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025章 温柔乡是英雄冢

第1025章 温柔乡是英雄冢

  readx();  “养园”葡萄架下。

  祝天养说完,老管家缓缓直起身,一脸思忖之色。

  考虑了半分多钟,老管家开口说:“这样的话,大嘴猴就暴露了,会不会有点可惜?”

  祝天养拿起黄玉茶盅,不介意茶已经凉了,一口喝下。

  老管家接着说:“二鬼和三蛇都在天河,人手不够还可以再调,大嘴猴这颗棋,这次用了,以后很难再埋进去。”

  放下茶盅,祝天养慢条斯理地说:“只要是棋子,必要时就可以弃掉。”

  扶着藤椅把手站起身,祝天养走到园子北角养锦鲤的水池前,抓起一把鱼食,用手指捏着,一点点撒进去:“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想要攻心,大嘴猴这颗棋就必须动用。只要这手棋下好了,吃掉对方那条大龙,这盘棋就活了。”

  犹豫半晌,老管家说:“即便咱们吃掉那条大龙,大小姐也未必能嫁进边家。”

  反手将掌心里剩下的鱼食全撒进水池,祝天养笑着说:“学良啊,这就是你下棋总输给我的原因。”

  老管家点头说:“太瞻前顾后。”

  祝天养说:“遇见十成胜率好事,不是自娱自乐就是陷阱。世上的事,只要有七成把握,

  就可以出手了。而有些局,哪怕只有三成甚至一成赢面,该赌也要赌一把。”

  “刚才我说攻心,攻的不只一人的心。边学道这个人很矛盾,明明是个胸无大志的人,却一路勇猛精进,我不知道他的目标在哪里,但我能感觉到一旦让他无愿不成,周身圆满,就是他功成身退之时。到那时,即便老大一系仍是他盟友,祝家也借不上他多少力了,老爷子一番苦心亦随之东流。要想让他保持斗志,就必须让他有遗憾,所以,他越在乎这个姓徐的,就越要让他得不到。”

  “温柔乡是英雄冢,我看过姓徐这个女人的资料,是最能消磨男人雄心壮志的那种性格。德贞能不能跟边学道结婚无所谓,德贞不行,祝家我还有几个妹妹,就算祝家女人全入不了他的眼,只要不是姓徐的,只要不是祝家对手家的女人,也就随他去。”

  老管家听了,叹了口气说:“就是大小姐……怕是不喜欢这种安排。”

  看着水池里游动的锦鲤,祝天养说:“我从小就教育德贞,做人最关键的就是一定要知道什么对自己是有用的。以边学道的条件,从各方面看都是良配,这次她如果还因为当年的事跟我较劲,我会收回我对她的宠爱,从此就当没有这个女儿。”

  听祝天养这么说,老管家小心地提议:“其实小小姐也……”

  祝天养摆手说:“幺女的性格不行,就算嫁进边家,也出不了什么力。”

  老管家微微点了一下头,不再说话。

  抬头看了看天色,祝天养说:“国贸三期那边你负责联系,有回信立刻告诉我。”

  老管家说:“我知道了。”

  “对了。”坐回藤椅,祝天养拿起扇子:“告诉德贞,近期留在国内不要出去,咱们跟国贸那边谈妥后,由她去跟边学道谈。”

  老管家听了,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心说:二爷对这个边学道也是真上了心,折腾一圈,原来是为了给自己女儿创造跟边学道见面的机会。

  想到这里,老管家在心里幽幽一叹。

  祝德贞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感情深得跟亲生女儿差不多。老管家极力劝阻祝天养,想让祝天养打消撮合祝德贞和边学道的念头,不是他觉得边学道配不上祝德贞,相反,他是不想骄傲的祝德贞在边学道那里吃瘪,步孟家二小姐的后尘。

  想了几秒,老管家轻声问祝天养:“二爷,什么时候回马纳罗拉?”

  看着墙外的远天,祝天养说:“我打算跟边学道见一面,见完再回去。”

  ……

  ……

  天河。

  边学道和徐尚秀甜蜜同游玉鹊山时,徐康远和李秀珍在自家客厅里如坐针毡。

  刚才李正阳下楼,走到单元门口,站在门里,侧耳听了几分钟,直接折了回来。

  他已经听明白了,这个时候根本不能露面。

  不露面,蔡芬说的那些话是胡言乱语。一旦露面,就彻底坐实了徐家和这些车的关系。

  现在外面这三辆车,从车牌上只能看出是松江的车,就算事后有人调查,也顶多调查出是有道集团的车,扯不到边学道身上。

  而如果跟边学道扯上关系,再被有心人添油加醋煽风点火一下,比如说什么“北江首富”骄狂霸道,横行乡里,连座驾被拍一下都不依不饶,那就成了舆论事件。

  所以……

  万幸边学道和徐尚秀已经离开,万幸边学道没把李碧婷口中那辆“拉风的装甲车”开来,不然今天的热闹会更大。

  回到楼上,李正阳问李碧婷:“楼下有你认识的人吗?”

  李碧婷走到阳台,站在窗户后面看了几眼,说:“唐大哥或许在下面车里。”

  李正阳也走上阳台,问:“你有他电话号吗?”

  李碧婷点头:“有。”

  李正阳说:“你现在给他发短信,告诉他,千万别说是来见徐家人,也别提边学道。”

  李碧婷疑惑地看着李正阳,说:“爸,唐大哥在有道集团是一个大部门的老总,精明着呢,这种事哪用得着我提醒?”

