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310章 不止一本?

第1310章 不止一本?

  “哒!哒!哒!哒!”

  书房东墙上的挂钟勤恳地工作着,台灯的灯光只笼罩书桌附近的区域,书房一大半空间都隐没在昏暗中。

  书桌后面,祝天养静静靠在老板椅上,两只手轻轻揉着太阳穴,脸上透出用脑过度后的深深疲惫。

  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边学道那本黑皮日记本的复印版,还有一大张白纸,白纸的四个角写有汉字和英文——石墨烯、、开心网。

  此时,窗外传来阵阵海浪声,滔滔入耳。

  本来祝天养很喜欢海浪声,因为他笃爱海浪里磅礴而连绵不绝的力量,就像他的名字,一个“养”字,代表生生不息、源源不断的生机和意志。

  可是今天,祝天养莫名觉得海浪有点吵。

  他烦躁地站起身,在书房里转了一圈,然后一把拿起摆在书房西墙前的八面汉剑,“唰”的一下将剑从鞘里拔了出来。

  剑一出鞘,无形的剑威立刻在书房里蔓延开来,丝丝寒意穿透衣服,直直钻进皮肤里。

  这把剑曾是祝海山的珍藏,放在身边把玩保养了近2o年。

  上五台山隐修前,祝海山当众把剑交给了祝天养。

  把此剑传给二儿子,既因为祝天养爱剑练剑,还有让祝天养执剑护卫家族、斩仇诛敌之意。

  得剑后,祝天养便把剑放在了意大利manaro1a(马纳罗拉)私宅的书房里。之所以选择摆在书房西墙前,因为五行中西方属金,可以养剑之锐气。

  持剑在手,祝天养身上的烦躁气息立刻被压了下去,威严杀伐之气立起。

  只见他双手握住剑柄,拉开架势,然后突然力,剑锋如闪电一样横切出去,接着另一侧剑锋如迅雷一般斜上直挑,半空蓄力后,再重重劈下。

  亏得书房够大,一米多长的八面汉剑施展开来,四周空间绰绰有余,当然,这跟祝天养常年练剑,熟悉兵器攻击距离也有很大关系。

  可是书房再大,毕竟不是舞剑的地儿。

  别的不说,祝天养摆在书房里的物件,从木器到瓷器再到字画典籍,无一不是价值千金的珍品,其中有些古籍,举世也找不出几套。

  书房里的陈列架像博物馆一样有防潮、防氧化和防护功能,然而八面汉剑势大力沉,真要是扫上一下,就是祝天养也得心疼几天。

  所以,舞了不到三分钟,祝天养吐气收剑,原地站了半分钟,面色严肃地将剑归鞘,郑而重之地把剑摆回原处。

  这是祝海山教给祝天养的:兵不可黩,心须敬之。

  表面上,祝海山是教祝天养敬兵器。

  实质上,祝海山是教育祝天养:君子以除戎器,戒不虞。夫兵不可玩,玩则无威;兵不可废,废则召寇。

  更深一层地想,祝海山是在告诉祝天养一个道理——“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上不玩兵,下不废武,存不忘亡,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

  站在剑前默默想了好一会儿,祝天养走回书桌后面,坐下,继续破译边学道最近的四个大动作——、kki、开心网。

  其中,开心网和kki边学道已经“不声不响”地做成了。

  两个项目,一个国内火,一个国外火,双管齐下,并驾齐驱,把国内外的IT公司全都看傻眼。

  然后就是边学道正在准备做的oLed和石墨烯。

  老实讲,消息传回来后,祝天养吓了一跳。

  祝天养的见识和视野远普通人,所以他第一时间把oLed、石墨烯和边学道的大数据、人工智能、无人机以及埃隆-马斯克的新能源汽车甚至spacex的火箭项目联系在了一起。

  更关键的是,祝天养找人预估了一下oLed和石墨烯的研成本,反馈回来的信息显示这两样都是极烧钱的新兴项目,从研到掌握量产技术保守估计需要投入5o亿美元,而这还仅仅是研,建设大型量产生产线的话,还得再投入4、5o亿美元。

  1oo亿美元,就是放在祝家,也不是一笔小钱。边学道的话,这已经占到他目前总资产的3/4。

  这是要豪赌吗?

