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956章 千真万确是边学道

第956章 千真万确是边学道

  李碧婷到底还是太嫩。

  她以为自己说的都是“安全信息”,可是几个问题综合起来,边学道的名字已经是若隐若现了。

  李爸能猜到答案,他精明是一方面,李碧婷也实在是说得太多了。

  其一,她说徐尚秀男朋友的名字会吓到几个长辈,如果此话属实,那只有一个可能,这人是个非常有名的人。

  其二,李碧婷说什么“万里挑一”,还说“一旦曝光全国会有很多人羡慕”,这无疑巩固了第一个猜想——徐尚秀男朋友是个名人。

  其三,李碧婷承认这人在松江,这一下就把范围缩小在了松江市。

  其四,李碧婷说这人的姓氏有点特别,那就肯定不是排在百家姓前面常见的姓。

  其五,李碧婷说这人是徐尚秀校友,这里面透露的隐藏信息是他年纪不会太大,不然没法跟徐尚秀有交集。

  其六,李碧婷说这人“超级有钱”。

  好吧……

  就算暴露了这六个信息,如果听众仅仅是徐爸徐妈,那也是猜不出来的。

  因为徐爸徐妈的生活环境和生活圈子跟国内大多数50多岁工人阶级同龄人的生活圈子差不多,他们几乎不上网,几乎不读报,偶尔看电视,生活单调而乏味。他们能从电视上的新闻里知道这一届国家领导人是谁,知道省委一号二号是谁,知道市委一号二号是谁,还可能知道几个演员的名字,这几乎就是他们认脸的极限了。

  至于微博是什么,淘宝老板是谁,百度老板是谁,腾讯老板是谁,华为老板是谁,有道老板是谁,对不起,因为跟他们的生活没什么交集,所以不在关注范围内。

  然而,除了徐爸徐妈,李碧婷父母也在场。

  特别是李父,一个身家几百万的包工头,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天河市也算一号人物了,所以酒局饭局很是不少。

  在天河的酒局饭局上,北江省首富,省内头一号牛人边学道,是经常被人提起的谈资。尤其不久前边学道的有道集团在青木大地震赈灾晚会上豪捐3亿RMB,把天河市的一帮“土豪”震惊得不要不要的。

  这尼玛……

  捐了3亿?!

  满天河市,掰着手指头数,家产上亿的超不过6个人,其中两个是官,四个是官二代官三代,纯商人一个没有。而天河这些亿万富翁有一个共同点,财富主要集中在地皮和矿产,要说现金流,超过2000万的基本没有。

  这一对比,北江首富的实力和豪气就体现出来了。

  在天河,有一个传说,说边学道在松江,那是开车没人拦(骑士十五世太醒目),吃饭不花钱(无数人想请他吃饭),从市-委-书-记到省-委-书-记,都像供菩萨一样把他供起来,生怕他把名声在外的有道集团搬出北江,那对经济本来就落后的北江省将是沉重打击。

  小道消息传得热闹,可是整个天河市政商两界,见过边学道本人的还真没几个。

  ……

  ……

  李家。

  客厅里的气氛十分怪异。

  李碧婷闷闷不乐地坐在沙发上,像做了什么错事。

  她心里真的很忐忑,表姐千叮万嘱,让她千万别跟家里透露边学道和表姐的事,这倒好,她已经很小心了,还是被老爸猜了出来。

  这可怎么跟表姐交代?

  表姐要是生气了,边学道肯定向着表姐,哎呀,那后果可太严重了。

  越想李碧婷越坐立不安,她猛地起身,想现在就给表姐打电话,跟表姐解释今天的事。

  见女儿起身,李妈拉着她问:“你干什么去?”

  李碧婷噘着嘴说:“我被你们害惨了,打电话去。”

  女儿这幅样子,更加坚定了李爸的猜想,他走过去,双手抓着李碧婷肩膀,颤着声音问:“真的是边学道?”

  激动是有原因的。

  另外几不知道边学道,但对李碧婷老爸来说,边学道的名字那真是如雷贯耳。也只有他这种接触到外围财富圈子的人,才能真正感觉到边学道的生猛和牛逼之处。

  已经被猜出来了,李碧婷没有撒谎的必要,只好点头:“是。”

  这一声“是”,不啻一声惊雷,炸得平时很有些养气功夫的李爸热血上头。

  居然是边学道!

  居然真是边学道!

  尚秀的男朋友居然是边学道!

  自己家这是要跟边学道成亲戚了?

  李爸红着脸快速问道:“不是重名?你和你姐不是被人骗了?”

  见老爸听见边学道的名字激动成这样,李碧婷翻了一下白眼,说:“不是重名,也不是被骗,就是边学道,如假包换的边学道。”

  “你……这……他……怎么可能……我是说……尚秀……”李爸松开抓着李碧婷的双手,眼神直勾勾的,竟然语无伦次起来。

  见丈夫这副模样,李妈吓坏了,她连忙扶着李爸坐下,捧着丈夫的脸问:“她爸,她爸,你这是怎么了?你说话啊,你别吓我……婷婷,你爸这是怎么了?”

