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270章 一张照片,两张支票

第1270章 一张照片,两张支票

  出过海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在海上,小船一定要躲着大船航行,因为大船激起的波浪即是小船的灭顶之灾。

  贾如意这条小船就被沈馥这艘大船的船头浪淹没了。

  接到婆婆电话,贾如意不敢耽搁,搭乘最近的航班从洛杉矶回香港。

  风尘仆仆地走进家门,鞋还没换,就被告知钟夫人在客厅等她。耐人寻味的是,佣人接过贾如意身上的外套和旅行箱,没有像往常那样称呼她“少夫人”。

  春江水暖鸭先知。

  贾如意知道,佣人的态度,相当程度上就是夫家的态度,因为在一个屋檐下相处多年,这些家佣最是会揣摩雇主的心思。

  不过到此时贾如意已然不怕了,她坚信以自己现在的“热度”,在乎颜面的钟家会用温和的方式跟她谈分手条件,还会给她一个满意的瞻仰补偿。

  别墅一楼客厅。

  贾如意进门时钟夫人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看见儿媳,钟夫人放下杂志,摘下眼镜放在手旁的雕花紫檀圆桌上,端起佣人刚送来的桂圆银耳红枣羹,小口尝了一勺,蹙眉跟站在身后的女佣说:“怎么搞的?这么甜怎么吃?让彭姐告诉后厨老蔡,多发他三个月薪水,明天不用来了。”

  “等等!”

  见婆婆一见面就来个下马威,贾如意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看着婆婆说:“老蔡好歹在家里服务有七八年了,只补他三个月薪水,说出去怕外人会笑话咱们钟家没有人情味儿。”

  放下羹碗,钟夫人靠在沙发上,从容说道:“人情大不过规矩!老蔡仗着是家里老人儿,这几年明里暗里从厨房捞油水,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是最近一个月他变本加厉,居然被我查出他采购海鲜时以次充好……这样的人,我不报警都已经是看在多年情分了……现在,你还觉得补他三个月薪水少吗?”

  贾如意沉默两秒,说:“您做主。”

  钟夫人听了,扭头跟身后的佣人说:“去告诉彭姐,把这个月工资给老蔡结了,让他立刻收拾东西走人。”

  得!

  原本说要多发三个月薪水的,因为贾如意求情,变成了只结清本月工资。

  这是什么?

  这是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警告:识趣的话,就不要讨价还价,你越想多要,最后拿到的就越少。

  看着气定神闲的婆婆,贾如意生出一丝无力感。

  她很早就知道任自己再怎么心思机巧,在名门出身、手腕高超的婆婆面前根本翻不出浪花。

  就像现在,婆婆话不说破,却可以清晰传递出其想法,暗示自己知难而退。

  可问题是贾如意不能退。

  若不能从钟家拿到足够多的赡养补偿,事业几乎停滞的贾如意就没法保证生活品质。

  而若不能保证生活品质,诸如美容、保养、衣着、出入高档场所等,贾如意又怎么找下家?

  要知道,贾如意这种女人是最难再婚的。

  其一,她出身普通,能力普通,姿色勉强算中上,名气马马虎虎。

  其二,钟家即便称不上豪门,在香港也算上流人家,以钟家为参照,贾如意的可选择区间非常窄。

  当然,贾如意也可以“下嫁”,可就算再怎么下嫁,男方最少也得有几千万身家吧?若是连几千万身家都没有,怎么养活从“豪门阔太”岗位退下来的贾如意?

  那么问题就来了,有几千万身家的男人会缺女人吗?

  换个角度想,有几千万甚至更多身家的“创业一代”十有八九早就被其他有眼光的女人套牢了,轮不到贾如意。

  至于有几千万乃至几亿身家的富二代,人家小姑娘都玩不过来,会要一个手里什么资源都没有的二婚小明星?就算借着格莱美和沈馥的热度炒作一把赚了些眼球,那又怎么样?

  呃……也许城中村的“拆二代”会愿意娶贾如意回去给自己家贴贴金,问题是贾如意说服不了自己跟那些除了银行存款数字什么都没有的人一起生活。

  说一千道一万,六个字——高不成低不就!

  所以,贾如意得尽量从钟家多要钱,然后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慢慢碰合适的男人。

  于是……

  贾如意环臂抱胸,靠在沙发上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钟家不差下人那3个月薪水,何必让人寒着心离开?”

  打量了一眼贾如意的坐姿,钟夫人云淡风轻地说:“持家之道,在于和睦勤俭。钟家家业虽大,但没有一分钱是不劳而获的,所以也就没有白给人的道理。”

  被钟夫人的气场压着,贾如意浑身不自在,她干脆开门见山地说道:“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说完我还要找酒店休息。”

  人在家,却还要出去找酒店休息,这等于宣告贾如意已经决定脱离钟家。

  这句话一出,贾如意算是主动离开,而不是被扫地出门,勉强扳回一局。

  钟夫人听了,表情平静地说:“你跟家声不般配,这一点我们彼此都清楚。你也不要怪钟家不为你遮风挡雨,因为这一天风雨都是你搅出来的。”

  “我想出名也是为了帮钟家。”贾如意忍不住出声说道。

  钟夫人和蔼地笑了笑:“你以为只因为那一件事就让钟家容不下你?”

