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976章 姐夫送的

第976章 姐夫送的

  樊青雨在白云观签筒里抽出第二?卦签的时候,在徐家串门的王志成从李正阳递过来的烟盒里抽出了一根烟。

  同样是“抽”,但结果不同。

  樊青雨抽到了一根上上签,而王志成,抽到的是一根半截烟。

  徐家。

  几分钟前,李正阳拿着手机去了一趟卫生间。

  回来后,看蔡姐还在唾沫横飞地普及“七夕节”的历史知识,大有徐尚秀要是不跟王志成出去走一走都对不起这良辰吉日美景之势。

  回到客厅的李正阳掏出烟,走到徐康远身边,冲徐爸熟练地一抖烟盒,立刻有两根烟蒂弹出烟盒。

  徐爸顺手抽出一根,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左手在裤兜里摸打火机。

  徐爸平时都是在外面吸烟,很少在家里吸,今天他是被蔡姐母子弄得有点烦躁,才破了规矩。

  徐爸摸打火机的时候,李正阳自己也抽出一根烟,然后看了王志成一眼,笑着走过去,冲王志成一抖烟盒:“你也来根?”

  王志成假意摆手:“我不怎么抽烟。”

  李正阳看着王志成,笑着说:“你是坐机关的,酒量必然差不了,俗话说烟酒不分家,哪有喝酒不抽烟的?”

  瞄了对面已经点着烟的徐康远一眼,王志成心想:未来岳父都抽了,自己也别假矜持了,大家都是老烟枪,凑近了一闻就能闻出对方身上的烟味。

  想到此,王志成伸出手,捏着弹出最长那根烟蒂,抽出一根烟来。

  最开始他还没注意,可是把烟往嘴边送时,立刻觉出这烟长度不对。

  停住手,定睛一看:我擦,这根烟怎么短一截?

  呆呆地看着手里的烟,王志成脑子有点短路……

  话说王志成也有10多年烟龄了,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当年上初中时,他买不起烟,一根烟抽几口,掐熄了放进烟盒里,等瘾头上来了拿出来继续抽的事儿倒也干过,可那是抽自己的烟,而且自从上了高中就没那么拮据过。

  可是今天,怎么从徐尚秀姑父的烟盒里抽出来一根半截烟?

  这是什么情况?

  仅仅一瞬间,十几个念头从王志成脑海里飞快闪过,然后被他一一推翻。

  怎么说呢……

  其一,李正阳这么大个人了,看穿着谈吐不是困难户,不可能自己抽半截烟再把烟塞回去,而且看烟头,没有燃烧过的痕迹,是很整齐的切口。

  其二,不像是李正阳故意的,因为在王志成之前,李正阳自己抽出去一根烟,徐康远也抽出去一根烟,就算李正阳自己那根有猫腻,可是徐康远那根怎么说?

  无冤无仇,两个老男人合伙涮他王志成?

  没道理啊!

  这时……

  客厅里几人都察觉到王志成表情不对。

  然后李正阳和徐康远这两个老烟民几乎同时“咦”了一声,特别是李正阳,从王志成手里拿过那半截烟,一脸惊讶之色:“这根烟……怎么缺了一截?”

  说完,李正阳把半截烟放在茶几上,掏出刚才散烟的烟盒,往手心里一倒……

  赫然倒出一截一厘米左右长的烟头!

  蔡姐看着眼前这少见的一幕,也忘了继续宣讲“七夕节男女同游的必要性”,她看看儿子,看看茶几上的半截香烟,又看看李正阳掌心上的一小截烟头,卡巴卡巴眼睛,不知道说什么好。

  把手里的烟头丢在茶几上,李正阳拍了一下王志成肩膀:“兄弟,你不是一般人啊!我抽了25年烟,这是第一次遇见断烟,还让你摸去了,你这运气,啧啧,一会儿下楼买两注彩票吧。”

  李正阳拍的这一下力道挺大,王志成没准备,右肩被拍得垮了一下。

  接着听到李正阳的话,叫他“兄弟”,王志成彻底晕菜了——我想追求徐尚秀,你是徐尚秀姑父,然后你叫我兄弟,这不是乱了辈分吗?

  就在这时,卧室门响。

  已经换上了徐尚秀拿回来的2008夏季新款真丝绣花短袖连衣裙的李碧婷走了出来。

  只见她右肩挎着一个lv橘色包,左肩挎着一个粉色包,蹦蹦跳跳地走到徐婉面前,问道:“妈,你说我这件裙子,配哪个包好看?”

  徐婉觉得丈夫对待王志成的手法有点“粗暴”,乐于转移话题,于是她故意仔细盯着李碧婷挎的这两个包看了看,最后指着左肩的包说:“粉色这个,跟你年龄更配。”

  李碧婷听了,侧着左肩说:“妈你眼光真不错,我也觉得这个粉色的更好看。”

  正美着,李碧婷忽然又撅起嘴,说:“我看价签了,我这两个包加一块,也没姐夫送你那个爱马仕贵,可惜你那个包是棕色的,我拿不了,太老气。”

  徐婉拍了李碧婷一下,笑骂道:“你这孩子,两个包不够你背,还惦记你老娘的。”

  李家母女说得轻松,可是听到蔡姐母子耳朵里不啻一声响雷。

  姐夫?

  哪个姐?

  送的爱马仕?

  见蔡姐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徐妈心里叹了一口气,刚要说话,徐婉抢先一步开口:“嫂子,尚秀她男朋友说要带你和我哥出国旅游,定好日子了吗?”

