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336章 无需证明

第1336章 无需证明

  边学道嘴里的“刚刚好”,听在徐尚秀耳朵里非常意外。

  “这么急,我都没准备礼物。”徐尚秀说。

  “不用准备礼物,我爸我妈不挑这个。”边学道安慰道。

  “第一次登门哪有不准备礼物的?”徐尚秀很坚持。

  “那要不这样……”

  把手机交到右手,边学道看着车窗外的商场橱窗说:“你想带什么礼物,我让李兵下车去买。”

  “……”徐尚秀一下被问住了,她轻声说:“我也不知道该带什么礼物。”

  边学道听了,笑着说:“那我让李兵随意买,反正就是个意思。”

  手机里静了好几秒,徐尚秀小声跟边学道商量:“今天不去,明天去可以吗?”

  听徐尚秀这么说,边学道立刻意识到自己的提议太仓促了。

  见家长这种大事,下飞机才通知,一点没给徐尚秀准备时间,有点不够尊重对方。

  说起来,这个应该算是“成功人士”的思维惯性,边学道自己也现有时会不知不觉地把在公司里的行事风格带到生活中。

  念及此处,他干脆地同意说:“好,那就明天。”

  似乎没想到边学道会这么痛快地答应,徐尚秀问:“真的?”

  边学道笑着说:“这有什么真的假的,带你登门,自然听你的。”

  “谢谢你。”徐尚秀认真地说。

  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边学道说:“你准备一下,15分钟后老唐去找你。”

  “啊?”徐尚秀有点蒙。

  边学道说:“不见我爸妈,见我总行吧!”

  “哦!”

  结束通话,边学道看着开车的李兵说:“去五道口。”

  李兵闻言,伸手按开中控区的储物盒,看着路面说:“老穆你看看里面有没有圆头钥匙?”

  穆龙从储物盒里掏出几把钥匙,看了看,说:“有两套圆头的。”

  李兵说:“就是这两套。”

  ……

  ……

  五道口,华清嘉园。

  除了沈馥常去的那套房子,边学道让李裕找人又清理出一套房子,以备不时之需。

  现在,到用房子的时候了。

  之所以不带徐尚秀去沈馥常去的那套房子,因为边学道答应过沈馥,那套房子是两人的专属空间。

  边学道就是这样的性格,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答应了的事情,一是一二是二,肯定会做到,而且在他心里,不让“专属空间”生交叉,是对身边女人的“底线性”尊重。

  所以,就算边学道对徐尚秀厚爱独宠,就算徐尚秀和沈馥都不会知道对方来过同一套房子,边学道仍然保留沈馥“专属空间”的纯粹性。

  五道口还是老样子,唯一区别是路两旁的霓虹灯框更多了。

  车开进小区,边学道在车里给李裕打电话,问清房子的栋号单元号和门牌号才下车。

  好吧……压根没住过,加上太久不来,他是真记不住自己“一时兴起”囤的房子的信息。

  三人下车后,李兵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黑色单肩包挎在肩上,然后跟边学道和穆龙一起进单元,上楼,找到门牌号,开门。

  照例是穆龙先进门,开灯,然后进行安全巡视。

  把每个房间都看过,把所有窗帘都拉上,穆龙走回客厅冲李兵和边学道点头,两人这才走进屋。

  关上房门,三人谁都没有说话。

  李兵把身上的单肩包放在茶几上,从包里拿出一套探测仪器,连接好,他开始拿着一个探测棒逐个房间探测。

  不得不小心!

  “三号宅”被人侵入的事给边学道敲了一记警钟,所以现在无论走到哪里,他都会格外小心。

  李兵探测的时候,边学道站在客厅里好奇地打量房子的装修和格局,结果现对这里一点印象都没有,感觉就像第一次进别人家一样。

  两分钟后,李兵拿着探测棒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开口说:“确定安全。”

  边学道听了,脱下外套,伸手在桌子上摸了一把,接着走进餐厅打开冰箱看了看,回头跟李兵说:“你去买点吃的喝的,我跟老穆留下打扫卫生。”

  4o分钟后。

  正拖地的李兵手机进来一条短信,拿出手机点开看完,李兵扭头看向整理冰箱的边学道说:“老唐他们到了,马上进小区。”

  关上冰箱门,边学道看着李兵和穆龙说:“前栋楼还有一套房子空着,等下你俩去那边休息。”

  5分钟后,门外传来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

  听节奏,就知道是唐根水他们到了。

  ……

  ……

  相比于沪市华府天地那样的大户型豪宅,华清嘉园的户型更接地气,更有生活气息,所以房子里只剩边学道和徐尚秀两人后,居家的氛围油然而生。

  好奇地在房子里看了一圈,徐尚秀问出了跟沈馥一样的问题:“这是谁的房子?”

  “我的房子。”

  “你的房子?”

  “这房子买了有几年了。”

  “买它干什么?”

  “出租!”

  “……”

  “那时我胸无大志,一心想当小富即安的寓公,不用上班,每月收房租悠闲度日。”

  对话到这里出现差别。

  边学道说完,徐尚秀走到客厅的落地窗前,摸了一下窗帘的材质,说:“那也是我向往过的生活。”

  说完,徐尚秀转身看着边学道问:“你刚下飞机,吃晚饭了吗?”

  边学道摇头。

  徐尚秀见了,走进餐厅,打开冰箱看了看,说:“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徐尚秀的样子和语气瞬间击中了边学道内心深处最隐秘的区域,他拉出一把椅子坐下,看着徐尚秀说:“榨菜肉丝面吧!”

  跟另一个时空一样,徐尚秀做榨菜肉丝面十分拿手。

  肉丝下锅后,厨房里立刻弥漫一股肉香,闻得边学道食指大动。

  接着,看着在灶台前忙碌的徐尚秀,边学道忽然生出一种恍惚错乱感,他真切感觉眼前的这一幕好像生过。

  灶台前的背影,让他无比着迷眷恋,并且隐隐带有某种宿命感。

  几秒钟后,边学道站起身,走到徐尚秀身后,伸手从后面搂住徐尚秀的腰,身体紧贴徐尚秀的后背,低头轻嗅徐尚秀的头。

  被边学道从身后抱住,徐尚秀愣神了两三秒钟,然后她继续翻炒锅里的肉丝。

  过了差不多半分钟,边学道梦呓一样轻声唤道:“尚秀!”

  徐尚秀微微侧头:“嗯!”

  边学道闭着眼睛亲吻徐尚秀的头:“我想你!”

  “我也想你。”

  “我想你!!”边学道又说一遍。

  徐尚秀停下翻炒的手,充满柔情地说:“因为你,我愿意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不想成为你的包袱,因此奋努力,只是为了想要证明我足以与你相配。”

  边学道抬起头,肯定地说:“你已经证明过了,不需要再证明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