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873章 太想要反而得不到

第873章 太想要反而得不到

  5月6日,边学道回松江第二天,“大潼镇豪华办公大楼”和“430蜀都悍马车祸”突然发酵,成为互联网上搜索排行前五的热点。wwW.yanKuAi.COm追书必备

  作为两个热点事件的当事人,陈克的名字浮出水面。

  年轻镇长、豪华办公大楼、豪车、女模特……网民随便一联想,几乎就触摸到了真相。

  经网上这么一炒,人还躺在医院里的陈克前途一片黯淡,连带着陈家也跟着焦头烂额。

  谁也想不到,一场车祸,毁了陈家年轻一代在政商领域的两个才俊。

  尤其是陈喜!

  在陈家的体系里,陈喜的分量要重于陈克。

  陈喜是陈克那个任省人事厅厅长兼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的舅舅的独生子,他已婚未育,至今没有孩子,这次在车祸里伤了命根子,对他自己和家庭打击极大。最起码,他那个在省财政厅当副厅长的老丈人不一定愿意让自己女儿守活寡。

  而且陈喜身家上亿,人脉广阔,是家族里最有商业天赋的人之一。

  折了陈克,伤了陈喜,对陈家的打击之大难以言喻。

  事后陈家内部调查过,拆楼和车祸都和有道集团的边学道存在某种关联,可也仅仅是关联而已。

  没有任何确凿证据表明大潼镇豪华办公大楼的消息是有道散播出去的。而发生车祸纯粹是个意外,即便车祸之前陈喜陈克俩兄弟在边学道面前吃过憋,那又怎样?

  一个省级地方性权贵家族,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往一个身家百亿的巨头企业掌门人头上扣屎盆子?

  真要是那么干了,最后死的不一定是谁呢!

  别的不说,陈喜的发家史就经不起推敲。

  只要智为微博发力。把陈家的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儿往网上一晒,陈家立刻被抽去七分元气。

  所以,眼下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招惹刺激边学道,这是陈家内部的共识。

  说到共识,松江上下也有一个共识:卢广效调走了,有道集团也留不住了。

  在松江。对边学道和卢广效的关系,有好几种猜测,尽管版本不同,但内容核心是一致的——卢边二人有交情。

  从边学道因砸车被经侦支队盯上,卢广效介入打招呼;到七彩糖酒吧事件,卢广效强力反击将崔建国一家连根拔起;到棚户区改造、付家洼拆迁、松江苑等一系列工程卢边两人默契十足;再到卢玉婷参加边学道大伯的葬礼,卢玉婷曾跟边家住同一个小区……

  总而言之,卢广效和边学道绝对关系匪浅。

  二人的关系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外人无从得知,但从边学道的出身和年龄推断。大多数人倾向于边学道和卢广效的女儿卢玉婷有过一段情这个版本。

  大家都这么想也情有可原。

  毕竟边学道上大学时卢广效已经是副部级的高官,靠家世。边学道无论如何也够不上卢广效,所以,世人眼里边学道唯一能接触上卢广效的捷径,只剩下卢玉婷这一条路。

  早在一年多前,就已经有“知情人”透露,卢玉婷曾是边学道名下尚动俱乐部的高级会员。

  你看看,这不就是交集吗?

  然而猜测只能进行到这里了。

  因为卢玉婷已经离开松江两三年了,几乎不在松江露面,而边学道跟卢广效,像“合作伙伴”更甚于像翁婿。

  有人曾整理卢广效和边学道的交集。试图抓到卢边二人“官商勾结牟利”的把柄,可是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收获寥寥。

  如此结果。因为有道集团的支柱业务是IT,属于科技型企业,有道不挖煤。不采油,不涉及垄断。不涉及基建,不涉及资源,不是一个市委书记的权力能扶持起来的类型。

  至于有道集团在松江的几块地。尽管不少人觉得里面有玄机,可谁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无数人的关系网都证实过,边学道拿地时,松江地铁规划路线图根本八字还没一撇儿呢,这玩意跟有多大能量没关系,别说卢广效,就算你手眼通天,也不可能左右N个中央部门按照某个人的意思规划地铁路线。

  话说回来,真要有那个本事和能量,谁还在乎松江的几块地皮?

  没有明显破绽的两个人,一个平步青云,一个如日中天,在松江,没有冷眼,只有笑脸。

  ………………

  边家。

  这几个月,边爸边妈在“林畔人家”住的少,在江北的别墅里住的多。

  这个倒不是老两口子喜新厌旧,实在是边学道一家300万的“创业资金”让各家像上足了发条的钟表,春节一过,相继从春山搬到了松江。

  大家搬过来后,边爸边妈这里成了大本营,人口太多,“林畔人家”的房子不太够用,就转移到了江北的别墅这里。

  边妈对“林畔人家”对面的植物园很舍不得,但边爸更乐意住到江北。原因无他,自从边学道在四山出过车祸,边妈就把边爸的车钥匙没收了,无论怎么软磨硬泡都不好使,边爸心爱的S60要么借给边学德开,要么停在车库里闲置。

