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209章 奋斗18年

第1209章 奋斗18年

  1月3日一大早赴宴的客人就到了。

  第一个登门的是祝植淳孟茵云夫妇。

  像今晚这种家宴,祝孟两人边学道必请。原因很简单,他们是朋友——相识早、年龄接近、脾气相投、有共同话题且层次相当的朋友。

  来之前的通话中,祝植淳问边学道:“要不要我带点好烟好酒?”

  边学道没客气,说:“一般好的不用,极品好的可以。”

  祝植淳笑着说:“我就知道你家饭不是白蹭的。”

  边学道哈哈一笑:“你想吃什么,我让厨房给你做小灶。”

  想了一下,祝植淳说:“如果我说我想吃东北乱炖,你会不会打我?”

  边学道客客气气地说:“没问题,到时我们吃法餐,给你安排一个单间,你一个人吃你的小灶。”

  两人斗了几句嘴,挂断了电话。

  说起来,这个算是祝植淳和边学道之间的小默契。

  边学道第一次在花40多亿买下的宅子里宴请朋友,宅子如此豪阔,细节当然不能拖后腿。

  可是边学道发家时日毕竟太短,底蕴不深。

  这个底蕴,包括太太出席场合时佩戴的名贵珠宝首饰,包括家里的字画真迹、珍品古董,还包括特定年份的名酒名烟。

  就说这名烟名酒,特供茅台特供熊猫当然也算有逼格,但第一它们还在量产中,对富裕阶层来说不难弄到,稀有度不高;第二特供物品给人带来的“身份满足感”仅限于国人,当宴会上外国人达到一定比例时,特供物品的逼格就会直线下降。

  事实上,想让外国人跟中国人一样在“特需专供”四个字上找到满足感是比较难的,因为这四个字不太好解释。

  解释浅了吧,没法让外国友人感觉到这些东西很牛逼,没法让他们体会东道主请客的诚意。

  解释深了吧,难道直接说“这是为满足特殊人群对社会稀缺资源优先占有权而专门生产的不进入市场流通的稀缺物品”?

  而红酒雪茄则不同。

  这两样东西的“高逼格”是中西共通的,不存在认知差异和理解鸿沟,尤其是特别年份的红酒和雪茄,拿出来分享的话,宴请诚意直接刷到max。

  问题是,这两样东西边学道手头都比较缺。

  他手里有一座顶级酒庄不假,红颜容酒庄里有几瓶镇庄之宝也不假,可是那几瓶酒每瓶都意义非凡。

  对酒庄来说,酒瓶里装着的是从时光之河里捞出来又沉淀下去的岁月,那不是酒,是历史。

  如果边学道只是饮者,肯定不介意打开来尝一尝。

  可他是红颜容酒庄的庄主,在他心里,酒庄是传给自己后代的产业,从这个角度出发,那些留存几十年上百年的稀世珍酿就不能动了,因为喝掉一瓶,酒庄的历史感和厚重感就薄一分,总不能传给自己后代一个没有镇庄之宝的酒庄。

  不说镇庄之宝,就是稍差一级的顶级藏品,也不能轻易喝掉,因为那些酒都是有用处的,比如拿到拍卖行上冲高酒庄排名。

  只有保持酒庄全球范围内的高排名,才能稳定乃至提升酒庄每年量产酒的销量和售价,这个是酒庄存在延续的几根支柱之一。

  可是若不把自己酒庄最顶级的藏品拿出来,只喝本庄精品酒的话,固然算打了一把广告,难免有小气之嫌。

  说到底,边学道手里缺少拿出来就让客人惊叹的好酒。

  但凡有年份的顶级藏酒(finest-and-rarest),必然稀少,市面上极难见到。

  获得途径,要么朋友馈赠,要么参与拍卖行的拍卖,苏富比拍卖行(sothebys)、佳士得拍卖行(christies)、伯恩济贫院慈善拍卖会(hospices-de-beaune)、邦瀚斯拍卖行(bonhams)都有葡萄酒专场拍卖会。

  可惜边学道对酒兴趣不大,加上他自己有酒庄不缺酒喝,一直没关注过这些。

  现在,酒到用时方恨少。

  顶级藏酒基本都在私人手里珍藏,肯花几万十几万美元买瓶酒的人,全都不差钱,不可能有人出价就卖。

  没交情人家根本不卖给你,就算有交情,无论收藏家还是美食家都是爱酒之人,身为朋友,好意思“夺人所好”吗?

