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159章 赌一把
  早上7点3o分,边学道准时醒来。★

  樊青雨比边学道早醒了一个小时,她一动不动地看边学道看了一个小时,像一个花痴。

  边学道醒的有点突然,他睁开眼时,正好看见樊青雨惊慌闭眼装睡的动作。

  大脑反应了1o多秒,确定今天是几号,确定自己人在哪个城市,确定躺在身边的女人是谁,确定身处何地,一堆信息闪过之后,边学道缓缓坐起身,穿鞋下床,抻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穿上睡袍,先进卫生间嘘嘘,接着到餐厅喝了一大杯清水,然后打开冰箱门,看里面有什么吃的。

  回到卧室,现樊青雨还在装睡,甚至姿势都跟刚才一模一样,边学道脱掉睡袍上床,盯着樊青雨看了足足半分钟,开口说道:“你是想躲掉做早餐吗?”

  话音落下,樊青雨一下坐起身,快说“我这就去做”,一点都不像刚睡醒的样子。

  樊青雨做早餐还是很拿手的。

  煎蛋、牛奶、面包、培根肉、水果……不到2o分钟,她就把一份看上去很丰盛的早餐送到了靠着床头看书的边学道面前。

  接过餐盘放在床头柜上,边学道问:“你的呢?”

  樊青雨说:“在餐厅。”

  边学道说:“拿进来一起吃吧。”

  樊青雨点头:“哦。”

  樊青雨餐盘里的食物比边学道少了两样,没有鸡蛋和培根。

  樊妈妈手术住院这段时间樊青雨很少在家吃饭,也就没怎么储备食材,冰箱里的鸡蛋和培根只够一人份,做好后都盛给了边学道,她不知道边学道已经看过冰箱了,解释说:“我早上喜欢吃清淡点。”

  边学道没说话,拿过餐盘分了一半培根给樊青雨,樊青雨没拒绝。

  早餐快吃完的时候,边学道放下牛奶杯问樊青雨:“你现在有工作吗?”

  樊青雨低头说:“没有。”

  之所以低头,是因为边学道上次给她的钱里有创业资金,结果她脑子一热,全用来买房子了。

  却不想边学道根本没问钱的事,他接着说道:“这段时间你先照顾家人,过阵子我可能会给你安排个活。”

  樊青雨抬起头,又惊又喜地看着边学道。

  樊青雨不傻,她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如果边学道说的是真的,那她等于从“炮-友”晋级为“情-人”,虽然这两个词都不太好听,但内里的差别非常之大。简单点说,如果说边学道未来的妻子是“正式工”,沈馥是“合同工”,樊青雨现在顶多算“钟点工”,不过刚刚边学道一句话,让她有望向“临时工”迈进。

  别小看临时工,好单位的临时工比差单位的正式工赚的还多,有些单位,临时工都不是想当就能当的。

  这时,理智再一次挥了作用。

  瞬间的惊喜过后,樊青雨没问边学道给自己安排什么样的工作,只是从容地说“好”,一副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的姿态。

  边学道对樊青雨的表现很满意,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他很喜欢这种分寸感。

  如樊青雨所想,边学道果然没继续谈这个话题,转而问了几句“这个房子哪年建的”、“多少钱买的”。

  吃完早餐,边学道给李兵打了个电话问他到哪了,然后开始穿衣服。

  穿戴整齐,边学道看着樊青雨说:“如果有时间,想办法深造一下,国内国外都可以,把学历往上提一提。”

  深造?

  樊青雨愣神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李兵来接边学道下楼。

  不说“拜拜”,也不说“再见”,边学道离开了。

  站在客厅窗前看着黑色的奔驰s6oo驶出视野,樊青雨脱掉浴袍,光着身子走进浴室,站在花洒下,一边洗澡一边哼歌。

  ……

  ……

  上午1o点,边学道来到集团燕京分公司,他要跟李裕碰头研究《2oo8年有道集团监察反腐处分报告》。

  在ceo办公室里,李裕看着边学道问:“昨天忙到很晚?”

  脑海里回想昨夜樊青雨身体的强柔韧性,边学道随口说:“是挺晚。”

  盯着边学道的眼睛看了几秒,李裕说:“不对,你昨晚不是忙工作,你跟女人约会去了。”

  边学道:“……”

  看见边学道的样子,李裕拍手说:“被我说中了。”

  转了一下椅子,边学道说:“你都快要成精了,小心拿你炖汤喝。”

  “能不能别那么残忍?”

  边学道笑着说:“不炖汤,那就泡酒,跟虎鞭一起泡。”

  两人闲扯了几句,进入到正题。

  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李裕递过来的《监察反腐处分报告》,边学道表情凝重地问:“第四季度这么多?”

  李裕点头说:“集团人越来越多,业务范围越扩越大,智为微博上市不少人私下打听股票,加上集团idc数据中心战略布局浮出水面,所以最近几个月涉及信息保密的违规比较多。”

  “泄密……”边学道放下《报告》问:“监察部什么意见?”

  李裕想了想说:“考虑人力资源那边的意见,暂拟根据危害程度,抓大放小。”

  边学道微微蹙眉说:“同样是泄密,性质一样恶劣,抓大放小的话,如何体现企业规章的公正性和公平性?我觉得只可以用‘有意’和‘无意’来区分泄密,而不是危害程度的大或小。”

  李裕拿起茶杯说:“你说的我有考虑,现在的问题是快到年底了,大规模开除,给不给年终奖是个麻烦事。给吧,不符合公司相关规定。不给吧,法务部估计过不好年。”

  看着李裕,边学道喝了口茶说:“人力和法务部的事,你替他们操什么心。”

  李裕叹气说:“我现在才知道,这个监察部长不好当。”

  放下茶杯,边学道笑着问:“此话何来?”

  李裕正色说:“刚组建监察部时,部里全是新招进集团的新人,我也算半个新人,加上有你给的尚方宝剑,我们这些人办起事来顾虑很少,雷厉风行。”

  “现在,新人变成老员工,部里这些人因为掌握监察大权,平时被其他部门的同事哄着捧着供着,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有交情后,各种情况开始出现,我这个部长在松紧尺度把握上很是头疼。”

  哦……

  边学道听明白了,人情世故腐蚀企业,连李裕这样正直的人都不能幸免。

  其实想想也正常,越是李裕这种人,有时候越容易被人情束缚,如果换成于今,可能就会强一些。不过只要边学道没疯,就不会把于今放在监察部部长的位置上。

  想到这里,边学道从办公桌后起身,坐到李裕旁边的沙上,翘着二郎腿说:“别愁眉苦脸的了,你说的这个很好解决,轮岗就行。”

  李裕说:“只轮岗不行,还得引进新鲜血液。”

  边学道听了点点头:“新人一定要招,不过不要搞什么抓大放小,名单里的,全部开除。我要让员工们知道,规矩就是规矩,违规一定要受惩罚。”

  说完,看一眼手表,边学道说:“差不多了,走吧去饭店,估计老陈和于今快到了。”

  于今快到了,陈建已经到了。

  坐在饭店包房里,苏娜有点心神不宁,她看着陈建说:“万一边学道拒绝我进有道怎么办?”

  陈建摊手说:“没办法,只能赌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