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307章 一羽覆山河

第1307章 一羽覆山河

  静默是暂时的,该来的一定会来,事实上从决定捐款耶鲁那一刻起边学道就做好了被喷的准备。

  因为太醒目了!

  将时间坐标定位在2oo9年3月,张磊还没有捐款,潘世怡还没有捐款,陈天乔也还没有捐款,在边学道前面向美国大学捐出巨款的华人是杨致远,大约两年前,杨致远向母校斯坦福大学捐了75oo万美元。

  尽管杨致远的捐款数额是边学道的5倍,然而问题是杨致远是美籍,在美国创业成功,并且是向母校捐款。而边学道呢,他跟耶鲁八竿子打不着,却突兀地捐了1亿人民币给耶鲁。

  于是……

  几乎跟时差同步,12个小时后,国内互联网上“口水潮”汹涌而至。

  口水内容跟边学道预想的完全一样,一般无二。

  ——“为什么不捐给国内的大学?”

  ——“在国内赚钱,却把钱捐到美国?”

  ——“这么多钱,什么不支援国内贫困落后地区的教育?”

  半小时后,网上口水的“含痰量”开始增加。

  ——“国内还有很多孩子上不起学,还有很多人看不起病、买不起房,身为富人竟然送钱给美国顶级大学锦上添花。”

  ——“一个没在耶鲁上过学的人,屁颠屁颠跑去给耶鲁送钱,请问这是什么精神?”

  ——“边学道的母校是东森大学,他捐款了吗?捐了多少?”

  又过了一个小时,现在网上喷富人的感觉级爽,并且没见有道集团有什么反应,于是个别键盘侠如同嗑了药一样亢奋,仿佛边学道捐给耶鲁的1亿元是从他们兜里掏出去甚至抢走的一样。

  ——“边学道,伪君子!”

  ——“边男神,你太让我失望了。”

  ——“就是一个奸商,弃粉,弃粉!”

  ——“从今天起我要粉转黑,边学道一生黑。”

  ——“抵制有道,往哪里捐钱就让有道去哪里赚钱去。”

  随着时间推移,个别人用词越来越肆无忌惮。

  眼看着“键盘侠”有变成“钢铁侠”的趋势,理性的网友看不过去,声反驳嘲讽。

  ——“恕我直言,楼上全是脑残!”

  ——“有些人喜欢对身边万事万物都百般挑剔,企图抹杀其本质,以此来标榜自己具有独特的判断力和高标思想德操,其实这种人正如盖留斯所说的‘是一种完全靠诡辩来败事的疯子’。”

  ——“最不可理喻的一类人不是疯子,而是喷子。”

  ——“每个喷子背后都是一个错把胎盘养大的悲伤家庭。”

  ……

  世界上有一个通用的行为判断准则,那就是凡是主动跳出来对号入座“接骂”的人大多脑子不太好使,于是,喷子们立刻冒出来跳脚大骂:“你们家才把胎盘养大了呢!你们全家都是胎盘!”

  对辩开始。

  挺边派问:“我没点名道姓说你,你跳出来干什么?”

  喷子:“你是傻逼!”

  挺边派:“有种讨论观点,只会骂脏话算什么本事。”

  喷子:“错误观点不值得我讨论。”

  挺边派:“你凭什么说我的观点是错的?”

  喷子:“你是傻逼,观点当然是错的。”

  挺边派:“注意你的素质,别张嘴闭嘴傻逼。”

  喷子:“你三观有问题,不是傻逼是什么?”

  挺边派:“你凭什么说我三观有问题?”

  喷子:“你是傻逼,没资格让老子跟你解释。”

  好吧……碰见这种喷子,还辩个毛,直接开喷完事。比较可惜的是,在对喷这件事上,高素质的人永远喷不过低素质的人,高智力的人也不一定喷得过低智力的人,因为任你千般道理,低智喷子眼里和嘴里只有一句“我是对的,你是错的,所以你是傻逼”。

