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997章 换了一部电影

第997章 换了一部电影

  “进来,把门关上。”

  六个字,樊青雨的心跳一下加快了。

  樊青雨是个成年女人,拥有成熟女人的直觉和感知力,刚才第一眼看见边学道,她就从边学道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情绪。

  书房的门关上了。

  边学道放下手里的报纸,说:“换上我看看。”

  换啥?

  换衣服呗!

  在哪里换?

  门都关上了,还能在哪里换?

  一瞬间……

  樊青雨突然想起了在白云观里求的签:知君非是蓬蒿辈,乘风步云上天梯。

  听到边学道这句“换上我看看”,樊青雨心头一片空明:卦辞应验了!

  边学道想要她,想要她的身体。

  今天之前,她和边学道一共有过两次。

  所谓事不过三,凡事可一而再,不可再而三。

  边学道这样的男人,用脚想都不会缺女人,所以,之前那两次她视为他一时兴起她恰逢其会,可如果今天他还想要她,那就是另一种性质了,一种让樊青雨之前想都不敢想的性质——长期的男女关系。一旦跟边学道确立这种关系,对一个女人来说无异于“乘风步云上天梯”,她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不再是水中倒影,她的人生将彻底走上一个新阶段。

  所以……

  听边学道说“换上我看看”,樊青雨丝毫没犹豫,站在原地,神情坦然地动手解扣子。

  刚刚的“三蒸三泡”让樊青雨肤如凝脂,纤纤长腿,盈盈一握的细腰,常年练瑜伽塑造出来的迷人线条,全都暴露在空气中,让原本书卷味十足的书房里一下弥漫一股淡淡的花草香——这是刚才熏香浴桶的味道。

  书房东墙上,挂着边爸写的一幅字: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从这幅字上,能看出几年来边爸笔力的提升,也能看到边爸个人修养的进境,要知道,几年前边爸给边学道写的是非常直白的“穷不倒志,富不癫狂”。

  今时不同往日,今日的边家,即便是自勉,也不宜在自家墙上挂“富”字,尽管边家已经富得天下皆知。

  慎终如始,关键在一个“慎”字。

  可是今天这种情况,面对宽衣解带的樊青雨,边学道慎不起来了,也不想慎,他找樊青雨来,就是想胡天胡地白日宣那啥的,再者说了,樊青雨怀过他的孩子,还慎个屁!

  房间里……

  女人平静自然地脱衣服,换衣服,很快,大气典雅的香槟色长款修身晚礼服穿在了樊青雨身上。

  必须承认,学过画画,身为职业设计师的樊青雨审美水平相当不错,这款礼服十分契合她的气质,凸显了她的好身材,选的很成功。

  盯着樊青雨看了一会儿,边学道说:“过来。”

  樊青雨走到近前,一个站着,一个坐着。

  边学道嗅了一下问:“你身上这是什么味儿,很好闻。”

  樊青雨福至心灵,抛开刚进门时的拘谨,俏皮地说:“好闻吗?不告诉你。”

  这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彻底打开了。

  边学道提起礼服裙摆,手伸进去,像逆流的鱼,顺着小腿往上游,触到一层屏障,把屏障扒了下来。

  知道将要发生什么的樊青雨红着脸,既羞涩又兴奋,她身体前倾,双手拄着边学道的肩膀,提起一只脚,配合边学道把屏障脱掉。

  边学道解开浴袍系带,浴袍一开,里面一览无余,用命令的口吻说:“上来!”

  樊青雨双手提着礼服,乖乖骑坐上去,调整几下,仰着头“嘶嘶”地吸气,十几秒后,趴在边学道耳边说:“你别动,我来。”

  一场大战!

  边学道将心中积累了半日的杀机和“恩仇难解”化成粗暴狂野的进攻,樊青雨则将“命运逆袭”的喜悦化成全心全的逢迎,浴袍丢到了地上,礼服丢到了地上,老板桌上的文件丢到了地上……

  云收雨歇。

  汗淋淋的两人躺在沙发上,半晌,樊青雨说:“礼服脏了,晚上的酒会我不想去了。”

  泄了火的边学道周身通泰,闭着眼睛说:“又不是定制的,出去就能买到,你告诉我牌子尺码,派人去买就好了。”

  樊青雨嚅嚅地说:“我还是不想去。”

  边学道问:“什么原因?”

  樊青雨说:“上流社会的酒会,我去了会格格不入。”

  边学道说:“接触上流社会的圈子,能帮助你更快地认识这个世界的本质。”

  樊青雨说:“不去那个圈子我也能认识到。”

  边学道忽然问:“你是觉得在酒会上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才心生抗拒?”

  樊青雨沉默几秒,轻轻点了点头。

  边学道笑着说:“不需要介绍别的,你有英文名吧,只要介绍自己英文名就行。”

  樊青雨说:“万一别人问我是做什么的,我怎么回答,难道说是室内设计师?跟酒会不搭啊!我是不怕,只是担心拉低酒会层次,丢你这个酒会主人的脸。”

  边学道说:“我已经想到了一个身份,不过还需要斟酌一下,现在不能告诉你。”

  樊青雨诧异地问:“我的身份,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万一我拒绝合作呢?”

  边学道捏着樊青雨的下巴说:“你已经收了钱,所以不能讨价还价了。”

  ……

  ……

  酒会开始前三个小时,分公司的人把樊青雨身上同牌同款同色同码的礼服送到了万城华府。

  两人洗过澡,在二层的露台上,一人喝了一碗保姆送上来的红枣薏米粥。

  装修房子时,樊青雨是打心眼里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跟边学道坐在这里,一边休息一边闲聊。

  放下碗,边学道问:“你在想什么?”

  樊青雨说:“我在想人生真奇妙。”

  边学道知道樊青雨话里的意思,他看着天边飘忽不定的云朵说:“人生就像一部电影,有人的一生是喜剧片,有人的一生是悲剧片,有人的一生是战争片,有人的一生是恐怖片,有人的一生是商业片,有人的一生是文艺片。不过不论什么片,不可能从头到尾每分钟都精彩,所以,适当按一下快进,是聪明的选择。”

  樊青雨扭头问:“你是帮我按了快进吗?”

  边学道笑了一下,自信地说:“我帮你换了一部电影。”

  樊青雨听了,张着嘴,眼睛里满是愕然。

  她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已经给很多人换了“电影”,也让很多人的“人生电影”画风突变。在边学道的影响下,有人从悲剧片变成了喜剧片,有人从喜剧片变成了恐惧片。

  ……

  ……

  (本章还创世盟主【不疯则已】。樊青雨这个角色,是整本俗人里与“命运”二字纠缠最深的一个角色,是相对比较接地气的一个角色,她身上的种种求与不求,得与失,有着另外几个女主不具有的代表性。我希望大家【从整本书全局的角度审视每个角色的定位和功能】,而不是看到某一章节就急不可耐地跳脚,搬出他“圣洁”的三观来鄙视别人。另外说一句,满嘴仁义道德礼廉忠孝,满肚子男盗女娼蝇营狗苟说一套做一套的伪君子、假卫道士我见得多了,我对你们没兴趣,请不要凑到我面前刷存在感,请以一种圆润的方式离开我的视线,好吗?)

  ……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