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347章 活在爱中(二)

第1347章 活在爱中(二)

  万城华府,边家。

  别墅门厅里,边学道微笑着把身旁的徐尚秀介绍给父母:“爸妈,这是我女朋友——徐尚秀。”

  “尚秀,这是我爸我妈。”

  看着慈眉善目、笑容和蔼的边爸边妈,徐尚秀礼貌地说:“伯父伯母好。”

  边妈听了,喜眉笑眼地上前一步,伸手拉着徐尚秀的手说:“好!好!快进来,屋里坐。”

  说着话,边妈回头冲一个干净利落的中年女人说:“宋姐,把煲好的银耳莲子羹端客厅来!”

  说完,边妈转回头,看着边学道说:“还不帮忙把尚秀手里的东西接过去?真不懂心疼女人。”

  两只手都拎着礼盒的边学道笑着说:“路上我试拎了,不沉。”

  瞪了儿子一眼,边妈说:“沉不沉也该男人拎。”

  嗯……

  见面第一个环节很完美!

  首先,二老不是坐在客厅里等人,而是走到门厅相迎,态度和善可亲,直接打消了女方初次登门的小紧张。

  其次,边妈让保姆端羹,言外之意是提前让保姆煲了羹,体现出对女方登门的重视。

  最后,边妈假意“训斥”儿子,让儿子学会照顾女人,这绝对是所有初次登男朋友家门的女孩最受用的“见面礼”。

  所以,如果打分的话,边妈的表现可以打10分!

  满分!!

  第一回合接触下来,徐尚秀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放下了。

  来之前,尽管嘴上没说,徐尚秀心里还是有点担心的,她担心边家二老会像影视剧里演的豪门家长那样——挑剔、苛刻、眼高于顶、距离感十足、皮笑肉不笑。

  结果事实表明,边家二老很和蔼,很平易近人。

  这种亲近感徐尚秀很熟悉,因为边妈接人待物的方式跟徐家长辈有相似的地方,或者说透着同一个阶层的感觉。

  没错,就是阶层!

  讲了千百年的婚嫁“门当户对”是有其道理的,因为不同阶层的人思维和行事模式不同,想跨越阶层的鸿沟,本质上是不同模式的融合,这种融合往往不是单方面可以实现的,它需要两个阶层“各退一步”,所以非常考验人,也非常浪费精力。

  徐尚秀的幸运之处在于,边家有富豪的财力,但因为富裕时日尚短,还没有形成富豪阶层的一些“陋规”,身上还留有原阶层的朴素和自然。

  并且,跟影视剧中的豪门家庭不同,边学道不是承祖辈荫泽富家子弟,而是打江山的“富一代”,边家的富贵全是边学道一手所创,所以边家长辈不太可能会像剧中的家长那样强势霸道,刁难儿媳妇的概率大大降低。

  好吧,不仅大大降低,而是根本不会。

  边爸边妈比外人更加了解自己儿子的性格,知道边学道表面上随和但其实个性很强,做事谨慎三思,不是心里十分满意认定了的,不会随便带回家,两人若是刁难准儿媳妇,等于是在制造家庭矛盾,还是极难调和那种。

  因此边爸边妈早已取得共识,不轻易在儿媳妇人选这件事上唱反调,除非边学道鬼迷心窍,带回家的女人有重大缺点实在没法认同,两人才会提出反对意见,但也绝对不会在女方登门时表现出来,因为两人大半辈子小市民的生活经验是“做人留一线”,而且尊重女方其实等于是给自己儿子面子。

  别墅一楼会客厅里。

  四人坐下,等宋姐把银耳莲子羹端上来,边妈笑着跟徐尚秀说:“尝尝,这汤润肺养胃,美容养颜,适合女人喝。”

  目视徐尚秀端起瓷碗优雅地小口喝汤,边妈扭头看着旁边三口两口就一碗下肚的边学道说:“也没人跟你抢,急什么?”

  把碗递给宋姐,示意再盛一碗,边学道笑着跟边妈说:“中午没吃,回来路上就饿了。”

  边妈听了,看向宋姐说:“告诉厨房,晚饭提前。”

  说完,边妈看着徐尚秀说:“你得劝劝他,整天满世界飞,昼夜颠倒,饭也不应时应晌吃,这么糟害身体怎么行?现在年轻,觉不出什么,等过了40岁,大病小病就会慢慢找上来。我和他爸不常在他身边,你多替我们关心照顾他。”

  放下手里的瓷碗,徐尚秀点头说:“伯母您放心,我会劝他的。”

  边妈闻言点头,看着边学道说:“我说你不听,尚秀说你总听吧?”

