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076章 因为专注,所以专业

第1076章 因为专注,所以专业

  于今的盘算落空了。

  单娆生日前两天,单鸿给单娆邮件,说她订了次日飞旧金山的机票,带小宝去旧金山考察一下学区,一起同行的还有单娆妈妈戴玉芬。

  单鸿最终还是认同了许必成的想法,决定把小宝送到美国读高中,让他早点看看世界之大,早成熟,早定性,早点学会照顾自己。

  许必成能说服单鸿,很大一个原因是单娆在美国。

  单娆从小就跟姑姑亲,几乎每年假期都待在姑姑家,自然跟姑姑家的弟弟也很亲,所以,到美国后,单娆跟家里不怎么联系,可是一直从美国给弟弟寄礼物。

  自从知道单娆在美国后,单鸿的儿子许鸿霖就央求妈妈带他去美国看表姐,单鸿觉得单娆是在美国“疗情伤”,一直没答应。

  后来,单鸿在万城华府偶然遇见边学道,两人一起喝了一杯咖啡,通过聊天,得知单娆不是在美国黯然度日,而是在创业,单鸿才微微心动。

  同样是女人,单鸿十分清楚,经此一劫,只要单娆能战胜心中魔障,走出感情失败的泥沼,她就能更优秀、更自信、更强大。

  再后来,许必成劝单鸿:“你就算放心不下小宝,你也该相信单娆。有单娆在美国,小宝不至于完全陌生无依无助,也不会受什么委屈。”

  许必成说这一句,单鸿只是意动,真正让单鸿做出决定是下面一句。

  “把小宝送去美国,不仅单娆能照顾小宝,小宝也能照顾单娆,就算照顾不了太多,起码是个亲人。再说了,小宝过去后,能把单娆在美国的生活情况告诉咱们,家里也不至于对她在美国过得怎么样一无所知。三岁看到老,咱家小宝,一看就不是从政的料,让他在美国跟单娆学习创业和经商,以后也是一条出路。”

  单鸿盯着丈夫的手指沉默良久,说:“好吧,我同意。”

  见单鸿终于松口了,许必成拉着妻子的手说:“一直没跟你说,青松跟边学道见面了。”

  握着丈夫的手,单鸿问:“结果怎么样?”

  许必成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说:“青松说边学道认单娆和许家这层关系,他答应青松支持‘华夏云谷计划’,甚至亲口说只要青松在松江一天,智为科技就留在松江一天。”

  单鸿听了,如释重负地说:“太好了!”

  许必成笑着说:“是啊!有边学道的支持,青松后面的路平坦宽广了许多。以青松的年龄,只要四年内再进一步,许家就能重现2o年前的风光。”

  靠在丈夫怀里,单鸿说:“边学道这人真的不错,可惜以后听不到他叫咱俩姑姑姑父了。”

  许必成不接话,转而说道:“对了,你要是决定了送小宝去美国,带上戴玉芬。事情过去大半年,什么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亲母女,没有解不开的疙瘩。”

  单鸿听了,心里一暖,摸着丈夫的手背说:“我知道了。”

  ……

  ……

  美国,芝加哥。

  收购Bgm游戏公司的谈判很艰苦,主要原因是Bgm团队怀疑提莫拿娱乐的实力和收购意图。

  Bgm有想法是正常的。

  提莫拿娱乐成立时间很短,没有游戏作品,没有市场认可度,并且管理层都是华人。

  如果不是看温从谦和单娆都很有诚意,Bgm很有可能早就不跟他们谈了。

  结束不知道第多少次谈判,单娆回到酒店房间,一头栽倒在床上,休息好一会儿才爬起来走进卫生间洗脸。

  她是真没想到在美国做生意规矩这么多。

  律师、会计师、税务官全部上阵,还得在一系列文件上签字,声明会保护美国的信息技术和知识产权,不造成高技术不当转移,确保数据保存在美国境内并受中央情报局及联邦调查局的监督,必须由美国公民担任关键职位,确保美国的国土安全。

  天啊……

  这不过是收购一家在美国有些名气的游戏公司而已,这要是收购规模更大、领域更敏感的公司,岂不是更难?

  洗完脸,单娆回到房间里,找到手机,给边学道打电话。

  最近几天她每天跟边学道通两次电话,两人在电话里聊美国,聊环境,聊食品安全,聊提莫拿娱乐,聊游戏开,聊移民政策,什么都聊,就是不说‘我去芝加哥’‘我回旧金山’之类的话,因为他俩都知道,该见面的时候,自然就见面了。

  结束跟边学道的通话,单娆打开笔记本电脑,浏览电子邮箱。

  然后……

  她看到了姑姑单鸿来的电子邮件。

  姑姑、弟弟和妈妈要来美国!

