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944章 阿尔萨斯的命运

第944章 阿尔萨斯的命运

  旧金山赫利塔兹普莱斯哥罗多利广场费尔蒙酒店是一家刚开业不久的5星级酒店。

  酒店是苏以帮着订的,她在电话里把名字说给单娆时,单娆都听晕了。

  之所以会听晕,因为酒店的英文名叫the-fairmont-heritage-place-ghirardelli-square,比中文名字还长还难理解。

  苏以订这么一家名字奇怪的酒店,因为单娆联系苏以时,转达了边学道对酒店的要求:要清静,要能看见渔人码头(fishermans-wharf)。

  对照这两个要求,苏以绕着渔人码头看了好多家酒店,排除了holiday-inn和sheraton这个档次的所有酒店,因为,要论隔音清静,只有赫利塔兹普莱斯哥罗多利广场费尔蒙酒店最好。苏以不是迂腐的女人,不会矫情地给亿万富翁省钱。

  从拉斯维加斯回到旧金山,住进费尔蒙酒店带室外露台的顶级套房,边学道很满意。

  回到旧金山,却不回圣拉蒙,不是疏远单娆,而是因为圣拉蒙的房子是单娆在美国的家,边学道不想把身上的负能量带到单娆家里。

  至于渔人码头……

  边学道觉得自己像一个捕鱼的渔夫,他要看着渔人码头,收最后一网。

  这最后一网能否捞到大鱼,无法准确操控,只能等待,只能祈祷。

  ……

  ……

  从刘行健安排人将装着ps照片的信封投进金川赫家信箱开始,边学道启用了第三部新电话。

  至此,一盘大棋,下到了胜负手。

  最关键的胜负手,偏偏是整盘棋中边学道“掌控力”最弱的一步。

  边学道对这一步棋“掌控力”弱,不是因为他布局不精密,而是因为这一步棋的特性是“掌控力和隐蔽性成反比”。

  金川赫曾是百亿集团的二代掌舵人,即便他性格里存在一些弱点,但也绝对不是可以轻易被人操纵的。

  抛开这点不谈,整盘棋想要完美收官,金川赫这颗棋子一定要是主动的,不知不觉的。

  要让他身在局中,却不知道局在何处。

  要让他顺着边学道的意图行事,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在算中。

  只有如此,金川赫才能成为整盘棋的胜负手。只有如此,金川赫才能成为完美的替罪羊。

  没错,就是替罪羊!

  金川赫与童云贵之间的恩怨,会让人们相信他有报复童云贵的动机,这也正是边学道让刘行健ps照片撩拨仇恨,派人将童云贵行踪隐蔽传递给金川赫的目的。

  只要金川赫在加拿大展开对童云贵不利的行动,李伟在燕京做下的事就算有人认领了,到那时金川赫再怎么否认都没用,边学道也就顺利脱身了。

  至于童云贵是死是活,就看他命硬不硬了。

  当然,如果童云贵真的逃过了金川赫的报复,等待他的还有于今准备的“双保险”。

  于今另一个干脏活的小弟唐三于一周前抵达多伦多。

  唐三只有一个任务,如果金川赫动手,并且童云贵逃过了打击,由他开车伺机趁乱进行撞击。

  如果金川赫没动手,唐三任务取消。

  这个部署有一定暴露的风险,但好在有金川赫这个盾牌在前面挡着,唐三也可以推说是金川赫引发的混乱干扰了正常行驶。此外,加拿大没有死刑,就算唐三把童云贵撞死,也没有死刑的危险。

  这个活儿,任务取消的劳务费是5万美元。

  而如果最终是唐三灭了童云贵的口,于今给他的承诺是全家移民加拿大加150万美元酬劳。

  怎么说呢……

  唐三和李伟有交集,所以边学道和于今对这个“双保险”都不是特别满意。可是跟童云贵这场仗打得太匆忙,前后总共才半个月准备时间,实在没有更合适的人选做这事。

  如果说拿钱雇陌生人做,可控性比唐三要差很多。

  150万美元酬劳,兑换成rmb超过1000万,唐三已经成家,孩子三岁了,他自己也想赚这笔钱,全面改善家庭生活质量。

  而根据双方协议,自唐三登上飞往加拿大的航班开始,他的老婆和孩子就在刘行健监控之中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

  ……

  自从返回旧金山,边学道越发寡言。

  离童云贵飞抵加拿大还有10个多小时,他一直在思考要不要撤掉唐三这道“保险”。

  一盘棋走到金川赫这一步,自己毫发无损,对手丢盔卸甲,童云贵失了势,丢了国内的根基,就算不死也得扒层皮,已经很完美了。

  而一旦唐三参与进来,轻则授人把柄,重则满盘皆输。

  整整一个晚上,边学道都在权衡撤与不撤。

  撤,要防备童云贵一系列不可测的报复。

  不撤,有功亏一篑的风险。

  两害相权,如何取舍?

  两难!

  ……

  ……

  早上7点,旧金山和风习习,阳光灿烂。

  边学道和单娆坐在套房露台上吃早餐,单娆先吃完,她擦了手,轻声问边学道:“你有心事?”

  边学道微笑着问:“怎么看出来的?”

  单娆伸手一指:“喏,都在脸上呢。”

  放下叉子,边学道摸了摸下巴:“喜怒不形于色才是高手,看来我还得修炼。”

  单娆说:“你肯定遇到大事儿了,我知道你,等闲小事你从不皱眉头。”

  边学道摇头说:“没事,可能是最近有点累了。”

  单娆探身抓着边学道的一只手说:“跟我说说,别自己憋在心里。”

  反手握住单娆的手,边学道笑着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单娆一愣:“故事?”

  边学道扭头看向海面,悠悠地说:“准确地说,是一款网络游戏里一个王子的故事。”

  单娆更迷糊了:“王子?”

  边学道说:“他叫阿尔萨斯-米奈希尔。”

  “阿尔萨斯……”没玩过《魔兽世界》的单娆轻轻重复一遍名字。

  边学道继续说道:“阿尔萨斯是洛丹伦王国的王子,他有一个仁慈的父亲,有一个荣耀的老师,有优秀的战友,年轻时的阿尔萨斯善良、热忱,有正义感,充满勇气和激情,几乎具备了世人拥有的一切良好品质,是洛丹伦的骄傲与希望,不出意外他必然是洛丹伦王国下一任领导人。”

  “后来,不知名的可怕瘟疫在洛丹伦王国的土地上蔓延,有人趁机在洛丹伦王国境内兴风作浪,散布邪恶教义蒙蔽渴望幸福的人,通过感染的食物,将瘟疫病毒扩散,把人们改造成行尸走肉,统称为天灾军团,动摇了整个洛丹伦王国的根基。”

  边学道娓娓道来。

  单娆听得十分认真,眼睛里满满都是期待下文。

  喝了口水,边学道接着讲述:“斯坦索姆是洛丹伦王国境内一座繁荣的城市,这里成了阿尔萨斯命运的转折点……”

  ……

  ……

  (祝大家万事皆顺意,新年大吉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