  李碧婷凑过去,看着老爸的眼睛,笑嘻嘻地说:“爸,爸,你别误会,跟边学道处朋友的是我姐,不是我,人家岳父是我舅,要说范进中举失心疯,也该是我舅啊!”

  这话有效果。

  李爸一下回过了神儿来,他看看女儿,又看看站在对面关切地看着他的徐爸徐妈,咧嘴一笑:“失态了,还好都是家里人,没人笑话我丢人,我实在是太意外了。”

  徐爸拿不准边学道这个名字代表什么,开口问妹夫:“意外?你这是?”

  李爸长出一口气:“哥,啥也别说了,你先打电话跟尚秀确认一下吧。”

  确认?

  李碧婷一下跳了起来:“不行,不能确认,得先给我时间跟我姐解释,我解释完了你们再确认,不然我姐会生我气的。”

  徐爸看了妻子一眼,一头雾水地问:“我都听糊涂了,到底怎么回事,谁是边学道,他是干什么的?”

  李妈扶着丈夫,蹙着眼眉说:“边学道……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李爸看着李碧婷,正色地问:“婷婷,爸最后问你一遍,你说实话,别开玩笑,你姐男朋友真是边学道?”

  李碧婷已经快被折磨疯了,她捂着眼睛无奈地说:“是边学道,是边学道,真是边学道,我跟他一起吃过饭,去过他家,还去过他公司,千真万确是边学道。”

  有女儿的话在前,尽管不知道边学道是谁,但心里已经猜到几分的徐妈问妹夫:“你知道他是谁?”

  李爸哑着嗓子,一字一句地说:“边学道今年不到30岁,是有道集团董事长,北江首富,身家……百亿。不久前的青木大地震,他先后捐款4亿多人民币,是国内最有钱最有名的富一代钻石男。”

  想到徐爸徐妈可能不懂“钻石男”是什么意思,李爸善解人意地解释说:“钻石男,就是各方面条件都非常好未婚男性。他的事迹太多了,一时我也不知道该从哪儿说,你们上网一查就能查到。”

  首富……

  董事长……

  身家百亿……

  捐款4亿多人民币……

  一堆爆炸性信息涌入大脑,徐爸的表现也没比李爸强多少,听完,他一下坐在沙发上,看看妹夫,又看看李碧婷,嘴唇翕动好几下,终于发出声音:“这……不是真的吧?边……他怎么会看上尚秀?”

  一个父亲,这样说自己的女儿,给人的感觉似乎有点怪怪的,可是在场的几个人,包括徐妈,几乎都想到了这个问题,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女儿也想过同样的问题。

  屏蔽外界一切声音,徐妈开始全力回想女儿曾经跟她说过的话——

  ——“跟我同岁绑至于叫什么,我现在不能说。”

  ——“现在真不能说,说了的话,会很麻烦。”

  ——“他这个人太醒目了,已经不能用优秀形容他了。”

  ——“在很多人眼里,他能力出众,人帅钱多,一无所缺,几乎是一个完美的人,喜欢他的女孩子,能从天河排到松江,里面不乏大家闺秀和名门千金。”

  ——“妈,你说我真的漂亮到、优秀到让一个名扬天下的成功男人情有独钟的程度了吗?”

  ——“有些东西,我自己也拿不准,我心里很矛盾,很忐忑,我怕这一切只是一场美丽的梦。”

  ——“走在他身边的女人,注定要被人关注,被人打量,被人挑剔,压力非常大。”

  ——“我是真心喜欢他。”

  ——“欲带王冠,必承其重!”

  今天,此时,徐妈算是彻底明白女儿当初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了。

  她也明白了为什么女儿自己不肯说,还告诉李碧婷也不跟家里说她和边学道的关系。

  一切只因不自信。

  这不怪尚秀,自家这个条件,尚秀怎么能自信得起来?

  这个边学道,实在是太成功太出色了,出色到让尚秀不敢确定、不敢公开两人的关系,害怕是一场镜花水月,半途被他抛弃。

  想着想着,徐妈心里忽然泛起苦涩。

  听闻女儿真的被一个超级富豪追求,徐妈第一感觉不是跃上枝头的欣喜,而是深深的心疼,和担心女儿为情受伤的担忧。

  幽幽长叹一声,徐妈问李碧婷:“婷婷,你觉得这个姓边的是真心对你姐吗?”

  李碧婷一脸羡慕地说:“真心,绝对真心!我姐叫尚秀,他就在松江条石大街上开了一家‘尚秀宾馆’。他开的运动俱乐部叫尚动,用的也是我姐尚秀的那个‘尚’。舅妈,这可不是巧合,这是有心的。还有,我姐一个电话,他从来都是随叫随到,他还给我姐写过歌……”

  李碧婷正说着,徐爸手机响了。

  拿出手机一看,他冲大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压着嗓子说:“是尚秀的电话。”

  客厅里几人的目光立刻全聚焦到徐爸的手机上。

  徐爸按下接听键:“秀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