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256章 昨天无人被杀

第1256章 昨天无人被杀

  “离天堂太远,离美国太近”,说的正是墨西哥。天籁小』说WwW.⒉

  大体说来,这句话包涵两层意思:

  其一,因为挨着美国这个拳头硬的邻居,两百年内墨西哥被“恶邻”抢走了23o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占总国土面积的一半。

  可要说现在的墨西哥人因为历史问题多恨美国倒也说不上,硬要说恨,估计也是恨美国当年为什么不把剩下的一半也占了,那样大家出生就都是美国人,也省得想各种办法偷渡。

  其二,因为挨着美国这个特富裕的邻居,鲜明而强烈的对比让墨西哥没有一点光彩和吸引力,加上司法**,毒品泛滥,结结实实成了衬托“天堂”的“地狱”。

  现在,于今正在“地狱”之中悠然地享受清晨时光,唯一不美的是云来了,起风了,天要下雨。

  楼下。

  五成新的红色道奇net顺着狭窄且垃圾成堆的街路缓缓驶近,与此同时,于今所在楼对面一条窄巷里出现一辆摩托车,把摩托车倚在墙上,车上下来的两个本地男青年藏身巷口拐角处,其中一人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另一个从腰上拔出匕,两人的目光焦点在道奇net上,可以判断就是冲着a1inetbsp;  于今居高临下俯视,将两人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

  他立刻起身,把怀里的婴儿送回屋内,再次出现在露台上时,手里多了两把大口径左轮手枪。

  看来果然如a1icia所说,在蒙特雷,开的车越便宜越破越安全。

  在美国淘到的五成新老款道奇net在这里还是扎眼了点,特别是a1icia和两个亚洲面孔一起出现,这在墨西哥当地人眼里是标准的“肥羊”配置。

  眼看道奇net在楼前停下,潜伏在巷口的持枪男青年背着手朝道奇net走来,于今二话不说,抬手照着男青年身前地面就是一枪。

  “砰!”

  听见枪声,车里的a1icia像猫一样整个人伏在仪表盘下方,一只手摸向储物盒,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把鲁格Lnet走来的男青年直接被打在脚前这一枪吓蒙了,他缩着肩膀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生怕下一枪直接打在他身上。

  好吧,混混到底是混混,没经过严格的军事训练,面对突情况不比普通人强多少。而且听声音就知道对方拿的是大口径左轮,挨上一枪百分之百没命。

  持枪男青年身后,拿着匕在巷口接应的另一个男青年后背紧贴着墙,抬头搜索枪手,很快,他现了站在四楼露台的于今。

  还没等男青年有什么举动,于今呲着白牙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然后抬手冲巷口的男青年也是一枪,当然,他没瞄人,本意是想打摩托车。

  可问题是于今摸枪次数不多,特别是左轮手枪,这还是第一次用,于是就生了瞄车打人的意外。

  “砰!”

  子弹悬之又悬地擦过巷口男青年的脸,击中背后的墙,弹头撞击砖墙产生的砖屑迸在男青年脖子上,酥酥麻麻的疼。

  这一枪的效果比前一枪的效果要明显得多,守在巷口的男青年直接吓尿了。

  真尿了!

  两秒钟后,男青年不管裤裆里的尿,不管身旁的摩托车,不管还暴露在枪口之下的同伴,把匕一扔,转身撒腿就跑,几乎是瞬间就消失在巷子里。

  听见身后的声音,持枪男青年如梦初醒,把手里的枪往地上一扔,撒丫子就跑。

  不得不说,这哥们还是很聪明的,他从对方只威慑不杀伤的两枪判断出对方不想杀人,当然,要是再不走,第三枪就不好说了,这种一言不就开枪的人脾气再好也好不到哪里去。

  1o分钟后,于今把所有行李都装进车里,开始新的一次搬家。

  这1o分钟里,于今一直担心枪声招来警察,结果证明,他想多了。

  车里,坐在副驾驶位的于今兴致盎然地摆弄战利品——刚才男青年扔在地上的手枪。

  开车的a1icia见了,警告说:“这里的警察是很不负责,可你这么明晃晃地摆弄枪,他们会怀疑你是想去哪儿干一票大的,说不定会特别关照你一下。”

  收起枪,于今问a1icia:“那两人怎么盯上你的?”

  a1icia回答说:“很可能就是住在附近的混混,知道咱们是外来的,加上你俩是亚洲人,觉得好抢。”

  于今想了想,接着问道:“咱们要不要换辆车?”

  a1icia说:“先这样吧,等到墨西哥城再说。”

  “墨西哥城?怎么不去坎昆?”

  看了于今一眼,a1icia说:“你忘了咱仨现在是什么身份?”

  于今瞪圆眼睛说:“没忘啊,所以说去坎昆,去都,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a1icia笑了一下,说:“跟你想的正好相反,去墨西哥城才是最安全的,那里面积大,人口多,势力交错,亚洲面孔多,最容易藏身。”

  于今还是不放心,问道:“真的没事?”

  a1icia踩着油门说:“刚才你开了两枪,有什么事吗?”

