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136章 我是精神病

第1136章 我是精神病

  阮敏是化名,“表妹”真名叫叶秋。{{<([[

  黄茵的婆婆姓阮,叶秋化名阮敏,是避免被有心人轻易看出马脚。伪造一份档案,虚捏一个身份,对叶秋背后的杨部长来说易如反掌。

  接到樊青雨的电话,叶秋的任务即算完成了一半。

  因为她这次任务的最难点在于“接近”,只要顺利跟樊青雨攀上交情,后面的事情就不难了。

  结束跟樊青雨的通话,叶秋第一时间打通杨天武的电话,这个电话一是汇报任务进度,二是让杨天武帮着联系医院。

  “全国看病中心”燕京的医疗资源不是一般紧张,有些医院,有些专家,仅仅排队挂号就能把人挂哭,因此,叶秋满口答应樊青雨的事,她办不到,必须得杨天武出面。

  有些人看病难看病贵,有些人看病不难也不贵,甚至都不用自己花钱。

  国内的医院一直有特权病房,即名声在外的“干部病房”。想住这种病房,必须得有级别,没有级别有关系也行,若是连关系都没有,拿再多钱也住不进去。

  杨天武就是既有级别又有关系的人。

  撂下话筒,杨天武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睛打量办公桌对面墙上刚挂上去没多久的两个字——“善战”。

  这幅字是一个月前杨天武跟一个书法大家求来的。

  “善战”两个字脱胎于“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而“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是得知童云贵死在加拿大后,杨天武对幕后操纵者边学道的评价。

  杨天武一生自视甚高,目无余子,除了上级和少数同僚,很少有人能入他的法眼,可是边学道杀童云贵一役,真真让杨天武刮目相看。

  时至今日,明知道是边学道干掉了童云贵,动机和方式也基本摸清了,可是仍有几处环节杨天武没有完全想通。

  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说的就是这种情形。

  所以,自打得知童云贵死在边学道手里后,杨天武就得了心病——边学道能用他琢磨不透的手段干掉童云贵,说不定也能用出他预料的方式把他掀下马。

  杨天武心里十分清楚,边学道肯定知道童云贵是他的人,有这层关系,就算他没打算替童云贵报仇,也难保边学道不心怀戒心,甚至先下手为强。

  本来杨天武也想先下手为强,一件事改变了他的想法。

  几个月前,一个大盗被何翔诱进边学道家,结果,大盗从边学道家出来后逃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硬生生人间蒸了。

  这就非常恐怖了!

  从来都是杨天武让别人“人间蒸”,从没有人能在他的天罗地网下逃脱,能做到这一点的势力,绝对是深不可测的庞然大物。

  杨天武思来想去,在边学道的关系网中,也就只有祝家有这种能力了。

  一个看不透的边学道,再加上一个背景通天的祝家,杨天武再自信,也不敢贸然出手。

  不轻率出手也不能坐以待毙。

  边学道这个人太危险了,不在边学道身边“埋钉子”安插耳目,杨天武无论如何都不能安心。

  所以他派出叶秋,处心积虑地接近樊青雨。

  为什么选择樊青雨,原因很简单,边学道的几个女人里,樊青雨最容易接近,身边安保力度最低。

  董雪,定居法国,只在波尔多的酒庄里活动,生活圈子相对固定,而且身边有专业保镖保护。

  单娆,长居美国,身边安保力量相对不那么强,可是单娆的职业经历表明这是一个精明强干的女人,让叶秋去接近单娆,难度比接近樊青雨要大上几倍。

  沈馥,定居英国,因为怀孕,身边安保力量爆增,而且还有有道集团的高管在旁边服务,想在这些人眼皮子底下“埋钉子”,难度可想而知。

  美国……法国……英国……

  想在国外做这种事,整体难度比国内大得多,所以杨天武第一轮就把单董沈三个人排除了。

  三人之外,国内本来有一个“理想”的监视对象——徐尚秀。

  可是稍稍调查后,手下报上来的信息让杨天武没了脾气。

  徐尚秀身边明里暗里的保卫人员近1o人,这还不算隐藏得更深的秘密护卫。

  杨天武一点都不怀疑边学道手里有一支为他搜集情报、为他干一些见不得光的活儿的秘密力量,例如上次那个李伟,极有可能就是这股力量里的人员。

  徐尚秀身边强大的安保力量吓阻了杨天武。

  事情是明摆着的,边学道对徐尚秀的在乎程度远另外几个女人。按照相关小组建立的边学道的“性格模型”推演,前面有童云贵引的嫌隙,再加上一个徐尚秀的话,边学道肯定会飙,而且是非常狂暴那种。

