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895章 安静的美男子(求月票)

第895章 安静的美男子(求月票)

  齐家父子谈论边学道的时候,边学道也没闲着。

  在酒店提供的会议室里,他正在跟从松江、燕京、沪市和羊城赶到蜀都的一众集团高层开会。

  会议议题很紧凑。

  先是三个副总裁集中汇报了集团各部门的业绩情况。

  第一轮汇报结束后,集团执行董事兼执行副总裁武思捷向边学道介绍了智为微博上市前的各项准备情况:“智为的股权架构和公司结构都符合上市条件,已经向美国证监会(色c)提交了上市申请,目前是上市冷静期(red-her日n),后面的事情就是等待答复,再之后是全球路演,这一阶段需要半年左右时间。”

  智为微博上市进入轨道,边学道感觉稍微松了一口气。

  只要微博成功上市,他手里就有雄厚的资金打造他的影视、娱乐、传媒、信息帝国。

  会议中途,傅采宁收到一条短信,她在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操作几下,然后举手打断吴定文的言:“边总,全国哀悼日出公告了。”

  设立全国哀悼日的建议是严合生在智为微博上提出的,只要这个建议被国家采纳,倡者严教授固然名声大噪,倡议地智为微博也能跟着沾光。

  不要小看这么一件事,一个平台的公众印象和公信力就是这么一点一点积累出来的。

  听说公告出来了,边学道靠在椅子上说:“采宁你念一下。”

  傅采宁盯着电脑屏幕读道:“国务院今天布公告宣布,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四山青木大地震遇难同胞的深切哀悼,国务院决定,2oo8年5月3o日至6月1日为全国哀悼日。”

  “公告全文如下:

  国务院公告

  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四山青木大地震遇难同胞的深切哀悼,国务院决定,2oo8年5月3o日至6月1日为全国哀悼日。在此期间,全国和各驻外机构下半旗志哀,停止公共娱乐活动,外交部和我国驻外使领馆设立吊唁簿。5月3o日9时55分起,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届时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

  傅采宁读完,会议室里静默了半分钟。

  看了一圈,边学道开口说:“商量一下吧,明天燕京的赈灾晚会,有道捐多少?”

  董事长办公室主任杨恩乔接过话:“按照您之前的意思,捐5ooo万,已经报给晚会组织方了。”

  边学道笑着说:“那个是虚晃一枪。”

  杨恩乔看着边学道,讶然问:“虚晃?晃谁?”

  边学道说:“这种晚会,不管多少人捐钱,大家只会记住一个人,就是捐钱最多的那个。所以说,如果我们不是全场捐款最多的那个,那么无论我们捐1oo万、5oo万、1ooo万还是5ooo万,都没什么区别,只会成为长长名单中的一员。”

  说到这里,边学道停顿了一下,他看着目光镇定的李裕说:“所以,明天,我们要做全场捐款最多的那个。”

  会议室里再次陷入寂静。

  傅采宁问道:“明天晚会现场有私企,有国企,有大型慈善机构,还有行业联合会代表,你确定是要在所有人中拿头名?”

  边学道点头:“对。”

  傅采宁说:“我得到的小道消息,目前意向捐款最高的已经过一亿三千万了。”

  边学道说:“那有道就捐两亿。”

  杨恩乔问:“如果别人也是虚晃一枪怎么办?”

  边学道说:“明天去燕京的人,有临时决断权,最高可以加码到三亿。”

  疯了!!

  武思捷和洪诚夫几个齐齐盯着边学道看,想看看他现在神智是不是清醒的。

  一直负责有道idc数据中心建设的沈雅安忍不住了。

  受资金制约,最近几个月idc数据中心的建设度慢了下来,沈雅安几次跟边学道申请资金,都被边学道按下,没想到,这次他居然舍得拿出三个亿……

  按开面前的话筒,沈雅安说:“赈灾善款肯定要捐,可是边总你考虑过性价比没有?还有就是木秀于林的问题。”

  斟酌一番,唐琢也说:“这次真捐两亿甚至三亿,肯定能让有道一夜之间名扬全国,从营销学和消费心理学角度想,这可以提高有道的品牌美誉度,甚至促成一波消费高峰,可是有一个问题,有道主打的是it产品,我们缺少印着有道标签的全国铺货的实物产品,特别是快消类产品。”

  “也就是说,有道拿出两三亿真金白银后,不能直接快地转化成经营业绩,这是很致命的,要知道,人是健忘的动物,也许上一秒还在为你哭泣,下一秒就和别人嬉皮笑脸,感动是一种瞬间情绪,热情来的快去的也快,所以我对巨额捐款的经济效益持怀疑态度。”

  说是怀疑,其实基本等于反对了。

  边学道坦然自若地坐在主位上,看不出他心里的想法。

  见边学道看向自己,李裕开口了:“我在想一个问题,天灾是难以预料且无穷无尽的,所谓的百年不遇,今天生了,明天可能还会生,这次捐两亿,下次再有天灾,会不会有人裹挟民意,要求咱们再捐两亿?会不会咱们下次捐一亿,就有人说咱们不够意思?”

  李裕说完,会议室里好几个人冲他点头。

  显然,身为集团监察部长,想要服众,仅靠跟老总的关系是不够的。刚才几句话,既显示了李裕的思维水平,也表明他敢说话,不是一味迎合老总,这才能让其他管理人员认同他。

  等李裕说完,边学道调整坐姿,双手手指交叉相扣,搭在桌面上:“今天这样的碰头会,有不同声音,这点非常好,但是,这笔钱我还是决定要捐。”

  这算是专断了。

  边学道之所以在捐款的事上如此坚持,因为这些钱是他重生后,用shooney作弊,从祝海山那里得来的,把这笔钱捐出去,不仅是他的功德,也是祝海山的功德。

  无论现在祝海山在哪个时空里,边学道坚信功德之力会找到祝海山,他要用这种方式,为他和祝海山相识一场划上最后的句号。

  把众人表情尽收眼底,边学道说:“好了,接下来讨论一下明天谁代表集团上台,欢迎自荐。”

  没人自荐。

  边学道又问了一遍:“谁想明天代表集团上台?”

  还是没人自荐。

  视线落在李裕身上,边学道说:“李裕你去。”

  不等李裕表态,边学道扭头看着傅采宁:“明天你一起去燕京,登台时估计每人手里会拿个牌儿,咱家的牌上就写有道集团,两亿元。”

  傅采宁问:“要不要把你的名字加上去?”

  边学道摇头:“不用加,就让我安静地当一个美男子吧……”

  会议室里,下巴掉一地。

  …………

  …………

  (今天的章节名大家看到了什么?安静的美男子求月票!!!安静的美男子求月票!!!安静的美男子求月票!!!重要的话要说三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