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243章 梦花园
  鱼上钩了,是条大鱼。天』『籁小说Ww

  收到国内传来的消息后,行动组长钱虓立刻飞抵奥斯汀。

  三个原因让钱虓亲自出马:

  其一,李香现身。

  安排在旧金山盯着边学道公寓的手下不久前刚跟钱虓报告说“1号目标人物”从公寓里出来,上了飞奥斯汀的航班,鉴于目标人物十分狡猾,不能确定奥斯汀是不是其最终目的地。紧接着,李香终于现身,在春节这天跟国内的家人报平安,说自己人在美国德州。

  德州——奥斯汀——两条线索有交集!

  其二,招揽人才。

  为了一件不宜公开讨论的旧案在美国滞留如此长时间,已经出了钱虓“自由行动”的极限,按照规矩,1月底前他必须离境。

  对此,钱虓心有不甘。

  钱虓这趟来美国,一定程度上是边学道手下人在童某人案上的表现让他好奇,生出了争胜之心,同时还有一丝爱才招揽之心。

  钱虓这种人,眼中只有任务成败,是非善恶观念很淡,而且他能活到现在,真正靠的不是编制内的同僚,而是自己展的秘密线人。

  所以,尽管于今跟杨部长有隙,钱虓依然想试试看能不能秘密招揽于今。

  钱虓的这个逻辑并不矛盾。

  尽管边学道能给于今更多钱,但钱虓同样见过很多人为了“为国效力”四个字放弃既得利益,甚至献出生命。

  尽管杨天武是钱虓上司,但在钱虓眼里杨天武跟他不是一类人,最简单一点,他是做事的,杨天武是官员。官员升迁调走后别有天地,而钱虓还得继续在灰色地带里游走。说到底,上司可以换来换去,但手里的精英线人却可以长久依赖。

  其三,利益交换。

  紧盯于今,钱虓还有一个不能宣之于口的小心思——跟边学道做交易。

  没错,就是做交易。

  杨天武跟童某人的事,钱虓有所耳闻。

  边学道跟童某人的过节,钱虓不用耳闻也猜得到七八成。

  特别是在大阪控制住王慧后,王慧把童某人跟杨天武的关系、童某人跟边学道的恩怨竹筒倒豆子说了个一清二楚。

  在钱虓看来,三者之间纯属个人私仇,不涉及国家利益,如此一来,他的可操作空间就很大了。

  还是那句话,钱虓不是普通人,不能用普通人的思维和标准衡量他。

  事实上,只要顺着于今这条线现李香,拍到李香的照片,钱虓第一时间不是上报杨天武,而是想办法跟于今或者边学道做交易——把照片卖给边学道,然后撤走一部分在美国的组员。

  钱虓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他需要钱养自己的线人。

  以钱虓手中遍布各国的线人网络,靠他的工资和可支配资金根本不够用,所以一些不危及国家利益的情报就成了换钱的资源。

  所以……

  在离开美国前,在确定李香很大几率藏身奥斯汀后,钱虓亲自飞来了。

  再怎么胸有成竹,再怎么不齿上司公器私用,拿杨天武仇家情报做交易这种事,肯定还是自己隐蔽地做比较好。

  接下来,事情似乎越来越朝钱虓希望的方向展了。

  走出奥斯汀国际机场,前来接应的人员告诉钱虓:“国内传来消息,已经获得了2号目标人物住所的大概位置。”

  “哦?”钱虓略显意外地问:“问出来了?现有什么异常吗?”

  “没现异常。”接应钱虓的中年男人冷静地说:“住所位置是2号目标人物表姐打电话问出来的,可能是春节的原因,目标人物情绪有点激动,电话里哭了三四次。”

  哭了……

  钱虓听了隐隐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可一时又捕捉不到具体头绪。

  坐进车里想了一会儿,钱虓最终决定说:“去目标地点看一看。”

  车子启动,消失在夜色中。

  钱虓的直觉很敏锐,只不过因为信息不对称想不通其中关窍。

  “李香”在电话里是故意哭的,因为哭泣时人的声音跟平时会有一些不同,更不容易听出破绽。

  ……

  ……

  美国是夜晚,沪市是白天。

  大洋彼岸许多人的不眠之夜,边学道毫不知情。

  刘行健和于今商量的结果是在于今安全入境墨西哥前,不跟边学道报告美国生的事。

  不报告,既是不想破坏边学道和家人一起过春节的心情,还因为两人知道就算告诉了边学道也无济于事。

  事情是明摆着的,刘行健和于今已经是边学道手里最核心的私人力量了。

  事突然,又远隔万里,边学道就算第一时间知道了,也变不出神兵天将给两人。

  祝家神通广大,于今倒是知道一点,可杀人灭口这种事能找别人介入吗?是嫌别人手里自己的把柄不够多吗?

  而且这个时候不跟边学道联系,对边学道也是一种隔绝保护。

  因为事情一旦朝最坏的方向展,任何通讯联系都会成为疑点线索,而在没有铁证的情况下,以边学道现在的身份地位,任何人想动他都得考虑舆论后果。

  所以刘行健和于今一致决定暂不告诉边学道。

  沪市,徐家。

  徐康远夫妇、李正阳夫妇结伴出门逛街“感受沪市新年气氛”去了。

  当然,这是表面说法,真实目的是想给徐尚秀和边学道创造二人世界的环境。

  毕竟房子再大,有些事还是只有两人独处时才有做的情绪和条件。

  这层窗户纸是徐婉捅破的,她拉着李秀珍在厨房小声说:“过了年,秀秀虚岁都28了,边学道跟秀秀同岁,也奔三了。一个读书,一个做生意,两人一年见不了几面,好不容易见面了,难道整天就让他俩这么眉目传情?”

  结果,李秀珍说动了徐康远,却在李碧婷身上出了岔子。

  任凭父母怎么使眼色,李碧婷统统视若无睹,紧紧黏在徐尚秀身旁,不给父母飙的机会。

  没办法,话已经说出口,不走也得走。

  四人出门后,房子里只剩边学道、徐尚秀、李碧婷三人,边学道拿出了送给徐尚秀的新年礼物——一张net-of-dreams》(梦花园)。

  这张专辑是另一个时空那个徐尚秀的心头好,不说每天,每周总要听上两三遍。而边学道早已经摸清,两个时空的徐尚秀在爱好审美等很多方面都是一致的,或者说是重叠的。

  所以,当徐尚秀从边学道手里接过cd后,立刻睁大眼睛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张专辑?”

  边学道得意地笑着说:“我就知道。”

  不顾李碧婷在旁边,徐尚秀踮起脚在边学道左脸上轻轻亲了一口,然后拿着cd跑到组合音响前,高兴地说:“我现在就要听。”

  很快,《Turning》的旋律响起。

  一分钟后,仿佛照进窗里的阳光都跟着音乐流转起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