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968章 命中有时终须有

第968章 命中有时终须有

  在小说和影视创作中有一种叙?技巧叫倒叙。

  如果故事够好,如果作者、编剧和导演的水平够高,用倒叙手法创作出来的文学影视作品能产生极强的悬念,丝丝入扣,让人回味无穷。

  跟小说影视作品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人们阅读一些历史传奇人物的传记时,在已知该人物的成就和人生结局的前提下,再看此人一生当中的一个个当时丝毫不觉得重要但事后证明是他人生关键转折点的“节点性”事件时,最是能引发人的感慨、唏嘘和喟叹。

  通常来说,人们感慨喟叹都是人行世间的因果无常和福祸相依。

  是的……

  因果无常!

  福祸相依!

  樊青雨的人生在2008年8月7日这天,发生了巨大转折。

  任樊青雨想破头,也绝对想不到,真正改变她命运的,不是2004年在装修公司遇上边学道,不是偶然怀了边学道的孩子,不是听话地打了胎,也不是毅然决然跳楼,而是她参加了一场同学聚会。

  如果没有这场同学聚会……

  在确认胎儿的血缘后,边学道会履行承诺,帮樊青雨还清房子和车的贷款,会给她二三百万,让她开个小公司或者买一套位置好一点的公寓。

  “交易”完成后,边学道不会跟樊青雨再有什么瓜葛。而樊青雨呢,则会因为跟边学道的春风两度,完成从“身背双贷”的普通都市女白领到有房有车有几百万资产的“中产阶层”的转变。

  至于樊青雨被童云贵的手下逼得跳楼……

  这件事边学道确实欠了樊青雨一个人情,但不能摆到明面上来说。直到听夏夜说同学聚会上有人拿樊青雨之前那辆蓝色奥拓说事儿,夏夜看不过去了,自作主张把玛莎拉蒂总裁借给樊青雨开时,边学道一下有了想法:再送樊青雨一辆同色同款的玛莎拉蒂总裁好了,拿这辆车酬谢樊青雨跳楼的勇气和果断。

  至于手里这辆玛莎拉蒂总裁……

  这辆车是单娆的,单娆不在,就停在别墅车库里好了。

  200多万的,还樊青雨跳楼的人情,边学道觉得可以了。社会上有多少普通人,工作一辈子也赚不到200万。

  这一下,樊青雨彻底摇身一变成了“白富美”。

  但也仅此而已了。

  按照边学道之前的想法,他和樊青雨之间做的是一锤子买卖,把许诺的经济补偿都给完,他跟樊青雨也就两清了。

  是夏夜的一句话,让边学道改变了主意,让樊青雨的人生走上另一条路。

  世上的因果就是这么巧妙!

  当初夏夜“失职”,樊青雨无奈跳楼。这件事直接导致夏夜坚决不再让樊青雨脱离她视线之外,同时隐隐的,也让夏夜生出了“将功折罪”之心,她对每一个接近樊青雨的人,都怀着十二分的戒心。

  结果……

  夏夜把“表妹”揪出来了。

  也因此……

  让边学道想通了原来樊青雨一直在扮演“破绽”和“挡箭牌”的角色。

  然后……

  樊青雨和边学道的关系,从“一锤子买卖”变成了“长期合作”。

  这正是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

  当初,关淑南放下全部尊严,想成为边学道的女人,结果连枪都挡了,最后也仅限于搂搂抱抱。

  当初,胡溪想了很多办法,想成为边学道的“棋子”,甚至替他撞死了一个仇家,最后还是相忘于江湖。

  而樊青雨呢?

  她没想过成为边学道的女人,也没想过成为边学道棋子,可是命运的波澜把她推向了边学道,从万城华府别墅验房那一晚开始,一切都变得“失控”起来。

  而“失控”的最终方向,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

  ……

  ……

  李兵把樊青雨接来了。

  奥迪A8驶进万城华府大门时,刚好一辆奥迪A6往外开。

  两车错车而过,坐在A8里的樊青雨看见了坐在A6里的夏夜,两人目光相对,互相笑了一下。

  这一笑,樊青雨知道,被保护或者说被监视的日子结束了。

  其实说起来,樊青雨和夏夜相处得挺好,这一个多月,两人几乎已经成了半个闺蜜,虽做不到无话不说,但也算交心,樊青雨劝夏夜趁年轻改行,夏夜劝樊青雨借助边学道的支持开公司自立。

  别墅一楼会客厅。

  保姆端过来两杯清茶,一杯放在边学道面前,一杯放在樊青雨面前,说了声“请慢用”,转身上二楼收拾房间去了。

  拿起茶杯,浅浅抿了一口,放下杯,边学道问:“坠楼的伤都好了?”

