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990章 血的颜色

第990章 血的颜色

  8月8日晚,奥运会开幕之夜。

  燕京“鸟巢”,当一袭红裙的沈馥和身穿黑色t恤的刘喜并肩出现在24米高的道具“地球”上时,现场四周看台上闪光灯闪烁,密如能见度极好的夜晚的星空。

  在大多数国人看来,沈馥是今夜跟这场盛会契合度最高的中国人之一。

  奥运会是什么?

  举办奥运会,是一个国家强盛国力的宣告。

  沈馥是谁?

  身为全亚洲第一个美国公告牌排行榜周冠军得主,亚洲乐坛第一人,她是中国文化软实力的标签。

  今夜,沈馥出现在开幕式现场,等于告诉全世界:中国不是暴发户,我们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都很硬!

  沈馥身份的特殊性,注定了主题歌演唱者非她莫属,所以即便有些人对她有意见,依然拿她没办法。

  开幕式开始前,在服装选择上,音乐导演组的人跟沈馥出现了分歧。

  开幕式主题歌词曲作者兼开幕式音乐总监,对沈馥穿着红色礼服登场提出异议。

  音乐总监说:“红色跟主题歌所要表达的意境,以及整场开幕式传递的感觉不符,建议换白色或蓝色的礼服。”

  音乐总监说完,沈馥一脸平静,戴上耳机继续听录音小样,根本不理他。

  沈馥觉得这个所谓的总监简直是个奇葩!

  我穿红色礼服跟现场感觉不符?

  我旁边的搭档是穿着黑色t恤来的你看不见?

  至于总监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找茬,沈馥心知肚明。

  上次回京彩排时,这个人私下找过沈馥,说4个月后他在法国有一场个人音乐会,希望沈馥能够出席。

  沈馥想都没想,就以“档期排不开”为由拒绝了。

  开幕式这首歌,基本锁定了沈馥职业生涯“最难听歌曲”的称号。

  现在,上嘴唇碰下嘴唇,就让我替你站台?

  开什么玩笑?

  跟你很熟吗?

  一个音乐总监,还真是把手里这点权力利用到了极致!

  沈馥本就是个爱憎分明的人,她看不惯这个总监的吃相,话都不愿意跟他说,又怎么会为他站台?

  8号这天中午,沈馥在燕京当地一份报纸上看到了一篇专访,访的就是这位奥运会开幕式音乐总监。

  专访里,浓墨重彩报道了这位总监的高风亮节,说在奥运会主题歌征集海选阶段,总监发现自己儿子的作品在“盲选”阶段被选上了,他举贤避亲,动用自己手里的“否决权”,亲手毙掉了儿子作品的入选资格,他跟记者说,他这么做,是不愿燕京奥运会蒙受任何“不公平的猜疑”。

  有意思的是……

  在报道里,无论总监本人,还是采访他的记者,全都选择性无视了另一个事实:奥运会开幕式主题歌创作者的殊荣,最终落在了这位“举贤避亲”的总监头上。

  举世瞩目的大型活动,居然连最起码的“回避机制”都没有,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平心而论,不回避也行,但你得拿出真正过硬的作品。

  征集上来的优秀作品如果是10分,你的作品起码得是15分,才能让人没话说。

  可是结果呢?

  自我感觉良好,自吹自擂,强行解读,掩耳盗铃地以为所谓的“盲选”和“无记名投票”能让全世界人信服,沈馥真心觉得这个圈子没救了。

  说白了,这就跟周杰伦一首歌里唱的一样:在我地盘这儿你就得听我的。

  在这一亩三分地上肆无忌惮久已的惯性和后遗症,让一些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行事,在他们心里,有一个强大的逻辑:你们说不好听,那是你们欣赏水平不够,我说好听就是好听。

  沈馥已经在心里立下规矩:燕京奥运会之后,不再参加类似的活动,不再跟自己不喜欢的人合作,不轻易给人站台,然,边学道除外。

  万城华府,边家别墅。

  电视机前,边学道手握红酒杯,一边慢饮,一边看着笑容优雅风华绝代的沈馥,心中满满全是成就感。

  在边学道心里,沈馥如同他的一个分身,今夜这份荣光,不分彼此。

  主题歌《蔚蓝星球的梦》唱完了,让人昏昏欲睡的词曲,把边学道喝酒的兴致都弄没了。

  在他听来,这首跟前世那首主题歌半斤八两,都是才华跟不上野心的典范。

  听听《手拉手》(-hand),韩国人在20多年前就通过真正的国际化合作,创作出了高传唱度且经久不衰的经典名曲。

  再听听今晚这首主题歌,边学道觉得自己还是特么去睡觉吧。

  ……

  ……

  边学道睡觉的时候,沈馥还在工作。

  开幕式结束后,沈馥和刘喜举行了记者见面会。

  记者见面会上,国内外几十名记者向两名主题歌演唱者提了一堆问题。

  比如:两位是什么时候得知自己成为主题歌演唱者的?

  比如:两位在一起排练了几次?

  比如:两位觉得今晚这首主题歌怎么样?