  祝天养不相信!

  以祝天养对边学道过往几年行为的分析,他不相信边学道是心血来潮才想做实业,他坚信边学道一定是跟之前一样预见到了什么,十拿九稳甚至十拿十稳才会如此“全力出击”。

  可是另一方面,祝天养又特别不解。

  眼下全球经济危机肆虐,各国实业集体萎靡,在这个时候烧钱搞研,是不是自信过头了?

  祝天养会这么想,因为他仔细研究过边学道的“家路”。

  他现边学道搞的my123、安全卫士、输入法、微博、kki等等基本全是创意型项目,有一定技术需求,但不高。也就说,只要想出点子,大方向不错,把握好时间点,与社会的网络条件和硬件环境匹配上,极易获得成功。

  而oLed和石墨烯则不同。

  究其根本,这两个项目拼的不是创意,而是资金,是科研实力,乃至一点点运气。

  说到底,就算边学道真如祝海山生前所言是“天人转世”,就算边学道真的有某种预知能力,祝天养相信边学道可以预见性地率先提出创意,但他不相信边学道能完整掌握某种新型材料的核心技术和工艺。

  那么……

  边学道为什么打oLed和石墨烯的主意呢?

  他的倚仗是什么?

  这么大的阵仗,他所图肯定甚大,图的又是什么?

  若仅仅为了赚钱,在国内一二线城市买地囤地盖楼,跟家里摆了几台印钞机一样,哪还用如此费力地搞什么oLed和石墨烯?

  祝天养百思不得其解,只得把目光移到黑皮日记本的复印本上,以期在复印本里找到答案。

  可是一连看了两天两夜,祝天养一无所获。

  不仅一无所获,脑子还越看越乱,情绪越来越躁,那种守着宝山不得其门的郁闷感觉愈强烈,让祝天养恨不得开着车出去飚一个28o迈,那也是他开过的最快度。

  正是因为当年玩车玩的狠,被祝海山限制,祝天养才选择意大利的manaro1a为自己的长居之地,因为manaro1a靠海,而且不允许私家车辆进入,所有人进出都只能选择坐班车、坐船或步行。

  附近根本没车,想开也没得开!

  深深吸了一口气,祝天养拿起复印本,翻到夹着书签的那页,却现注意力难以集中。

  不知不觉,边学道的黑皮日记本隐隐成了祝天养心里的一个魔障。

  有时在梦里,祝天养会当面问边学道日记本里记的都是什么;他还会让人开一个破译程序,然后将日记本里的秘密全部破译,可是等到祝天养从管家手里接过破译记录本后,记录本竟然在他手里无风自燃,瞬间化为飞灰。

  想到梦里那逼真的一幕,祝天养微微探身,关掉台灯。

  “咔嗒!”

  书房立刻陷入黑暗。

  黑暗中,窗外的海浪声越清晰,整个房间如同漂浮在大海中央的四方盒子,似乎连脚下的地板都随波晃荡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台灯忽然亮起。

  祝天养平静地拿起笔,在面前的白纸上写下四个字——“不止一本”,接着,在字后面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

  ……

  同一时间,边学道脑子里也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就在刚刚,祝德贞打电话给他,说要介绍一个极有能量的美国人给他认识,同时她五叔祝天歌也想一起见见边学道。

  两人在电话里约定,一天后,在芝加哥house-of-B1ues(蓝调之屋)的三楼包厢里见面。

  挂断电话,边学道看着手里的电话想:在蓝调之屋见“极有能量的美国人”,祝家这是闹哪样?

  正想着,手机又响了。

  来电显示——是徐尚秀!

  ……

  ……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黄易大师一路走好。)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