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105章 内在美
  边学道对祝天养抽丝剥茧的破译一无所知,因为他压根不知道松江“秘密小屋”失窃。

  跟祝天养和汪蔚然分开后,边学道乘车前往河东花园,在香港有房子,他不想再去住酒店。

  坐在车里,边学道意气风。

  对他来说,成功投资顺风的成就感,远远出投资x和大江无人机。

  因为,在另一个时空里,无论x还是大江无人机都离边学道的生活太远,他根本接触不到,而顺风则不一样,那是一个就在他身边的、可见的物流帝国。

  4o亿元,5年内分批投入,平均一年拿出8亿元,这对现在的边学道来说实在没什么压力。

  有道集团能花钱,同样能挣钱,除了智为微博的2o亿美元银团融资,还有15亿美元债券在路上,所以投给顺风这4o亿资金完全不是问题。

  要知道……

  大江无人机的股份能在几年内变成几十亿美元。

  提莫拿娱乐的几款游戏也能在几年内变成几十亿美元。

  好吧,还有开心网。

  在“偷菜”最火的时候找买家,相信很容易卖出个好价格。

  ……

  ……

  边学道、祝天养、汪蔚然三人在酒店里谈合作项目时,孟婧姞和祝德贞在曲婉的陪同下把河东花园参观了个遍。

  腿脚不好的刘毅松没跟三人一起走,他回到大宅,让保姆准备水果点心。

  大宅外,第一次参观河东花园的孟婧姞和祝德贞都有点小小的吃惊。

  两人见多识广不假,可是眼前这种中西合璧的“中国文艺复兴”建筑风格实在是太特别了点——欧式主楼、长方形窗户、意大利式钟楼、中式方形亭楼、圆形拱门、五层高六边形中式宝塔、观世音菩萨石雕像……单独看完全不搭调的建筑集中在一起,丝毫没给人违和感。

  原路回走,孟婧姞问祝德贞:“45亿买这个园子,你觉得怎么样?”

  祝德贞说:“还行。”

  孟婧姞问:“还行是什么回答?到底值不值?”

  祝德贞随意地说:“喜欢就值,不喜欢就不值。”

  孟婧姞对园子里的宝塔印象极深,她站住回身,望着身后的宝塔说:“我只觉得这个塔有点意思,其他的很一般,你看那游泳池和网球场,都荒废了。”

  祝德贞也停下脚步,扭头问曲婉:“新房主打算修缮还是重建?”

  曲婉回答说:“设计公司派人来过,实地拍照测量后,回去做设计图了,下月初把方案交上来给边总审。”

  孟婧姞好奇地问:“到底是修缮还是推倒重建?”

  曲婉笑着说:“国内外一共7家设计公司参与,三家是重建设计,四家是修缮改进设计,具体选哪个,边总也要跟人商量。”

  跟人商量!

  祝德贞和孟婧姞对视一眼,同时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想:尚道园,十有七八是跟徐尚秀商量。

  想了想,孟婧姞问曲婉:“边学道没说在这里建几栋别墅往外卖?”

  曲婉微笑着摇头:“边总没说。”

  孟婧姞问:“那告诉设计公司的设计方向呢?”

  曲婉说:“跟现在差不多,独立大宅。”

  孟婧姞不假思索地说:“这么大一块地,不搞商业开,全自己住,太奢侈了点吧。”

  祝德贞听了,拉着孟婧姞说:“路上的门牌你也看到了,怎么还问这种问题?”

  孟婧姞轻叹一口气,说:“我还指望他建联排别墅,便宜点卖我一套呢。”

  大宅里。

  孟婧姞、祝德贞楼上楼下参观了一圈,下楼到会客厅简单吃了几口点心,起身告辞离开。

  送走孟婧姞二人,刘毅松问曲婉:“你经常上网看新闻,这个是女明星?”

  曲婉摇头说:“是很漂亮,不过不是演艺圈的人。”

  刘毅松点头说:“那就是孟婧姞朋友圈的人。”

  挽着刘毅松往回走,曲婉说:“刚才我带她俩在外面参观,能看出孟婧姞对这个叫的很客气,呃……不对,客气不准确,是平等。”

  刘毅松:“哦?”

  曲婉说:“孟婧姞出身显赫,心高气傲,可是看她俩对话时的意思,这个戴墨镜的来头似乎比孟婧姞还要显赫一点。”

  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刘毅松又“哦”了一声。

  左右看了一眼,曲婉小声问刘毅松:“毅松,你说徐小姐和边总能成吗?”

  刘毅松侧头问:“怎么问这个?”

  沉默几秒,曲婉说:“没什么,就是直觉告诉我,今天来的这个很不一般。”

  搂着曲婉的腰,刘毅松说:“你不是看她漂亮才这么说吧。”

  曲婉说:“可能有一点关系,不过她的气场真的很足,人也真的很漂亮,感觉一下就把旁边的孟婧姞比下去了。”

  刘毅松笑着说:“那是两种美,不能简单比较。”

  按着刘毅松搂在自己腰间的手,曲婉问:“那你觉得她俩谁更好看?你更喜欢哪种美?”

