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284章 你占便宜就是我占便宜

第1284章 你占便宜就是我占便宜

  下……割伤?!

  鲁公子话音落下,大厅里的女人听了嘴角一抿,男人闻之菊花一紧。网?  

  喷得自己腿上和鞋上全是水的孟焕然站起身,跟坐在旁边的祝植淳和边学道说:“抱歉,失陪一下。”

  孟焕然离开,彻底打破了之前的“沙龙”氛围,让来宾们恢复正常的派对状态,三三两两地面对面交流,而不是像刚才那样,2、3o人围着边祝孟三人,跟听教授讲课似的。

  话题中心毫无疑问是钟家声和贾如意。

  生今天这样的事,不仅钟家声这个人“废”了,钟家也很难再在其他家族面前抬起头来。

  在众人看来,钟家之败,不仅在于没教育好钟家声,让他不讲礼数晾着女方长辈白-日-宣-淫,弄得名声臭不可闻。还在于把一个嫁进门多年的媳妇调教成贾如意这个样子,在外面不知深浅地搭车炒作也就算了,连好聚好散地分手都做不到,可见钟家平日里的家风有多浅薄。

  要知道,稍微有点底蕴的人家,不说用各种手段把儿媳妇稳稳拿捏住,也不会把事情弄得如此狼狈,不可收拾。

  按照古代先贤“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标准,钟家“修身”和“齐家”全不及格,这样的家族,不说联姻,就是合伙做生意,都有点让人不放心。

  窥一斑而知全豹,钟氏成了标准的“丑闻家族”!

  大厅另一边……

  趁着女人们四散窃窃私语“割之前在做什么”和“割的到底有多严重”,孟婧姞拉着整晚跟钟佳倩一样没找到独处机会的祝德贞说:“机会来了!”

  祝德贞轻轻摇头:“再等等。”

  孟婧姞压着声音说:“还等?万一等会儿那帮人又聚过去,咱们今天就白忙活了。”

  祝德贞微微勾起嘴角说:“不算白忙!三家联盟形态初显,而且你也收到不少礼物。”

  孟婧姞听了,撅嘴说:“就知道你在打边学道送我那对耳环的主意。”

  祝德贞笑着说:“我承认……因为那对耳环跟我的蓝钻戒指和项链很搭。”

  想了想,孟婧姞一脸不舍地说:“party结束你就拿走吧!”

  祝德贞意外地问:“真舍得?”

  孟婧姞叹了口气,略显失落地说:“就是一应景的礼物,考虑的是孟祝两家面子,里面没有多少心意的成分,他也不会期待我带着那对耳环出现在他面前……没准送完几天,他就忘到脑后了。”

  直直看着孟婧姞,祝德贞问:“你说的是真话?”

  被祝德贞盯得有点不自然,故作镇静地装了几秒,孟婧姞没绷住:“好啦好啦,那么严肃干什么?耳环给你,欠你那45o万,这次真的两清了。”

  “没有其他条件?”

  “没有啦!”

  “说准了?”

  转了转眼珠,孟婧姞笑嘻嘻地说:“呃……他要是真成了你丈夫,我偶尔找他偷腥,你别生气。”

  祝德贞一脸淡定地说:“我不生气。”

  “真的?”

  祝德贞看着孟婧姞,似笑非笑地说:“我会告诉他——你占便宜就是我占便宜。”

  孟婧姞:“……”

  伸出一根手指在孟婧姞脸上轻划一下,祝德贞笑盈盈地说:“这个家伙红颜知己不少,可不代表他容易被搞定……我过去了……小女孩你也得加油啊,别只在嘴上偷腥。”

  说完,祝德贞端着酒杯袅娜地朝边学道的方向走去,留下孟婧姞握着拳头虚捶了她的背影一下。

  大厅一角。

  边学道正跟祝植淳低头聊着什么,身前传来好听且耳熟的女声:“打扰你们了么?”

  抬头,看见面前身穿典雅黑色礼服的祝德贞,想起两人一起吃火锅的情景,边学道笑着说:“又见面了!”

  “又见面了!”祝德贞云淡风轻地回了边学道一句,扭头看着祝植淳说:“茵云说她有点头疼,让我叫你陪她上二楼休息一会儿。”

  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祝植淳麻利地起身说:“她最近睡眠不好,总爱头疼,我这就过去。”

  祝植淳离开后,出于绅士礼仪,边学道没跟着离开,他看着祝德贞说:“你今天的礼服很漂亮!”

  微微点头算是接受夸奖,祝德贞自然地坐在祝植淳刚坐的椅子上,看着边学道问:“你接到Tes1a总部的邀请传真了吗?”

  “邀请传真?”边学道疑惑地问:“什么邀请?”

  “看样子是还没收到。”祝德贞淡淡一笑说:“一周前,奥巴玛和朱棣文参观了Tes1a工厂。不出意外,Tes1a将获得美国能源部5亿美元左右的低息贷款。为了利用这股东风,马斯克决定半个月后,也就是3月初,在加州芒廷维尤召开特斯拉2oo9年度投资人会议……这种会议,不可能不叫上你这个知名股东。”

  特斯拉年度投资人会议?

  边学道问祝德贞:“你也出席?”

  祝德贞点头道:“我刚接手特斯拉亚太区总裁,这次要过去亮一亮相。”

  “亚太区总裁……”边学道端起酒杯问:“你还兼着全球副总裁吧?”

  祝德贞端起酒杯,跟边学道轻轻碰一下杯,喝了一小口酒,淡淡地说:“也许我在这个位置干不了多久。”

  “哦?”

  边学道的好奇心一下被激出来,他没想到从骨子里散出骄傲气质的祝德贞会说出这么不自信的话,而且从他跟马斯克的几次接触来看,马斯克对祝德贞很满意。

  “为什么?”边学道顺口问道。

  “理念。”祝德贞斩钉切铁地说。

  “能仔细说说吗?”边学道侧身问。

  一口喝干自己杯里的酒,祝德贞拿着空杯子不答反问:“你觉得中国人买车,工具属性大一些,还是面子属性大一些?”

  略一沉吟,回想自己在另一个时空买车时的心境,边学道回答说:“我想大多数人都是在自己经济允许范围内买最有面子的,极少有人把车当成纯粹的工具,心里不生一丝攀比之心……而就算有人第一辆车是纯工具,第二辆车也会向兴趣和面子方向靠拢。”

  祝德贞点点头,接着问:“你觉得对大多数人来说,买什么价位的车最合适?”

  这次边学道没沉吟,直接回答说:“买到手碰了、撞了不心疼,这个价位最合适……若是车上划一道,像被人在身上划一刀,心疼得一个星期睡不好,那这车明显配了。”

  “呵!”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急酒的缘故,祝德贞听了粲然一笑,颊边浮起两抹嫣红。

  这是边学道第一次在祝德贞脸上看见这么明朗灿烂的笑容,到这时他才现,这个女人不笑是不笑,笑起来分分钟能齁死人。

  ……

  ……

  (等会儿还有一章,在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