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369章 别有一番滋味

第1369章 别有一番滋味

  看着没打招呼径直门的父母,樊青雨心里郁闷至极。

  一家三口六目相对的一瞬间,樊青雨真真觉得自己命不好。

  不然为什么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让父母撞见边学道?

  刚刚过去的两天,是樊青雨跟边学道相处最“平等”、最舒服的两天。

  这两天的相处,让樊青雨发现边学道对她除了欲之外还有一丝别的情愫,他甚至给了已经甘心做笼金丝雀的樊青雨一片天空,一里湖塘。

  国贸三期80层!

  整整一层楼!!

  全都交给樊青雨打理!!!

  这番话的含义和分量樊青雨心里十分清楚——她位了!

  位,不是边学道妻子的位,而是可以享受乃至动用一些身后男人的资源,光明正大地。

  这一步,让边学道她的床还要难,因为男人跟女人床是感性的,有冲动的成分,而代理人这种事,肯定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这个决定本身是一份长期契约,唇齿相依那种。

  到这一步,樊青雨才算真正飞枝头变凤凰。

  可在她即将迈步踏最关键一个台阶的时候,父母忽然横插进来,平添变数。

  门口。

  看着迎面走来,站住不动的父母,樊青雨念头电转,把“爸妈”两个字咽回肚子里,说:“你俩过来怎么不提前给我电话?先进屋吧,我送个朋友。”

  朋友?!

  看门口两个凶神恶煞一样的壮汉的样子,樊有德和樊妈妈还以为是门催债的,差点要掏手机报警。

  真的是朋友?

  老两口扭头对视一眼,有心问女儿话,最终慑于李兵和穆龙的气场,忍住没说。

  樊青雨没再跟父母说什么,看着边学道说:“我送你。”

  “不用了。”边学道不动声色地看了对面两个老人一眼,带着李兵和穆龙离开。

  樊青雨听话地没送,站在原地直到听见电梯关门声,她仰头叹了一口气,低下头说:“进来吧。”

  关门。

  一家三口站在客厅央,樊妈妈紧张地拉着樊青雨的手问:“刚才那三个人是什么人?真是你朋友?不会是来要……”

  扭头看着妈妈,樊青雨笑着问:“要什么?”

  “要债!”樊妈妈看着女儿眼睛,说出了如鲠在喉的两个字。

  “真不是要债,是朋友。”樊青雨坐在沙发,转而问:“你和我爸来找我,有事?”

  樊妈妈不答,走进餐厅看了一眼,回身问:“怎么有两副碗筷?”

  说完,樊妈妈眼珠一转,径直朝主卧室走去。

  樊青雨见了,立刻起身追过去拉妈妈。

  她和边学道醒的晚,起床忙着做早餐,卧室根本没收拾,这要是让妈妈进去,一眼能看出问题。

  见女儿挡在卧室门前不让进,樊妈妈问:“有什么怕妈妈看的?”

  樊青雨又急又羞:“妈,我是成年人,我有自己的私密空间。”

  “我是你妈,什么事非得跟我遮着瞒着?我能害你吗?”

  樊青雨依旧不让。

  “咂”了一下嘴,樊妈妈蹙眉说:“你这孩子……她爸……”

  樊有德走过来,把老伴拉到沙发前,看着樊青雨说:“二丫啊,帮我倒杯水,路渴了。”

  略微犹豫了一下,觉得爸爸不会用这种方式调虎离山闯卧室,樊青雨走进餐厅倒水。

  看着樊青雨走进餐厅,樊有德凑到樊妈妈耳旁小声说了一句话,樊妈妈听了,吃惊地看着樊有德,眼睛里全是惊讶。

  端着两个水杯走回客厅,樊青雨在父母对面坐下,深吸一口气,开口说:“你俩不用猜了,刚才你们在门口遇见的……是我男人。”

  “你说啥?”

  两眼放光的樊妈妈接着问:“站你旁边那个?”

  樊青雨点头。

  这会儿樊青雨已经可以确定父母没认出边学道。

  想想其实也不怪,信息传播有盲区,每个人的关注点各不相同,再加照片和影像失真问题,所以算尔盖茨和李嘉诚走在街头,也不见得每个过路的市民都能认出他俩来,何况边学道的知名度和曝光度李嘉诚和尔盖茨差很多。

  见女儿点头,樊妈妈一下坐过去,拉着樊青雨的手关心地问:“你说的是真的?”

  樊青雨继续点头。

  “唉呀!”樊妈妈在樊青雨胳膊拍了一下说:“你这孩子,既然是你男朋友刚才你问啥不给我和你爸介绍?刚才我看他两眼,好高大,一看家庭出身不错,对了,他是做什么的?今年多大了?哪里人?父母都在吗?”

