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121章 堂姐
  <>

  四山蜀都。

  天气预报里蜀都温度比松江高不少,可是与干冷的北方不同,蜀都又潮又冷,且早晚温差大,只穿秋装的话,风一吹,寒意仿佛能渗到骨头里。

  中午时分,边学道乘坐的湾流g550降落在天行通航蜀都通用航空机场。

  天行通航蜀都机场是“青木大地震”后,经国家相关部门批准,在原有机场基础上扩建的。

  这个机场的扩建审批速度创下了国内之最。

  国内通航机场“审批难”是众所周知的。通常来说,一个通用机场从审批、建设到颁证要经历50多个步骤,花费时间可达2年,即使审批流程超级顺利,最快也需要1年时间。

  天行通航机场扩建的审批用了多长时间呢?

  40天!

  协调军方、民航和地方政府,一共用了40天!

  机场扩建的审批能如此迅速,得益于天行通航在震后救援中“有觉悟有担当”、“高度配合”的表现。

  在整个“青木大地震”救援活动中,天行通航自己出飞机、自己出飞行员、自己出燃油、自己出钱维修,没日没夜地配合救灾,没跟政府诉过苦,没跟官方邀过功,没跟国家提过一分钱补贴。

  天行通航的表现从上到下全看在眼里,加上祝家的影响力,所以40天就把扩建审批批下来了。

  这还只是第一步。

  天行通航是祝植淳一手打造出来的,祝植淳又是孟家的女婿,于是,震后三个月里,孟家有计划地发动了几拨讨论。

  讨论中,先提天行通航在抗震救灾中的卓越而“有担当”的表现,然后介绍欧美国家通用航空的蓬勃发展,最后倡议国家应该深化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简化飞行审批程序,推进通航产业发展。

  最近一个月,讨论力度突然加大。

  先后有30多名航空领域退休官员、行业权威专家、航空航天大学教授、航空领域资深从业者和长期关注通航领域的投资人集中发声,建议国家尽快扩大低空空域开放,打开通用航空这个“万亿级产业”的大门。

  诸般迹象表明,祝家准备在通用航空领域玩一把大的!

  “玩大的”也是最近才决定的,主要推动力量不是祝天生,而是祝天养。

  得到并部分“破译”边学道日记本后,祝天养有针对性地整理边学道的投资方向,他看出了一点“门道”。

  边学道在天行通航有投资,并且在天行通航创建过程中起到了推动作用。

  边学道和祝植淳在德国投资了一个机场。

  边学道投资了一家很不起眼的无人机公司,为了谈成这个项目,他甚至派出了有道集团排名第一的副总裁。

  边学道刚跟顺风的汪蔚然谈成一笔合作,共同打造航空物流公司。

  边学道在美国的两个重大投资都跟航空航天有关——太空旅馆和玩火箭的>

  世上的事都怕琢磨。

  把边学道的几笔投资放在一起看,将“共同点”一提炼,祝天养觉得自己看出了其中的奥妙。

  于是……

  祝天养找到祝天生和祝植淳,表示他愿意全力支持天行通航成为祝家在国内实业领域的一个支点。

  这个表态分量很重,因为它的潜台词是“支持祝植淳成为祝家第三代家主”。

  逻辑很清晰——天行通航是祝植淳一手缔造的,如果天行通航做大做强成为国内通航领域的巨无霸,自然成为竞争下一任家主的“硬履历”,让人无话可说。

  祝天养这么做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生了七个女儿,没有儿子。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祝家内外一致认为祝天养是直系四子中“最中立最超然”的一个。这玩意就跟古代皇子争皇位一样,刀光剑影中抢来的皇位,没有?位给外人的道理。

  跟祝天生面谈时,祝天养说了两件事:

  一是告诉祝天生,自己对家主之位没有想法,祝家还由你们父子当家。

  二是要跟祝天生做一个交易,让祝植淳全力帮助祝德贞嫁入边家。

  在一定程度上,祝海山没有看错自己这个二儿子,祝天养确实是祝家二代中最为家族着想的一个,他的一生只有一个职责,那就是守护祝家。

  前有一生“慧眼识人”的父亲超常厚待,后有让人浮想联翩的神秘日记本,尽管有些事情没法确认也解释不了,可是边学道的“神奇”是毋庸置疑的,所以祝天养竭尽全力想跟边学道联姻,借边学道的力,延续祝氏富贵门庭。