  边学道笑着说:“都听!”

  没理边学道,边妈和颜悦色地问徐尚秀:“家里父母身体都挺好的吧?”

  徐尚秀点头:“都挺好的。”

  边妈说:“身体好比什么都强。”

  说着话,边妈看了边爸一眼,意思别光我说,你也说说。

  跟老伴儿极有默契的边爸见了,轻咳一声,问道:“父母现在在哪儿?退休了吗?”

  呃……

  不等徐尚秀开口,边学道抢着说:“退休了,住在沪市。”

  边爸其实就是随口一问,闻言说:“沪市?挺好!”

  见老爸有点接不下去,边学道岔开话题说:“爸,尚秀给你买了根人参,品相很高,你不看看?”

  得儿子解围,边爸说:“我哪会鉴参?我就知道须子上有小疙瘩的是好参。”

  边学道顺势起身说:“我拿来你看看。”

  把礼盒放在茶几上,打开,边学道笑着说:“对了,尚秀还给你俩带了一样礼物……”

  说到这儿,他看着徐尚秀说:“拿出来吧!”

  徐尚秀依言从包里拿出两个刺绣荷包,礼貌地说:“学道说您二老恭敬三宝,我平时也读经,就手抄了两份《心经》,希望你们喜欢。”

  听徐尚秀这么说,边妈接过荷包,郑重说道:“你有心了,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练字成痴的边爸听徐尚秀说荷包里是她手抄的《心经》,立刻打开荷包,拿出圆筒,倒出里面的抄经纸,摊开,眼睛立刻就是一亮,说:“字不错!”

  说完,边爸抬头看向徐尚秀问:“从小练字?”

  徐尚秀赧然说:“读研后时间多,才写了几本字帖。”

  “写过毛笔字吗?”边爸继续问。

  徐尚秀答道:“寝室有个室友外祖父是书法家,受她熏陶,学了点技巧。”

  边爸一听立刻来了兴致,张罗到楼上书房写几笔。

  边学道乐见父母和徐尚秀融洽相处,于是赞同说:“我最近觉得我的字也小有进步,正好让老爸你指导指导。”

  “你的字……”边爸一脸轻视地“哼”了两声,说:“你能写到小徐一半的水平再让我看。”

  边学道笑嘻嘻地说:“我俩风格不同,不能简单比较。”

  三分钟后,别墅二楼书房。

  边爸先写,他几乎没怎么酝酿,提笔先写了一幅“举案齐眉”,接着又写了一幅“琴瑟和鸣”。

  写完“鸣”字,稍稍运了几口气,边爸再次提笔,一气呵成写了一幅“惜福惜缘”。

  几分钟后,站在书案前,徐尚秀运笔在纸上写下“心心相印”四个字。

  一旁的边妈看见这四个字,眼中闪过一丝赞赏,很显然,她认同徐尚秀的感情之道。

  写完四个字,徐尚秀再不肯定献丑,于是边学道站在徐尚秀刚刚站的位置,一笔一划写下八个字——“清风徐来,花自盛开”。

  ……

  ……

  英国,伦敦。

  沈馥御用的音乐总监格兰特在一家酒吧里遇到一个嗓音让他颇为惊艳的年轻黑人歌手。

  台上的黑人歌手唱完,格兰特邀请对方喝酒。

  两人喝酒时,格兰特问出年轻歌手叫迈克尔-基瓦努卡。

  当看到格兰特递过来的名片上印着的身份时,这个只有22岁的年轻人兴奋地跟格兰特说:“我有一首新歌,也许可以跟沈合作。”

  格兰特不置可否:“新歌?你写的?”

  基瓦努卡点头。

  格兰特问:“名字叫什么?”

  基瓦努卡说:“《Cold-Little-Heart》。”

  格兰特问:“尝试过其他公司吗?”

  基瓦努卡失落地说:“试过,大家都嫌弃前奏太长,可我不想删改。”

  格兰特想了想说:“明天你来名片上的地址找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