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208章 做梦而又活着的人

第1208章 做梦而又活着的人

  1月2日中午12点45分,白色的湾流g550在云层之上飞行,偶尔露出身形,如同阳光下的一支银色小箭,几个眨眼就消失于空中。

  机舱里。

  空姐走过来,在边学道身前轻声说:“先生,飞机15分钟后到香港。”

  边学道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侧头看了一眼睡在后排沙发床上的徐小姐,空姐轻步走回自己的座椅,没发出一点声音。

  徐小姐是徐尚秀,她跟边学道一起来香港了。

  昨晚临休息前,边学道又问了徐尚秀一次,要不要跟他一起来香港,看看“尚道园”的改造成果。

  考虑几秒,徐尚秀答应了。

  因为她记得姑姑徐婉跟她说过一句话:“在乎一个男人,就尽量不要在一天里拒绝他三次。一旦那么做了,他的心再热也会凉一分。”

  第一次,边学道问徐尚秀要不要一起来香港,徐尚秀摇头。

  第二次,边学道问徐尚秀要不要一起读emba,徐尚秀摇头。

  第三次,边学道又问要不要一起看看“尚道园”的改造成果……

  事不过三!!!

  徐尚秀一直是个很会平衡“有主见”和“不矫情”二者分寸的女人,所以她点头跟边学道一起来。

  而且,说实话,她也真的很想看看“尚道园”变成什么样了,毕竟那是用她的名字命名的房子。

  空姐离开后,边学道放下手里的文件,起身走向沙发床。

  因为昨晚跟边学道聊天聊到后半夜才睡,沙发床上的徐尚秀睡得很熟,看她安详的表情,似乎正在深度睡眠中。

  当然,能达到这种睡眠效果,跟湾流g550飞行时超级平稳和静音有很大关系。

  坐在沙发床旁的椅子上,静静凝视熟睡中的徐尚秀,边学道满眼都是柔情,那感觉,要多柔有多柔。

  机舱尾部的李兵看见边学道的样子,身上莫名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然后转移视线看向别处。坐在李兵旁边的穆龙直直地看着“一反常态”的老板,面色平静,没人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看了几分钟,边学道伸手轻拍徐尚秀的肩膀:“尚秀,尚秀,醒醒,飞机快要降落了。”

  “嗯……”徐尚秀微微睁开眼睛,悠悠转醒。

  5分钟后,湾流g550飞抵香港国际机场上空。

  已经彻底清醒的徐尚秀坐在靠窗的沙发椅上,隔着舷窗向外望,她看见了笔直的跑道和停在跑道旁的各型飞机。

  香港到了。

  老样子,还是刘毅松和曲婉夫妇来机场接机,简单寒暄,一行人上车,直奔太平山。

  一路畅通,车子驶到大宅入口处新安装的电子大门前,边学道握着徐尚秀的手说:“到家了。”

  世间有万千情话,不如一句“到家了”。

  男人在外面躬身拼搏,所为的无非是给女人一个温暖安乐的港湾,而边学道要给徐尚秀的是一座宫殿,和无数人羡慕的人生。

  车子驶进大门。

  几个月下来,河东花园内外的变化很大,大到除了主建筑外观,徐尚秀再找不到第一次来时的模样。

  看见车队驶进院子,大宅里的管家、护卫、花匠、厨师、佣人一起从门里走出来,站在门口台阶两侧迎接雇主。

  这里是香港,大户人家那一套规矩很是有模有样。

  车子停稳,边学道先下车,然后搭手拉着徐尚秀下车。

  门前列队的雇员不知道车里坐着徐尚秀,可是看见老板这个动作,一众人脸上的表情更加恭谨了。

  只看这个动作,车里的女人就算不是女主人,也无限接近女主人的地位。

  这些人大多都有在豪门富户工作的经验,他们知道,越是大户人家越回归传统,十家里有九家是男主外女主内,所以,像他们这种雇员,最要讨好的就是这家的女主人。

  徐尚秀下车了。

  门口列队的一堆人让她很意外,不过她竭力控制自己的仪态,淡然处之。

  进门后,洗了手,擦了脸,边学道拉着徐尚秀坐到会客厅的沙发主位上,然后招呼50多岁的男管家过来,表情和蔼地说:“老丁你白头发比上次见多了不少,这几个辛苦了。”

  男管家姓丁,叫丁志成,香港本地人。

  丁志成年轻时曾在河东花园做过几年工,后来因为成家,辞工出去谋“正当职业”。

  三年前,丁志成的独生女儿赴英国留学,本以为到了该享福的年纪,没成想丁太忽然生了一场大病,缠绵病榻近两年,撒手离世。

  给太太治病花光了家里的钱,加上女儿在国外求学要交学费,丁志成需要一分高薪的工作,却没有拿高薪的技术,一筹莫展。

  后来,很偶然的机会,丁志成听说易主后的河东花园在招人,想到自己年轻时在河东花园里工作过,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丁志成打了应聘电话。

