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142章 “馊”主意

第1142章 “馊”主意

  有)足球俱乐部这个全国联赛冠军来的非常及时。

  国内媒体对智为微博美国路演进行大量跟踪报道的节骨眼儿,忽然传出有道足球俱乐部以26轮不败的骄人战绩夺得全国联赛冠军,立刻给人一种有道集团“整体强大”感觉,甚至就连边学道头上都增加了一道“做什么什么强”的光环。

  在有道集团内部,俱乐部这个全国冠军大大提振了员工和上市团队的士气,就连最不迷信的洪诚夫,都认为这个时候夺冠是吉兆。

  此时,平时比洪诚夫要迷信一点的边学道反而是最理性的。

  在他想来,中甲不同于中超,花大钱在中甲联赛砸出一个冠军没什么难度,就2008年赛季俱乐部的投入而言,夺冠是理所应当的成绩。真正让人欣慰的是26轮不败,可是也要知道,带着这样的战绩登陆中超,八成会遭遇围堵,至少在新赛季转会市场上会遇到一些困难。

  俱乐部的事在边学道心里只停留不到半小时就被他丢到了一边,因为智为微博全球路演还没有结束,他还要去伦敦和香港跟投资者见面。

  边学道离开美国之前,洪诚夫已经带领团队在欧洲和亚洲的巡回推介会上跟投资者见了面,取得了一定共识。

  跟美国路演不同,欧洲和亚洲的路演以闭门宴会为主。

  这就要求投资者在有一定财力的基础上,还要跟有道集团和智为微博有一定交集,也就是说双方有更广阔的谈判空间,可以在更多方面和领域里开展合作,通过合资或参股的方式在欧洲和亚洲建立业务。

  月27日晚19点,白色的湾流g550降落在伦敦希思罗国际机场(),边学道和部分集团高管乘坐g550飞抵伦敦。

  因为边学道随身保镖太多,占用了飞机近一半的载客量,团队里剩下的人乘坐有道集团的湾流g450公务机晚些时候抵达伦敦。

  这时,边学道购买两架私人飞机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两架飞机,不仅彰显了集团的实力,在灵活机动方面也远强于国际航班。

  下飞机后,边学道乘车直奔沈馥的住所。

  9月时来英国跟沈馥见了一面,一走就是两个月,此刻边学道满心揣着的都是沈馥和沈馥肚子里那个孩子,这份思念,甚至甚于思念徐尚秀。

  这应该是大多数正常男人的正常反应。

  跟女人基因里刻有母性意识一样,男人的基因里也烙印着爱护自己孩子的本能。

  除了少数心理年龄稚嫩、心智不健全、责任心缺失的男人,大多数男人在得知自己的女人怀孕后,在得知自己的血脉有人延续后,都会就地增长若干“成熟值”,还有一些男人在自己的孩子出生那一刻“最终成熟”,然后像自然界很多勤劳打猎觅食的雄性动物一样,不辞辛苦地养育自己的孩子。

  而且……

  包括沈馥在内,没有人知道沈馥肚子里这个孩子对边学道的意义——从另一个时空来到这个时空,这是边学道认可的第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注定拥有边学道极大的关爱。

  老实说,即便是在英国,边学道这次直奔沈馥住处的举动也有很大几率暴露他和沈馥的关系,因为眼下正在路演期内,他是媒体重点关注的对象。

  不过走到这一天,边学道已经不在乎媒体曝光他跟沈馥的关系了。

  一段时间以来,隐隐有一个想法在边学道心里萌生——“孩子出生前跟沈馥在国外隐秘地领证结婚,不让沈馥肚子里的孩子一辈子背负私生子的名声,然后在孩子出生后再跟沈馥离婚。”

  好吧……

  边学道自己也知道这个主意有点馊!

  甚至可以说非常馊!!

  这个办法,不仅“戏耍”了沈馥,也会让他和徐尚秀的婚姻有一丝遗憾。

  ,也许不止一丝遗憾。

  如果给了沈馥“前妻”的名分,单娆和董雪没道理不给,那么到徐尚秀那里,边学道就是四婚了。

  四婚!!!

  徐尚秀会答应吗?

  哪个女人会心甘情愿做男人的第四任妻子?

  头疼!

  车队抵达公寓门口,杨恩乔和艾真一起走出门迎接。

  见面后,边学道先打趣艾真:“我把你家老沈带来了,住在文华东方酒店,特意让办公室给他开了个大套房,车和司机都在这儿,直接送你过去?”

  艾真被边学道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她还是点头:“我上去取点东西再过去。”

  边学道笑着说:“行,让司机在这儿等你。”

  说完,他扭头看向杨恩乔问:“怎么样,在英国还待得惯吗?”

  杨恩乔说:“说老实话,除了气候不太喜欢,都有点不想回去了。”

  边学道拍着杨恩乔肩膀说:“等孩子出生,给你放个长假,世界各地走走看看,就知道哪里最适合自己了。”

  ……

  ……

  公寓里,边学道见到了一身家居服的沈馥。

  可能是身边有专职厨师和营养师的缘故,沈馥比两个月前稍稍胖了一点,不过因为月份不到,所以还没有显怀。

  从进门第一秒起,边学道的视线就在沈馥的肚子上打转。

  等周围人都退出去,他迫不及待地走过去,手掌轻轻放在沈馥的腹部上,问道:“能感觉到他动吗?”

  跟边学道一起坐在沙发上,沈馥温柔地笑着说:“现在还感觉不到,最早也要19周才能感觉到胎动。”

  边学道问:“你现在多少周?”

  沈馥说:“15周。”

  边学道心算了一下说:“预产期是明年6月份?”

  沈馥说:“5月中下旬。”

  想到不久前李乐阳抓周的情形,边学道说:“等咱孩子满岁抓周时,我得好好准备一下,不能胡乱抓。”

  沈馥听了,抿嘴问:“你希望他抓什么?”

  边学道说:“商人,或者当官。”

  “当官?”沈馥满眼都是新奇:“你想他当官?”

  边学道点头:“嗯,别去做计生,别去做统计,剩下什么都行。”

  呃……

  计生沈馥能理解,统计她就有点糊涂了,于是问道:“为什么不做统计?”

  边学道一本正经地说:“一个记者采访统计局局长:‘有人说你们统计局的人都不识数,是真的吗?’局长伸出三个手指头说:‘我送他们五个字,一派胡言!’”

  沈馥听了,憋着笑说:“都要当爸爸的人了,还满嘴胡说八道。”

  边学道轻轻抚摸沈馥的肚子,笑呵呵地不以为意。

  半分钟后,沈馥开口轻声说:“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