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119章 光芒
  结束跟马斯克的通话,边学?看着陈建三人说:“你们吃啊,看我干吗?”

  上学时四人中陈建学习成绩最好,他拿起五粮液酒瓶说:“行啊老边,这口语够溜的,比我强,毕业这几年,肚子里学的那点儿东西就饭吃了一半,现在就剩这酒技傍身了。”

  见陈建又要倒酒,于今捂着自己杯口说:“歇一歇,歇一歇,没你这么喝的,这一桌菜我还没尝全呢,让我吃两口。”

  哥几个同学四年,互相知根知底,于今什么酒量都在陈建心里呢,怎么可能让他躲过一轮。

  见实在躲不过,于今松开手,看着边学道说:“今晚我要是人事不省,你得安排人把我‘弄’回去。”

  边学道笑着说:“放心,不能把你扔这儿……”

  正说着话,包房外有人敲‘门’。

  以为是服务员进来添茶水,李裕看着房‘门’说:“进!”

  ‘门’开。

  进来的不是服务员,是满面笑容的一对年轻男‘女’,看见这两人,对着‘门’坐的边学道和李裕都是一愣。

  进‘门’这两人不是别人,是严教授的儿子严大同和严大同的新婚妻子殷小青。

  严大同婚礼那天李裕带着车队去接亲,跟严大同和殷小青都打过照面,说过话。

  看见这两人进‘门’,李裕本能地要起身,因为从严教授那论,严大同是李裕师兄,理当起身相迎。

  见李裕拉开椅子要起身,严大同压着手掌说:“别别别,不用起来。”

  包房里四个人,边学道和李裕参加了严大同的婚礼,陈建和于今没去,所以不认识严大同和殷小青。

  看见两人进‘门’后的样子,以为是李裕的朋友,于今说:“李部长,介绍一下。”

  李部长,有道集团监察部部长是也!

  在酒桌上,称呼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四个哥们一起喝酒时,什么巾哥、裕哥、老陈、老边的随便叫。可来了外人后,于今立刻改口叫李裕“李部长”,这是因为他吃不准李裕和进‘门’这两人的关系,反正抬着哥们说话准没错。

  于今问完,不等李裕回话,边学道坐在椅子上说:“师哥也在这家店吃饭?好巧!坐过来一起吃吧。”

  面对严大同,边学道是不会起身的。

  如果进‘门’的是严教授,出于敬师,边学道会起身相迎,可真算起来,整个松江够格让边学道起身相迎的人并不太多。

  尽管没起身,边学道这么一开口,还是让陈建和于今再次看向严大同的目光变得不一样了。

  师哥??

  陈建放下手里的酒瓶,仔细打量一表人才的严大同。

  陈建上学时一直在学生会,不同学院不同年级的校友都打过‘交’道,认识人多,‘交’际圈广,看着严大同,他努力在脑子里回想见没见过这个人。

  见边学道相邀,严大同笑着说:“那打扰了。”

  说完,他回身跟站在‘门’口的服务员说:“上两套餐具,把我存的茅台拿来。”

  咦……

  存的茅台?!

  于今听了,更加好奇这个“师哥”的来头了。

  餐具很快送到,茅台也送进来了,不是一瓶,是一箱。

  等服务员出去,‘门’关上,边学道抬手介绍严大同夫妻给陈建和于今说:“这位是严师哥,咱们院严教授的公子,这位是嫂子。”

  边学道话音落下,严大同站起身,冲脸上带着官相的陈建伸出手说:“你好,我叫严大同,请多关照。”

  陈建用‘毛’巾擦了擦手,起身跟严大同握手说:“陈建。”

  严大同又看向于今:“你好,严大同,请多关照。”

  于今笑眯眯地站起来,握着严大同的手说:“我叫于今。”

  陈建和于今都是机灵人,刚才听见边学道话里那一句“咱们院严教授”,两人都反应过来,眼前这人是教国际形势的严教授的儿子?