  再加上拍卖会允许匿名竞拍,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佳酿被人转赠,根本不知道在谁手里,在谁肚子里,还是早就进了五谷轮回之所。

  所以,即使边学道有钱,一时也没地方买去。

  尽管边学道没开口,祝植淳还是料想到了他缺好酒,于是主动提出送酒。

  祝海山靠收藏起家,无形中影响了子孙的兴趣爱好。

  祝家三代人几十年积累,珍稀藏品很是不少。

  特别是祝海山,字画古董之外,他还收藏了不少建国前的赖茅、建国初期的茅台和百年年份以上的名庄名酒。不论国内国外,普通收藏家在祝海山面前只有羡慕的份儿。

  河东花园大门口,黑色宝马760li缓缓停下。

  驾驶室里,祝植淳摘下墨镜,打量了几眼近4米高的围墙、高强度防撞电子大门和堪称“密布”的监控探头,扭头跟坐在副驾驶位的孟茵云说:“这安保强度,打他主意的人看见了估计都想哭。”

  看着车前缓缓打开的大门,孟茵云淡淡地说:“居安思危没什么不好。”

  门里。

  得知祝植淳的车到了,边学道亲自出门迎接,徐尚秀跟在他身旁,优雅大方,安静从容。

  祝植淳和孟茵云是今天徐尚秀见的唯一来宾,见过这两人,她就避不见客了。

  车子驶上z字形车道,看见站在大宅门口的边学道和徐尚秀,祝植淳小声说:“徐尚秀居然来了,这下祝德贞没咒念了。”

  孟茵云同样轻声说:“你心里究竟希不希望德贞嫁给边学道?”

  “不希望。”

  “为什么?”

  “边学道这个人看似好相处,其实戒心重重而且无情,祝德贞嫁过去,1+1≥2的可能性并不高,弄不好还会适得其反。”

  ……

  ……

  会客厅里,宾主落座,佣人送上果汁和咖啡。

  祝植淳拿起咖啡勺,轻轻搅动咖啡说:“房子景观真不错,你以后若是想出手,一定先告诉我。”

  坐在旁边的孟茵云笑着说:“学道你别听他吹牛……对了,外面车里有我和植淳带的酒和两件祝贺你乔迁新居的礼物,你让人去拿出来吧。”

  边学道听了,扭头跟站在客厅角落的丁志成说:“老丁你跟着去,手脚轻一点。”

  几分钟后,祝植淳和孟茵云带的东西都拿进来了。

  很重的礼!

  酒一共8瓶,其中——白雪香槟“沉默之船wrecked-1907-heidsieck)两瓶;4.5升装“v”标1945年木桐干红两瓶;一瓶-parantoux;一瓶nee-conti和两瓶1936年赖茅。

  酒之外,还有两盒2006年为纪念cohiba品牌诞生40周年而限量生产的cohiba-behike雪茄。behike雪茄一盒40支,两盒足够这种规模的宴会使用。

  除了酒和雪茄,祝植淳还带来了3块有年份的8582青饼。世人都知道茶叶不能久存,但普洱茶是个例外,这种茶在一定时间范围跟酒一样“越陈越香”。

  烟、酒、茶明显都是供宴会使用的,祝植淳和孟茵云送给边学道的乔迁礼是《爱痕湖》和《江山晚兴图》。

  选这两幅画当乔迁礼,祝植淳是下了功夫的。

  边学道买下的河东花园号称“中西合璧”,张大千的画作也以“中西融合”著称,二者算是十分贴合。

  心知祝植淳和孟茵云送的这份礼物相当不菲,不过边学道没矫情,当场让刘毅松和丁志成找人装裱,选地方挂起来。

  四人聊了一会儿,边学道接到汪蔚然的电话,说他大约20分钟后到。

  边学道放下电话,孟茵云微笑着看向徐尚秀说:“徐小姐,能带我参观一下园子吗?”

  参观园子……

  徐尚秀对河东花园了解有限,怎么给客人介绍?

  不过徐尚秀有一份天生的沉稳,她优雅地点头说:“好啊,我也正想出去走走。”

  孟茵云听了,热情地拉着徐尚秀站起身,跟边学道和祝植淳说:“我俩出去逛园子,一会儿回来吃甜点。”

  两人走到门口时,徐尚秀招呼正在指挥花匠干活的曲婉说:“婉姐,别忙了,过来歇一歇。”

  好吧,聪明人都懂得借力。

  徐尚秀和孟茵云离开后,边学道看着祝植淳苦笑道:“你这礼物送的有点重啊!刚才尚秀和茵云在,我得端着,现在你给我交个底,这些东西多少钱来的?”

  舒服地靠在沙发背上,祝植淳摸着扶手说:“好些都是我爷爷在世时淘到的,你也知道,他的眼光一直很好,除了两瓶piper-heidsieck是市价购买的,另外几瓶都比现在的价格便宜。”

  呃……

  祝植淳这个说法,边学道是相信的。

  祝海山是谁?

  几十年的先知期,若还不能低买高卖,才是见了鬼。

  就在这时,祝植淳换了一个坐姿,端起咖啡杯,随口说道:“我记得两年前你说过网上有篇文章叫《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前阵子我看到那篇文章了,今天忽然想起来,觉得挺感慨的。”

  边学道问:“感慨什么?”

  祝植淳说:“他若是以你为参照,大概生不出这种牢骚,因为就算他奋斗28年,估计也没机会坐在这里喝你的咖啡。”

  边学道笑着说:“你这话我听着怎么觉得有点别扭呢!”

  祝植淳放下咖啡杯,说:“你的话也够玄的。我在网上搜了快一年才搜到这篇文章。我说,那篇文章不会是你写的吧?”

  边学道:“……”

  我擦!

  果然言多必失啊!!!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