  “老江湖”刘毅松不上套,坚定地说:“我只喜欢你这种美。”

  微微踮脚,在丈夫脸颊上亲了一口,曲婉柔声说:“谢谢你,毅松。”

  几年来走南闯北独当一面的刘毅松早已不是7年前那个守着租书屋坐困愁城的刘毅松,见妻子情动,他低头在曲婉嘴唇上轻轻吻了一口,说:“我该谢谢你选择了我。”

  夫妻俩携手走到亭楼前,在椅子上坐下,并肩远眺碧蓝的天海。

  半晌,曲婉轻声问:“你还记得胡溪吗?”

  刘毅松:“记得。”

  用力握着刘毅松的手,曲婉说:“她死了。”

  刘毅松一愣:“死了?”

  曲婉悠悠地说:“是,死在了加拿大,她去世时边总在场。”

  “边总在场?”这下刘毅松更意外了:“边总和胡溪……”

  曲婉浅笑一下:“你别多想,松江的事我早就抛开了,我跟你提,是感慨人生无常,什么都不如有情人在身边陪伴。”

  刘毅松抬头搂着曲婉的肩膀,在曲婉头上亲了一口。

  曲婉接着说:“跟胡溪比,我太幸运了。我有丈夫,我的丈夫还是个有本事的男人……”

  刘毅松打断曲婉:“其实我没什么本事,我现在的一切都是边总给的。”

  曲婉轻轻摇头,说:“不,你有本事。不然有道集团那么多人,边总为什么单单派你去四山、来香港?”

  刘毅松说:“因为我跟他一起创业,算是元老。”

  曲婉笑着问:“有道集团不只你一个元老吧?”

  刘毅松点头:“当然,还有老吴、老傅、恩乔、克栋……”

  曲婉问:“那为什么边总没让他们来香港?”

  刘毅松说:“他们在集团里有更重要的工作。”

  曲婉说:“你如果留在集团里,会比他们职位低吗?”

  刘毅松说:“应该差不多吧。”

  曲婉问:“你觉得你是现在舒服,还是留在集团舒服?”

  刘毅松毫不迟疑地说:“当然是现在舒服。”

  曲婉又问:“那你觉得现在回集团,你还有话语权吗?”

  沉吟几秒,刘毅松说:“看情况吧,不过边总私下里跟我说过,有道上市前,会给我一批股份。”

  曲婉笑了一下:“我说的不是股份……我问你,你回集团开会的时候,你坐在哪?”

  刘毅松回忆了一下说:“年会的时候我坐在第一排。开会的时候我和老吴大多坐在边总对面。”

  曲婉说:“这不就是了!你有没有想过,边总为什么让你坐第一排?为什么让你坐在他对面?”

  想了想,刘毅松说:“一个是让集团内外的人知道边总重情义,跟他一起打江山的老伙计都有安排、有着落、被重视。”

  “还有呢?”

  迎着妻子赞许的眼神,刘毅松说:“还一个就是我和老吴可以在边总和管理层之间形成一个缓冲区,必要时可以成为代理人。”

  曲婉听了,满意地点头:“你看,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定位,能看清前因后果,这不就是你的本事吗?”

  ……

  ……

  在很多人眼里,边学道最大的本事是商业前瞻力。

  跟当初把沈雅安和洪诚夫忽悠得一愣一愣一样,汪蔚然也被边学道忽悠得食不知味。

  “无人机快递”、“微物流系统”、“智慧物流”、“大数据物流”……

  当一个个概念从边学道嘴里冒出来后,汪蔚然被边学道的思考维度“征服”了。

  当然……

  身为物流业行家,汪蔚然明白所谓的“无人机快递”有很多门槛。

  受政策、安全等因素影响,以及现有无人机技术的制约,所谓的“无人机快递”5到8年内很难实现大范围商用。

  可是另一方面……

  顺风要想保持在行业内的优势,必须在概念和理念上先人一步,必须尽早借助资本实现转型。

  只有如此,才能在一定时期内保持领先态势,乃至扩大领先优势。

  所以说,无论边学道今天提出的概念多惊人,汪蔚然都会拿出足够重视的态度,仔细思量其可行性和战略价值。

  ……

  ……

  离开河东花园,孟婧姞和祝德贞开车回公寓。

  车里。

  祝德贞开车,孟婧姞坐在副驾驶位上补妆。

  瞥了孟婧姞一眼,祝德贞握着方向盘说:“别捯饬了,内在美最重要。”

  孟婧姞一边补口红,一边说:“内在美?你出去做一个调查,看一个班级是记得三好学生是谁的人多,还是记得班花是谁的人多。”

  ……

  ……

  (ps:莫名其妙地把手指挫伤了,7根手指码字,度跟乌龟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