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185章 一览众楼低

第1185章 一览众楼低

  12月25日,圣诞节。

  早上,太阳跃出地平线的时候,躺在酒店床上的边学道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站在一棵参天巨树上,脚下的树干有如人行道那么宽,踩在上面如履平地。

  边学道四周全是碧绿的树叶,每片树叶都有一人多长半人多宽,或卷或舒,姿态各有不同,巨大却不失精致。勃勃生机在成年男人胳膊一般粗的叶脉里涌动,生命能量磅礴四溢,让周围的空气里弥漫一股醉人的清冽和香味。

  边学道所站的并不是巨树顶端,可是尽管树叶如此之大,却没有一片遮挡他的视线。

  眼前,是壮阔到让人窒息的山河,和绵延到天边的白雪。

  行星光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转动,带着某种动人心魄的律动和美感。

  这种生平第一次见到的景象让边学道看得痴了。

  他浑然不顾周围环境的“反常”,也不探究是来到这棵树上的,此刻他唯一的念头是乘坐太空飞行器,去眼前这颗星球上看一看。

  穿梭两个时空是被动的,不可控的。

  从这个星球飞到另一个星球,脚踏人类足迹从未到达之地,才算真正的不枉此生吧!

  可惜这个事一般人做不到,只能找……找……找那个……谁来着……

  边学道心里想的是玩火箭的埃隆-马斯克,可是无论他努力,也想不起马斯克的名字。不只马斯克,边学道想不起除了之外任何一个人的名字,他想到某人,眼前会浮现那个人的面孔,也彼此很亲近,可就是说不出叫名字,都想不起来。

  这种感觉很糟糕,糟糕到边学道极力反抗,不愿意继续在这个地方。

  于是……

  边学道醒了,醒在外滩茂悦大酒店顶层总统套房的大床上。

  睁开眼,阳光很好!

  这种顶级套房,都可以差,但视野和采光绝对不会差。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将本就奢华的房间涂上一层金色,显得越发贵气尊华。

  下床,系好睡袍,站在窗前向外看,城市街道上已然是车流如织。

  边学道所在的酒店33层,距离地面100米左右,按说已经很高了,可是跟刚才梦里站在树上的视野比,有天壤之别。

  再高一点就好了!

  如果是国贸三期80层,尽管可能还是没有梦里那棵树的一半高,可也算“一览众楼低”了!

  在窗前站了差不多5分钟,边学道拿起打给客房管家,让管家把早饭送进来。

  徐尚秀、徐爸徐妈、李正阳夫妇昨晚坐飞机离开沪市飞松江,边学道一个人吃早饭,也就懒得去餐厅了。

  他本来是想留徐尚秀一家在沪市过元旦的,结果,天河的房屋中介打来,说有一个买家看好了徐家出售的房子,要见房主具体商量交易细节。

  接到后,徐康远和李秀珍坐不住了,立刻就要回天河卖房子,甚至连边学道让人申请私人飞机航线的都等不了,买票坐民航。

  徐家五口人风风火火地离开,边学道隐隐猜到一点眉目。

  徐康远和李秀珍固然是真想卖房子,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是怕留在沪市,边学道让他们参加月底的酒会。

  不参加吧,准举办的酒会,不去捧场不好。

  参加吧,徐康远真是怕了。

  高档酒店一个洗手盅都能让他出糗,天名流云集的大型酒会上有多少潜规则、弯弯绕儿。

  一家人吃饭出点糗没,真要是在那种酒会上出点意外,那人可就丢大了。

  所以,躲为上计!

  至于说社交礼仪的,小城天河是真找不到人教,只能等搬到沪市安顿下来再找人学习。徐康远已经下了决心,一定要学礼仪,他不求风度无懈可击,只求不出洋相就行。

  8分钟后,客房管家把餐车推进房间。

  早餐很丰盛,而且精致,楼下餐厅里的套餐跟边学道吃的这个根本没法比。

  15分钟后,客房管家把餐车推了出去,接着临时客串边学道秘书的魏小冬敲门走了进来。

  魏小冬越发的漂亮了,身上洋溢着职场女性特有的干练和自信。

  将手里的文件夹放在边学道手旁的茶几上,魏小冬微笑着说边总,这是昨晚到现在的传真件,我整理了一下,请您过目。”

  拿起文件夹,边学道随手翻开。

  第一份传真是吴天发来的,上面是俱乐部下赛季的经费申请和引援名单。

  边学道看了两眼,放到一边,接着看下一份。

  第二份不是吴天发来的,不过依然跟足球有关。

  最近几年,尚动俱乐部一直出资在松江市里举办“北江省尚动杯室内足球锦标赛”、“北江省尚动杯大学生雪地足球赛”、“北江省尚动杯高校足球联赛”和“北江省尚动杯青少年足球赛”。

  随着有道足球俱乐部的成绩越来越好,“北江省尚动杯青少年足球赛”的地位越来越高,规模和影响力也越来越大。

  原因很简单,世界上牛逼的足球俱乐部大多有的青年队、青训体系乃至足球学校。

  有道足球俱乐部需要寻找好苗子,高校足球联赛涌现的优秀人才显然年纪太大,而且球风成型,不具有深度培养的价值。而青少年足球联赛则不然,这个年纪的孩子可塑性更大,潜力也更大。