  于今眨着眼睛说:“目前没事。”

  看着前方的路面,a1icia悠悠地说:“既然打算在这里长住,你一定要明白几点。”

  “第一,这是一个杀人不偿命的国家。”

  “第二,这是一个法律几乎等于摆设的国家。”

  “第三,这是一个打击国内贩毒集团基本等于打内战的国家。”

  “第四,这里很多人认为偷东西和抢劫是一种很常规的谋生手段。”

  “第五,不要相信警察。”

  车里静了几秒,于今再次开口问道:“政府束手无策?”

  前方路灯变红,a1icia左右看了看,一脚油门闯了过去:“第六个要点,红灯能闯就闯,停下来的话,说不定就会蹿出人来用枪指着你。”

  两秒钟后,a1icia回答了于今的问题:“卡尔德隆上台后致力打击国内贩毒集团,几年下来,毒贩依然活蹦乱跳,不同的是……总统、公共安全部长、市长、记者成了最危险的工作。”

  几分钟后,消化完a1icia的话,于今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黑帮势力这么强大,直接抢银行多好,来钱更快。”

  路前方出现一座很有气势的高楼,a1icia指着楼说:“到了,就是那里。第七个要点,住酒店的话一定要住高档酒店,因为高档酒店的安保比其他地方都严密。”

  看着前方的高楼,于今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a1icia说:“很简单,这里的中下层普通人根本不存钱,银行里的钱相当一部分是贩毒集团的,说白了,黑帮抢银行跟抢自己的保险柜没什么分别,而且银行若是倒闭了,就没法洗钱了。”

  正说着话,路前方一幢建筑门口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a1inet拐上左侧辅道,绕开前方交火区域。

  一手拿着一把左轮手枪,于今兴奋地说:“这真是一个练胆儿的好地方……我喜欢!”

  同一时间。

  蒙特雷东区一栋二层建筑里,头斑白、脸上长斑的钱虓戴着眼镜坐在一楼走廊的长条椅上,一边喝纸杯里的水,一边打量四周的布置。

  这是一个中医针灸推拿馆,馆主是一位6o多岁的华人老中医。

  老中医来蒙特雷开医馆好些年头了,在东区颇为有名,不论帮派成员还是警察都来这里治过病,时间长了,竟成了附近最安全的几个地方之一。

  坐了差不多有1o分钟,看上去4o多岁、身材十分粗壮的本地女护士喊钱虓的化名,让他进诊室。

  走进诊室,轻轻关上门,钱虓摘下眼镜,四平八稳地坐在问诊的椅子上,静静看着背对着他正在手盆里洗手的白老头。

  洗完手,老头回过身,看清钱虓样貌后,稍稍一怔,走到桌旁说:“让你久等了。”

  钱虓看着挂在对面墙上的“妙手”二字说:“正好歇一歇。”

  在桌子后面坐下,盯着钱虓看了几秒,老头问:“你受伤了?”

  钱虓淡淡地说:“一点皮外伤。”

  老头摇头说:“气血两亏,伤及筋骨,你不能这么硬撑了,不然很难治愈。”

  钱虓不答反问:“我的事老板怎么说?”

  “先养伤,再择机回国。”

  钱虓听了,沉默不语。

  静了几秒,老头从抽屉里拿出针灸包,说:“让我看看伤口,帮你处理一下。”

  钱虓默默解开外衣,露出肩膀上的伤口。

  老头站起身,绕过桌子,走到钱虓身前仔细看了看伤口,沉声说:“是狙击子弹。”

  钱虓轻轻点头。

  老头回身从针灸包里拔出两根长针,捏着针说:“伤口轻度感染,经脉受损,我帮你排脓通络,你忍着点。”

  钱虓点了点头。

  老头一只手拿针,一只手在钱虓身上轻按找穴位。

  就在这时,钱虓突然抬头,朝老头脸上吐了一口气,老头的表情当即就是一滞。

  下一瞬,钱虓暴起难,他双掌上托,一个白猿献果将老头推得失去重心,紧接着一个半步崩拳,正中老头前心位置。

  一声闷响,老头脸色一红,软软倒地。

  站在原地盯着躺在地上的老头看了几秒,钱虓俯身捡起掉在地上的长针,放在鼻前闻了闻,然后面无表情地戴上眼镜,转身出门。

  翌日。

  蒙特雷当地最有影响力报纸刊登的头版头条是——“昨天无人被杀”。

  ……

  ……

  西非。

  墨西哥是上午,尼日利亚已是黄昏。

  身穿防弹衣、头戴防弹头盔的艾峰手持56式冲锋枪,在场区围墙内的瞭望台上巡逻。

  如火的夕阳下,三辆日产皮卡笔直地朝场区大门驶来。

  艾峰见了,把挂在胸前的哨子放进嘴里吹响,然后就地卧倒,瞄准头车就是两点射。

  沉闷的枪声像死亡之鸦的聒噪,随风传出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