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867章 为什么要哭呢?

第867章 为什么要哭呢?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WwW.XsHuotXT.com一念繁华,一念荒芜。在尘世间旅行的人,错过的和珍惜的,自持的和放肆的,柔弱的和刚强的,在良善本心和物欲横流中坚守、抉择、崩坏、迷失。

  樊青雨已经可以确定边学道想要什么了,她不打算拒绝。

  抛开财富光环,单说外貌,边学道也足够让樊青雨动心了,更何况他还这么的优质。

  放下挡在胸前的胳膊,樊青雨轻声说:“我没有男朋友。”

  很好……

  未婚,且没有男朋友,这是一个自由的女人,燥热得五脊六兽的边学道越过了最后一道屏障。

  他前进半步,伸出手臂搂着她的腰,用不容抗拒的声音说:“今晚别走了。”

  樊青雨仰头看着边学道的眼睛,对视几秒,温柔地说:“我不是随便的女人。”

  很明显的欲拒还迎,免得被眼前的男人看轻。

  近看之下,樊青雨的皮肤很细腻很紧致,白里透红,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女人香,表明她很健康。

  大家都是成年人,点到即止不言自明。

  边学道什么也不说,猛地抱起樊青雨,把她放在洗手台上,咬她的脖子。

  樊青雨是个怕痒的,开始的时候,她被边学道弄得“咯咯”笑,没一会儿,就shen吟起来。边学道嘴边的胡茬像钢锉一样在皮肤上摩擦,樊青雨用手轻轻地推边学道:“胡子……你的胡子……刮人……”

  在脖子和锁骨流连完,边学道开始动手解樊青雨衬衫的扣子。

  樊青雨本能地用手挡了几下,边学道左手抓着樊青雨的两只手,举过头顶,按在她身后的镜子上。

  这个姿势一下把樊青雨的胸部凸显出来,她的脸红得像要渗出血一样,扭肩扭腰,给解衣扣的边学道制造困难。

  终于破开了防御。

  解开衬衫,边学道将文胸推上去,露出两个白嫩。

  口手齐动……

  樊青雨受不了了。

  想到身上的人是边学道,是万千女人的梦中情人,想到这一度春风多么难得,好多人求都求不到,所以樊青雨的情绪调动得特别到位。

  激情如火,爱欲燃烧,樊青雨仰着脖子,嘴里“咝咝”地吸气,突然,一股热流涌出,她不受控制地抖动着身体。

  这就……太丢人了……

  边学道不是什么都不懂的雏儿,趁着樊青雨迷离的时候,他脱掉樊青雨身上的衣物,接着动手脱自己的衣服。

  当健壮阳刚的男性身体暴露在樊青雨面前时,她的眼睛一下就亮了,樊青雨伸手轻轻抚摸边学道胸肌和腹肌,心里一个劲儿呐喊:赚了!赚大了!

  天雷地火,你情我愿。

  二十多岁的男人和三十多岁的女人,都处于战斗力巅峰期,强壮饥渴的边学道,跟常年练瑜伽、解锁N个高难度姿势且同样饥渴的樊青雨,可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一时间,两人在主卫里斗得天昏地暗、旗鼓相当、呼儿嗨呦、乖乖隆地咚……

  半个小时后,战场转移到了客卧。

  边学道不会带樊青雨去主卧,樊青雨也不会要求去主卧,有些事情是心照不宣的。

  梅开二度前,樊青雨全身红彤彤的,双臂搂着年学道的脖子,呢喃道:“要……”

  边学道在樊青雨耳边问:“要什么?”

  樊青雨说:“进来……”

  边学道问:“进哪?”

  樊青雨红着脸挺动腰肢说:“跟我做那事……”

  边学道说:“什么事,我不明白。”

  樊青雨说:“那事……”

  边学道说:“那这样,我说个成语,你改两个字,也算回答我了。”

  樊青雨哼唧道:“什么成语?”

  边学道说:“以静制动!”

  樊青雨双腿夹着边学道的腰,说:“不知道。”

  边学道故意摩擦几下,问:“真不知道?”