  贾如意面容冷峻地说:“我自问这些年对得起钟家。”

  钟夫人不置可否,拿起杂志,从里面抽出一张照片,倒扣着放在面前的茶几上。

  站在客厅角落的两名女佣见了,四只眼睛齐齐盯着茶几,恨不能走过去把照片翻过来。

  看着贾如意,钟夫人淡淡地说:“我说过,对老蔡之前在厨房捞油水,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不计较,但不代表我不知道,也不代表我不生气。”

  说完,钟夫人指着茶几上的照片说:“想看看吗?”

  贾如意的脸一下就白了。

  扣着照片,等于留了几分情面,换言之,照片内容还没公开。

  她如果现在翻开看,等于拒绝婆婆互留体面的谈判方式,即执意把所有事都摆到台面上谈,再想保密照片里的内容就不可能了。

  从心理学上讲,钟夫人这一手非常高明!

  不仅牢牢掌握谈判主动权,甚至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

  当然,也可以认为钟夫人这是在恫疑虚喝,可是贾如意不敢赌,因为她自己“不干净”。

  私人健身教练、游艇驾驶员、董世仁……

  无论照片里是谁,只要一翻开,贾如意就没法清白地离开钟家。

  身上若是背负污点,再嫁进大户人家的几率无限低。

  太狠了!

  这一手太狠了!

  翻吧……不敢!

  不翻吧……说明心虚!

  更严重的是,一个在外面勾三搭四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跟夫家要高昂赡养费?

  这一瞬间贾如意想逃。

  什么都不要了,她只想逃离这座别墅,逃离钟家,远远躲开这个相处多年自己也没能看透的可怕女人。

  见贾如意不翻照片,钟夫人开口说:“你们出去。”

  客厅里的佣人听话地离开了。

  已然获得胜利的钟夫人轻叹一声,说道:“其实这几年我对你还是很满意的。家声那孩子爱在外面玩,伤了你的心,大家都是女人,我也能理解。”

  “求你别说了……”贾如意低头泣道。

  钟夫人见了,再次拿起杂志,变戏法儿似地又从里面抽出两张支票,轻轻放在茶几上。

  贾如意一下就不哭了。

  两张?

  怎么会是两张?

  洞悉人情世故的钟夫人波澜不兴地说:“这两张支票,一张多,一张少。”

  贾如意:“……”

  钟夫人继续说道:“家声爸爸让我替他问你一个问题,你如实回答,左面这张多的就给你。反之,你只能拿右边这张。”

  静了几秒,贾如意垂着眼帘说:“你问吧!”

  钟夫人一字一句地说:“半年前家声到内地XXX考察,是不是佳倩跟你说家声绕道去了沪市,怂恿你给家声打电话?”

  话音落下,贾如意抬起头,眼中全是愕然。

  ……

  ……

  大洋彼岸,墨西哥城。

  于今搬新家了。

  得益于前任房主的安全防卫意识,新家墙高、门厚,所有窗户都是防弹玻璃,还有一个避难地下室和一个微型地下靶场。

  于今超爱这个靶场,他等不及要练枪,于是心急火燎地跟卖家交接钱款和房子。

  至于法律程序,慢慢走就好了。于今什么都怕,就不怕有人黑他,因为对方最后一定会发现,于今比他们谁都黑。

  搬家很顺利,唯一差点意思的是进门前没放鞭炮。

  其实于今是想放的,可一是在墨西哥买不到鞭炮,二是就算买到也不敢放。

  真不敢放!

  谁要是在墨西哥城放个10万响,妥妥能把陆军装甲车和武装直升机招过去。

  住进堡垒一样的新家后,于今发现迫切需要人手,信得过的人手。

  然后鬼使神差地,于今就想到了艾峰。

  直觉告诉于今,艾峰是他认识的所有人中唯一能帮到他的。

  接到于今电话时,艾峰正在营地休息区里洗脸。

  最近几天艾峰一直在为加不加入全华人班底安保公司而犹豫。

  稍微有点社会经验的人都知道,团队草创时邀请你你没有加入,等团队成型后再想去,可以,但无论权力还是收益,都肯定比创始班底差很多。

  电话通了。

  一个在北美洲,一个在非洲,同样漂泊天涯的两人足足聊了20分钟,才逐渐聊到核心话题。

  正苦于无人可以商量的艾峰在电话里把安保公司的事跟于今说,想听听于今的意见。在艾峰想来,于今跟在边学道身边多年,眼界经验肯定超越常人。

  结果……

  于今听完,问了一句:“为什么要等一两年?”

  艾峰干脆地说:“缺钱!”

  于今不假思索地说:“缺钱好办,我给你啊!”

  艾峰:“……”

  意识到自己牛有点吹大了,于今补充说:“我这儿不够,老边有啊!别说安保公司,就是拉出一支雇佣军,老边都养得起啊!”

  同一时间,燕京。

  正在开心网总部参观的边学道突然打了两个喷嚏。

  走在前头负责介绍的开心网总裁程浩回头关切地问:“边总,咱要不要休息一下?”

  边学道摆手说:“不用,你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