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920章 不夜城
  漫长的旅途。

  毕格罗航空航天公司总部位于北拉斯维加斯,所以边学道先从燕京直飞旧金山,然后从旧金山转机飞拉斯维加斯。

  在旧金山机场,他见到了来接机的温从谦。

  由温从谦安排,一行人简单吃了顿饭。

  吃饭时,温从谦争分夺秒地将他来美国这段日子的工作说了一遍,包括接触了硅谷的几家游戏公司,包括刊登招聘广告等。

  末了,温从谦跟边学道说他见到了单娆和苏以,知道两人现在的住址。

  边学道听了点点头,说:“等我从拉斯维加斯回来再说。”

  ……

  ……

  登机,继续飞行。

  一个多小时后,边学道来到了世界知名度假圣地,拥有“世界娱乐之都”和“结婚之都”美称的拉斯维加斯。当然,拉斯维加斯还有一个别名,叫“自杀之都”。

  走出麦卡伦国际机场,边学道见到了来接他的齐三书夫妇,祝植淳和孟茵云。

  孟茵云依旧大气雍容,祝植淳却有点心不在焉。

  看见边学道,齐三书笑着说:“你来晚了,枪展都结束了。”

  孟茵云也走过来说:“再晚一天,酒会都赶不上了。”

  边学道解释说:“遇到点事儿,在燕京耽搁了两天。”

  祝植淳看了一眼边学道身后的保镖,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先回酒店。”

  边学道随口问了一句:“你们住在哪?”

  齐三书说:“ynn-Las-Vegas。”

  ……

  ……

  不身临其境,绝对想象不岀拉斯维加斯的气派和奢华。

  坐在车里,远远看见一个金色玻璃包裹着的5o层弧形大厦,祝植淳说:“前面就是了。”

  入口处,景致突变,让人眼前一亮。

  高大的棕榈树、五彩缤纷的花球、人工假山、人工湖,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楸布……几乎让人忘记了这是一座建在沙漠边缘的城市。

  一路走进去,称得上美轮美奂,亲近自然。

  酒店室外是不逊色任何欧洲皇家花园的精美园林。

  酒店室内设计的主色调是红色,砖红、大红、紫红,配上金色,或者橘黄……大量暖色的应用和大面积植物花卉的点缀,让酒店内外一片春暖花开,从视觉上给人体贴、舒适、温馨的欢愉感觉。

  酒店设计者的聪明之处在于,没有用贴金镶银来展示酒店装饰的奢华,而是以精巧的设计、优美的装饰线条、合理的材料搭配和非常讲究的色彩、灯光效果来创造富丽堂皇的视觉效果,达到让观者耳目一新的目的。最高大上的是酒店的艺术画廊,展示着包括梵高、毕加索在内的许多大师的珍贵名作真品,逼格满满。

  在房间里睡了近三个小时,电话叫醒了边学道。

  简单收拾一下,下楼跟祝植淳齐三书四人一起吃饭。

  吃饭时孟茵云说一会儿出去逛逛,边学道说:“我保镖在楼上……”

  齐三书笑着说:“还是给他们放假吧!Las-Vegas是旅游城市,是美国旅游业的象征。整个赌城由黑白两道严格控制,大家都为求财,相互沟通各司其职,不会竭泽而渔,除了毒品之外一切随意,这里基本上算是全世界犯罪率最低、生命安全系数最高的地方,不然只要出几次恶性事件,那些大亨赌客就都不会去了。你看,老祝的保镖已经散出去野了。”

  祝植淳带保镖了?

  认识这么久,祝植淳极少带保镖出门。

  边学道看向祝植淳,祝植淳笑着说:“来参加酒会给人捧场,自然不能太寒酸了。”

  ……

  ……

  入夜。

  夜色中的拉斯维加斯是一座能让人处于亢奋错觉的城市。

  白天来时街上行人不多,整个城市显得十分安静,?了晚上,如同忽然换上盛装的少女,立刻华丽美艳起来。街道两旁的霓虹灯、造型灯、楼墙外的泛光灯、路灯,华灯万盏,流光四溢。街路上车水马龙,人流如鲫,一个光怪6离童话般的世界呈现在眼前,让人目眩神摇,就连空气仿佛都透着让人兴奋疯狂的味道,恨不得掏空兜里的钱,走进赌场大杀四方。

  销金窟……

  不夜城……

  名符其实!