  李正阳瞪着李碧婷说:“让你发你就发,两句话的事。宁可多此一举,也不能出一点纰漏。”

  李碧婷张嘴还要反驳,李正阳忽然压着声音说:“你要是想你姐跟边学道顺利结婚,想以后跟在你姐身边风光半生,就赶紧发。”

  盯着老爸看了两秒,李碧婷掏出手机,按照李正阳刚说的意思,编了一条短信,发给了唐根水。

  两分钟后,唐根水回复短信:“知道了,谢谢。”

  把手机递到老爸面前,让李正阳看清唐根水回复短信的内容,李碧婷问:“爸,接下来怎么办?”

  往楼下看了一眼,李正阳轻松地说:“作壁上观。”

  ……

  ……

  警察到了。

  一辆本市牌照宝马x3,三辆松江牌照豪车,一看见现场的四辆车,接警赶来的三个男警察眼神同时有点发飘。

  等了解了纠纷的原委,看了相机里的照片和布兜,问话警察的脸皮很明显地抽抽了一下。

  偷拍豪车?

  把司机脸拍了进去?

  这叫什么事儿!

  这事儿也值得报警?

  既然出警了,总得有个交代。

  本来,按照潜规则,肯定是倾向于照顾本地人,可是眼前这三辆挂松江牌照的车实在太吓人了。

  三人中领头的圆脸胖警察在心里估算了一下,这两辆奥迪一辆奔驰加一块,有这种财力的人,在哪都不会是泛泛之辈。而且看三辆车里的人,个个一脸精悍之气,这伙人怎么看都不好惹。

  想到这儿,领头警察一改平日出警时的做派,随和地说:“两边各出一个能做决定的,过来跟我聊聊。”

  有道集团这边,蒋彪走了过去。

  王家母子对视一眼,王志成走了过去。

  警车旁。

  圆脸胖警察看了看王志成,又看了看蒋彪,笑呵呵地说:“两位一看就都是有成就的人,不值得为今天这种小事浪费精力,犯不上。”

  王志成听了,不说话,扭头看向蒋彪。

  见两人都不说话,圆脸胖警察脸色一板:“说说吧,两位都是什么想法?”

  不等王志成开口,蒋彪抢先说:“我们的要求很简单,对方必须承认偷拍,跟我们道歉。”

  听蒋彪说完,圆脸胖警察松了一口气。

  在他看来,只要松江来的这伙人不提什么过分无理的要求,这个纠纷很好调解。

  圆脸胖警察看向王志成说:“你呢,什么想法。”

  王志成冷着脸说:“把相机还给我,让他们跟我母亲道歉。”

  “呦呵……”圆脸胖警察听完乐了,他搓着手说:“原来是意气之争啊!我说两位,至于吗?”

  蒋彪说:“刚才那个女人对我们的人又踢又打又骂,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让她道个歉,过分吗?”

  王志成立刻说:“你还好意思说?一帮大老爷们,围着欺负一个老太太,抢她相机,你们也不脸红?”

  蒋彪看向王志成:“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她不偷拍我们,我们吃饱了撑的招惹她?”

  王志成针锋相对地说:“中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条款规定停在公共场合的车是不许拍照的。”

  蒋彪说:“她还拍了我们人的脸。”

  王志成问:“那又怎么样?”

  蒋彪反问:“你没听过肖像权?”

  王志成胸有成竹地说:“法律条文里写明了,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拍摄并不构成侵犯肖像权。”

  蒋彪瞥着王志成问:“如果没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为什么不大大方方地拍,而要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地拍?”

  王志成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跟蒋彪纠缠,他干脆地说:“我妈说了,那是相机放在包里,她伸手拿东西,不小心碰到了快门。除非你拿出证据,否则不要张嘴闭嘴说什么偷拍。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根本看不出偷拍你们的车有什么意义和价值。”

  王志成说完,圆脸胖警察点点头,表示深以为然。

  这三辆松江来的车固然是好车,可毕竟不是多特别稀有的车。加上现场一没事故,二没车震,以胖警察从警多年的经验,看不出一个家庭妇女拍几张照片能给这伙人带来什么负面影响和威胁。

  看着王志成,蒋彪问:“我如果拿出证据,你还会有别的话说吗?”

  王志成说:“当着警察同志的面,我把话放这儿,只要你拿出确凿证据,我和我妈一起给你们赔礼道歉。”

  王志成说完,蒋彪看向圆脸胖警察。

  胖警察说:“我可以作证。”

  “好!”蒋彪转身,指着身后的奥迪a8l说:“我们的车里都有行车记录仪,三台记录仪都是开着的。”

  王志成:“……”

  胖警察:“……”

  20分钟后。

  当着警察和围观邻居的面,王家母子给蒋彪和被蔡姐拳打脚踢的保镖道了歉。

  然后王志成让男同事回局里帮他跟领导请假,他要留在家照顾老娘。

  男同事拍了拍王志成肩膀:“好好安慰安慰伯母,不是啥大事。”

  王家母子在众人的注视下回家了。

  警车开走了。()

  宝马x3开走了。

  奥迪奔驰也开走了。

  围观的人群散了,周围阳台上看热闹的邻居也都回屋了。

  从始至终,蔡芬反复呼喊名字的徐康远和李秀珍都没露面,徐家阳台上一直是一个不认识的小姑娘在关注着楼下的动静。

  又过了20多分钟,李正阳走出单元门,接着,徐康远拎着一个箱子走了出来,两人坐进buick林荫大道,启动车子。

  随后,徐婉母女挽着李秀珍走出单元门,三个女人都不胖,坐在后排刚刚好。

  林荫大道驶过王家所在的单元,坐在副驾驶位的徐康远抬头朝王家阳台看了一眼,他看见了站在阳台上正冷冷看着他的王志成。

  感觉到王志成目光里的寒意,徐康远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