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262章 鱼戏荷花

第1262章 鱼戏荷花

  两清?

  真的两清?!

  看着表情认真的祝德贞,孟婧姞反而愣住了。天籁小说WwW.⒉

  几个月前,孟婧姞跟朋友合伙投资的商业项目出现11oo万资金缺口。

  本来,这个钱从姐姐孟茵云那里也借得到,可是孟婧姞没跟姐姐姐夫说。

  不说,是因为姐夫祝植淳眼下一边在德国投入重金打造“帕希姆机场城”,一边在国内建设“1oo个天行通航通用机场”,两个项目花钱如流水,已经引得祝家内部一些人不满。

  45o万在祝植淳眼里虽然不多,但孟婧姞不想在这个时候给姐姐姐夫添麻烦,于是她找到祝德贞借了45o万周转。

  现在……

  孟婧姞一个玩笑的说法,祝德贞竟然同意了。

  沉吟两秒,孟婧姞正色地说:“你这样在乎这个家伙,到底是出于喜欢,还是出于你的征服欲?”

  “都有。”祝德贞干脆地说。

  “都有……”孟婧姞重复了一遍,叹气说道:“我是真怕你俩两败俱伤。”

  拿起桌子上给孟婧姞的可乐,“啪”地一下打开,狠狠喝了一大口,很不淑女地打了一个嗝,祝德贞指着自己心口,表情轻松地说:“在我这儿,第一目标一直都不是嫁给他当老婆,我只是想跟一个有意思的男人打一场有难度的、可以回味多年的男女攻防战。”

  男女攻防战……

  看着祝德贞,一句话到嘴边又被孟婧姞咽回去了。

  她想说的是:姐你都多大岁数了?还有心思玩这一套?在一个男人身上浪费几年精力和青春,就为了攒一个可以回味的经历?你是在自欺?还是在逗我?

  看着欲言又止的孟婧姞,祝德贞嫣然一笑,说道:“我只是说不是第一目标……”

  “我靠!”孟婧姞下意识地爆了句粗口。

  放下可乐,走到桌前,盯着孟婧姞没画完的《鱼戏荷花图》看了几眼,祝德贞拿起画笔,蘸了蘸颜料,在孟婧姞刚刚停笔的地方接着画了起来。

  祝家三代豪门,孟氏从孟婧姞这一代往上数,已经是六代富贵。

  这样家族走出来的女人,琴棋书画不说样样精通,起码的技巧、手法和鉴赏水平还是有的。

  2o分钟后,祝德贞放下笔,直起身端详面前的画作,似乎说给孟婧姞又似乎自言自语:“还不错!”

  画纸上,孟婧姞画了一朵荷花一条金鱼,祝德贞画了一朵荷花一条金鱼。

  两朵荷花,孟婧姞画的娇艳妩媚,祝德贞画的亭亭玉立。

  两条金鱼,孟婧姞画的金鱼头向下,身形灵动悠闲;祝德贞画的金鱼头朝上,仿佛想要直跃龙门一般。

  拿起祝德贞放下的半罐可乐喝了两口,孟婧姞笑嘻嘻地说:“画条鱼都这么有上进心,你觉得边学道会喜欢比他还强势的女人?”

  抬手像长辈一样拍了一下孟婧姞的肩膀,祝德贞问:“小丫头,看过《简爱》吗?”

  孟婧姞点头:“看过。”

  “书里有句话,你一定是忘记了……”祝德贞悠悠吟诵道:“爱情是一场博弈,我们必须永远保持与对方不分伯仲、势均力敌,才能长久地相依相惜。因为太强的对手让人疲惫,太弱的对手则令人厌倦。”

  把孟婧姞手里的可乐罐拿下来,仰头喝掉最后一口,祝德贞舒服地说:“很久没喝,偶尔喝一次,觉得真挺好喝……你说,他身边围着好几个百依百顺、言听计从、小鸟依人的,嘴上不说,心里会不会也已经腻歪了,想换换口味?”

  ……

  ……

  边学道想不想换口味不好说,于今是真想换口味了。

  自从到了墨西哥,上顿Taco,下顿Taco,顿顿Taco,天天Taco,吃得于今一看见玉米饼就反胃。

  三人到都墨西哥城后,第一件事是找了一家中餐馆,结果,尝了几口后,于今觉得还是继续吃Tanetbsp;  到墨西哥城的第二天,于今明白了三件事。

  第一件……

  他明白了为什么三分之二的墨西哥人没有银行账号。

  原因很简单,贫富差距太大!

  这里高收入群体平均年收入过4oooo美元,而占全国人口总数1\/5的低收入群体平均年收入不到8oo美元,日均收入在2美元以下。

  一个人一年的总收入才5ooo人民币,扣除生活必需花销,要是还有余钱存进银行那也是见了鬼了。

  第二件……

  他明白了为什么绝大多数墨西哥人都不存钱。

  这里面既有消费习惯的原因,还因为治安太差,暴力猖獗,人们都生怕什么时候遇上心狠手辣的歹徒就没命花了。

  第三件……

  他彻底明白了墨国的贩毒集团有多**。

  几个小时前,当地媒体报道了一件让于今觉得不可思议的事——一个名为“赫里斯克”的贩毒集团使用肩扛式防空导弹击落了一架墨西哥军用直升飞机,造成机上8名士兵死亡。

  是的,于今没有看错,贩毒集团使用的是——防!空!导!弹!

