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187章 资深女人

第1187章 资深女人

  Moso酒吧给边学道的第一印象是很有格调。

  Moso里的光线不像多数酒吧那样昏暗或者光怪陆离,空气中也弥漫着酒味和香水味,但不给人乌烟瘴气之感。

  当初筹备“遇到酒吧”时,边学道跟李裕做过一些功课,看过不少酒吧内部设计方案,最后从中选出“遇到酒吧”现在的格局,可是实话实说,眼前Moso的内部设计比“遇到”高出不止一个档次。

  空间设计方面的差距还是其次,最明显的差异是气质上的不同。简单讲,“遇到酒吧”中规中矩略微俗气,“Moso酒吧”独具匠心颇有匠气,以及一丝灵气。

  就是这一丝灵气,让Moso有别于“酒吧”这个名词给人的固有印象,带着一股高端典雅范儿,别有一番生动。

  酒吧里。

  跟同桌的两男两女说声“我去接人”,孟婧姞站起身,微笑着朝门口走去。

  周围几人顺着孟婧姞的视线看,认出来人是边学道后,都是一怔,随后脸上的表情变得精彩起来。

  孟婧姞这一桌,包括今天来参加祝德贞多人,有一个算一个,全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投胎小能手”。这些人出身豪门,物质上应有尽有,心理上高人一等,大多眼高于顶目无余子。

  尽管个性骄狂,可是今天moso酒吧里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都有正经事做。

  他(她)们或者在家族企业里担着一个职位;或者玩进出口、资源和金融;或者从事喜好的行业,比如在世界各地开连锁餐厅,设计个时装珠宝的。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能接到祝德贞邀请来参加“圣诞派对”的人,跟祝育恭那种不学无术只会败家的纨绔不是同一类人,他(她)们也依仗家世和家里的资源,可是他(她)们做事大多有分寸,或者说更加有脑子。

  然后……

  看见进门的边学道,酒吧里好几人竟然生出看见偶像的感觉。

  在心底里小小崇拜一下边学道也是情理之中的,原因很简单:

  其一,这些人赚钱花,他(她)们俯身做事,才边学道做的事多么不容易。

  其二,这些人有脑子,有见识,所以他们能看懂边学道一路走来步步生莲的妙处,这个男人堪称妖孽。

  其三,这些人生长在大富大贵之家,因此他们比平民百姓更清楚边学道手里的财富可以转化出多么强大的力量,而一个白手起家创造出这些财富的人是值得尊重的。

  酒吧入口处。

  看见迎面走来的孟婧姞,边学道多少有点意外,不过他城府深,脸上看不出异常,微笑着等孟婧姞。

  “你来了!”孟婧姞语笑盈盈地说。

  两人一起经历青木大地震,一起从惨烈的震区走出来,尽管不经常联络,可是那份亲切感是有别于其他人的。

  望一眼台上的祝德贞,边学道笑着说来赴约,没想到你也在。”

  顺着边学道的目光看,孟婧姞说德贞姐啊……你先坐一会儿,今天是她撺的局,刚才喝了不少红酒,这会儿已经唱嗨了。”

  跟孟婧姞一起朝角落里空着的一桌走去,边学道随口问你们很熟?”

  在边学道对面坐下,孟婧姞抬手招呼酒保,靠在沙发背上说圈子就这么大,而且我姑、我姐都嫁进了祝家,想不认识都难。”

  边学道听了,轻轻点头。

  确如孟婧姞所说,祝孟两家的同盟关系非常牢固,孟婧姞若不认识祝德贞才是真稀奇。

  男酒保走,躬身问边学道和孟婧姞两位喝点?”

  “玛格丽特。”说完,孟婧姞看着边学道你可别说你喝矿泉水。”

  被孟婧姞提前拿话堵,边学道跟酒保说干马天尼。”

  “二位稍等!”

  酒保离开后,边学道环视一圈,问孟婧姞这些人都是祝德贞找来的?”

  孟婧姞点头说差不多。”

  边学道又问道特意凑一起过圣诞节?”

  这时,孟婧姞的进来一条短信,她拿起点开看了一眼,放下说说呢,我们这些人每人都有10年以上的国外生活经历,其中好些人根本就是在国外长大的,所以都习惯过圣诞节。可是回国后,家里的长辈只重视春节,完全不把圣诞节当节日。”

  说到这里,孟婧姞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家里没有过节的气氛,大家只好另想办法,就凑一起过喽。而且,这不失为一个联络感情的好机会,平时天南海北的,想聚也没有合适理由。所以最近这些年大家每年圣诞节都聚会,今年正好轮到德贞姐做东。”

  呃……

  孟婧姞帮祝德贞信口胡诌的一番话,边学道信了。

  这个跟边学道的智商没关系,纯粹是因为孟婧姞刚说的这个圈子边学道不熟悉。

  准确说起来,今天酒吧里这些人的圈子,跟当初松江齐三书、黄胖子一帮人组成的圈子不一样。齐黄二人,其父权在则门庭若市,权去则门可罗雀,真正风光的不过十来年。而祝孟以及眼前不远处这些人,家中余泽绵绵,说是豪门也不为过。