  也是丁志成运气好。

  没有具体从业经验,本来大宅管家这种职位是不会落到他头上的,可是丁志成巧之又巧地居然把“天时地利人和”占全了。

  天时是,大宅管家这种位置上的人流动性不强,就算一些人有经验,边学道“内地富豪”的身份又成了阻隔,因为在一些人的思维里,内部老板大多暴发起家,相当一部分没文化、没底蕴、没家规,包括语言在内的种种差异导致非常难伺候难相处,加之内地老板大多会在香港安排一个代理人,等于还有一个“二老板”需要讨好,这工作难度翻上一倍都不止,所以招聘布告发出后应者寥寥,丁志成的竞争对手不多。

  地利是,丁志成在河东花园干过,这个履历在所有应聘者中是独一份。此外丁志成是地道的香港人,在香港生活几十年,对各种人、事、规则、办事流程都很了解,是外来户刘毅松和曲婉最急需的帮手。

  至于人和,指的是刘毅松。

  刘毅松曾经为给许志友的姐姐治病散尽家财,丁志成跟他走了一条十分相似的路,只这一点,就让有拍板权的刘毅松决定录用丁志成。

  在录用丁志成这件事上,充分体现了曲婉这个女人的手段。

  她知道丁志成打动刘毅松的原因是什么,但她不仅不嫉妒,反而十二分地支持刘毅松的决定。

  在刘毅松担心边学道不认可这个管家人选时,曲婉劝解道:“这点你根本不用担心,在边总心里,你才是真正的管家,招的这个人不过是你的帮手,所以只要你报上去,边总不会多问,一定会批。”

  “再者说,真招一个一流管家进来,头头是道,井井有条,咱俩还有留下来的必要吗?”

  于是……

  河东花园新任管家出炉了。

  会客厅沙发前。

  面对老板“辛苦了”的褒奖,丁志成连忙说:“我都是辅佐刘生刘太,刘生刘太才是最费心劳神。”

  边学道听了,点点头,转而说:“刚才在门口扫了一眼,看见不少新面孔,你把大家带来让我认一认。”

  “好的,先生。”

  两分钟后,大宅里的雇员全体集合到会客厅,站成几排,一个一个做简单的自我介绍。

  等全做过自我介绍,边学道开口说:“我姓边,相信就算你们中有人没见过我,也一定听说过我。”

  简单一句话,让听训的人同时生出霸气测漏之感。

  边学道接着说:“边家没有那些花里胡哨的规矩,想留在这里做事,只有一条规矩,四个字——尽忠尽职。”

  “我再强调一遍……尽忠……尽职!”

  边学道说完,丁志成适时插话说:“先生的意思是,首先要忠心,其次要有能力,二者缺一不可。过后我会找人把这四个字写出来,裱好,挂在工人宿舍入口处,让大家****进出时观字自律自省。”

  丁志成是老一代港人,说话用词跟内地略有不同。

  不过边学道听的重点不是用词,而是丁志成这个说法,似足了“为xx服务”,就是这效果可不要也相似才好。

  对丁志成的建议不置可否,边学道介绍徐尚秀给众人说:“这位是徐小姐,我的……”

  想到徐尚秀反复叮嘱“免费午餐”活动开始前不公开两人的关系,边学道咽下后面的话,改为说:“我不在时,这里一切事务由徐小姐做主,她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

  好吧……

  大家都明白了,这位就是女主人啊!

  给众人几秒钟消化的时间,边学道继续说道:“丁管家肯定已经跟你们说了,明天我要举办家宴招待朋友,我希望大家好好表现。”

  20分钟后,刘毅松和曲婉带着边学道、徐尚秀、李兵、穆龙参观了大宅总监控室和安全室。

  见多识广的穆龙对河东花园的安全室评价很高,说这样的设计和施工,在美国也算aa+安全级别了。

  傍晚,边学道、徐尚秀、刘毅松、曲婉四人一桌吃了顿饭。

  起初刘毅松和曲婉说什么也不上桌,是徐尚秀开口,两人才坐下来一起吃。

  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可以偶尔跟边学道说“不”,但徐尚秀的面子一定要给,不然后果比跟边学道说不还严重许多。

  吃完饭,边学道和徐尚秀上到天台,站在楼顶远眺脚下的香港。

  一分钟后,边学道说:“我可以答应你,明天的晚宴你不用露面,可是下一次,你怎么都躲不掉了。”

  徐尚秀轻声说:“我不是躲。”

  边学道看着远处的海面的说:“我知道,你一直怀疑我说的陪你悠闲度日是假话,我想告诉你,那是真话。”

  徐尚秀扭头深深地看着边学道。

  边学道接着说道:“没有一个人甘愿过平庸无奇的生活,每个人都梦想自己能成为一个超越平凡的人,区别在于,有些人有宏伟的梦想,有些人有务实的愿望;区别还在于,有人风光无限,有人死不瞑目。”

  “而我跟其他人有一些不同,我是一个做梦而又活着的人,我有梦想,但没有野心,我最大的心愿,是在我离开这个世界那一天能因为我想做的已经统统都做过了而满足安然地闭上眼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