  可是,文件夹里这份传真却让边学道感到一丝无奈。

  传真里说:今年的“尚动杯青少年足球赛”出现“假球”,不仅打出了36比1的悬殊比分,还发生球员狂射自家球门的现象。其中一个射自家球门的13岁男孩,名字在俱乐部“种子”考察大名单上,也就是说,这个13岁男孩很有足球天赋。

  把传真抽出来,递向魏小冬,边学道说回复,所有参与踢假球的,全部加进黑名单,不得参加尚动组织的一切赛事,不得招进有道足球俱乐部任何年龄段的梯队。”

  第三份传真是有关东森大学学生扶人事件的。

  这件事不仅成为松江本地的热点事件,随着网络传播,有成为全国热点的架势。

  舆论一关注,无形中给当事双方带来巨大压力。

  事情是明摆着的,谁在这个时候推翻之前的说法,必然招来全国舆论的口诛笔伐,再难在人前抬起头。

  于是,男学生坚持说没撞人是助人为乐,老太太则咬定就是男学生撞了,两人各执一词,陷入僵持。

  事情在12月23号这天发生转折。

  一个老头找到媒体,说他是扶人事件的目击者。随后,面对电视台的摄像机,老头抑扬顿挫地口述了当天他看见男学生撞倒老太太的经过。

  年根岁尾,全都忙的要命。23日之前,有道集团法务部的人主要是在外围寻找目击线索。23日目击证人出现后,法务部的重心立刻转移到证人身上。直到这时,老太太一方才这次的事居然把有道集团也牵扯了进来。

  得到消息后,老太太家最得势的副区长在办公来到医院,把其他人全撵出病房,单独问老太太到底是不是男学生撞的?”

  结果老太太支支吾吾半天,说了一句当时脚下一滑,没注意到是不是他撞的,可若不是他撞的,他为要扶我?”

  听了这一句,副区长脸色铁青,闭口不言。

  老太太见了,心虚地补充了一句我这不是想着有人分担治疗费用吗?”。

  副区长忍无可忍,硬梆梆地说差这几个钱吗?老三哪次赌钱的输赢不比这点治疗费多?”

  见侄很不高兴,老太太连忙说东新啊,这次是我鬼迷了心窍,要不你想想办法,咱们跟他私下和解,让他家少掏点钱,付一半治疗费就行。”

  副区长气乐了,干笑了几声,忽地板起脸说这次的事我不管了,也管不了。还有,以后再有事,不要搬我出来压人家,我一个芝麻大的官儿,不够人家一根手指头摁的。”

  不等老太太,副区长起身走出病房。

  门口,见副区长出来了,老太太的大笑着走说东新你那么忙,不用总,老太太有我们几个照顾,休养的挺好。”

  副区长看了对方一眼,冷冷地说不跑这一趟,我还不要被你们当枪使多久。劝你和老三一句,适可而止吧,再这么闹下去,没有好果子吃。”

  笑容僵在脸上,大悻悻地说为啥?就因为有道集团的人打了几个问情况?我早拿到那小子父母的资料了,全是下岗职工,跟有道集团根本扯不上关系,那几个没准是冒名打的呢!”

  盯着的大看了几秒,副区长面无表情地说看在亲戚的份上,我再跟你说一句,不要招惹惹不起的人,为了几万块医疗费不值得冒这么大险。”

  大听懂了副区长话里的意思,他也很想听从副区长的建议,可惜已经晚了。

  12月24日,松江电视台“松江观察”栏目播放了“扶人事件”追踪报道。

  报道里,目击者出镜口述男学生撞人的情景,然后老太太大拿出的苹果向记者展示他手里储存的警方笔录照片,照片里的笔录显示,男学生曾跟警方承认是他撞倒的老太太。

  报道一出,舆论哗然。

  网络上,有谴责男学生道德品质败坏的;有嘲讽80后果然是垮掉的一代的;有上纲上线说这是国家教育失败的;还有人酸溜溜地说东森大学这两年录取分数线一年比一年高,结果就教育出这种人渣败类……

  另一方面,在麦小年的帮助下,有道集团法务部了几个重大疑点。

  其一,目击证人跟当事老太太早年是一个村子的,两人认识多年。

  其二,调取多个路段的监控视频,都没看到目击证人经过的影像,也就是说,目击证人当时不应该出现在事发地点附近。此外,看新闻视频,目击证人有“念稿子”的嫌疑。

  其三,老太太大跟松江电视台常务副台长是同学。

  其四,老太太大展示的、原本存放在新化派出所的笔录原件,莫名其妙地“丢失”了,也就是说,老太太大展示的照片真假难断,证据效力大减。

  一个巧合是偶然,两个巧合是偶然,足足四个,昭然若揭!!!

  看着手里的传真,边学道想的是——如果另一个时空里的遇上这样的事,是不是也跟这个男学生一样无力反抗,抱屈衔冤,有苦难言?

  把传真递给魏小冬,边学道不动声色地说告诉傅采宁,找出真相,公之于众。”

  30分钟后,看完所有传真,能够给出意见的,边学道都交给魏小冬让她传达,剩下三个需要开会研究的,则留在了他手里。

  10点半,在酒店健身房运动了30分钟,实在受不了周围人看大熊猫一样的目光和的拍照功能,边学道上楼回到房间。

  小口喝了半瓶水,边学道拿起,找出祝天养的号码,拨了。

  他要买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