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890章 谁在黄金海岸

第890章 谁在黄金海岸

  把孟婧姞送回到酒店,边学道不停蹄,又来到西华医院。WwW.XshuOTXt.CoM

  已是点灯时分,西华医院住院部一楼大厅里灯亮如昼,人流熙攘。

  给李兵打了电话,不到5分钟,徐尚秀和李兵一前一后来到门口。

  眼前的徐尚秀身上穿着护士服,头上没有护士帽,长斜刘海,随便扎了个蓬松的马尾,一身优雅气质,被一对熊猫眼破坏了七分。

  看见徐尚秀的熊猫眼,边学道心疼了。

  徐尚秀双手插兜,一步一步走到边学道面前:“你来了。”

  “嗯。”

  “公司最近很忙吧?”

  “还行。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在食堂吃的。”

  “医院食堂?”

  “对啊。”

  “做的好吃吗?”

  “挺好的。”

  边学道说:“陪我走走。”

  徐尚秀看了一眼手表:“好吧。”

  两人走下台阶,李兵像影子一样跟在身后几米处,李兵身后是白天陪在边学道身边的两个男保镖。

  一直走出去50多米,边学道问:“这么重的熊猫眼,晚上睡不好?”

  徐尚秀看着前方的路灯说:“这两天我值夜班。”

  边学道讶然问:“后半夜也要有人值班?”

  徐尚秀点头:“伤员太多,护士照顾不过来,有些新到伤员需要输液,得有人照看着。”

  边学道问:“你们晚上睡哪?”

  徐尚秀说:“护士值班室可以睡,另外一些空的病床我们也可以睡。”

  边学道问:“一人一张床?”

  徐尚秀沉吟一下,说:“床位不太够,我们大家轮着睡。”

  一张床,轮班睡……

  这个志愿者的劳动强度明显超出边学道的预想。

  徐尚秀微笑着说:“没你想得那么惨。”

  又走了一段,眼看绕着住院部大楼走了一圈,边学道忽然说:“别回去了,我送你回寝室,你好好睡一晚。”

  徐尚秀轻轻摇头:“医院里有许多人需要照顾。”

  边学道抓着徐尚秀的手说:“再多人需要照顾,也不差一晚。”

  徐尚秀停下脚步,坚持说:“同学们都在,她们能坚持住,我也能。”

  看着徐尚秀的眼睛,想着她半夜可能坐在医院的候诊椅上打盹,边学道觉得心一揪一揪的疼。

  他恨不得捧在掌心的珍宝,为什么要吃这样的苦?

  想到这里,边学道手里微微用上了力:“不行,我送你回寝室。”

  这次徐尚秀没像去三亚时那么听话,她站在原地,看着边学道说:“你不能这么大男子主义。”

  边学道手上加了些力气:“跟我走。”

  徐尚秀咬着嘴唇说:“不。”

  “不”字才一出口,就见边学道突然躬身下蹲,右手搂着徐尚秀的双腿,起身,将徐尚秀扛在肩膀上,然后朝停车区走去。

  这一下,徐尚秀呆住了,李兵呆住了,李兵身后的两个保镖也呆住了……

  什么情况?

  边总……这是……在干什么?

  边学道走出五六步,他肩上的徐尚秀才反应过来,她两腿用力,想要挣脱边学道的胳膊,见挣不脱,压着声音说:“放我下来,边学道,你放我下来。”

  不管徐尚秀怎么说,边学道扛着她,大步流星地朝黑色A8走去。

  等在车里的司机见了,赶忙下车,打开车门,瞠目结舌地看着走过来的边总。

  见有人扛着一个穿白大褂的女人疾走,形似绑架,有两个热心肠的男士追过来要问情况,没几步,就被李兵和保镖拦了下来:“不好意思,私人家事,请不要插手。”

  李兵和两个高大保镖的气势太足,热心肠男士不敢继续往前走。

  眼看着穿白大褂的人被扛她的男人塞进了奥迪A8后座,周围人有掏手机报警的,有盯着A8车牌猛记车牌号的,还有两个看着车旁的边学道,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个男人怎么长得这么像有道老板边学道!?

  边学道坐进车里,一只手抓着身旁徐尚秀的手,告诉司机:“开车,让他们坐后车。”

  司机不敢耽搁,A8平稳地驶出停车区。

  李兵和两个保镖见了,立刻坐进旁边的A6,追着A8而去,留下周围一圈人,你看我我看你,一脸好奇。

  ………………

  车里,徐尚秀看上去十分平静。

  边学道不打算多解释什么,反正他就一个目的,不想徐尚秀继续在医院里熬夜,他要让她好好休息一晚。

  黑色A8行驶在蜀都的马路上,路两旁流光溢彩的霓虹灯倒映在车窗上,乍看上去,这个城市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悲伤。路过几个广场,看到广场上露宿的帐篷,才重新找到一点大震刚过的感觉。

  寂静中,徐尚秀先开口:“医院里,有一个男孩,叫彭浩,他是重灾区定县人,才19岁,断了一条胳膊。地震发生后,通信断绝,镇里幸存的干部让他和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摸着悬崖边走出来报信。出发的时候他们一共七个人,经历几次余震,其中五个在路途中死掉了,昨天,心理医生给他做心理辅导时,彭浩说他不绝望,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

  不等边学道开口,徐尚秀继续说:“还有一个伤员,叫王鹏,是一名正在读大四的学生,他在重灾区辉县帮忙抢通道路时,遭遇了一场五点九级余震,被一块大石砸中左腿,送到医院时情况很不好,面临截肢的命运。”

  “还有……”

  边学道打断徐尚秀的话:“不要说了,你说再多例子,也不能动摇我的想法。我只想让你好好休息,好好睡一觉,跟你说的那些没有关系。”

  徐尚秀问:“这些人不该得到?助吗?”

  “应该!”边学道肯定地说,接着他反问:“两天前有人问我,难道只有在废墟上搬砖头才算救人?现在我想问你,难道只有在医院里熬夜才算帮助他们?”

  徐尚秀一瞬不瞬地凝望着边学道:“这是我现在力所能及的。”

  边学道笑着问:“少熬一夜会产生负罪感?”

  徐尚秀说:“这场地震,教会了很多人从此不一样地活,对整个社会也是一次洗礼。”

  边学道轻轻摆手,眯着眼睛说:“太想当然了,不要以为社会上沉积几十年的问题因为一场地震就全部变好。民间的捐助、献血、关怀和一切志愿者行动,其实都停留在‘好人’的心态上,满足的只是自我的道德感,这当然是一种进步,但进步的步伐远没有你想的那么大。”

  久久无言。

  酒店遥遥在望时,徐尚秀问边学道:“你这一生,最珍视什么?”

  边学道说:“家人。”

  “你这一生,想追求什么?”

  “圆满。”

  “圆满?”

  “对。”

  “事业上的圆满是什么?”

  “将有道集团打造成一个文化传媒信息帝国。”

  “感情上的圆满呢?”

  “娶你,然后在开窗见海鲜花满园的地方终老。”说这句话时,边学道脑子里闪过两个名字——爱琴海,河东花园。

  “你确定能做到?”

  “我这辈子最重要一件事,就是把我所有的、最好的东西给你。”

  …………

  …………

  (这章还起点盟主“五五最大”,尚欠另外三位盟主三章,会努力还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