  得……

  一句话,彻底说开了——徐尚秀有男朋友了!!

  什么出国旅游,完全是徐婉杜撰的,不过是为了引出话题。

  徐妈明白小姑子的意思,回答说:“秀秀这才到家,还没来得及商量。”

  徐家人一唱一和,蔡姐夹在中间,感觉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本来,如果只是她自己受此“羞辱”,咬咬牙勉强也就认了。可是今天她儿子也来了,跟着她一起被人看笑话,特别是想到最近两个月徐康远和李秀珍对她的“欺骗”,蔡姐觉得不表示一下实在出不了这口恶气。

  深吸一口气,蔡姐坐直身体,看着徐妈皮笑肉不笑地说:“呦,你家姑娘有男朋友了啊!老李啊,你这事办得不地道啊,姑娘有男朋友了怎么不知会一声?”

  徐妈天性和善,不想闹得邻里不快,解释说:“孩子刚回来,我也是才知道。”

  蔡姐撇着嘴说:“得,也不用解释了,都是挺大年纪的人了,谁也别当谁傻,这人跟人呐,真是不一样……”

  没等蔡姐说完,李碧婷“咣当”一下把包摞在茶几上,挑着眉毛问道:“你谁啊?凭什么跑我舅舅家指桑骂槐的,有没有点素质?有没有点教养?想撒泼回家撒去!”

  蔡姐被李碧婷说得气血上头,指着徐婉说:“这是你家姑娘吧?你家就是这么教育孩子的?”

  徐婉起身,把李碧婷拉到身后,看着蔡姐说:“是我家孩子,我家怎么教育孩子轮不到你管吧?”

  蔡姐也站起身,走到王志成身旁,用力推了儿子一把:“你还坐着不动?咱娘俩都被人当猴耍了!”

  论起性格,徐婉比徐妈泼辣十倍,听蔡姐把责任全推到了徐家这边,徐婉看着蔡姐说:“说话注意点,谁耍你了?我们刚知道孩子有对象了,千真万确的事,用得着骗你?说什么知会一声,你活这么大岁数,听说过谁家孩子处对象了,家里敲锣打鼓四处宣扬?两家一没订婚,二没下聘,我们徐家没占过你们家一分钱便宜,甚至我家秀秀都不知道有你家这码子事,你凭什么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怎么的,你们家看中的姑娘,都不许自由恋爱了?”

  徐婉得理不饶人,说话好似机关枪,一顿狂喷把蔡姐“突突”得哑口无言。

  蔡姐指着徐婉,然后手指移向徐妈:“你们……你们……行……走着瞧……”

  徐婉身后的李碧婷见对面这个黄毛老女人指着妈妈和舅妈语带威胁,她一步跨到徐婉身前,看着蔡姐说:“把你手放下,你再指我妈我对你不客气。”

  卧室里。

  徐尚秀早就听见了客厅里的争吵声。

  她几次想开门出去,又咬着嘴唇退回床边,最后她走到门前,右手紧紧抓着卧室门把手,心里天人交战。

  理智告诉徐尚秀,事情虽是因她而起,可她却是知道信息最少的一个,她不适合出去。

  此时的徐尚秀,不能确定自己不在家这半年里,父母跟客厅里那对母子有过怎样的接触,是否有什么承诺。

  所以,究竟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回应这对母子,父母应该是最清楚的,她参合进去于事无益,况且外面还有姑姑一家在场,父母不会吃亏。

  然而想通归想通,听到门外的争吵逐渐升级,徐尚秀越来越坐不住了。

  客厅里。

  王志成终于表态了,他看着李碧婷说:“你能怎么个不客气法?”

  王志成一开口,李正阳也说话了:“女人之间的事,你一个男人就不要掺和了。”

  王志成红着眼睛看向李正阳:“你们别欺人太甚。”

  老江湖李正阳风浪见得多了,这种小场面根本不算事儿,他笑呵呵地问王志成:“原来跑到别人家里指着鼻子大呼小叫,叫被人欺负?要不我也欺负欺负你?”

  担心把楼上楼下的邻居引来,一旦事情闹大,会伤及女儿名誉,徐康远打圆场说:“蔡姐志成,都消消气,买卖不成尚且有仁义在,何况结亲?孩子在外面处了朋友,确实才告诉我们,志成条件这么好,不愁找不到好姑娘。”

  见徐康远“服软”了,蔡姐莫名又有了底气,她横着眼睛看徐康远,说:“你也别假惺惺,你的话现在我一句都不信,外头好姑娘有的是,我们家成儿……”

  见姓蔡的又嚣张起来,徐婉打断说:“我哥解释一句是看在邻居的份上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说谁假惺惺呢?你是谁啊?你信不信重要吗?一个小公务员而已,好姑娘还真看不上你。”

  王志成听了,搂着蔡姐肩膀,咬牙跟徐婉说:“今天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咱们来日方长。”

  李正阳听了,收起笑容,阴恻恻地说:“你再威胁我老婆一句,我打断你的腿!”

  一句话,彻底点燃了火药桶。

  蔡姐像被摸了屁股的母老虎一样,猛地跳起来,喊道:“吓唬谁呢?你吓唬谁呢?打断腿?来,你今天就打断我的腿,打不断你是我生的……”

  卧室门开了。

  客厅里的人同时回头。

  徐尚秀表情平静地走出来,看着蔡姐和王志成说:“请你们离开我家,立刻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徐尚秀后,蔡姐如雪遇沸汤,一下老实了,她喘着粗气,狠狠地拉了一把看着徐尚秀发呆的王志成,仓皇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