚至B。所以,大潼镇中学的副楼验收A-,我觉得不是不可以接受,只不过跟主楼的质量相比,差距有点明显。”

  边学道沉声问:“A-能抗住几级地震?”

  孟婧姞想了想说:“这个不好判断,地震对建筑的影响不是只看震级,还要看距震中远近和震源深浅,也就是说要看具体烈度,按照监理业内的判断,一旦震级超过7级,A-评级的建筑就会有垮塌危险。”

  超过7级有垮塌危险……

  一个月后的大地震是8级!!!

  这就等于说唐川县大潼镇中学的副楼很大几率会垮塌。

  正当办公室里的两人对坐无言时,边学道手机响了。

  电话那头,李裕跟边学道说:“监察部四山小组发回来一个报告,我一时拿不准,跟你说一声。”

  一听是四山的事,边学道问:“什么事?”

  李裕说:“集团要求四山教学楼工程由指定的承建商来建设,可是唐川县大潼镇中学教学楼工程的副楼是外部人承建的,具体承建人跟丁总和刘总都没有利益关系。监察部是对内的纠察部门,可是这件事不属于内部贪腐范畴,情况有点特殊。”

  边学道听完说:“我知道了,给监察部记一功。”

  也就是李裕,换个人,八成不会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得罪丁克栋和刘毅松两个老总。

  因为不知道即将到来的大地震,所以孟婧姞觉得A-评级也说得过去,所以李裕觉得内部和外部没有利益输送就不算严重违规,可是边学道知道,这件事一点也不小。

  须知很多时候是“一过抹全功”,建了几十栋楼的口碑,很有可能被这一栋副楼抹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