  ……

  ……

  太平洋时间1o月11日,旧金山国际机场(rt)。

  苏以带着两名公司员工替单娆到机场接机。

  单娆的航班要几个小时后才到旧金山,她不能让边学道来接机,所以只能是苏以。

  上飞机前单鸿和苏以通过电话,加上单鸿和单娆长得很像,所以单鸿三人一出闸口,苏以就看见她们了。

  行李放在提莫拿娱乐公司的雪佛兰里,单鸿、戴玉芬三人坐进苏以的宝马m3。

  m3行驶在路上,坐在副驾驶的单鸿先打电话跟许必成报了平安,然后看着苏以说:“小苏,谢谢你。”

  苏以一边开车一边说:“阿姨你不用跟我客气,我跟单娆是东森大学的校友,她到美国后我俩一直住在一起。”

  单鸿仔细打量苏以两眼,迟疑地问:“我们见过面吗?”

  苏以握着方向盘说:“您可能不记得了,我们见过面,2oo3年,在北戴河。”

  略一回忆,单鸿说:“我想起来了,在北戴河时单娆就是跟你一个房间。”

  苏以笑着说:“是的。”

  单鸿想了想,问道:“你刚才说你们是校友,你和单娆不在一个系?”

  苏以说:“我是学园林的,单娆是我学姐。”

  单鸿问:“那你们怎么一起去北戴河?”

  苏以看着路面说:“我前男友跟边学道住一个寝室,我和单娆是通过边学道认识的。”

  边学道!

  听见这个名字,单鸿还好一点,坐在后排的戴玉芬百感交集。

  每次回忆几年前在医院附近的小饭馆里第一次见边学道时的情景,戴玉芬都有种强烈的梦幻感。

  她是真的希望那次见面是一场梦。

  “够不着菜,就站起来!”

  八个字,一辈子的心结。

  事情就是如此。

  尽管事后边学道从没提过那次见面的小小不愉快,可是单家三口和单鸿都知道,边学道和戴玉芬的关系不可能圆融,这跟心胸宽广与否无关,纯粹是因为第一印象很不好。

  正因为第一印象不好,让戴玉芬在边学道面前丧失了话语权和影响力,甚至让单娆和边学道的爱情夹杂一丝不美。

  戴玉芬心里五味杂陈外人不得而知,不过既然苏以说到了边学道,单鸿顺势试探着问:“单娆和边学道还有联系吗?”

  后座隔着车窗看街旁建筑的戴玉芬一下竖起耳朵。

  苏以踩了一脚油门,微笑着说:“边学道现在就在旧金山。”

  单鸿:“……”

  戴玉芬:“……”

  两人先是意外,接着同时露出喜色。

  单娆快过生日了,边学道人在旧金山。

  会是巧合吗?

  苏以本想拉单鸿三人回圣拉蒙的家里,结果半路上收到边学道来的短信,让苏以拉三人去顶层公寓,他说他去于今家住。

  于今家?

  边学道不提苏以差点都忘了,于今在旧金山买了一栋两层的独立屋一直空着。

  ……

  ……

  顶层公寓。

  苏以一行人进门时边学道和于今已经走了,家政人员把房间收拾得一尘不染。

  单鸿万城华府的大平层官邸也算得上豪宅了,可无论格局设计、内部装修还是外部景观,跟眼前这个复式公寓全都没法比。

  长途飞行,许鸿霖本来有点困,可是进门后一下精神了,他楼上楼下跑了一圈,站在楼梯上兴奋地问苏以:“苏姐姐,这是我姐的家?”

  苏以不好说这是边学道的房子,就模棱两可地答道:“你姐偶尔在这里住。”

  ……

  ……

  同一时间,于今家。

  这栋房子自从买到手,于今一共住了不到一周。

  在房子里逛了一圈,拿起博古架上的一个青花瓶,看了几眼,边学道活学活用武思捷的话说:“维护费用加上房产税,你这房子这么空着很不划算啊!”

  于今找出咖啡豆,抓一把放进手磨咖啡机里,说:“你的公寓不是也空着呢吗?”

  把青花瓶放回原处,边学道拍拍手说:“不一样,我那里还有点人气,你这里简直了,一进门阴嗖嗖的。”

  于今无语了好几秒:“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我就是想提醒你赶紧给这房子找个女主人,你不是说想娶个洋妞吗?抓点紧!”

  于今苦着脸说:“我对自己的青春一点都不满意。”

  边学道看着于今问:“怎么样才满意?”

  于今说:“追上我心里的女神苏以,我就知足了。”

  边学道问:“不要洋妞了?”

  于今歪着头想了想说:“偶尔吃一口就好。”

  边学道忽然问于今:“你觉得江湖大侠和和尚哪个武功高?”

  于今被问得莫名其妙,好一会儿,回答说:“和尚吧。”

  边学道又问:“你觉得和尚和太监哪个武功高?”

  于今皱着眼眉说:“太监吧。”

  边学道问于今:“知道为啥吗?”

  于今傻傻地问:“为啥?”

  边学道说:“因为专注,所以专业。”

  这下于今听明白了,他眼珠一转,问边学道:“你是太监?”

  边学道说:“滚!”

  于今接着问:“那……你是和尚?”

  边学道恶狠狠地说:“我是江湖大侠。”

  于今笑嘻嘻地说:“我看你像采花大盗。”

  ……

  ……

  (庚不让微信号:gbro9o1o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