  走在拉斯维加斯大道(Las-Vegas-strip)上,mgm-grand(米高梅)、Luxor(金字塔)、manda1ay-Bay(曼德拉湾)、neyork-neyork(纽约纽约)、caesars-pa1ace(凯撒宫).Be11agio(百乐宫)、Treasure-Is1and(金银岛)、mirage(海市蜃楼)、a1addin(阿拉丁)、paris(巴黎)、Venetian(威尼斯人)……酒店门前的各种sho让人目不暇接。豪华的酒店和赌场相连,每一个建筑物都精雕细刻,彰显各家非同一般的辉煌和奢华,豪气逼人!

  正看着,齐三书拍了一下边学道肩膀,指着头顶轰鸣而过的直升飞机说:“看见没?都是保护你的。”

  接着齐三书又指着一家赌场门口说:“看见没?赌场都配有良好的保安系统,全副武装的保安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内外还装备有电脑监控系统,随时留意赌场内人群的一举一动。对于大赌客,赌场会派专门的车辆接送,开辟VIp赌室,并会提供临时保镖服务,以确保顾客人身安全。”

  见齐三书好像很懂行的样子,边学道问:“你来过多少次?怎么这么门儿清?”

  齐三书笑嘻嘻地说:“在美国那几年,心情不好就会来赌一把。”

  “那心情好的时候你干吗?”

  “心情好偶尔也来赌一把。”

  “我……”

  事实证明,齐三书果然门儿清。

  一行人走进一家大型赌场,齐三书不停给第一次来赌城的边学道讲心得。

  他说:“在拉斯维加斯赌场做荷官的4o%以上是亚洲人,中国人、韩国人、泰国人、越南人、菲律宾人居多,我听人说这跟亚洲人从小就善于心算和脑算有关,荷官需要极强的心算能力。”

  一扭头,齐三书放低声音说:“鸡尾酒女郎这样的职业亚洲人就很少了,因为这职业看重的是女郎的三围,亚洲在这方面没法和欧美人比。”

  走进大厅,迎面出来几个亚洲面孔的年轻人,齐三书说:“洛杉矶和旧金山都是华人集聚之城,也是全美华人经济实力最雄厚的城市。以前,到了周末,大家就开几个小时的车到拉斯维加斯来试试手气,高公路上一到周末便是车流如梭,所有车辆几乎全是朝拉斯维加斯驶来,等到了星期天晚上则全是往回驶的车辆排成长龙,听说有些在洛杉矶旧金山上大学的中国留学生靠玩21点挣到了买房子的钱。”

  几人换好了筹码,开始找各自喜欢的玩法。

  边学道跟洪诚夫学过德州扑克,寻了一个有空座的桌,坐了下去。

  算上边学道,这桌一共6个人玩,两个白人中年男人,一个很胖的白人大妈,一个黑人小伙,一个亚洲老头。

  老头身后站着几个同伴模样的人,说的都是粤语。

  边学道赌博的运气一如既往地好,手气旺得吓人,打了1o几把,白人大妈、黑人小伙和亚洲老头全打跑了。

  很快,人员补齐了。

  这次是一个白人老头,和一对亚洲情侣。

  没多久,亚洲情侣输跑了,换了一个高大的黑人,和一个金碧眼的美女。

  女人真的很美,边学道估计她在欧美人堆里,也是极漂亮的一撮。

  这一波很有战斗力,面前的筹码都有十几万。

  玩牌的时候,女人不时瞄边学道一眼,眼神很是妩媚撩人。

  边学道先赢后输,输光后又换了1o万美元筹码,又输光了。

  牌性已尽,边学道笑了笑起身离开。

  齐三书祝植淳还在牌桌上战斗,边学道一个人走出赌场,站在门口的路边,摸出烟,抽出一根点着,四望欣赏夜景。

  正望着,一辆黄色兰博基尼敞篷跑车在边学道面前停了下来,刚才赌场里的金美女坐在车里,看着他说:“嗨,你去哪,我送你。”  [本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