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289章 善琢
  “对了,你约的人什么时候到?”于今问。?·

  艾峰走到墙边,伸手摸着隔音板说:“还得等几天,对方要安排行程。”

  于今听了,走过来拍着艾峰胳膊说:“走,上去我亲自下厨,咱俩好好喝两瓶。”

  艾峰像听到什么可怕的事情,瞪圆眼睛看着于今说:“你下厨?看我打的环数比你多,想报复我?”

  于今咧着嘴说:“你那都是老黄了,我跟你说,就我现在的厨艺,说评上米其林那是吹牛,但放在男人堆里,绝对属于做饭好吃的。”

  “……”

  无语了足有半分钟,艾峰问:“米其林主厨往下一级就是‘做饭好吃’了?”

  于今脸上没有一点愧色,撸起袖子说:“口说无凭,等我露两手你就信了。”

  楼上,一楼厨房。

  听说于今要亲自下厨,林思和alicia一起过来围观,就连于今给起名叫“逗逗”的小婴儿也躺在婴儿车里来捧了个人场。

  从冰箱里把食材一样一样拿出来摆在眼前,于今叉腰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开始动手。

  不太熟悉做中餐套路的alicia还好,林思和艾峰看见于今笨手笨脚的样子,差点笑出声来。

  特别是艾峰,他一看于今挑出来的食材,就大致猜到了于今要做的菜是什么西红柿炒鸡蛋、圆葱炒肉、萝卜汤。

  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艾峰发现于今虽然干的慢,但程序都是对的,显然下过厨,或者仔细看过菜谱。

  做菜期间,林思想要过去帮忙,被于今推了出来,艾峰想进去帮忙,也被于今推了出来,完全是一副“让你们尝尝原汁原味于家菜”的样子。????·

  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

  坐在客厅里的艾峰正考虑要不要吃第二个苹果,于今在厨房里喊道:“开饭了。”

  走到餐厅一看,艾峰差点笑出声。

  不知道是厨房太热还是怎的,于今把身上的t恤衫脱了,光着膀子露出一身白肉,正在给大家盛汤。

  看着满头大汗的于今,艾峰撇嘴说:“唉……唉……你小心点,别把汗滴我汤碗里……我说你可够虚的,炒两个菜怎么跟蒸了桑拿似的,难道……”

  话说一半,艾峰回头往二楼下一楼的楼梯处看了一眼,其意不言自明。

  于今凑到艾峰旁边,目光往楼梯的方向飘,嘴里压着声音说:“我觉得alicia,就是跟我一起去机场接你那个墨西哥妞对我有好感,所以才找机会露这么一手,不是有句话吗,想要征服一个女人,首先要征服她的食道,然后征服她的阝……”

  “打住!”艾峰从于今手里接过汤碗,放在餐厅上说:“醒醒吧小伙子,女人喜欢的是穿着一尘不染厨师服的帅哥,和帅哥做出来的牛排甜点,不是光着膀子在厨房里满头大汗颠大勺的胖子。”

  “胖子?!”

  于今拔高声音问:“我哪里胖了?我算胖吗?”

  艾峰瞄着于今宣软的肚子说:“你要是现在把衣服穿上,没准两位女士的胃口能好一些。”

  ……

  两位女士的胃口都还不错。

  事实证明于今尽管吹了牛,但总的来说他炒出来的菜还算能吃。

  知道于今和艾峰有话要说,两个女人吃完饭早早上楼看孩子去了。

  等两个女人提着婴儿篮上楼,艾峰摸着啤酒罐问于今:“谁的孩子?”

  于今没回答,拿起自己的酒“咕咚咕咚”一口喝光,然后手指发力,把啤酒罐捏瘪,打着酒嗝说:“一言难尽。”

  艾峰笑了笑:“不好说就别说了,喝酒!”

  于今拿起一罐啤酒打开,跟艾峰碰了一下罐,说:“跟你说个事……明天我陪你出去找房子。”

  艾峰:“嗯?”

  于今用筷子夹了口鸡蛋说:“我和楼上那俩都在美国的嫌疑人名单上。这里虽然是墨西哥,但肯定有美国的耳目,所以你跟我们住在一起的话,对你未来可能会有不好的影响。”

  “你们仨?”

  于今点点头,说:“避嫌归避嫌,你的房子也在附近左右买。第一这里算是华人聚居区,你住这里不显眼。第二住的近方便彼此照应……我的想法是,争取在附近再买几套房子,挖地道相连,狡兔三窟。”

  艾峰喝了口酒,沉声说:“吃咱们这碗饭,多小心都不过分。”

  酒意上涌的于今听了“嘿嘿”一笑,说:“我就是不够小心,才犯了不该犯的错。”

  打开一罐新酒,艾峰举着酒说:“过去的事,不说他,喝酒!”

  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可以说心里话的人,于今压抑许久的情绪一下爆发,他咂咂嘴,皱着眼眶说:“我违背了对手下的承诺,亲手杀了无辜的人。”

  拿起筷子,艾峰平静地说:“我也杀过人。我不知道他是否无辜,只因他不听警告,迈过警戒线,所以我就开枪了……”

  说到这儿,艾峰用左手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脑门:“一枪,正中眉心。”

  于今看着艾峰的眉心说:“以你的枪法,我信。”

  艾峰缓缓摇头:“那一枪我本想打他身旁警告的。”

  想到几天前自己在楼上打歪的那一枪,于今咧嘴说:“你也有瞄呲的时候……”

  收拾情绪,艾峰靠在椅子上问:“最近你跟童超联系了吗?”

  于今摇头。

  叹了口气,艾峰说:“老边把他俩送到欧洲看病,不过几家医院的诊断结果都不乐观,夏宁很可能只有两三个月的命。”

  “夏宁……”于今喟然长叹:“接触不多,但我对她印象很深,特别是在北戴河,她一板一眼从钱包里往外掏钱时老边和李裕的表情,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她跟童超很般配,可惜了!”

  ……

  ……

  “可惜了!”

  红颜容庄园三楼书房里,拿着跟边学道一起给孩子起名字的董雪感慨地说。

  她感慨的源头,是在字典里看到“儒”字,觉得很喜欢,结果一提,边学道说他不喜欢。

  于是董雪问:“你为什么不喜欢儒字?”

  边学道说:“就是不喜欢。”

  “总得有理由吧?”

  “没有理由。”

  董雪合上字典问:“不喜欢儒,你喜欢什么?”

  “相对于儒,我更喜欢士。”边学道说。

  “士?”董雪默念几遍,说:“这个字只有放在名字中间才好听。”

  “不一定吧。”

  “你见过把‘士’字放在最后的三个字名字?”

  “见过。”

  “名人?”

  “名人!”

  “谁?”

  “高力士!”

  高……

  反应过来高力士是谁的董雪拿起字典丢向边学道,嘴里说道:“给孩子起名字呢,有你这么当爸爸的吗?”

  伸手接住字典,边学道笑着说:“我随口一说,你别生气,孩子的名字我想好了,就叫边善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