  樊青雨被他撩拨得受不了,蚊声在他耳边说:“茎……”

  边学道嘿嘿一笑,问:“还一个呢?”

  樊青雨觉得自己快疯了,咬着牙说:“洞……”

  边学道挥军直进,说:“很博学嘛!”

  ………………

  夜深了。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在客卧的地板上涂染了一层光晕,房间里朦朦胧胧的,静谧而冷清。

  客卧床上,边学道呼吸均匀,睡得很沉。

  樊青雨平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直直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这个房子她很熟悉,因为这里全是她设计的,是她看着工人一点一点装修摆弄出来的。

  那时,她怎么也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会睡在这张床上,跟这栋房子的主人肌肤相亲。

  狂风暴雨之后,夜半突然醒来的樊青雨一直在想一件事:今天这一切是真实的吗?

  是真实的吗?

  好像是真实的!

  就现在,被子里她的身上还搭着边学道的一只手,这个小男人好像很粘人,睡觉时也挨着她。

  还有,刚才被身旁的小男人折腾了三次,到现在她还有点疼。

  他好像很饥渴的样子。

  可他这样的男人怎么会“饿”到呢?

  还有,今天这样的事怎么就落到自己头上了呢?

  樊青雨永远也想不到,除了徐尚秀,她是这个时空里边学道主动求欢的第一个女人。

  董雪,倒追。

  单娆,倒追。

  沈馥,女方主动。

  而关淑南,舍弃自尊,挨了一枪,止步于拥吻。还有胡溪,想尽办法使尽手段,最终也没能彻底拿下边学道。

  至于一夕之欢的燕琴和蜀都酒吧遇见的女白领,属于逢场作戏顺水推舟。

  只有樊青雨,是边学道主动出击。

  可见他实在是饿坏了,压抑着压抑着就在樊青雨这儿爆发了。

  当然,选樊青雨,不是饥不择食,边学道心里有简单的考量。

  亲密的女人都在国外,吃一口太折腾。而国内的,想吃的吃不到,给吃的不敢吃,跟陌生女人ONS危险系数太高,而廖蓼和傅采宁这样的窝边草他又不想碰,至于上流社会的交际花,他不想坐公交车,这样一排除,范围就太小了。

  樊青雨不知不觉地满足了好多条件。

  她跟边学道也算老相识,认识几年来,帮边学道设计过两个房子,身为设计师,她了解边学道生活起居、颜色搭配等方面的喜好;

  她是洪剑老婆的表姐,勉强算作知根知底;

  她比边学道要大好几岁,明显不可能争夺正牌女朋友的位置,只要不觊觎这个,就一切都好说;

  她无求,相比于关淑南通过单娆结识边学道后极力想要靠拢过来,她在装修别墅的几个月里,除了通过邮件汇报进度、询问要求,从不没话找话;

  她有房有车有事业,在燕京城里拼搏多年,见多识广,独立性很强,这样的智商情商应该能处理好两人的关系。

  好吧……

  边学道想的那些樊青雨都不知道,她只知道几个小时前她跟边学道还是雇佣关系,几个小时后,变成了情人关系。

  变化之突然,让人措手不及。

  哦对了,现在算情人关系吗?

  他会认账吗?

  会不会天亮后穿上裤子就翻脸?

  应该不会吧,毕竟他问过自己结没结婚、有没有男朋友,说明他还是有底线的人。

  樊青雨轻轻翻了个身,面朝着窗户,她身旁睡梦中的边学道似有所觉,迷迷糊糊地也跟着翻身,紧贴着她的后背,用手搂着她的腰。

  漂亮的房子,成功的男人,一切都很完美,但也许只完美这一夜。

  看着窗框上的月光,忽然有泪水溢出眼眶,无声滑落于绣花枕巾上。

  哎,为什么要哭呢?

  …………

  …………

  (三痴走了,那个落笔隽永才情无双的男人不在了,希望他能化身陈操之或者张原,花开彼岸享浮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