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914章 两个选择

第914章 两个选择

  readx();  >  ,!

  大雨滂沱,笼罩京城。

  高楼大厦在雨幕中伫立,汽车?积水的路面上龟行,红绿灯依旧醒目,其他的景物均已模糊不清。

  如果刚才是这样的雨势,边学道乘坐的航班肯定没法降落。

  别墅外。

  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在车顶和挡风玻璃上,两辆车,一辆车里放着舒缓的音乐,一辆车里的人各自看着窗外的大雨出神。

  对别墅里正在生的事,唐根水隐隐猜到几分,夏夜则已经知情,是老板边学道亲口告诉她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樊青雨突然怀孕,边学道措手不及。

  不管怎样,在确定是否真的怀孕之前,在确定孩子是否真是边学道的之前,在打掉孩子之前,樊青雨必须要在监控之中。

  谁能充当这个监控人的角色?

  只有夏夜。

  先这事不能让家里人知道,所以边家亲属全部排除。

  其次这事最好让女性来办,所以大部分朋友和下属全部排除。

  本来边学道想过让李裕处理这件事,可是李裕心软,怕李裕下不了手,让他夹在中间为难。还有一点,李裕知道了,李薰就有几率知道,李薰知道了,她的闺蜜好友董雪就几率知道。

  这事不能让董雪知道!

  一个女人虚度大好年华在法国给他打理酒庄,两人一年难得见上几面,这边却有一个女人怀孕了。如果怀孕的是单娆沈馥或者徐尚秀,董雪估计还能过去心里那一关,毕竟她有心理准备。可如果怀孕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董雪会怎么想?

  所以边学道不能冒险。

  还有沈馥。

  为了孩子,为了两人的约定,沈馥千辛万苦地在国外打拼。同样是女人,为什么沈馥的孩子要有先决条件?如果她听说这个孩子,会怎么想?

  还有徐尚秀。

  和樊青雨那一夜,生在去四山之前,可是在边学道心里,樊青雨不算苹果之一。

  一旦这个孩子生下来,又让徐尚秀知道了,那……

  亡羊补牢。

  犯错了,要想办法纠正,不能错上加错。

  如果是他爱的女人所生,他愿意负责,愿意给那个孩子最好的教育和成长环境,即便曝光后让他名誉受损他也愿意承担,因为那个孩子生来有情。

  可樊青雨肚子里这个孩子,只是性的产物,不是爱的结晶。

  所以,孩子这件事,边学道心意已决。

  ……

  ……

  别墅里。

  樊青雨擦掉脸上的眼泪,动手解开衬衫扣子,撩起衣襟,露出腹部,哑声说:“我答应你,我有最后一个请求,就算无缘见面,毕竟父子一场,你来摸摸他,听听他,亲亲他。”

  边学道坐着没动,默然许久:“把衣服放下,外面正下雨呢,别着凉。”

  眼泪如决堤的洪水,一下溢出眼眶,樊青雨哭着问边学道:“你可以对我无情,我认,可他是你的孩子,你对他也这么无情?”

  边学道不为所动。

  哭成泪人的樊青雨摇头说:“你太狠了,我只是想在他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让他的爸爸摸摸他你都不肯……你太狠了……”

  樊青雨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边学道说:“别哭了,我派人送你回去,她会陪你一起去医院,然后照顾你一段时间,直到你身体恢复……”

  “你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樊青雨哀求边学道。

  边学道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缓缓说道:“那这样,我给你两个选择。”

  樊青雨还是哭。

  边学道深深地看着樊青雨的眼睛,说:“第一个选择,孩子可以生下来……”

  樊青雨一下止住了哭声。

  边学道接着说:“选择一,做产前亲子鉴定,如果孩子是我的,我安排你去代孕合法的国家,你和我签一个代孕合同,孩出生后我会接走,这个孩子跟你不再有任何关系,你不许公开代孕内情,也不许见他。孩子出生后,我按照代孕市价3倍给你一笔钱,从此两清,不得纠缠对方。这些都写进合同,怎么样?”

  樊青雨抽泣着,抿嘴不言。

  半分钟后,边学道继续说:“选择二,打掉孩子,只要确定孩子是我的,你的房贷车贷我都帮你还了,另外我帮你开一家建筑设计事务所,如果你不想开事务所,我送你一套三环内的公寓。”

  樊青雨彻底不再哭了。

  她意识到机会终于来了,同时这是一个巨大的“选择陷阱”。

  选择一,看似除了生下一个不能相认的孩子,几乎一无所获,不仅金钱收获少,还有“从此两清不得纠缠对方”这样的条件。

  选择二,打掉孩子,贷款还清让樊青雨少奋斗十几年,而一套三环内的公寓或者一家建筑设计事务所,让樊青雨奋斗2o年都奋斗不来,可以说一下就翻身,彻底在燕京安身立命。

  在这一瞬间,樊青雨想起了很多人……

  她的父母,她的初恋,她的第一个男人,她最刻骨铭心的那段感情,还有她的闺蜜,她身边的姐妹,她一起工作的同事,她的老板,她遇到过的那些雇主……所有爱她的人,所有她爱的人,所有恨她的人,所有她恨的人,所有曾经鼓励她的人,所有曾经看不起她的人,所有曾经帮助过她的人,所有曾经嘲笑过她的人,还有在她记忆中或清晰或模糊不清的众多面孔。

  她在想,自己该怎么选?

  选择一,赌一把边学道是在考验她?

  或是选择二,稳稳当当地把好处拿到手里?

  有一点是樊青雨可以确认的,无论选项一还是二,边学道不会言而无信。

  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少钱,已经出了樊青雨的认知,他在四山捐建了32栋教学楼,他在赈灾晚会上一下就捐出去3亿元RmB,他的“有?慈善基金”为微博上的“蜡烛祈愿”活动捐出了1亿多RmB。

  这样一个男人,无论三环内的公寓还是建筑设计事务所,对他来说都是小钱,绝对不存在不兑现的问题。也就是说,只要樊青雨点头选二,立刻就是几百万到手。

  看上去选项二最实惠,然而直觉告诉樊青雨选项一“别有生机”。

  一个低风险,有几百万的直观收益。

  一个高风险,直观收益低,不确定的隐藏收益高。

  可是,樊青雨知道自己年龄大,姿色不出众,如果签了代孕合同,边学道真按照合同办事,她也无可奈何。

  真难选啊!

  见樊青雨表情变幻不定,边学道说:“我给你一天时间,想好了告诉我派去陪你的人,她会安排后面的事。好了,我让她送你回去。”

  见边学道拿起手机要让外面的人进来,樊青雨忽然说:“我已经选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