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891章 妖怪的妖,孽障的孽

第891章 妖怪的妖,孽障的孽

  readx();  >  ,!

  5月27日一大早,有人?奇地现,智为微博的所有网页都变成了黑白色,看上去十分肃穆。

  除此之外,智为微博还将网站顶部的广告位置腾出,添加了一条黑底白字的标语,标语写着——“逝者安息,生者坚强,天佑中华!”

  智为微博上的活跃用户都知道,这十二个字的标语取自边学道的那条长微博,目测是网站头头在拍老板的马屁。

  不得不说,网页黑白色这一招十分新鲜,在大多数人记忆里,这在国内是头一次。

  如果往后推几年,一定会有人评价一句——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城会玩”的智为微博再一次被聚焦了!

  早上8点一过,智为微博后台显示,网站的访问Ip曲线以45度角持续上涨。

  听到消息的人,都在电脑前点开智为微博看了一眼。

  实事求是地说,第一眼看到黑白色页面的人,有觉得新奇的,有怦然心动的,有震撼无言的……

  人们从这凝重的黑白色中看到了一种态度,看到了无言的哀伤,看到了浓烈的人文情怀,还看到了“敢为天下先”的勇气。

  上午9点,国内所有主流媒体门户网站和电子商务网站,都紧急召开碰头会议,研究智为微博的黑白网页。这些媒体中,有人觉得智为特立独行,有人觉得智为嗅觉敏锐,有人觉得智为哗众取宠,有人觉得赶紧有样学样。

  特别是几家跟智为微博争抢用户的微博,几乎没怎么商量,就决定立刻学智为的样子,把自己家微博的页面也弄成黑白色。既然已经有人吃了螃蟹,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虽然跟在智为后面这么弄有点跌份儿,但总比别家都消色了就自己家五颜六色招人诟病强。

  网页消色没有什么技术难度,所以到5月27日上午11点,国内的几家微博页面全都变成了黑白色,可就在他们以为自己跟上了智为的步伐时,智为微博上爆出一个消息——

  “有道慈善基金”官方微博消息称:从2oo8年5月27日中午12时起,智为微博账号只要在“有道慈善基金”官方微博的“蜡烛祈愿”活动中点赞并转,即可点燃一根虚拟的祈愿蜡烛,每点燃一根蜡烛,“有道慈善基金”就向青木大地震灾区捐5毛钱善款,活动持续七天,到2oo8年6月3日中午12时结束。

  消息一出,再次引爆舆论。

  换其他时候,换其他活动,可能不太容易吸引人们关注,也不会收获太多个赞,可眼下正是举国抗震救灾的关键时期,这个时候推出“蜡烛祈愿”活动,其活动影响力肯定是非常惊人的。

  有人掰着手指头计算“有道慈善基金”准备拿出多少钱,才有底气玩得这么大。要知道,智为微博的注册用户数已经过2亿5ooo万,日活跃用户数达到83oo万。

  等七天活动结束,如果收获1ooo万个赞,那等于认捐5oo万。如果收获1亿个赞,就等于认捐5ooo万。

  5ooo万啊!!!

  放眼全国,能一口气拿出5ooo万慈善基金的有几个?

  无论结果如何,“有道慈善基金”肯定一战成名。

  而另外几家微博负责人则同时一脸苦相,这智为微博一天天的也太能折腾了,还给不给别人一点活路了?

  当然,大家都是明白人,一看“有道慈善基金”的名字,就知道这肯定是有道集团鼓捣出来的,有道自己家的微博,有道自己家的慈善基金,互相依托,互相帮衬,互相成就,这算盘打的还真是精明!

  可就算知道“来龙去脉”又怎样?

  另外几家微博谁有底气在这件事上跟有道掰手腕?谁都没有!

  就算有人认掏5ooo万甚至1亿善款,那也没用。

  你问为啥?

