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129章 情话
  年轻女人指着身后一个包房门说:“我们公司今天聚餐,没想到在这里遇见您,真巧!”

  樊青雨微笑着说:“是啊,好巧!”

  确实巧!

  上次黄茵组织饭局地点就在金宝街上,今天洪剑请客也选在金宝街,樊青雨两次遇见黄茵这个表妹都在这条街上。

  不论与黄茵的关系,再次遇见也算有缘,樊青雨问女人:“你姐回美国了?”

  年轻女人听了,冲樊青雨伸出手说:“我叫阮敏,黄茵是我嫂子。”

  姓阮?

  嫂子?

  樊青雨立刻反应过来,这位是黄茵老公周通家那边的亲戚,不过既然姓阮,那肯定是周通娘舅家的妹妹了,这样一想,别看这个阮敏长相普通,说不定也是个官二代呢!

  樊青雨跟阮敏握手说:“樊青雨!”

  阮敏一改上次同学聚会时的内向木讷,挽了一下刘海说:“樊姐你跟我嫂子是同学,我喊你一声姐,你不介意吧?”

  樊青雨微笑点头。

  阮敏说:“我从学校毕业没多久,特别想跟樊姐你这样的成功女性聊一聊,取取经,不知道樊姐你有没有空,让我请你喝一杯咖啡”

  可能是怕樊青雨拒绝,阮敏改口说:“就当是感谢樊姐你上次送我和我嫂子回家。”

  成功女性?

  樊青雨听了心里暗叹:在燕京摸爬滚打自力更生十年没成成功女性,陪边学道睡了几觉,开了一回玛莎拉蒂,就成成功女性了,这个世界还真是滑稽!

  面对阮敏的邀请,樊青雨有点犹豫。

  一方面,樊青雨跟黄茵没什么情分,上大学时她没答应给黄茵当绿叶,现在更没必要去抱周家的大腿。

  另一方面,边学道给的钱都让樊青雨拿来买房买车了,她不好意思再跟边学道张嘴要钱,更知道不能坐吃山空,为重操旧业考虑,跟阮敏一起喝一杯咖啡也没什么,毕竟多一个朋友多条路。

  想到此处,樊青雨说:“没问题,下周找一天吧。”

  阮敏见了,跟樊青雨说:“樊姐你稍等,我回包房拿名片。”

  不等樊青雨说话,阮敏快步走向她刚才指的包房,开门,走了进去。

  隔着差不多15米的距离,樊青雨看见阮敏进去的包房里坐了一屋子人,看样子确实像公司聚餐。

  不到一分钟,阮敏从包房里走了出来。

  走到近前,把名片递给樊青雨,阮敏说:“樊姐,这是我名片,咱们都在燕京,以后常联系。”

  樊青雨低头刚要看阮敏的名片,阮敏忽然说:“樊姐,刚才我无意中听你在电话里跟人说要联系医院,能问一句谁生病了吗?什么病?”

  见樊青雨面露意外地看着自己,阮敏赶紧解释说:“我爸爸是学医的,他不少同学都在燕京当医生,其中有两个已经干到了副院长。我是想,如果病症对口,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下,免得排队挂号预约医生。”

  听阮敏这么说,樊青雨十分意动。

  不过她不好意思让第二次见面的人帮这么大的忙,就说道:“谢谢你的好意,我母亲得的是胃病,我先联系医院,实在排不上,再麻烦你。”

  阮敏笑着说:“好的,有需要就提前一天打我电话,我尽量帮你安排。”

  回到包房,詹红问樊青雨:“打这么久电话?”

  把手机和名片放进包里,樊青雨说:“遇见一个熟人,聊了几句。”

  见姐姐打完电话后神色如常,樊青舟暗出一口气,他问道:“姐,妈在电话里都跟你说啥了?”

  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樊青雨说:“妈的胃病严重了,爸妈这两天要来燕京看病。”

  听樊青雨这么说,包房里另外四个人全都坐直了身体,樊青舟紧张地问:“妈怎么说的?很严重吗?”

  樊青雨说:“妈在电话里没细说,就说最近不舒服,要来燕京全面检查一下。”

  樊青舟说:“那我先不走了,等妈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我再回学校。”

  相比樊青舟,詹红想问题更现实,她扭头问丈夫:“你知道哪个医院看胃病好一点?”

  不等丈夫回答,詹红摇头说:“嗨,你在燕京待的时间还没我长呢,怎么可能知道。”

  洪剑说:“肠胃消化这种科室,协和、301肯定差不了,就是专家号难搞,床位超级紧张,一般关系进去不管用。”

  吃饭遇到老人看病这种话题,自然就该散了。

  坐在车里,沉默了好一会儿的樊青舟看着挂在后视镜上的一串念珠问道:“姐,你挂的这是什么珠子?”

  看了一眼念珠,想到赠她念珠的那个和,樊青雨说:“金刚菩提子。”

  保时捷卡宴一路行驶,来到樊青雨已经挂到中介和网上出售的公寓楼下。

  没带弟弟和姜莱回贡院六号,一是樊青雨不喜欢跟人合住,二是她对弟弟带着女朋友来燕京不告诉她的心思一清二楚,索性就给足弟弟二人世界的空间。

  公寓里。

  樊青雨离开后,姜莱拉着樊青舟的胳膊问:“你姐在燕京做什么工作?”

  樊青舟喃喃地说:“她是一个室内设计师。”

  “室内设计师?”姜莱眼睛里全是惊讶:“做设计师这么赚钱?”

  看着公寓窗外车尾灯组成的红色光带,樊青舟说:“我也没想到做设计师这么赚钱。”

  同一时间,四山蜀都。

  边学道搂着徐秀躺在床上,把自己的创业经历从头到尾讲了一遍,包括外挂工作室捞到第一桶金,包括水军反击,除了“先知”和童云贵事件,几乎没有遗漏和隐瞒,全都说给徐秀听。

  徐秀枕着边学道的胳膊,听得十分投入。

  男人女人就是这样,一旦有了肌肤之亲,关系立刻就会变得不同。

  对边学道来说,另一个时空里同床共枕四年,什么亲密事都做过,所以跟徐秀啪啪啪并不是他的终极追求,他所追求的,是跟这个女人心心相印,定位灵魂坐标,不让自己迷失在时间的河流里。

  对徐秀来说,她希望边学道对自己的身体有兴趣,又怕边学道只对自己的身体有兴趣。如今天这般,她看到了边学道的**,也感受到了边学道对自己的爱护,这种感觉让她更爱这个男人。

  听边学道讲完自己的经历,徐秀轻声问:“你的理想是什么?”

  边学道说:“你好像问过我这个问题。”

  “问过吗?”

  “记不清了,那就再回答一遍好了。”边学道看着天花板说:“我有过很多理想,但你今天问我,我的回答是做出一家世界级的企业。”

  徐秀问:“有道集团现在不够世界级吗?”

  边学道笑着摇头:“当然不够!尽管有道一直在成长,但直到今天,还没有形成真正核心的竞争力。”

  徐秀问:“做企业是为了赚钱吗?”

  “不全是。”边学道说:“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也可能带来更多问题。赚钱是为了过更好的生活,可是当手里的钱足够支撑想要的生活时,再把赚钱当做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就太无趣了。”

  半晌。

  徐秀少见地提出要求:“说一句情话给我听好吗?”

  想了几秒,边学道在徐秀耳边轻声说:“。”

  天气实在太热了,坐在电脑前汗像水一样淌,真是热的,不是虚。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