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947章 各有悲喜

第947章 各有悲喜

  一场完胜,无人喝彩。

  边学道这边,除了他自己,只有刘行健和于今两人知道整件事的内情。唐三也算知情人,因为只要他听李伟在四合观邸做的事,自然猜得到。

  其余参与者,都是外围人员和外围的外围,他们执行的是分解后的任务,仅凭几个人的碎片化证言,无法证明边学道跟这件事有关联。

  一连几天,无论国内还是国外,议论最多的都是童云贵强取豪夺金氏家族财富的恩怨,以及金川赫的血腥报复。

  金川赫的手段固然残忍,童云贵的所作所为更让人触目惊心。相当一部分人不认可金川赫的做法,但对他的遭遇表示同情。

  一时间,“官商勾结”成了高频率出现的词组,此外,“商业环境”、“财富安全”甚至“移民潮”都被人拿出来进行讨论。

  这样的讨论,有些人非常不喜欢看到,也不喜欢听,于是,一道口令,讨论全面降温。

  国内刚消停,加拿大警方通报了最新的调查进展:有监控证据和证人证词表明,枪击案发生前几个月,金川赫经常出现在童凯家附近,童凯家↖↖↖↖,m.≥.co≠m很多邻居都对金川赫的车有印象。

  其他人还好,看到这个报道时,蒋鸣楷简直怀疑自己快精神分裂了。

  为什么会这样?

  金川赫早几个月就开始跟踪童凯,童云贵一下飞机就被枪击,难道这次的事真的是金川赫一手策划的,跟边学道完全没关系?

  不可能!

  女人有直觉,男人同样有。

  直觉告诉蒋鸣楷,动手对付童云贵的就是边学道。

  可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金川赫会配合边学道的行动,还将黑锅背过去,来了个死无对证。

  还有另一个可能……

  金川赫被边学道利用了。

  可问题是,从童云贵和边学道见面,到7月1日四合观邸出事,一共才半个月时间。这么短的时间里,边学道是怎么找到如此多线索,并给童云贵布下必死之局的?

  从李伟到金川赫,从燕京到加拿大,什么样的动员能力和执行力,才能把事情做得如此隐蔽而天衣无缝?

  难道是祝家插手了?

  太尼玛吓人了!

  越想越混乱,越想越心惊,蒋鸣楷下定决心,绝不跟人透露他和边学道、童云贵、许大亨四人在北湖九号包房里过的话,就当不认识这几个人,不蹚这池子浑水。

  有此决定的不只是蒋鸣楷,许大亨、王慧和几个童云贵的亲近手下,全都做如是想。

  做这个决定的原因只有一个——惹不起!

  ……

  ……

  加拿大,温哥华。

  金家人聚在一起,无人话,只有哀戚。

  金雅静靠在堂姐的肩头,默默流泪,脚旁的垃圾桶里,全是擦过泪水和鼻涕的纸巾。

  她那个原本英姿勃发却败尽家族产业的父亲,她那个被爷爷骂为“废物”的父亲,她那个被全家人排斥在外的父亲,就这样走了。

  活着时听见他的声音都觉得心烦,等人不在了,想着再也见不着了,又悲从中来。

  一堆女人里,除了金雅静,哭得最凶的是金老三的妻子。

  她抱着金老三的遗像,一边哭一边喃喃自语:“东勋,二哥帮你和咱爸报仇了,他亲手毙了童云贵,你地下有知,可以安息了。”

  二哥……

  自从金家出事,金老三的妻子再没跟金川赫过一句话,更没称过金川赫一句“二哥”,在她心里,已经恨死了无能的金川赫。

  可是过去再大的错,再多的恨,到金川赫手刃仇人,也都冰释了。

  金川赫终于爷们了一回,金家也重拾了尊严和尊重。

  机场枪击事件一出,一些金家久无联络的老关系相继打来电话,电话里都是一个意思,希望金家人节哀顺变。

  别看这一个个电话,这代表着金家重新回到圈子,由冬眠走向复苏。原因很简单,从燕京四合观邸的事,到多伦多皮尔逊机场的事,它们表明金家还有胆气,金家还有能量。

  金家已经失去了国内的绝大部分产业,举家移民北美。所以,对金家来,尽管燕京四合观邸的事影响有坏,并且不能百分百确定是金川赫指使人做的,但就这件事,他们不会承认,也不会否认。

  一个家族无故落魄至此,金川赫用命换来的,是他们最后的尊严。

  即便金家回不到曾经的辉煌,但至少还有一个标签——金家人有血性!

  经此一事,金家人心凝聚,气象一新。

  相比于金家,童家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河西茂县,童家老宅。

  这片宅子是童云贵005年在老宅基础上花钱扩建的,总占地面积000多平方米,建筑古色古香,在当地是大观园一般的存在。

  平日里,童家老宅人口不多,只有童云贵70多岁的老父老母,他一个聋哑弟弟和几个保姆佣人。

  这次,童云贵死在加拿大的消息传回国内,童家人瞬间觉得天塌了一般。

  从童云贵往上数,童家数代务农。

  童云贵发迹后,拉了几个本家兄弟在身边,参与机密事件。

  可是参与归参与,童云贵的本事,在童家是独一无二的,没人学得会,童云贵的那些关系网络,也没人用得了,童云贵一死,童家立刻被打回原形。

  树倒猢狲散。

  一帮人聚在童家老宅,商量的不是童云贵的后事,也不是报仇,而是怎么分钱。

  其中有几个跟在童云贵身边比较久的童姓兄弟心里都很清楚:童云贵仇家太多,当务之急是分完钱赶紧躲起来,免得被牵连。

  讨价还价的间隙,童云明和童云洲凑在园子的亭子里抽烟。

  跟童云贵三分挂相的童云明掐着烟屁股问:“想好去哪了吗?”

  一脸皱纹的童云洲低头:“去泰国。”

  童云明掏出烟盒,又着一根,吸了一口:“我家那口子想去新加坡,我具体还没想好。”

  童云洲叹气道:“哪里都不如家乡,国内真的没法待了?”

  童云明:“想想老六是怎么死的,对方连童凯都没放过,这些年,被老六坑过的可不只姓金的一家。而且你要知道,除了仇家,老六背后那几位,也不会希望咱们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沉吟几秒,童云洲:“四哥,我听这次的事,除了姓金的,后面还有人。”

  童云明眼神闪烁,声问:“你也听了?”

  童云洲:“是老六手下的林杰,他出事前老六正派人盯着边学道,你会不会是边……”

  童云明打断:“仇家已经不少了,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就别再凑数吓唬自己了。”

  童云洲缓缓头:“不管了,钱到手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