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240章 命运弄人

第1240章 命运弄人

  轻轻收回撩窗帘的手,于今意识到自己一时大意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引鬼上门!

  仔细想想极有可能。天『籁小  『说

  李伟当初撒出去的材料是于今弄的,材料上的内容于今一清二楚,加上上次被人定位跟踪,尽管不知道童某人背后的Boss确切是谁,但对方的能量是毋庸置疑的。

  这次来奥斯汀,于今犯了一个致命错误——路线“耿直”。

  从旧金山公寓到渔人码头,从渔人码头到机场,从机场到奥斯汀李香的藏身点,沉浸在异乡春节孤独感情绪中的于今鬼迷心窍般地完全忘了身后可能有跟踪者这码事。

  现在,停在窗外路对面那辆李香从没见过的轿车瞬间惊醒于今:坏事了!

  边学道不让他见李香,他鬼使神差地来了。

  来了若无事也还好,可以就当没来过,结果却把对手的人领到门口。

  李香如果暴露,李伟——于今——刘行健——边学道整条线都会暴露,引的连锁反应将会是毁灭性的。

  事实上,无论边学道还是于今心里都十分清楚,对手知道事情是他们做的,缺的只是“反击”的证据。对方表面上盯的是于今,但其实是在找李香,因为李香是整件事唯一的破绽。

  上次跟踪事件生后,刘行健跟边学道提过“斩草除根”的建议,是于今保下了李香。这次,别说保李香,于今自身都难保。

  当然,也可能是于今杯弓蛇影、草木皆兵。

  屋外那辆车也许真是附近邻居买给孩子的二手车,也许是附近邻居家访客的车,也许是过路临时停泊……总之有无数种可能性,然而于今不敢赌,因为他输不起。

  这时于今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自己搭这里没关系,不能坑老边!

  于是……

  于今冷静地跟李香说:“你去找阿瑞,拿个望远镜过来。”

  “嗯。”李香依然出门。

  李香离开后,于今迅环视整个房间,最终他的视线落在方桌旁的欧式台灯上。

  走过去,拔下台灯电源插头,暴力扯断电源线,两手拉着试了试长度,于今走到门后,贴墙站着等李香回来。

  时间好似一下变慢了,前后三四分钟,于今却感觉自己好像等了三个月那么长。

  走廊里传来李香的脚步声,一步一步,每步都如同踩在于今的心上。

  想着李伟生前几次罕有的憨笑时的模样,想着门外李香身上那件代表忧郁的蓝色旗袍,于今在心中默念:“对不起!”

  李香一路走到门口,忽然站住了。

  竖着耳朵听脚步声的于今微微眯起眼睛,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两只手上。

  过了约5秒钟,李香推门走进房间。

  蓝色的婀娜背影出现在于今视野里,他像潜伏在暗处的猎豹一样扑上去,台灯电源线准确地套在李香脖子上,然后于今双臂用力,往后一勒。

  “啪!”

  李香手里的单筒微光夜视望远镜掉到了地板上。

  “呃……呃……呃……”

  身体后仰,李香两只手慌乱地抓挠深深勒进脖子皮肤里的电源线,双眼圆睁,表情十分痛苦。

  于今勒人的手法是跟刘行健和穆龙取经学来的,是真正的杀人手法。

  李香一个弱质女子,力量本就不如于今大,何况已经被勒住脖子,气血供不上,身上的力气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而且于今有一种感觉,李香挣扎反抗求生的意志并不强烈,她又挠又踢都是身体的应激本能。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香不动了。

  满头是汗的于今没有松手,他凌乱地在心里默数了3o个数,才喘着粗气松开手里的台灯电源线。

  失去支撑的李香软软倒地,头撞在地板上,出“砰”的一声。

  李香死了。

  穿着她到美国后自己挑选买的第一件也是唯一一件衣服离开了这个世界。

  李香预感到会有这么这一天,所以她戒心重重,用尽所有努力想要避免。最终,在于今提出让她跟一个正在申请本男人假结婚入美国籍的方案后,李香选择信任于今,因为那个方案非常周密,李香觉得于今没有必要那么用心地编谎言骗自己。

  李香的感觉是对的。

  于今确确实实想兑现对李伟的承诺保李香母女一世无忧,他之前跟李香说的大部分话也都是真心之言,只要李香完成假结婚,拿到美国籍,就可以开始一段崭新人生。

  然而世事难料,2oo9年新年这天,于今亲手杀了李香,他不想这么做,可是他没有选择。

  冥冥中似乎早有定数,就在不到半个小时前,李香刚跟于今讲述了她跟李伟从相遇到相识的过程。

  月的某天,她在燕京一个地下通道里唱歌时第一次遇到李伟,她还记得当时唱的是《寂寞在唱歌》。

  2oo7年平安夜那天,李香第一次请李伟吃饭。

  次日圣诞节,两人第一次一起看了一场电影,电影散场后,李伟买了1o朵玫瑰花送给李香。

  2oo8年元旦,李香第一次带李伟回自己租住的地方,那天晚上李伟留下了。

  就是这样……

  死前的几秒钟,李香脑海里往事纷纭,音容浮现,她想自己的父母,她惦记自己的孩子,她甚至回忆起中学时暗恋了三年那个酷酷的男生,不知道他现在过的怎么样,是否有一个好人生。

  想起很多张面孔,没有李伟。

  李香一直想忘掉李伟,如果人生可以重来,她更希望此生都没遇见那个人,即便遇见也不说话,远远地躲开,老死不相往来。

  人生没有如果,所以李香没机会老死。

  扶着墙做几个深呼吸,于今掏出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汗,擦完,他将手帕摊开,弯腰盖在李香脸上,然后捡起地板上的望远镜。

  还有事要做!