  有人在互喷,有人在琢磨。

  事关声望甚隆的边学道,相比于网民,国内媒体要冷静理智得多,不过事情展到这种程度,媒体不参与是不可能的。

  于是,先是各家门户网站起“试风”性的网络投票调查,随后各家纸媒或者着手整理边学道近年的国内捐款资料,或者开始下笔撰写评论员文章,总之,这事闹大了。

  当然,所谓“闹大”,仅指国内。

  ……

  ……

  国内舆论纷纷扰扰,美国舆论一笑而过。

  因为在美国,大学收到捐款实在算不上是新闻,新闻价值有限。哪怕边学道在15oo万后面再加上一个“o”,美国媒体会加大报道篇幅,但不会像国内媒体那样兴奋。

  究其原因,很简单,私人捐赠一直是美国私立大学活下去的主要“理由”和资金来源,捐赠率也是衡量一所美国大学办学是否成功的关键指标之一。说白了,如果一所美国私立大学捐赠率不高,或者没人捐赠了,学校是很难办下去的。

  之所以这样说,原因有二:

  其一,在美国,私立大学从联邦政府和州政府那里得到的经费拨款微乎其微,私立大学的主要经费来源为校友会、企业界、基金会等方面的赠款及从这些款项累积而成的捐赠基金所得的收益等。所以捐赠这一块如果疲软,那就跟四口之家唯一一个工作的人也失业了一样,时间长了吃饭都会成问题。

  其二,如“常春藤联盟”这样的顶尖私立大学,都设有need-B1ind奖学金,即只要学校觉得某个学生足够优秀,一旦录取,他们会根据该学生的家庭情况判断其家庭能够承担多少费用,除了其家庭可承受部分,其余全部由学校设法提供,此即为国内经常听到的“留学全额奖学金”。

  不只need-B1ind,美国顶尖私立大学的奖学金和补贴多种多样,受益群体覆盖面非常大,基本可以说,顶尖私立大学都是在贴钱培养学生。

  即便是全额交学费的学生,在学校几年,学校提供的教育和服务成本依然出高昂的学费,还是在亏钱教书育人。

  赔本培养学生,是因为“常春藤联盟”的管理者都是傻子吗?

  当然不是!

  他们其实是在放长线钓大鱼。

  简而言之,能被“常春藤联盟”和联盟之外顶尖私立大学招生人员看中的学生,都必然有其过人之处。

  这些拥有优异天赋的学生一旦接受顶尖大学高水平的教育,其成功几率必定远常人。

  在人类社会中,对成功最基本的三项衡量标准是——有权、有名、有钱。而不出意外的话,“有权”和“有名”最终都会转化为“有钱”。

  好吧,到这个时候,即代表学校的“收获季”到了。

  回头想想吧!

  人家免你学费,人家给你奖学金让你生活,人家提供全世界最好的教育资源教你成才。即便你毕业了,人家依然想着你,记着你,尊敬你,时不时将校友刊物邮寄给你,时不时跟你介绍学校的展近况,时不时邀请你回校参加活动,时不时还会找你为学校的大事投票,让你感觉你是学校的主人。

  那么请问,如此用心的长期感情投资,哪个人能抗拒学校散出来的归属感?哪个人能不心怀感恩?

  一个对母校心怀感恩的亿万富豪,他会做出什么事,会很难猜吗?

  洪诚夫就是个例子。

  当年洪诚夫读耶鲁,也是靠奖学金读下来的。后来毕业参加工作,几次关键机遇,也都有耶鲁校友从中出力。

  所以,当得知边学道准备捐钱,在哈佛、耶鲁和斯坦福三者间犹豫不决时,洪诚夫全力建议边学道选择耶鲁。

  洪诚夫用一句话打动了边学道:“如果没有耶鲁的奖学金,我会是另一个我,那个我,现在可能在国内某个学校里备课,然后计算晋职称还需要几篇论文;可能会在某个城市的某个机关里为个正科、副处或者正处拼命钻营;也可能在某个小公司里用计算器埋头计算这个月的车贷、房贷和绩效奖金。所以,既然我先知道了,我就一定会请求你把钱捐给耶鲁,就像老沈如果先知道了,他一定会让你把钱捐给mIT一样。”

  边学道听了,长叹一口气:“这排名那排名,这榜那榜,全都不如一个校友捐赠排行榜!还是老美精明,他们用钱和感情收买全世界的精英,然后再让这些精英主动地回报他们,这买卖做的,说是一本万利都不为过。”

  洪诚夫也五味杂陈地说:“同样是把教育做成生意,有人恨不得把雏鸟身上的毛全拔光,冷冰冰地等价两清。有人供吃供喝全力教雏鸟捕猎和飞行,只期有一天雏鸟长成雄鹰大鹏,拔一羽而覆山河。”

  看着洪诚夫,边学道问:“你真的很感激耶鲁?”