  被问到对今晚这首主题歌的看法时,刘喜先说了几句。

  记者们更想听听沈馥的看法,就追着沈馥问:“馥姐,你觉得这首歌怎么样?”

  被问得没法避而不谈,沈馥微笑着说:“我觉得旋律很简单。”

  一堆记者等着听下文,等了十几秒,发现沈馥只说了一句“我觉得旋律很简单”就没了。

  这哪能行?

  这样没法写报道啊!

  有记者换了一个说法,继续追问:“馥姐,你第一次拿到这首歌时,是什么感觉?”

  沈馥淡淡地说:“我很意外!”

  说完“我很意外”,她又不说了。

  记者们快疯了……

  担心被人说坏话,追到记者见面会现场的音乐总监也快疯了……

  一段时间接触下来,总监能感觉到沈馥不待见他,记者再这么问下去,保不齐地位超然的沈馥说出什么话来。

  想到这里,他把现场工作人员招呼到身边,耳语几句后,工作人员点点头,离开了。

  台上……

  记者围着沈馥提问题,一向谨慎持重的刘喜少见地抢话筒,替沈馥解围。

  5分钟后,记者们还没从沈馥那里得到满意的回答,工作人员走到台前,大声说:“各位,各位,时间很晚了,现在已经是凌晨,两位歌唱家累了一天,很辛苦,今天的见面会就到这里了,大家有什么想问的,可以联系后续采访。”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记者们只能作罢。

  记者见面会结束了,音乐总监松了一口气,沈馥松了一口气,刘喜也松了一口气。

  能混到刘喜这个地位成就的人,不可能是蠢人,冷眼旁观,他早就看出了沈馥和音乐总监这帮人不对盘。

  身为圈里老人,刘喜对沈馥的经历相当了解,他跟沈馥那个“音乐世家”的前夫家甚至还有一点渊源,所以他知道沈馥这个女人性格内圆外方,内里心很软,可是处世很有棱角,加上她现在常年在国外工作生活,地位超然,她要是想说一些“实话”出来谁也拦不住。

  事实上,对于开幕式上的这首主题歌,不只沈馥,刘喜也觉得很差劲,可是他觉得既然组委会定了这首,想换已经不可能,没有必要平白得罪人。

  而如果刚才沈馥跟记者说了什么“过线”的,沈馥固然得罪人,刘喜这个搭档也肯定被卷入漩涡,难以独善其身。

  所以刚才刘喜才会一改往日行事风格,替沈馥解围。

  刘喜不想得罪组委会那帮人,也不想得罪沈馥,因为他接到了有道集团8月9日晚上?场酒会的邀请函,刘喜已经确认出席酒会。

  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

  身为圈里“大哥级”人物,刘喜对有道集团旗下“有道影视传媒”和“今朝娱乐”近一年来的种种动作略有耳闻,他分析出有道集团会在影视娱乐领域有大动作。

  有道这个量级的集团进军娱乐领域,势必会对圈里现有格局产生极大的冲击。

  之所以判断为“极大的冲击”,因为有道集团手里握有智为微博这个国内“第一话题舆论平台”。上次那个招惹沈馥的三流女明星已经被杀鸡儆猴了,对吃公众形象饭和粉丝饭的明星来说,智为微博是克制他(她)们的超级大杀器。

  到了刘喜这个地位,人脉是维护地位的保证,所以,跟有道集团处好关系是十分有必要的。

  刘喜不知道的是,边学道之所以邀请他参加酒会,是为了给廖蓼和景倩桦铺路,先让廖蓼和景倩桦跟刘喜见过面,以后邀请刘喜当节目导师或者嘉宾也好张嘴。

  沈馥是“终极武器”,不能轻易动用。

  刘喜如前世一样唱了奥运会开幕式主题歌,加上他的江湖地位和艺术素养都很高,他当《中华好声音》(-of-)的导师绰绰有余。

  人不能现用现交,所以刘喜的名字意外地出现在了这场十分瞩目的酒会名单上。

  ……

  ……

  8月9日,燕京奥运会第一个比赛日。

  这天的比赛将决出7枚金牌,7项比赛中国队全部有人参加,但其中有夺冠希望的只有4个,分别是女子举重48公斤级、女子10米气-步-枪、男子10米气-手-枪、女子佩剑个人赛。

  全中国都进入了奥运时刻,很多国人在关注“首金”的归属,而早上醒来的边学道,已经把“奥运”两个字丢到九霄云外了。

  他收到消息,人在法国的马成德晨练时遭遇抢劫,身中四刀,生命垂危,正在抢救。

  边学道一听就蹙起了眉头。

  抢劫一个晨练的老人,法国的抢匪都是白痴吗?

  而且祝海山跟他说过,马成德从小练武,是个外家拳高手,这也是祝海山让马成德当自己贴身助理的原因之一。

  现在,富豪身边的外家拳高手在晨练时被抢匪捅了四刀,这抢匪得是什么水平?

  霎时间,一股凉意冲上头顶。

  边学道想到了昨晚陆文津送来的那封信,和宣纸上红油笔的颜色。

  红色,是血的颜色!

  看着窗外湛蓝的天空,边学道眯起了眼睛。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