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077章 生日
  温从谦留在芝加哥继续最后的谈判,单娆一个人回到旧金山。

  上飞机前她接到苏以的短信,知道妈妈、姑姑、小宝三人去了公寓,所以一下飞机直接打车回公寓。

  站在一楼电梯前,做了几个深呼吸,单娆按亮电梯上行键。

  ……

  ……

  为了等单娆,原本应该休息倒时差的三个人都没睡。

  许鸿霖在二楼书房里上网,单鸿在楼顶露台上站着看了一会儿风景,下到客厅跟苏以聊天。

  客厅里。

  单鸿、戴玉芬、苏以一边吃水果,一边说农药残留问题,然后一路从美国食物说到美国治安,从美国治安说到美国教育。

  当得知圣拉蒙市()的小学、中学、高中全都具有很高的教学师资水平和官方评分,多年来升入全美名牌大学的比例很高;当得知单娆的房子距离全加州排名前5o名的-1(多尔蒂谷高中)只有5分钟步行路程,是不折不扣的“学区房”后,单鸿高兴得两只眼睛都开始放光。

  许鸿霖明年读高中,来美国如果住在单娆家,上学非常近,简直再完美不过了。

  三个女人正聊着,走廊里传来高跟鞋的脚步声,接着是钥匙开门的声音。

  看了一眼手表,苏以起身说:“应该是单娆。”

  戴玉芬听了,扭头看向房门,眼中全是期待。

  过完春节单娆就一个人偷偷跑到美国,这一晃已经1o月了,戴玉芬怎么能不想女儿?

  门开,一身职业装的单娆拎着东西走进门。

  苏以接过单娆手里的背包和袋子,说:“为了等你,都没睡呢。”

  换上拖鞋,单娆一边脱外套一边朝客厅走:“妈,姑,小宝呢?我在芝加哥谈生意,实在没法去接你们。”

  看见神采奕奕、端庄恬淡的单娆,戴玉芬眼睛一下湿润了。

  朝思夜想的女儿就在眼前,能看出来她过的挺好,并不是想象中的憔悴度日,这比什么都强,比什么都能让为人父母的安心。

  看了一眼情绪有点激动的戴玉芬,单鸿笑着走过来,拉着单娆的手,把她看了又看:“我以为你会瘦,没想到好像还胖了一点……”

  不等单鸿说完,单娆噘着嘴说:“姑,没你这样的,一见面就说人家胖。”

  单鸿看着单娆酒红色的头说:“你染这个颜色的头挺好看,就是别染太频,对身体不好。”

  在二楼上网的许鸿霖听到楼下的说话声,站在楼梯边上往下看,看到单娆回来了,他大喊一声“姐”,跑了下来。

  许鸿霖今年15岁,因为父母基因好,加上家境优渥营养充足,身高已经有1米78了,比1米68的单娆高出一截。

  最夸张的是,春节的时候,许鸿霖还跟单娆差不多高。

  看着眼前的许鸿霖,单娆几乎不敢认了。

  她看看许鸿霖,又看看姑姑,问道:“怎么长这么快?”

  单鸿说:“这大半年小宝忽然转了性,天天跑步打篮球,每周都游泳。”

  单娆笑着问:“怎么突然爱运动了?以前让你早起跑步跟要你命一样。”

  许鸿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我想来美国读书,怕长的太矮受人欺负,同学说打篮球能长个,我就天天打。”

  单娆拉着许鸿霖坐到沙上,问:“你想来美国读书?”

  许鸿霖重重点头。

  单娆看向单鸿,问道:“姑,你真舍得让小宝留学?”

  别人不知道,单娆知道姑姑有多溺爱许鸿霖。

  尽管单鸿在电子邮件里说了是来考察学区,可单娆怀疑那是姑姑和妈妈商量好的说辞,是为来美国找个“合理”的理由。

  见单娆问,单鸿说:“舍不得也得舍。孩子大了,总有离开父母单飞的一天。小宝过年就16岁了,我再留能留他几年?还不如让他早点自立,早点成熟。”

  听姑姑这么说,单娆看着一脸稚气的许鸿霖说:“早点从家里出来也好,在父母身边总觉得自己是个孩子,只有出来后才能真正长大。”

  单鸿说:“这次带小宝来,就是想考察一下学区,还有这边的消费水平。”

  单娆摆手说:“不用考察,小宝来美国,吃穿住用行我全包了,保证让他上最好的私立学校。”

  单鸿说:“那怎么行?”