  因为智为微博的注册用户数最多,达到2亿5ooo万,而排在第二名的Tx微博,其注册用户数才将将9ooo万。

  人家2亿5ooo万注册用户,如果最后收获了2亿个赞,好歹也算说得过去。可如果9ooo万注册用户的最后收获了2亿个赞,还要点脸不了?

  2亿个赞就是1亿RmB。

  1亿RmB啊!

  掏钱都掏得这么憋屈,也真没谁了。

  所以,有道这次的“蜡烛祈愿”活动注定是风头独揽,无人能破。

  有那读过兵法的网友恨不得拍案疾呼——阳谋!这是阳谋!

  就在众人以为智为微博该消停消停的时候,5月27日这天下午14点,智为微博认证用户,东森大学经济学教授国内知名经济学者严合生了一条微博,严合生在微博里公开建议:“将5月3o日设为全国哀悼日,以表达全国人民对这次地震灾害中的罹难者在救灾中的牺牲者的哀思,并向全世界昭示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对生命的关爱以及亿众一心救灾重建的决心。”

  一波一波又一波,彻底把同行看傻了。

  一天三波话题,这尼玛是什么节奏?

  这节奏神仙也跟不上啊!

  另外几家微博彻底放弃抵抗了,智为微博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吧,你牛逼,哥们这回甘愿打酱油。

  这边厢,严教授的微博一出,立刻引来无数转点赞和评论。

  众多专家学者名流公开表示支持这一建议,大家认为:在伤亡惨重的重特大事故生后,很多国家政府都会宣布设立全国哀悼日,以显示对普通民众生命价值的尊重。再者,“头七”之日设立哀悼日,符合我国民间的风俗,早在先秦时就已开始用这种形式祭奠和纪念逝者。而且七天过去了,这是一个承上启下的时间,非常有必要腾出一点时间来安抚失去亲人的人们,来凝聚全国的人心,播撒希望,驱走悲伤。

  设置“全国哀悼日”的舆论雪球越滚越大,这个大雪球从智为微博滚到QQ群,从QQ群滚到论坛,滚啊滚啊,传啊传啊,很快传到了江湖之中和庙堂之上。

  严教授和边学道的关系瞒不住有心人,所以,这一建议被一些人等同视为边学道的建议。

  就在一些大佬心里纳闷边学道这是抽的什么风时,大佬的身边人纷纷把边学道那条长微博找了出来。

  大佬们一看,恍然大悟:原来地震生时边学道正在震区,躲着余震和飞石,死里逃生捡回一条命。难怪他又是让网站消色,又是弄一个有道慈善基金出来捐钱,又是背地里捅咕什么国家哀悼日,根源在这儿呢!

  边学道一天之内鼓捣出这么多花样,八成是劫后余生的情绪宣泄。

  年轻人,就是任性!

  ………………

  松江,东森大学。

  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一分钟一刷屏的微博评论区,严教授兴奋得脸色微红,他知道,这一次自己又押对宝了。

  呃……准确地说,只要跟边学道联手,就没有押错宝的时候。

  本来,这次边学道打电话找到严教授时,他的想法很简单——帮忙!一定要帮,就算担一点风险也要帮。

  事实上,微博出前,严教授有两个估计,其一,这条微博石沉大海,无人关注。其二,这条微博引来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被人扣上一顶“妄议”的帽子。

  他是真没想到,自己这条微博能引得这么多大V点赞支持,甚至有席卷互联网的趋势。

  “照这么下去,这个建议还真有可能成真!”松开鼠标,靠在椅子背上,严教授左手习惯性地在茶缸壁上摩挲着:“如此一来,我老严差不多也能名留青史呢。”

  回想几年前在这间办公室里跟边学道交流论文内容时的情景,严教授眉头一展:“这个边学道啊,真是我的贵人。”

  可惜,严教授眼里的贵人,在另外一些人心里是妖孽。

  妖怪的妖,孽障的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