  今日的边学道,能亲手打造出一个豪门来,可是他不了解豪门后代的心理和想法,也就无从判断孟婧姞说的是真还是假。

  两人的酒送上来了。

  台上,到了祝德贞独唱部分笑你我枉花光心计,爱竞逐镜花那美丽,怕幸运会转眼远逝,为贪嗔喜恶怒着迷……啊啊舍不得璀灿俗世,啊啊躲不开痴恋的欣慰……”

  听着歌,孟婧姞端起酒杯,跟边学道轻轻碰一下杯说尝尝,这里的酒很正。”

  边学道听了,轻晃酒杯,让酒充分氧化,然后仰头一口喝干。

  这一下,把对面的孟婧姞看得呆住了。

  她跟边学道喝过酒,记忆里边学道喝酒很慢,按照往常的惯例,这一杯干马天尼够他喝到离开。

  好吧,祝德贞“欲擒故纵”的战术起效果了。

  祝德贞准备在派对间隙“接见”后,边学道心情不太爽。

  他可以接受祝德贞约他在酒吧这种地方见面,但不能接受眼前这种安排。

  这算?

  就算祝天养、马雲、刘传智也不敢这么晾着他。

  本来边学道不在意祝德贞这个人,今天这个会面,纯粹是被祝天养一句“尊重”架着,才不得不来。

  可是祝德贞一点都不在意他后,在祝德贞心里一点都不“特殊”后,边学道莫名生出一丝好胜心,他很想看看这个祝德贞除了投胎技术高一点,还有支撑她如此狂傲。

  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人心之微妙,莫过于此。

  “这才像喝酒的样。”孟婧姞笑吟吟地帮边学道又点了一杯干马天尼,起身去了洗手间。

  终于,《难念的经》唱完了,边学道以为祝德贞该来见他了,结果,跟祝德贞合唱的男人下去了,祝德贞仍旧留在台上。

  边学道瞬间无语了:这位难道还要接着唱?还是位麦霸?

  台上,祝德贞把麦克风放在话筒架上,双手握着话筒架,闭上了眼睛。

  半分钟后,前奏响起。

  咦……

  前奏让边学道感觉似曾相识,只是一时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一段鼓声后,祝德贞开口,然后只两句就把边学道征服了。

  “说我悠悠的路,风声水影千百种,昨日喧嚣的繁花,低了头也是传说。同行的人先走,后来的人揣测,惟一确定的说法,我来过。”

  一股沧桑的、慵懒的、通透的感觉扑面而来,先是灌进边学道的耳朵,然后直击他的心。

  因为,在另一个时空,边学道正是徐尚秀身边那个“同行”又“先走”的人。而在这个时空里,他除了想让身边人活得更好,就是做一些事情证明“我来过”。

  歌声继续:

  “不说悲,不说愁,一生故事独自守,而细微心事处,在岁月里淹没。不辨情,不辨忧,往事累累沉不动,而柔情曲折处,有心的人会懂。”

  又是一记暴击!

  “一生故事独自守”“在岁月里淹没”,活脱脱是在说祝海山。

  半生叱咤风云,晚年青灯古佛,若没遇见边学道这个“同类”,祝海山一身的秘密只能烂在肚子里,然后泯于长河。

  正听得入迷,孟婧姞了。

  她对边学道心中所想一无所知,见边学道直直看着台上唱歌的祝德贞,笑着说好听吧!”

  边学道点点头。

  “为乐队跟德贞姐配合这么默契吗?”。

  边学道摇头。

  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孟婧姞放下杯说因为这间酒吧是德贞姐跟另外两个一起开的,她是这里的老板。这首歌又是德贞姐的拿手曲目,乐队自然勤着练习,不然这么生僻的歌,可能说弹就弹。”

  “哦……”听孟婧姞说祝德贞是这家酒吧的老板,边学道瞬间联想到国贸三期,之前心里对祝天养买楼解释的一丝怀疑也解开了——祝德贞极有可能在国贸楼上开酒吧或者俱乐部,用来给她身边这个圈子里的当聚会根据地。

  他正想着,孟婧姞忽然把头凑,一脸暧昧地说左前方,左数第三桌,穿红衣服长头发那个,很想认识你,要不要我叫她?”

  边学道……”

  孟婧姞继续推销说她叫轩轩,她爸是香港的彭浩庭,她有一个的服装品牌,平时兼职给的品牌当模特。别看轩轩现在坐着不显眼,其实她身材很好,特别是胸,穿正码衣服,肚脐以上的扣子根本扣不上。”

  孟婧姞一边说,一边在胸前比划,看得边学道嘴角抽搐,哭笑不得。

  看见边学道的样子,孟婧姞挤眉弄眼地说就是打打友谊赛,大家身心都愉悦,别这么一脸正经,怪假的。”

  边学道笑着说我是真正经。”

  孟婧姞不屑地说得得,当着我这样的资深就别说这话了。”

  “资深?个资深法?”

  孟婧姞刚要,看见祝德贞朝两人走来,转为小声说比我更资深的了。”

  ……

  ……

  (PS:轩轩龙套到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