  看完新闻报道,于今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思密达了,他突然意识到在这个国家生活不止练胆那么简单。

  而新闻之外,还有一个情况让于今觉得意外,那就是a1icia和真名叫林思的“李香替身”拿到钱后,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看样子似乎想继续跟于今同行。

  这个局面让于今颇为难。

  平心而论,于今是希望两人留下陪他一段时间的,因为毕竟人在异乡,墨西哥又是说西班牙语的国家,心再大再野的人也会觉得孤单寂寞。三人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一路逃亡,一起进嫌疑犯名单,属于标准的共患难,彼此之间信任度还是比较高的。

  可是另一方面,三人本就是同一案件的嫌疑人,如果长时间同吃同住同行,就算是在“法外之地”墨西哥,也难保不被FBI盯上。

  特别是在得知刘行健的“扫尾计划”后,于今都不知道是该夸刘行健“有想法”,还是骂他“小事化大”。

  没错,坑对手一把,顺便让对手帮自己分担追捕压力,一箭双雕,感觉确实挺爽。

  可问题是对手身份敏感啊!

  把那伙子人牵扯进来,一旦身份暴露,FBI还不得跟打了鸡血似的追着屁股撵到墨西哥?

  到那时,就不是己方拖对手下水,而是对手牵连自己这边的人进入“重点名单”。

  可是已然这样了,说什么都晚了。

  爱咋咋地吧!

  话虽这么说,人还是要安顿的。

  于今怎么都能过日子,他怀里的小婴儿不能长期跟着他东奔西走,而且一路上既要躲警察还要防抢匪,两个女人也都已经到了身心俱疲的边缘,急需休整。

  于是,从中餐馆出来,三人商定在墨西哥城买栋房子,当然,必须得是治安好的富人区的房子。

  于今和林思都不会说西班牙语,所以外联的工作全都交给了a1inetbsp;  a1icia的办事效率奇高,比办事效率还高的是她的情商。

  为了避免让于今和林思怀疑自己从中捞好处,a1icia联系了一个华人房主卖家。

  于今着急买,卖家着急卖,于是双方很快就见面了。

  房主是一个6o多岁的华人老头,见面后,于今很难相信坐在自己对面的是在墨西哥城po1anco区(富人区)有几套房产的富翁。

  老头上身穿一件挂着油渍的深蓝色T恤衫,T恤衫肩部缝合处有一个大拇指粗的洞。老头下身穿一件洗得白的牛仔裤,牛仔裤的裤脚边磨损得厉害,白色线头既凌乱又自然,一看就不是“潮人”们故意弄烂的。

  双方坐下后,老头从裤兜里拿出一叠照片,递向于今:“这是房子内外部的照片,实地拍照,完全真实。”

  接过照片看了看,于今问:“多少钱?”

  老头报了一个价。

  于今对当地房价一无所知,不过他社会经验足,气定神闲地吐出两个字:“高了。”

  老头降价。

  于今淡淡地说:“还是高。”

  盯着于今的眼睛看了两秒,老头又报了一个价,这次的价等于打了八八折。

  你看看……

  于今在心里自语:我就知道老实人不可能在国外混得风生水起。这么大的降价空间,果然是遇见同胞宰一刀啊!

  于是他继续摇头。

  老头有点急了,他问于今:“是诚心置业吗?”

  于今笑着说:“绝对诚心。”

  老头瞄了一眼坐在于今身后的a1icia和林思,小声问道:“那两位是……”

  “我老婆和我妹妹。”于今眼睛都不眨一下地回答道。

  “这样啊……”老头沉吟了有半分钟,说:“最多再给你让两个点,若是还觉得高,那就没办法了。”

  拿起照片又看了一遍,于今放下照片说:“再让一个点,房子我就要了。”

  老头听了,起身作势欲走,结果见对方三人没一个有拦他的意思。

  站在原地运了两口气,老头看着于今问:“现金?”

  “现金。”

  “比索?”

  “美元。”

  咬了咬牙,老头坐回椅子里说:“成交。”

  因为a1icia已经实地看过房子了,所以于今没有再去看的打算。

  价钱谈妥,于今一脸和善地看着老头说:“冒昧问一句,为什么这么着急卖房子?资金周转不开?”

  重重叹了口气,老头摸着椅子扶手说:“为了防止内外勾结绑架家人,我们家的保姆和司机两个月换一茬。上个月,我偶然现去年下半年在我家服务过的保姆和司机全都搬家了……这是危机的前兆。”

  于今面色平静地问:“所以呢?”

  老头回答说:“我的孩子都去美国了,我和老伴留下处理财产。我已经在国内买好了房子,这边处理完,就落叶归根回乡养老,这把骨头还是埋在家乡才踏实。”

  老头说的很动情,不过于今听了只是点点头,不置褒贬。

  分手前,老头握着于今的手说:“我能看出你是初来墨西哥,相识即是缘分,送你一句话——在这里,穷人活的像蟑螂,富人活的像老鼠……你慢慢品吧!”

  酒店房间里。

  于今掐着时间打开电视机,看格莱美颁奖典礼现场直播。

  林思见了,好奇地问:“你也是沈馥的粉丝?”

  于今一边拿着遥控器调台一边说:“我不是她粉丝,我是她学生。”

  林思:“……”

  电视里,格莱美颁奖礼开始了。

  ……

  ……

  (正月初五拜财神,老庚在这里祝大家鸡年吉昌大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