  所以,一天没做好跟边学道乃至祝家死磕的准备,杨天武就一天不敢打徐尚秀的主意。

  于是,监视目标选定樊青雨。

  樊青雨——怀过边学道的孩子,服从边学道的安排打掉了,随后面对王慧的威胁,宁可跳楼也不背叛边学道,这个女人用自己的行动赢得了边学道的信任。

  仔细分析过边学道性格的杨天武猜测,樊青雨很有可能成为边学道在燕京的一个代理人,当然,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那种。

  所以,在樊青雨身边“埋钉子”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现在……

  叶秋找到一个跟樊青雨攀交情的机会,杨天武自然要满足叶秋的要求。

  只不过,帮樊家联系医院和病房,不能直接用杨天武的名义,必须拐几个弯,让樊家以为是叶秋家里的关系才行。

  坐在办公室里思忖了一会儿,杨天武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接通内线。

  “喂,小赵,你父亲最近身体怎么样……哦,那就好……是这样,有一件事想请你帮个忙……”

  两分钟后。

  放下话筒,杨天武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部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告诉她,这次事了,之前的案底一笔勾销,她想回日本,想去哪里都可以。”

  ……

  ……

  *******。

  樊妈妈也享受了一把特权,不用排队,不用等待,到医院后直接有专家接诊。

  叶秋陪樊家人跑了一个上午,鞍前马后地照顾樊妈妈,把老太太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3o1的专家初步判断樊妈妈的肿瘤还在可控期,告诉樊青雨说:“现的早,治愈几率非常高。”

  中午,樊青雨就近找了一个酒店让父母休息。

  尽管心里有点乱,樊青雨还是邀请叶秋一起喝咖啡,单独感谢叶秋这次的帮忙。

  两人正聊着,身穿红色毛呢大衣,围着貂领的王慧推门走进咖啡厅。

  王慧似乎有约,进门后径直朝樊青雨和叶秋坐的区域走来,一边走一边打电话。

  终于,樊青雨看见了王慧。

  王慧也看见了樊青雨。

  两个女人四目相对,周围的空气立刻冷了下来。

  跟樊青雨对视了两三秒,王慧微笑着收起手机,大剌剌地走到桌旁,先是看了一眼坐在樊青雨对面的叶秋,见叶秋样貌普通,王慧眼中露出一丝鄙夷。

  接着她看向樊青雨,皮笑肉不笑地说:“樊小姐,在这里遇到你,好巧啊!”

  看着王慧,樊青雨怒火中烧。

  如果不是自己福大命大,那么一跳,不死也得落下残疾,现在,这个把自己逼得跳楼的女人居然还敢用这种态度跟自己说话,欺人太甚!

  咬牙看着王慧,1o几秒后,樊青雨长出一口气,扭头不再看王慧。

  樊青雨是个聪明的女人,她不知道王慧突然出现是不是圈套,但她知道自己在边学道心里的分量远不够让边学道替自己出头,她还知道边学道的智为微博即将在美国上市,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出现任何负面消息,所以她不能惹事,她必须忍。

  忍住一时,才能保住一世富贵。

  见樊青雨不看自己,王慧“咯咯”笑了两声,用慵懒的语气说:“樊小姐真是福大命大,看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还挺有道理的。不过姐姐提醒你一句,刚堕完胎就摔那么一下,你得小心啊,最好去医院好好查一查,别这辈子都怀不上孩子了,真那样的话,以你的年龄,还在让男人稀罕你几年?”

  王慧的话很毒,尽管樊青雨打定主意不理王慧,还是被气得胸口上下起伏。

  见樊青雨还是不接招儿,王慧抬手挽了一下头,说:“行了,我还有约,不跟你叙旧了。对了,哪天被男人甩了吃不上饭,可以来找我,我给你介绍点好活儿,活儿不累,躺着就能把钱挣了……”

  “哗!”

  王慧话没说完,坐在樊青雨对面的叶秋突然拿起面前的咖啡杯,把满满一杯热咖啡泼在王慧脸上。

  紧接着,叶秋在王慧反应过来之前站起身,一个嘴巴扇在王慧脸上。

  “啪!”

  反手又一个嘴巴。

  叶秋突然动手,把樊青雨看得目瞪口呆。

  王慧捂着被打得通红的脸,表情狰狞地看着叶秋:“你居然敢打我?”

  叶秋表情淡定地看着王慧,慢悠悠地说:“我是精神病,我有精神病鉴定书,我打人白打,你还想再试试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