  洪诚夫毫不迟疑地说:“我死之后,墓碑上前八个字一定是——生于中国,学于耶鲁。”

  边学道笑着问:“之前的学校都不算?”

  洪诚夫掷地有声地说:“我的墓碑上只刻让我觉得骄傲的东西。”

  ……

  ……

  耶鲁也有值得骄傲的东西,并且还有很多。

  签署完捐赠协议,边学道在校方高管陪同下,优哉游哉地参观起校园来。

  鉴于边学道的华人身份,“雅礼协会”(ya1e-net)被安排为参观第一站。

  边学道一行人到场时,“雅礼协会”的小红房子门前聚集了几十名华人留学生和访问学者。留学生中有男有女,每个人脸上都挂着骄傲的笑容。

  他们骄傲,因为学校里已经传开了,一个年轻中国企业家确定向耶鲁捐赠15oo万美元。

  他们骄傲,还因为边学道的年龄和成就让每一个第一次听到他履历的耶鲁学生都一脸惊讶,特别是得知眼下在全美迅爆火的kki正是边学道公司旗下产品后,得知边学道就是那个投入巨资帮助spacex起死回生的股东后,连最桀骜的耶鲁学子也不会表露出一丝“不过如此”的表情。

  耶鲁的骄子不会被巨额财富吓住,但他们会尊敬真正有想法、有魄力、有能力的人,ex两条备注恰好足够让边学道摸到让耶鲁尊敬的边缘。

  “雅礼协会”门前。

  边学道跟在场的留学生和访问学者逐一握手,含笑寒暄,一点没有级富豪的架子。

  用《天下无贼》里的话讲: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

  能在耶鲁求学的留学生,再怎么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对正处于上升期的有道集团来说,这里每个人都是宝贝,若是能挖几个进有道集团,稍稍培养培养,不说以一抵百,抵十那是肯定没问题。

  身为有道集团掌舵人,边学道最主要的两个工作,一是把握方向,二是招揽人才,所以他摆足了礼贤下士的姿态。

  有人想要跟他合影,同意!

  有人想要跟他拥抱,同意!

  有人直接把自己的创业构想言简意赅地说给边学道听,边学道回身招呼洪诚夫,让他把名片给大家,然后明言:“大家有创业点子,可以跟洪总,你们的洪师兄联系。如果项目确实不错,我可以保证,只要你们不是研究科幻片里的生化兵器,不是特别特别烧钱的倒退型项目,不是往太空扔火箭,资金就不是问题。”

  “哈!”

  周围的留学生都被边学道大气幽默的话逗笑了。

  环视一圈,边学道接着说:“kki公司在山景城,未来若是有人到硅谷创业遇到了困难,可以联系kki科技,在不违法的前提下,只要是我们力量范围内的,我保证为大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话音落下,周围先是安静,接着响起掌声。

  老实讲,能到耶鲁留学的人大都是思想独立且有几分傲骨的,他们轻易不会步调一致地鼓掌赞同某个人。

  可是现在,因为大家明白边学道这个许诺的分量,所以不谋而合地一起鼓掌致谢。这掌声,既谢边学道的慷慨,也谢边学道的胸怀,同时还想让在场的学校高管感受到中国人的团结。

  参观继续。

  大家都明白呼啦啦近百号人在校园里一起走太过显眼,所以留学生和访问学者大多告辞离开。

  接下来边学道一路走一路看,路线随意,再不停步。

  走过校方原本打算重点介绍的b1e,边学道没有一丝停留的意思,最终,他在哥特风格的斯特林纪念图书馆(ster1ing-memoria1-Library)前停下了脚步。

  图书馆拱门上方右侧第二板块上刻着的汉字吸引住了边学道的目光。

  他站在门前仰头细看,轻轻读出声来——“卿兄以人臣大节,独制横流,或俘其主,或斩其元恶。当以救兵悬绝,身陷贼庭,旁若无人。历数其罪,手足寄于锋刃,忠义形于颜色。古所未有,朕甚嘉之。”

  刚好读到最后一个字,边学道的手机响了。

  ……

  ……

  (ps:宫中郝师傅做的锅包肉188一盘,欢迎大家来品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