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101章 剪枝
  祝育恭的死讯传回国内,没有一个人为他流泪。

  他的生母早已不在人世,几个继母早在心里诅咒过一万遍“这个败家子怎么不早点死”。

  祝育恭四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从小就对祝天庆偏爱祝育恭不满。长大后,四人又都受过祝育恭的气,吃过祝育恭的亏,见面连话都不说。祝育恭身死,少了一个分家产的,不笑出声来已经算四人厚道,为祝育恭流泪,那是不可能的。

  至于朋友……

  酒肉朋友不少,每次他组织开,规模就没有少于15o人的。即便是临时起意去酒吧嗨皮,一个电话,凑满四个大卡那是轻轻松松。

  无论多贵的车,祝育恭说想借来开开,一句话的事。

  无论庞巴迪还是湾流,祝育恭说想借一架用用,一句话的事。

  无论谁的女伴女朋友,祝育恭说想借一晚聊聊天,一句话的事。

  结果,平日里前呼后拥、一呼百应的“恭哥”死讯传出,曾跟祝育恭勾肩搭背、推杯换盏、恨不得穿一条裤子的哥们全都表情淡漠,好像死的完全是一个陌生人。

  至于女人……

  祝育恭短短的36年人生,即便没达到千人斩,八百人斩妥妥是有的,按照几个小估算,从青春期到36岁,他在女人身上最少花了1个亿。平均下来,每个跟祝育恭上过床的女人都能从他手里拿走5到15万不等的现金、奢侈品和珠宝等礼物。其中有几个手段高的女人,只用几夜,就从祝育恭身上掏走四五百万。

  结果呢,那些在人前嗲声嗲气喊祝育恭“亲爱的”、“宝贝”、“老公”,任祝育恭在她们衣服里揉捏捻弄的女人听闻他的死讯,连眼眶都没红一下,该吃饭吃饭,该打电话打电话,该烫烫,该干嘛干嘛。更有甚者,一边对着镜子描眼线,一边跟身旁的闺蜜说:“死得好,让他再嚣张。这个缺德仔能活到36岁,已经算他上辈子积德了。”

  这就是祝育恭。

  一世人36年,没人为他流一滴泪。

  ……

  ……

  祝宅,书房。

  老板桌上摆着一盆榕树盆景,略一观察,就能看出这盆榕树底子极好,可惜左侧的一条新枝长歪了。

  比一个月前消瘦不少的祝天庆拿着剪刀站在老板桌前,盯着盆景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动手,把长歪的新枝剪掉。

  放下剪子,祝天庆拿起掉在桌子上的半截新枝随手扔进垃圾桶,背着双手走出书房。

  两个小时后。

  一个五官硬朗、面带英气的男青年跟在祝天庆身后走进书房。

  在老板桌后面坐下,祝天庆看着规规矩矩站在对面的男青年说:“英凯,把这盆榕树搬到窗台上去。”

  叫“英凯”的男青年听了,收起剪刀,把盆景搬到了窗台上。

  看着走回桌前的男青年,祝天庆说:“坐吧。”

  男青年应声坐下。

  静了十几秒钟,祝天庆开口说:“你大哥的事你听说了吧。”

  男青年平静地点头:“听说了。”

  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祝天庆问:“这几年你在太古基金有什么收获。”

  男青年正色说:“只学会三个字——有静气。”

  “哦?”

  听到这个回答,祝天庆有点意外,他原以为二儿子祝英凯会趁机说点堂皇之词表现自己,没想到祝英凯说他只学会“有静气”。

  靠在椅子上,祝天庆说:“每临大事有静气,你为什么把前四个字去掉了?”

  祝英凯说:“我本身的境界不够,接触的层次也不够,身边没有大事,只能用小事磨砺静气。”

  祝天庆听了,微眯眼睛问:“你是在怪我这些年对你不够关注?”

  祝英凯不卑不亢地说:“我只是实话实说。”

  盯着二儿子看了几秒,祝天庆换了个话题:“你觉得祝家最有本事的一个是谁?”

  祝英凯毫不迟疑地说:“我爷爷。”

  祝天庆说:“只看在世的。”

  祝英凯想了想说:“二伯。”

  “为什么?”祝天庆不带烟火气地问。

  祝英凯镇静地说:“因为大家都说不清二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是大家心里又都清楚二伯是个什么样的人。”

  听到这一句,祝天庆眼中闪过一丝赞许:“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想不到你这个年纪就能领悟到这一层,不愧是我祝天庆的儿子。”

  面对严父的夸赞,祝英凯表情平静不说话。

  似乎因为祝英凯一句话而心情大好的祝天庆兴致勃勃地问:“你家小蕊快两岁了吧。”

  只是这一句,就能看出这对父子的关系疏远到了何种程度。

  祝英凯说:“19个月了。”

  祝天庆又问:“你平时有什么爱好。”

  祝英凯说:“钓钓鱼,打打高尔夫,再就是看球赛。”

  “球赛?”祝天庆问:“足球还是篮球?”

  祝英凯说:“都看。”

  “哦……”祝天庆感兴趣地问:“你是哪支球队的球迷?”

  祝英凯挑了一下眼眉说:“我哪个队都不迷,我只关心比赛好不好看。”

  “好!”

  祝天庆大声说了一个“好”字,后面没了下文。

  半晌,祝天庆说:“英凯啊,从今天起,你每天抽时间看看历史类书籍。”

  不问原因,祝英凯点头说:“好。”

  扭头看着窗台上的榕树,祝天庆一字一句地说:“古今中外不论多厚的历史书,总结下来其实都是四个字——兴衰成败。个人而言,看历史的兴衰不过是看热闹,看成败才是核心。而很多时候,历史其实很简单,目光短浅的都输了,着眼长远的都赢了;离心离德的都输了,顺应大势的都赢了。”

  祝英凯默默地听着,不点头,不摇头,不插话。

  看着坐在对面的祝英凯,祝天庆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

  之前祝天庆一直觉得从小寡言老成有主意的二儿子太刻板,到今天才现这个二儿子悄悄成长,身上生出一股不动如山的气质,让人十分放心把担子交给他。

  祝天庆一辈子看人,自诩不会看错。

  到这时,祝天庆心里的阴霾如遇强风,一扫而空。

  剪掉一个废物祝育恭,现一个良才祝英凯,算到底还是赚的。

  站起身,走到祝英凯旁边,祝天庆一只手按在祝英凯肩上,语重心长地说:“轰轰烈烈的秦始皇灭六国,不过6个字——六王毕,四海一。所以,过程不重要,结果最重要。儿子,我来当过程,你来当结果。”

  同一时间……

  人已经来到沪市的边学道接到祝天养亲自打来的电话。

  “我是祝天养。”

  “你好。”

  “最近有时间吗?有个朋友想见见你。”

  “是谁?”

  “顺风递,汪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