  面对妈妈连珠炮一样的问题,樊青雨淡淡地说:“他是我男人,不是我男朋友。”

  “啥?”樊妈妈目定口呆。

  “二丫头你这话什么意思?”樊有德也放下水杯插话问。

  “意思是……”

  樊青雨平静地迎着父母的目光,说:“我被他包养了。”

  樊有德:“……”

  樊妈妈:“……”

  竟然真被传言说了!

  “樊家二女儿在燕京发达了”、“樊家老二被有钱人包养了”等传言早已经在老家成德县传开了。

  尽管有一些心理准备,可真听女儿当面说穿,樊家二老还是不太能接受。

  樊有德樊妈妈这一辈人的道德观保守而顽固,他们对新时期的一些社会关系难以认同,也难以接受。

  不等父母开口,樊青雨接着说:“妈你还记得在医院时我跟你说的贵人吗?”

  樊妈妈回忆了一下:“你是说……”

  已经决定彻底说开的樊青雨再无保留:“是他!”

  “我的车是他给买的,这套房子是他给买的,我身的珠宝首饰、名牌衣服和包包是他给买的,你俩看病和咱家现在吃穿住行用的也都是他的钱。”

  这……

  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已经用了女儿钱的二老实在没法跟女儿谈道德。

  客厅里静了好一会儿,樊有德忽然问道:“刚才门外另外两个是什么人?”

  “保镖。”樊青雨干脆地说。

  “保镖?”

  樊有德接着说:“他是干什么的需要随身带保镖?不会是黑社会吧?”

  樊妈妈身体猛地一颤,刚要说话,被樊青雨打断说:“他姓边,是百亿富豪!”

  边?!

  百亿?!

  眨眼想了想,樊有德忽然瞪大眼睛看向樊青雨:“我想起来了,我在报纸看见过照片,他……他……边……不会是那个有……有什么……对,有道集团的老总边学道吧?”

  樊妈妈头脑里的信息量明显不如丈夫,她一时不知道有道集团的老总边学道是何方神圣,不过让丈夫如此吃惊,那肯定是了不得的人物。

  听爸爸点破谜题,樊青雨轻轻点头:“是他。”

  这句话说出口,樊青雨心头一轻,如释重负。

  见女儿承认,樊有德却迷茫了。

  燕京没有老亲故友,在家无聊的樊有德迷看报纸。

  他在报纸看过关于有道集团和边学道的专题报道,报道里,撰稿者不吝赞美之词,把边学道形容为举世百年难得一遇的商业才,同时列出胡润富豪榜单,直观地将边学道的商业和财富成展现在读者眼前。

  边学道!

  国内顶级富豪,在世界也是名列前茅的巨富!

  樊有德不敢相信包养女儿的竟是这样一个人之龙一样的人物,对方居然看了自己女儿,而自己刚刚还在女儿家门口跟对方打了照面。

  这会是真的吗?

  见父母全都不说话,樊青雨接着说道:“今天的事,我希望你俩替我保密,对任何人都不要说,特别是我哥,不要让他知道。”

  见妈妈似乎有话要说,樊青雨摆摆手:“我明说了吧,我这种身份,边学道不会公开,换句话说,一旦我俩的关系曝光,他会像丢掉一个手帕一样甩掉我,弃若敝履。”

  “青雨!”听女儿说的可怜,樊妈妈忍不住出声。

  脸没有多余表情,樊青雨继续说:“我希望你们明白,我是走了大运,才靠边学道这棵大树。门外面,你们女儿年轻,你们女儿漂亮,你们女儿出身好、学历高、有情调、有本事并且想边学道床的女人手牵手能从燕京排到成德。所以,我们希望你们听我的话,替我保密,因为只有我继续留在边学道身边,才能获得更大利益。只要我再留在他身边几年,咱们家这辈子都不用再为钱发愁。”

  40分钟后,时代公寓小区门口。

  看着蓝色卡宴的车尾灯渐渐驶出视野,樊妈妈看着樊有德说:“老头子,你掐我一下。”

  同一时间。

  南锣鼓巷,孟婧姞家。

  祝德贞推门直入,孟婧姞正坐在窗前看着一盆紫色风信子发呆。

  祝德贞见了,笑着问:“这么好的午,这样傻看着花虚度?”

  目不转睛地看着花,孟婧姞百无聊赖地说:“最近心情不好,全靠花调节了。”

  扫了一眼梳妆台旁边的一堆购物袋,祝德贞挑着眼眉说:“少说了个‘钱’字吧?”

  半晌,孟婧姞问:“你说世什么样的爱情最迷人?”

  “若有若无的吧!”

  “为什么?”

  “别有一番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