  当然,有道集团给边爸边妈安排了两个专职司机听候调用,可是边爸摸车日子短,开车没开够,有车不能开,心里一直痒痒的。

  搬到江北别墅后,有时司机开车从市区过江到江北需要一个多小时,要是碰上堵车两三个小时也到不了,加上江北地广人稀,出门没车很不方便,边妈终于松口让边爸开车了。

  边学道不在松江的日子,S60不在家的时候,边爸曾开着骑士十五世上街,边妈知道后,开始还担心车子费油,后来边学义劝她:“四婶你不是担心四叔开车的安全问题吗?让他开骑士呗。这车又防弹又扛撞,跟装甲车似的,四叔开它比开别的车安全多了。”

  说是这么说,可是边爸开了几次骑士十五世,就不再开了,晚上跟边妈在房间里说话,边爸说出了心中所想:“骑士这车安全是安全。可是太张扬了,外头都知道这车是学道的,看见骑士就会想到咱家,现在社会上贫富差距大,仇官仇富的大有人在,别人看见骑士,不会想咱家学道四处奔波赚钱不易,只会恨人有怪己无,所以啊。这车还是少开为妙。”

  边妈听了附和:“其实你说这些我也想过,之前看学道稀罕这车。想着他赚钱不易,不忍心束缚他,要不,这次等他回来,你找机会跟他说说?”

  边爸轻轻点头:“等他回来再说吧。”

  边妈看着桌子上的日历说:“学道这趟出去,走了两个多月了,你说他在外面真是有生意要谈,还是……有女人拽着他?”

  边爸说:“你别整天想那些没用的,这么大一个公司,学道一个人打理。他有多少事要操心咱俩想都想不到,要不是他这么在外面奔波,咱俩能有现在要啥有啥的好日子?能让家里这些亲戚天天哄着捧着?”

  “以后你别整天琢磨女人啊女人啊什么的。当下这是个什么社会?以咱家学道的条件,要是没女人上杆子那才是真稀奇了……”

  边妈打断边爸说:“我不是那意思,我是怕他在外面吃女人的亏。”

  边爸掀开被子上床。躺下说:“你生养的儿子什么脾性你还不知道?”

  边妈也躺倒床上,说:“我生的儿子我当然知道。学道生性确实谨慎,可是他现在见天儿这么在外面跑,家里没个女人拴他的心。再说外头大城市那些妖精女人手腕多着呢,学道毕竟血气方刚的年龄。哎,我怕他沾上不该沾的女人,生出什么事端。”

  边爸伸手关掉台灯:“哎呀,别瞎琢磨了,你我都不能跟在他身边,再说了,这些年他都是自己在外面闯,你看他做过傻事吗?”

  边妈说:“你们男人啊,不论老的小的都一样,碰见了狐狸精,什么机灵心思都没了,眼巴巴地上钩。”

  边爸听了一愣:“这是什么话?怎么扯到不论老的小的上了?”

  边妈理直气壮地说:“提前给你打预防针。”

  ………………

  边学道2月11日正月初五离开松江,5月6日才回家见到边爸边妈,这一走近3个月。

  这3个月里,春山拿到“创业资金”的几家亲戚全都搬到了松江。

  不仅家搬来了,事业的摊子也铺开了。

  因为有石辰帮忙,几家合资,边学德主导的大型修车洗车行4月中旬就开业了,生意势头不错。

  KFC的加盟店也谈下来了,店面正在装修,第一批接受培训的人员已经到位。

  另外有两家自己找到了投资项目,项目都不大,启动资金在30万以内,属于试水练手。

  这次回来,边家都以为边学道会在松江呆上一阵子,但其实边学道已经订了10号从松江飞蜀都的机票。

  无论如何,12号那天徐尚秀必须远离震区。

  无论如何,12号那天他一定要跟徐尚秀在一起。

  ………………

  5月7日,晴。

  白天,边学道在市内各分公司巡视了一圈,刷存在感。

  晚上7点,边家一大家子在松江万豪帝景酒店吃饭。

  短短三个月,饭桌上的话题从家长里短变成了讨论生意门路,透着一股蒸蒸日上的劲头。

  燕京。

  孟婧姞和姐姐孟茵云在一家西餐厅里吃饭。

  整顿饭孟婧姞都没怎么说话,有点闷闷不乐。

  看见妹妹的样子,孟茵云想了想,放下刀叉,端起酒杯说:“婧姞,我给你一个忠告吧……”

  孟婧姞抬头看向姐姐。

  孟茵云眼含深意地说:“忠告就是,有些东西,太想要反而得不到。”

  同一时间。

  在距离孟茵云姐妹吃饭的地方不足500米的一个饭馆里,樊青雨正在跟朋友聚餐。

  今天聚餐的主题是安慰一个失恋的姐妹。

  樊青雨身边的姐妹,基本全30+了,大家都在大龄剩女的警戒线上挣扎。

  这次失恋这个妞儿,跟一个爷们磕磕绊绊处了6年,6年里好过分过,吵过闹过浪漫过幸福过。

  妞儿是真爱那个爷们,迁就、忍让、宽容、花心思讨好、放下自尊维系感情,能做的她全做了,结果还是一个败局。

  大家问她:“死去活来爱了6年,怎么就放手了呢?”

  妞儿说:“突然就忍不住了!”

  樊青雨问她:“你真想好了?不后悔?”

  妞儿说:“有些东西太想要反而得不到。再难做的决定,过去了之后,又算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