  当然,祝家不止祝德贞一个未婚女人,不过身为父亲想让自己的女儿嫁得好一点,这点私心谁都能理解。

  祝天生和祝天养面谈的结果是祝天生在明,祝天养在暗,两人联手执掌家族。

  这其实也算是一种妥协。

  毕竟祝天生的才干不如祝天养,祝海山在世时,祝家实际上的“二当家”也正是祝天养。另一方面,就算祝德贞嫁给边学道,也不能对祝植淳的家主之位产生冲击。

  至于说祝家第四代,现在言之过早不说,就算祝德贞和边学道有了孩子,也肯定姓边,有偌大的边家产业要继承,没道理跑过来抢祝家的家业。

  父亲祝天养像着了魔一样牵红线,祝德贞也认命了。

  她清楚地知道,除非脱离祝家,否则在这件事上不能反抗父亲。

  问题是,边学道这么优质的结婚对象,为什么要鱼死网破地反抗?

  尽管之前祝德贞在老管家面前说了一堆边学道的“缺点”,可是平心而论,边学道是当前这个世俗社会中“无限接近完美”的男人。嫁给这个男人,对绝大多数女人来说都是人生的重大胜利,能羡煞无数同类。

  所以,在静思堂外,祝德贞约祝植淳和孟茵云吃饭,正式要求祝植淳和孟茵云提供帮助。

  来自于祝植淳的帮助很快就到了。

  祝天养能在有道集团里安插耳目,同样的事让祝植淳来做,要简单许多。

  边学道飞蜀都三天前,祝植淳就得知边学道出国路演前要去一趟蜀都,所以祝植淳提前一天飞到蜀都,跟他一起的还有孟茵云、祝德贞和两名非常儒雅的中年男子。

  ……

  ……

  登机之前,边学道接到祝植淳的电话,说有事想见他,两人约好在蜀都见面。

  天行通航蜀都机场。

  边学道一行人一下飞机,就被祝植淳派来的车接上,直奔某私人会所。

  会所建在蜀都市区一个闹中取静的位置,中式的大门前栽着几颗老槐树,门前的路面铺着青色暗花大理石,透着别样的气派。

  车进停车场,边学道一下车,就看见祝植淳从会所大堂里走了出来。

  两人碰面,边学道笑着问:“这是专程出来接我的?”

  祝植淳说:“茵云在里面陪着,我出来接你。”

  “陪着?”边学道问:“还有别人?”

  祝植淳点头:“两个专家和我一个堂姐。”

  堂姐?

  祝植淳的堂姐?

  祝植淳就比边学道大好几岁,他的堂姐估计得奔40岁了吧,所以边学道直接把这个堂姐忽略了。

  他一边走一边问:“专家?什么专家?电话里神秘兮兮的,现在能说了吧。”

  祝植淳笑着说:“不是故意要瞒你,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

  两人坐电梯上到会所4楼,电梯门一开眼前豁然一亮。

  整个4层被布置成了一个有山有水有竹林的茶室,假山前的水池旁,几个穿着旗袍的年轻女子在弹琴抚筝。

  见有人来了,怀抱琵琶的长ˋ女人眼波流转,冲祝植淳和边学道浅浅一笑,琵琶的曲子忽然急促起来。

  两人往前走,是连续三道屏风。

  屏风里面,立着一块盘龙影壁,影壁背面,传来男女的谈话声。

  穿过影壁,边学道见到了谈话的人,茶几旁一共坐着四个人,两男两女。

  见祝植淳把边学道领进来,四人全都起身,跟边学道打招呼。

  两个男专家还好说,看见孟茵云身旁祝植淳的“堂姐”,边学道微微有点意外:这个堂姐实在太年轻了点,也太漂亮了点。

  只不过……

  漂亮归漂亮,一脸的生人勿近。

  同类型的气场,“堂姐”比廖蓼还要强上几分,给边学道的感觉,这个女人的眼珠里藏着刀枪剑戟,视野之外全是粪土。

  礼仪性握手,“堂姐”看着边学道说:“祝德贞。”

  边学道注意到祝德贞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戒指,他微笑着说:“边学道。”

  ……

  ……

  (ps:因为不务正业,庚漂亮被老婆没收,对大家来说,这应该是个好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