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095章 示弱自救

第1095章 示弱自救

  苏家。

  开门,打开灯,看着家中物品和父母生前留下的痕迹,苏以一下捂住嘴,泪水簌簌而落。

  2oo1年考上大学离家,此后7年多,苏以在家住的时间越来越少。大学时还有个寒暑假,到美国留学后,为了省机票钱,一年中她只在12月回家住半个月。

  因为春节在美国不是法定假日,加上春节跟课程和考试“撞车”,苏以已经连续三个春节是在美国过的,她能做的,是给父母打电话拜年,跟父母视频聊天。

  本来,苏以打算今天春节让父母到美国跟她一起过,没想到,连一句话都没留下,父母就这么永远地离开了她。

  书房里。

  看着书架上一家三口的合影,苏以的心像撕裂了一样的疼。

  她真的很后悔。

  如果她没有去美国,如果不是她想在美国扎根,妈妈就不会为了凑钱而卖舞蹈学校,也就不会生车祸。

  看见苏以拿着三口人的合影落泪,单娆走过去,扶着苏以坐到客厅沙上说:“别这样,再痛苦也要控制情绪,不要把自己的身体哭垮了。”

  一起进门的魏小冬把纸抽递到苏以面前,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好说:“苏小姐,节哀!”

  半分钟后,苏以的小姨从卧室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深棕色布包。

  把布包交到苏以手里,小姨轻声说:“上次你妈和你爸坐飞机去海南,上飞机前,你妈告诉我你家的家底全在这个包里,密码都是你身份证号后6位,她跟我说要是飞机出事,就让我把这个包找出来给你……当时我还笑话她,没想到……”

  听苏以小姨说到密码,单娆和魏小冬有点尴尬。

  不过苏以小姨完全不在乎,来时的路上,她已经知道单娆和苏以的关系,也听说了“搅拌车撞豪车”车祸。

  看见苏以、单娆、魏小冬听闻车祸后脸上的表情,小姨心头一动,不过她什么也没说。

  哭了一阵,苏以抱着三口人合影的相框,躺在沙上睡着了。

  小姨起身要去厨房给单娆和魏小冬下面条,单娆拉住她说:“您也需要休息,我去做。”

  魏小冬见了,机灵地站起身,小声说:“做面条我拿手,我去。”

  小姨跟着走进厨房说:“你不知道材料放在哪里,我告诉你。”

  苏以在沙上沉睡,魏小冬和小姨在厨房里忙活,没有任务的单娆在苏以家里四处看。

  这是单娆第一次到苏以家,尽管两人在一起合住了大半年,彼此很了解,单娆心里还是好奇什么样的家庭能教育出苏以这么温婉聪慧的女孩。

  眼前的苏家是很规矩的三室一厅户型,小区应该有些年头了,不过苏家的装修一点不过时,很有家庭的温馨感。

  走进苏以的房间,还保留着苏以高中时的样子。

  随便拿起书桌上的书和杂志翻了翻,放回原处。

  突然,鬼使神差地,单娆回头看了一眼门口,然后她拉开书桌抽屉。

  抽屉里是女孩常用的小物品,精致的零钱包,笔袋,小镜子,护手霜,一块女士手表,一条浅蓝色真丝纱巾,还有一本日记本。

  看见抽屉里的日记本,单娆犹豫了几秒,侧耳听了听厨房的动静,她拿出日记本,轻轻翻开。

  日记本里是苏以的笔迹。

  简单翻了几页,单娆现苏以的日记很有特点,字里行间不掺杂任何个人的想法,完全是机械地陈述,近似于零度写作。

  又往后翻了翻,夹在日记里的一张照片一下让单娆呆住了。

  照片是在酒桌前拍的,照片里苏以坐在边学道旁边,苏以旁边是张萌,三人看着镜头笑,按快门的时机刚刚好。

  看看照片右下角的日期——2oo5年6月。

  这应该是毕业前9o9寝和6o3寝最后一次聚餐时拍的。

  可是……

  那天一定拍了不止一张照片,苏以为什么单单把这张照片夹进日记本里?

  ……

  ……

  江宁的天确实被捅了个窟窿。

  大闹医院并涉嫌抢枪的李家一口气被铐走5人。

  中流弹身亡的病患遗体被警方拉走,家属不同意,跟民警生肢体冲突。

  互联网上有人匿名爆料:江宁第一医院的副院长一年前还只是个护士长。

  紧接着,有人继续匿名爆料:“1o16车祸”的男受害者跟护士长竞争过江宁第一医院的副院长,遭到护士长丈夫报复,至于护士长的丈夫是谁,呵呵呵呵。

  半个小时内,匿名爆料如火山爆一般喷涌。

  很快,又有人匿名爆料:“1o16车祸”肇事者张某男是江宁x局陈局长的干儿子,而陈局长是xxx的干儿子。

  好嘛……

  所有看到这个爆料贴的江宁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要出大事!

  ……

  ……

  李家终于扛不住了,找到张家求援。

  前脚陈局长不给面子铐了几个李家人,后脚网上就出现一堆非常不利于陈局长的匿名爆料,这玩意简直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碰面后,李家管事的李同喜跟张凤祥说:“凤祥,你跟陈局长能说上话,替我跟陈局长解释解释。”

  张凤祥看着李同喜问:“解释什么?”

  李同喜表情别扭地说:“网上的那些……”

  张凤祥攥着核桃说:“同喜,你乱了分寸,这样不行。”

  李同喜双手按着膝盖说:“李茜和李永就这么没了,我如何能不乱?”

  张凤祥平静地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活着的人可以为死去的人难过,但不能被死去的人绑架。在医院里那么一闹,你家已经由暗转明了,这个时候万不能再出昏招。”

  看着张凤祥,李同喜焦急地说:“我现在脑子里乱糟糟的,凤祥你说个办法。”

  盯着李同喜看了几秒,张凤祥字斟句酌地说:“我的建议是谅解肇事的搅拌车司机,给中流弹死亡病患的家属一些赔偿,让他们别再闹下去。”

  李同喜:“……”

  看出李同喜的诧异和恍惚,张凤祥沉声说:“这次的对手太强了,咱们没有一点赢的可能性,所以只能用示弱自救。你若是想不通,就想想这些年在咱们手底下打落牙齿和血吞的对手,想想他们为什么能绝处逢生。”

  李同喜:“……”

  一边转着核桃,张凤祥一边感慨地说:“赢者全赢,输者全输,一步走错,万劫不复。”

  一步走错,万劫不复!

  说话的张凤祥不知道,真正因为这次事件万劫不复的不是张家和李家,而是远在万里之外的祝育恭。

  这一次,祝天养真的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祝育恭起了杀心。

  祝天养心里十分清楚,祝育恭的小手段瞒不过边学道,这次再不展露霹雳手段,他将失去继续跟边学道坦诚对话的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