  樊青雨点头说:“好了。”

  没纠缠这个话题,边学道打量着樊青雨的衣服,问道:“这就是你参加同学聚会时穿的那套?”

  樊青雨听了,脸一下红了,低头说:“不是这套。”

  看见樊青雨的样子,边学道笑着说:“为什么不穿那套,我还想看看衣服的款式呢。”

  边学道越说,樊青雨的脸越红。

  在她想来,一定是夏夜在边学道面前揭了她的底,一个只有23万存款的人,花13万买衣服。

  你说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你说这女人是不是虚荣到一定程度了?

  再往深想,如果夏夜告诉边学道,她开着边学道的玛莎拉蒂在同学面前充大款,边学道会怎么想?

  正在樊青雨心中忐忑、坐立不安时,边学道又换了话题:“跟我说说包房里发生的事。”

  樊青雨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就那么端着茶杯,一边回忆一边说:“我到饭店赴赵总的约,没几分钟,几个人推门而入。王慧坐下后,赵总出门接了一个电话,就再也没回来。”

  “王慧带了一个箱子,她让我打开箱子看看,拗不过她,我打开箱子,里面装的是50万美元。”

  说着话,樊青雨的脸色由红变白,声音里透着冷意。

  “50万美元?”边学道不动声色地问:“然后呢?”

  樊青雨看着面前的地毯说:“她让我帮她一个忙。”

  “什么忙?”

  “她说……她听说你强暴过我,还逼我打掉孩子……她希望我承认她说的是真的。”

  边学道平心静气地问:“然后呢?”

  樊青雨说:“我说你说的事都没发生过,我爱莫能助。”

  “然后呢?”

  “然后她说赵总已经离开了,那家饭店是她一个朋友开的,今天几层楼她包场,我再怎么喊也喊不来人。”

  边学道想了想,问:“然后你就跳楼了?”

  “不是!”樊青雨面色苍白,一字一句地说:“我说你现在放我离开,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王慧说王慧是她真名,既然告诉了我真名,就不怕我事后找她。”

  看见樊青雨激动的样子,边学道说:“事情都过去了,喝口茶,慢慢说。”

  樊青雨似乎根本没听见边学道的话,她依旧端着茶杯,颤着声音说:“然后她说我得给她一个离开后不乱说话的保证……她……她要让她的两个手下……强暴我,然后拍我的不雅视频。”

  这手段……

  还真特么是童云贵的风格。

  边学道皱着眉头,问:“她们一共几个人?”

  樊青雨说:“加上王慧,一共5个人。”

  樊青雨说完,客厅里安静下来。

  阳光照进别墅,落在人身上,照得人全身暖洋洋的,偶尔有几声鸟叫从窗外传进来,透着莫名的欢快。

  足足沉默了两三分钟,边学道开口说:“下次同学聚会,你可以开自己的玛莎拉蒂去了。”

  樊青雨抬起头,愕然地看向边学道,眼里全是迷茫。

  边学道端起茶杯说:“9号晚上,我在长安俱乐部举办酒会,你准备一下,到时过来。”

  樊青雨听了,眼神还是呆呆的,明显仍处于发蒙状态。

  边学道想了想,留下一句“你等我一会儿”,起身上楼了。

  几分钟后,他拿着一张签好的支票走回来,把支票放在樊青雨面前的茶几上,在樊青雨对面坐下说:“买一身礼服,再买两件首饰,车……你先开外面那辆玛莎拉蒂。”

  ……

  ……

  北江省,天河市。

  有道集团的一辆奥迪A8、一辆奔驰一前一后驶入徐尚秀家所在的小区。

  本来徐尚秀觉得这样有点招摇,不想让唐根水把车开进小区。

  一个家境普通的女孩子,从奥迪A8上下来,让邻居们看见了,怎么想?怎么传闲话?

  徐尚秀想在小区外下车,她要自己进小区,唐根水听了,笑呵呵地点头,但没松口。

  开玩笑!

  边总给徐家买的礼物,前前后后加一块100多万,让徐尚秀一个人拿着进小区,拿不拿得了且不说,碰巧出事怎么办?

  谁担责任?

  还想不想在有道集团干了?

  奥迪A8一直开到徐尚秀家单元门前才停下来。

  唐根水先下车,帮徐尚秀开车门。

  等徐尚秀下车,司机和保镖一起从两辆车里往外掏礼物。

  正这个当口……

  徐爸手里拎着一袋垃圾从单元门里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