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085章 红衣
  明确了边学道的态度,吴定文就知道怎么应对了。

  正常情况下,像今天这种情况,吴定文不会直接请示老板边学道,而是要先跟有道集团网络互联事业部“一把手”王一男沟通。

  王一男能做主的事,自然能给吴定文一个答复。王一男不能做主的事,会上报给分管网络互联事业部的集团常务副总裁沈雅安。大多数情况,沈雅安都能拿主意,只有涉及到一定级别的官员和一定量级的企业,沈雅安才会请示边学道,让边学道定夺。

  今天吴定文直接请示边学道,是因为下午边学道打过电话,让智为微博关注“1o16江宁重大车祸”。

  特事特办!

  有边学道那个电话在前,事关“1o16江宁重大车祸”,吴定文就可以向边学道请示汇报。

  “你告诉他们……我就是大局。”

  这话边学道可以说,作为职业经理人,吴定文不能拿这话回复来传真的部门,否则他就可以告别职场了。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有了边学道这个态度,吴定文就可以更硬气地跟传真的单位交涉。

  说破天,刚来传真这两个部门,对有道集团和智为微博既不存在地域管辖权,也不存在行业管辖权,听与不听全在一念之间。

  换句话说,就算听了又怎么样?

  给奖状?送锦旗?小红花?

  这次退让了,下次再传真让删这个屏蔽那个,听是不听?

  所以,思忖几秒,吴定文拿起电话用内线打给办公室主任:“老陈,拖字诀。”

  “好!”

  ……

  ……

  美国,旧金山。

  早上6点,旭日东升。

  边学道悠悠醒来,眯着眼睛看见透过窗帘投进房间的阳光,扭头看一眼床头柜上的聪明钟,从床上坐起来,愣了几秒的神儿,开门走出卧室。

  隔壁苏以房间的门还是关着的。

  先上到露台,露台上没有人。

  再下到一楼,一楼也没有人,不过苏以的鞋还在门口。

  洗了把脸,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面包、牛奶、培根和鸡蛋,把面包放进,然后开始煎鸡蛋。

  忙活了1o分钟,早餐出炉——培根煎蛋、面包配牛奶。

  擦了擦手,边学道脱下围裙,上楼叫苏以。

  敲门,门里没有回应。

  再敲,还是没有回应。

  “苏以,是我,边学道,你醒了吗?”

  “苏以,下楼吃早饭了?”

  “苏以,苏以?”

  任边学道怎么敲门,门里一点回音都没有。

  脑中闪过一个不好的猜测,边学道说:“苏以,我进来了。”

  说完,在门口默数了1o个数,边学道拧动把手,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没拉窗帘,光线很足。

  快扫了一眼,昨晚离开时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苏以直直躺在床上,似乎都没翻过身。

  走到床前,看见苏以的样子,边学道吓了一跳。

  床上的苏以是醒着的,她脸色苍白,眼睛又红又肿,枕头上有非常明显的被泪水洇湿的痕迹,整个人无比憔悴,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好几岁。

  看着苏以,边学道说:“节哀!别把自己身体弄垮了。”

  苏以不回应,两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

  “下楼吃点东西吧,要不我给你送上来?”

  “你不吃不喝,怎么有体力回国?”

  苏以还是默然不语,除了微微起伏的前胸,几乎跟木头人一样。

  叹了口气,边学道在床边坐下,轻声说:“大学时,苏以是男生公认的完美女生,那个时候,只要男生寝室卧谈时谈到漂亮女生,一定要提到苏以;毕业后,留学美国的苏以是师弟师妹们口口相传的一个样板,苏以让他(她)们知道什么叫美丽又聪明……”

  边说边观察,边学道现苏以的呼吸频率变快了一点。

  他接着说:“我心里的苏以,是完美女人的化身,她纯洁善良,她理智聪慧,她优雅美丽,她沉稳不张扬,她一尘不染如洁白的莲花,她落落大方不输入名媛公主……”

  听到这儿,原本表情木然的苏以突然流下眼泪。

  见苏以有反应了,边学道转而说:“我知道你遭遇的这件事很难接受,换成谁也不可能轻飘飘地面对,可是……”

  苏以抖着声音说:“那是我爸我妈。”

  边学道说:“我知道,可是已然生的事,谁都没有办法改变。生命中无论遇到什么,无论喜欢或不喜欢,我们都不能回避,只能面对,勇敢地面对,再者,你不能用折磨自己的方式报复别人的过失。”

  苏以抬起手,捂着自己胸口,好一会儿,问边学道:“有酒吗?”

  边学道说:“有,不过你不能多喝。”

  苏以轻轻点头:“给我点酒吧。”

  ……

  ……

  一楼餐厅。

  边学道倒了小半杯红酒,放在苏以手边。

  苏以端起杯,看也不看,一口喝干。

  犹豫了一下,边学道又倒了小半杯,放在苏以面前,苏以看着酒杯,不喝,不说话,眼泪掉了也不擦。

  就在这时,传来开门声,单娆和温从谦回来了。

  进门看见苏以,单娆红着眼睛说:“你怎么憔悴成这样?”

  苏以说:“我没事。”

  “没事?你都这样了,还说没事?”

  苏以说:“我得回国了……”

  单娆说:“我陪你回国。”

  苏以说:“不用……”

  单娆斩钉截铁地说:“我跟你一起回去。”

  苏以说:“刚收购完Bgm,有很多工作……”

  站在一旁的温从谦说:“放心吧,有我呢!”

  ……

  ……

  1o月17日,国内。

  互联网上,因为已经确定雅阁上的两人不治身亡,“1o16江宁重大车祸”进一步酵。

  车祸生2o个小时后,江宁官方公布了取自事路口监控设备的一段视频。

  这段视频比出租司机上传的视频更直观,也更震撼。

  看过官方布的监控视频后,人们只有一个想法:“正常人绝对不会在市区里把车开这么快。”

  那么问题就来了,警察从肇事奔驰车里搜出来的白色粉末到底是什么?

  如果是毒-品,那即意味着肇事司机有毒驾的嫌疑。

  毒驾!

  致死!

  逃逸!

  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即便从轻处罚也得是个无期。

  ……

  ……

  车祸生24个小时后。

  江宁警方向社会通报“1o16江宁重大车祸”最新进展——肇事司机已经向公安机关自,认罪态度良好。

  看到这条通报,明眼人立刻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自”且“认罪态度良好”,有了这两条,量刑时立减一等,肇事司机不仅不会死刑,无期的可能性都很小,极有可能关个三四年就放出来。

  车祸生27个小时后。

  肇事司机的妻子来到江宁第一医院,探望在车祸中受伤的苏以的小姨和姨夫,表达歉意。

  结果,肇事司机的妻子走进病房没半分钟就被苏以小姨撵了出来。

  原因是……

  在已经知道车祸死者和伤者是亲姐妹关系的情况下,肇事司机妻子竟然穿着红色衣服跟苏以小姨见面。

  没错,穿了一身红。

  ……

  ……

  (ps:感谢大家积极讨论剧情的热情,可是有些讨论和联想给我带来了很大压力和困扰,直接后果是导致原本流畅的构思和剧情在写的时候瞻前顾后、束手束脚,失去了流畅性。在这里我再次郑重重申:本书写的是平行时空的故事,书里的人物和故事全是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另外,感谢书友们在书评区的鼓励和打赏,谢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