  松开于今的手,严大同看向李裕,李裕笑着摆手说,咱俩就不用客套了。

  严大同点点头,迎着边学道的目光说:“上次婚礼上忙忙叨叨的,没好好喝一杯酒谢谢师弟,今天补上。”

  边学道笑着说:“严教授是我恩师,咱们之间用不上谢字。”

  严大同拿起手旁的茅台酒说:“情义归情义,礼不可废,这杯酒一定要喝。”

  看着严大同开酒,李裕问道:“今天你也在这家饭店吃饭?”

  酒打开了,香气四溢。

  酱香型的茅台和浓香型的五粮液完全是两种香气,就边学道而言,他喜欢茅台更多一些。

  把酒杯归拢到一起,严大同一边倒酒一边说:“这家店是我岳父的产业,工作不忙的时候,我就过来帮着打理一下。”

  哦……

  岳父的店!

  在主城区有这么一家高档饭店,看来岳父很有实力。

  严大同说完,于今看向陈建,坏坏地挤了一下眼睛,意思说:你的同道中人。

  陈建横了于今一眼,赞叹道:“这酒不错,香气醇正!”

  酒倒完了,包房里六个人,人手一杯。

  刚才边学道介绍时说的话,严大同瞬间就分析出陈建和于今没参加自己的婚礼,为了避免两人尴尬,所以这第一杯酒,严大同没提婚礼,而是举杯说:“几位来我家吃饭,让店里蓬荜生辉,这第一杯酒,祝在座各位身体健康,诸事顺意,当然,也希望大家以后常来,四位来用餐,无限签单,全单五折。”

  严大同知道除了父亲的面子自己家跟边学道的‘交’集十分有限,所以他抓住眼前这难得的机会,豪气地说出无限签单,务求给边学道留下好印象,为以后铺路。

  10分钟后,严大同夫妻告辞离开。

  两人这么一来一走,把原本的气氛打破了。

  陈建看着桌子上的茅台酒瓶说:“老边,你是不是很久不敢一个人出‘门’吃饭了?”

  于今笑着问:“你才知道?”

  陈建喝了一口酒说:“可是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成为老边这样的人,像大树,吸引鸟来筑巢,吸引人来乘凉。”

  于今说:“我怎么感觉像太阳,时时刻刻都会发光,坐在包房里都挡不住。”

  ……

  ……

  会发光的音乐出炉了。

  智为微博的上市路演宣传视频大体制作成型,可是背景音乐换了10几首边学道都不满意。

  最终,边学道从记忆里搜刮出一首满意的——另一个时空里创作的纯音乐《》。

  因为是纯音乐,不用唱,边学道把自己用吉他哼弹的《》在网上发给了沈馥。

  ‘肥’水不流外人田,所有能回忆起来的好听曲子,边学道只给沈馥。

  通过半个多月的网上试听和电话沟通,沈馥奇迹般地把边学道记忆里的《》“复制”出了九成。

  尽管身边有电子舞曲高手协助,可是创作速度如此之快,连沈馥自己都大吃一惊。

  曲子作好之后,边学道将曲子命名为《》,‘交’给办公室,确定为上市路演宣传视频背景音乐。

  完成工作后,边学道在办公室里打给沈馥:“今天吐得还厉害吗?”

  “比昨天轻一些。”

  边学道说:“我不该这个时候还让你工作。”

  沈馥说:“世界上一半的人类都生过孩子,我没那么娇气。而且我喜欢这首曲子,我有种感觉,是肚子里的孩子知道你的想法,他将信号传递给我,才让我这么快把曲子作出来。”

  边学道惊奇地问:“真的?”

  沈馥:“嗯。”

  边学道笑着说:“那等孩子出生,就叫他好了。”

  ……

  ……

  (ps:7月22日下午1点钟,“俗人军团”相约《不败传说》辟地区齐国。我的游戏ID叫俗人-庚漂亮,看见这个名字有没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俗人边学道、俗人徐尚秀、俗人祝海山、俗人于今等闪亮ID等你来抢,先注册先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