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280章 先兵后礼

第1280章 先兵后礼

  2月14日,香港变成一座爱情与浪漫之城。天』籁小说Ww『W.『⒉

  早前一天,有欧洲媒体报道称:以情人节的花费多少作为标准,香港为全球最浪漫之都。拿2oo8年“情人节”为例,香港人在2月14日这一天的平均花费为133o港元,以表达对爱侣的浓情厚意,位列全球最豪爽,其次是比利时人,新加坡人排名第三,以浪漫著称的法国人只列第四。

  报道所言不虚。

  在香港街头走一走,会现这座人间烟火气息浓郁的城市确实当得起“最浪漫”之名。

  城是浪漫的……

  花店酒店糖果店店店火爆,商场广场跑马场场场热闹。街头巷尾橱窗,广告牌上,地铁车厢,商场大堂,各种“情人节”主题展览和活动眼花缭乱,让人目不暇接。

  人是浪漫的……

  大小酒店里的百多场中式西式婚礼,商场中的情侣互背热吻大赛,铜锣湾世贸中心广场的婚纱秀,热门餐厅里一桌难求的情人套餐以及邻桌随时可能出现的浪漫求婚,角角落落分分秒秒都散着温馨富足的气息。

  从骨子里讲,这样的情人节才更接近“情人”本意,因为摆正了“情”和“欲”的主次。

  边学道也开始重新排列工作的主次。

  “开心网”之行和章晓龙团队给边学道带来不小的启和触动,让他重新思考自己的价值和定位。

  比如说,是做一个事无巨细的管理者,还是做一个高屋建瓴的引导者。

  比如说,是做一个贪得无厌的掠夺者,还是做一个志同道合的合作者。

  基于这个思考,边学道让武思捷传话,约大江无人机公司创始人兼netbsp;  武思捷出马谈判前,没人注意小小的大江。

  武思捷出面谈判拿下大江41%股份和北美欧洲独家代理权后,反应再迟钝的人也能猜到这笔投资必定是边学道拍板授意,不然偌大的有道,完全不必让武思捷这个堂堂副总裁亲自出马。

  这说明什么?

  说明边学道本人十分看好大江,或者说看好大江从事的领域。

  到了边学道现在的层次,他的一举一动都有人关注,所以最近两三个月跟大江接触的人一下多了起来。

  接触,肯定有想法有所图。

  于是边学道决定见见翁永。

  见一面,既是想亲眼看看翁永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是向外界传递一个信号——有道和大江的合作排序很靠前,对大江有兴趣的公司和风投可以歇歇了。

  抛开个人名望不谈,边学道也有足够的底气让其他公司望而却步,因为武思捷主导的《投资入股协议书》把可以玩花样的路全都堵死了——反稀释条款、优先购买权条款、共同出售条款、自我交易禁止条款、借贷担保限制条款、知情权条款、退出权条款、竞业禁止条款……等等等等。

  说白了,有道不点头,其他人想入股大江非常麻烦,并且还要承受跟有道全面交恶的后果。

  在大江还未崭露头角的2oo9年,没人愿意轻易付出这样的代价。

  2月14日下午16点45分,香港洲际酒店欣图轩餐厅。

  翁永比约定时间提前15分钟到餐厅,进门后报上名字,被侍者领到一张安静且靠窗的桌子旁,窗外即是水光粼粼的维多利亚港。

  等翁永坐下,侍者礼貌地问道:“您比约定时间早到了15分钟,需要我们帮您通知边先生吗?”

  “不用,请给我一杯水,谢谢。”

  17点o3分,边学道走进餐厅,他的出现立刻引来其他食客的注视。

  实在是太有名了!

  天价买下河东花园后,香港本地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让港人对边学道一点都不陌生。至于在餐厅里用餐的大6客人,说十个人里有九个认识边学道都一点不夸张。

  在侍者引导下走到桌旁,边学道看着对面下颌蓄须的矮瘦年轻男人问道:“翁永?”

  翁永点头:“我是。”

  边学道笑着说:“坐。”

  很有讲究的开场对话。

  直呼翁永其名,说“坐”而不是“请坐”,把边学道的姿态表露无遗——无论你自视多高,无论有道的投资让你在外界多么受瞩目,在我面前你都还配不上一个“总”字。

  这是标准的因人而异。

  边学道不是傲慢无礼的性子,他第一次见开心网的程浩时,称呼程浩为“程总”,之所以到翁永这里不那么称呼了,因为记忆里的资料显示翁永是个个性极强的人,加上跟翁永打过交道的武思捷评价翁永“刚愎自傲”,所以边学道看人下菜碟儿,见面先来个下马威,先兵后礼。

  入座后,侍者问边学道:“边先生,现在点餐吗?”

  边学道拿起手巾说:“我在你们这儿留了两个套餐目录,按照B做吧!”

  “好的。”

  侍者离开后,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放下杯,边学道问翁永:“公司展还顺利吗?”

  翁永略显拘谨地说:“还可以,正按照预定步骤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地啃。”

  边学道又问:“按照目前的度,第一代产品预计哪年能上市?”

  这个问题让翁永有点卡壳,他两手交叉,分开,接着又交叉在一起,缓慢地说:“2o12年左右吧,可能提前一点,也可能推后一点,现在我还说不准。”

  边学道点点头,露出一丝笑意,说道:“我找你见面,就是想一起吃顿饭,交流一下想法,不要弄得那么紧张,跟考试似的。”

  对面的翁永听了,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少像今天这样紧张。”

  一句话,让边学道在心里给翁永贴上一个标签——算是个人物,但也就是个人物而已。

  因为从心性上看,这个翁永不具备叱咤一方的特质,换言之,另一个时空里翁永取得的成功,极有可能是先人一步进入“蓝海”的战略性成功。

  当然,任何人的成功都不是一句“得天眷顾”就能一言概之的,不能因为战略正确占主因就忽视翁永的个人能力和才华,而且谁也保不准几年之后的翁永会不会迅成长,让人刮目相看。

  想了想,边学道轻松地说:“那这样吧,你问问题,我来回答,相信很快你就不紧张了。”

  盯着边学道看了几秒,翁永点头说:“那我问了。”

  “问吧!”

  “是你让提莫拿娱乐跟大江接触的?”

  “不是!”边学道不假思索地答道,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是你让武思捷负责谈判的?”

  “是!”

  “这代表你很看好大江。”

  “是!”

  “能告诉我原因吗?”

  “我对所有新生事物都感兴趣,任何别人还没关注的新生领域我都会花时间关注一下。”

  “所以……”

  “所以我决定投资大江。”

  “那提莫拿娱乐呢?”

  “区别在于,我关注后,投资额度提高了。”

  翁永听了,耿直地说:“41%的股份换1oo万美元投资,当时我觉得挺高,现在想想,觉得似乎……低了。”

  说完,翁永直直地看着边学道的脸,想看他有没有生气。

  ……

  ……

  (等下还有一章,正在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