  单娆搂着许鸿霖的肩膀说:“小宝跟我亲弟弟一样,这件事上姑你就别跟我争了,你和我姑父都是靠工资的,我现在好歹算商人,肯定比你们赚钱快。”

  戴玉芬一辈子跟单鸿暗里较劲,可是她对许鸿霖还是很疼爱的,看出女儿现在财大气粗,戴玉芬在旁边说:“她姑,娆娆有这个心思,你就别争了,小宝来美国,她们姐弟互相照应,我心里也能踏实点。”

  看了一眼公寓的全景落地窗,知道单娆不是说客气话,也知道留学费用在现在的单娆眼里只能算小钱,单鸿轻轻点头。

  这晚,三间卧室,大男孩许鸿霖自己一间,单娆和苏以一间,单鸿和戴玉芬一间。

  戴玉芬很想跟女儿说点心里话,可是看单娆的样子似乎不想多说,加上不好让单鸿和苏以住一间卧室,只好作罢。

  ……

  ……

  1o月12日,单娆生日。

  旧金山是有名的雾都,12号这天早上雾格外大,整座城市笼罩在一片云雾中,仿如人间仙境。

  日出之后,金色的阳光洒在云雾、水面和桥身上,让金门大桥显得既雄奇又瑰丽,美不胜收。

  戴玉芬和单鸿两人早早起床,在厨房里给单娆煮鸡蛋,做长寿面。

  一个小时后,吃完早饭的戴玉芬张罗下楼买生日蛋糕,单娆怎么劝也劝不住,最终苏以带着许鸿霖和戴玉芬下楼去买蛋糕,单娆和单鸿留在家里收拾房间。

  收拾完房间,苏以三人还没回来,单娆和单鸿躺在楼顶露台的沙滩椅上晒太阳。

  看着头顶的蓝天,单鸿说:“很久没这么悠闲地晒太阳了。”

  单娆戴上墨镜说:“你跟小宝多留几天,我带你们逛逛旧金山。”

  见单娆不提戴玉芬,单鸿扭头问:“还生你妈气呢?”

  单娆看着天空说:“谈不上生气,就是有些话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

  单鸿知道单娆话里指的是什么。

  上次在燕京万城华府偶遇边学道后,单鸿和许必成推断单娆辞职出国是用退一步的方式挽救她跟边学道的感情。

  当然,也可能单娆确实是想逃离。

  可眼前的豪华公寓和苏以说的一句“边学道现在就在旧金山”,表明单娆离不开边学道,边学道也不想放弃单娆。

  在单鸿看来,现在这个样子不是最好的结果,但也不是最坏的结果。

  沉默半晌,单鸿开口说:“你要是觉得不好说,我慢慢跟你妈渗透。我能理解你,换成我是你,这一辈子也很难走出他的影响。”

  单娆勾着嘴角说:“还是我自己说吧。若是连我妈都不敢面对,我又怎么面对未来的人生。”

  单鸿听了,伸胳膊抓着单娆的手说:“你长大了。”

  单娆反握着姑姑的手,轻声说:“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每个人出生的时候就不一样,死的时候也是姿态各异,为什么活着的时候用别人的看法左右自己的选择呢?人若是不痛快,一定是自找不痛快。人若有烦恼,一定是自寻烦恼。”

  单鸿幽幽叹了口气说:“看开就好。”

  ……

  ……

  1o月12日中午。

  单娆几人在顶层公寓里吃蛋糕的时候,边学道在于今家拆开了今天早上刚从法国空运过来的红酒箱。

  边学道手旁一共4箱红酒,每个红酒箱上都印有中英法三国文字,其中印的汉字是:道藏红颜容——秋,丰娆之季。

  于今早就知道“道藏红颜容”。

  在一旁看着边学道从木箱里拿出一瓶红葡萄酒,于今砸巴砸巴嘴,说:“老边,不是我泼你冷水,我觉得你这个生日礼物不太好。”

  边学道看着于今问:“不好?”

  于今点头说:“前阵子在燕京,你这一套酒卖出15万美元的天价,直追1985年伦敦佳士得拍卖行售出的1787年拉斐酒庄正牌葡萄酒,各国媒体一顿报道,单娆没有不知道的道理。”

  边学道掂了一下手里的酒,没说话。

  于今接着说:“单娆过生日,你送车送房送钻石,送什么都行。送这么几箱提醒她是红颜之一的酒,不好。”

  把手里的酒放回酒箱,边学道说:“好吧,听你的,今天不送了。”

  ……

  ……

  下午3点。

  化了淡妆的单娆走下楼,跟苏以要车钥匙。单娆的红色福特野马在圣拉蒙的车库里,所以她只能开苏以的m3出门。

  戴玉芬见了,问道:“娆娆你要出去?”

  从苏以手里接过车钥匙,单娆微笑着说:“学道在旧金山呢,我去见见他。”

  听见边学道的名字,戴玉芬不说话了,她不知道该怎么接。

  单鸿从厨房里走出来说:“你跟边学道说一声,难得在异国碰上,方便的话一起吃个饭。”

  单娆拿起她的hermès-,说:“等见面了我跟他说。”

  公寓楼下。

  白色的宝马m3驶出地下停车场,单娆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

  她拨的不是边学道的号,她是在打给于今。

  电话通了。

  单娆对着手机说:“巾哥,今晚借你的房子一用。”

  ……

  ……

  (实在抱歉,这两天利用周末整理大纲,头昏脑涨,卡文卡得欲-仙-欲-死,我尽量调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