  这个房子里的人一个都不能留。

  因为早就做了灭口切割的准备,所以李香从香港到美国这一路身边用的人全是刘行健团队外围人员的外围人员通过国外机构聘请的,一两个月换一批,到现在已经换了好几茬。

  而所有受雇人员没人知道李香真名,因为有时候她是黎小姐,有时候她是6小姐,更多时候她是miss-shir1ey。

  至于李香的身份,那就更朦胧了。

  不过虽然朦胧,却不难猜,因为于今在一些小细节上给出了足够的暗示,暗示雇员们miss-shir1ey是中国内地某个大老板的情人,怀了孕到美国待产,准备生个美国籍。刘行健比于今还要腹黑一些,他隐晦传递出的信息是miss-shir1ey是某商人送给官员的玩物,意外怀孕后被秘密送到美国,商人准备拿shir1ey肚子里的孩子跟官员讨价还价,shir1ey不想自己和孩子被人摆布,所以很不配合,甚至试图逃跑。

  从策略角度看,刘行健的计谋高于今一筹。

  因为刘行健给李香设计的身份处于矛盾漩涡中,官员为了自保做出点什么也是情理之中的。

  房间里。

  轻轻将房门开了一条缝向外看,确定走廊里没人,于今闪身走出房间,紧紧关上房门。

  这是一栋三层独立屋,出于监视和防止逃跑的需要,李香被安排在三楼。

  于今顺着楼梯下到一楼,从厨房里拿了一把尖刀,轻步上到二楼,来到保镖阿瑞房间门外。

  “咚咚!”

  于今抬手敲门。

  门里传来脚步声,然后门开了一条缝,露出里面挂着的安全链。

  见门外是出钱雇自己的老板,阿瑞放下安全链,打开门问:“有事吗?”

  于今把望远镜递向阿瑞说:“你这个望远镜我不会用,怎么调都看不清东西,你帮我调一下。”

  “看不清?”阿瑞接过望远镜,放在眼前看了一下,说:“可能是shir1ey小姐拿回去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调节环,没事,我帮你调一下。”

  说完,阿瑞把望远镜放在右眼上,闭起左眼,对着远处景物,专心调焦距。

  就在这时,于今拔出别在身后的尖刀,深深刺进阿瑞心脏的部位。

  剧痛中,阿瑞不可置信地低头,张开嘴就要大叫,于今一把捂住阿瑞的口鼻,把阿瑞推进门里。

  五分钟后,于今拿着从阿瑞房间里找到的手枪,拧上消音器,来到另一个保镖门外,敲门,递上望远镜,然后趁着对方调焦距的时候——“!”

  接下来是一楼……

  15分钟后,T籍管家、菲律宾籍保姆、5o多岁的华人月嫂,全都死在于今的枪口下。

  拿着枪在血腥气弥漫的房子里游荡,于今异常平静,心跳甚至比平时还要慢一些,他简直就是天生的杀手。

  整栋房子一片寂静,直到楼上传来婴儿的哭声。

  来到婴儿和月嫂的房间,走到婴儿床旁,于今一下怔住了。

  婴儿床里,女婴的左脸上赫然印着一个鲜红的唇印,十分醒目。

  于今瞬间睁大眼睛,举枪环视四周——哪里来的唇印?

  举枪下到一楼,确定管家、保姆、月嫂都没涂唇膏,那就只剩李香了。

  可是于今明明记得他让李香去跟阿瑞拿望远镜时,李香还都是素面朝天,根本没化妆。

  难道……

  上到三楼,缓缓打开房门,脸上盖着手帕的李香躺在地板上,跟于今离开时一样。

  于今轻步走过去,拿开手帕,只见李香果然涂了唇膏,不止唇膏,她还画了眼眉,戴上了耳环,只是眼眉画的有点匆忙,一边高一边低。

  李香为什么要借着拿望远镜的机会化妆?

  难道是为了增加姿色讨好自己?

  如果是为了这个目的,她又为什么去看孩子一眼,还在孩子脸上重重亲了一口。

  天底下哪个母亲会把化学品制成的唇膏印在自己刚满月孩子的脸上?

  心头一动的于今走出房间,来到婴儿房,抱起婴儿看了看,果然,他在孩子的襁褓里找到一张纸。

  纸上的字迹很潦草——“孩子是无辜的,我最后的祈求是求你放过孩子,让她长大成人,我死无悔。”

  于今瞬间明白了:李香这个聪明的女人从自己让她去拿望远镜那一刻就知道自己动了杀心。因为判断不准保镖和一楼的管家、保姆、月嫂是不是完全听命于自己,所以李香不敢抱着孩子反抗,因为那样孩子必无幸理。

  于是李香选择赴死,希望用自己一命换孩子一命,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进门前她站住犹豫了几秒钟。

  知道门里等待自己的是什么,李香还是走了进去,她唯一为自己做的,是匆忙化了个妆,戴上饰,让自己走的时候漂亮一点。

  抱着婴儿走到窗前,于今伸手撩开窗帘一角,对面路边只停着一辆车,那辆李香没见过的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走了。

  命运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