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395章 沈盈星
  李裕盲选唱的是张学友的《一滴泪》。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选这首歌他有几个考量,其两个考量都是边学道给的建议:第一,歌曲一定要有高音;第二,歌曲一定不能太大众。

  习惯性听从边学道建议的李裕以这两条为心选歌,当然他也加入了自己的想法,首先歌曲要有情感厚度,其次歌曲要有一点难度。

  要难度,因为李裕知道自己一定晋级,他不想被人议论“唱歌不行靠关系晋级”,那样的话不仅他本人名誉受损,整个节目的公正性和口碑也会蒙污。

  选定《一滴泪》后,李裕找爱乐工作室的人帮忙对歌曲进行微调并彩排演练,增强舞台表现力以适应选秀节目,总之为了在《华好声音》有个好的表现,李裕全身心投入,彻底豁出去了。

  家里面,对李裕登台李薰一万个支持。

  实在累得疲了,在家关起门李裕偶尔发几句牢骚,李薰听见了,劝导丈夫:“学时不让你唱你不松麦克,现在让你唱你又不愿意唱,你想咋样?”

  李裕哑着嗓子说:“那能一样吗?”

  “有什么不一样?”

  “在一帮朋友面前唱跟当着几百人唱还被全国人看能一样?”

  递给丈夫一杯水,李薰笑着说:“我记得你跟沈馥一起登过台,还跟边学道在尚秀宾馆阳台唱过,哪次现场观众都不少,这么练还没练出胆儿?”

  接过水杯喝了一大口,李裕声音好了一点:“跟胆没关系,你不懂。”

  在桌旁坐下,李薰抹平桌布的褶皱,说:“你想的我可能不懂,不过我懂饮水思源。咱们现在是靠着大树好乘凉,现在让你浇点水,不要有情绪。”

  放下水杯,李裕咂咂嘴说:“不是有情绪,唉,说不明白。”

  起身走到李裕身后帮李裕按摩肩膀,李薰柔声道:“那不说,别锁着眉头了,我带你出去散散心吧!”

  “去哪?”

  “去看电影啊!最近好像有部片子,导演是XXX,演员是XXX。”

  李裕侧头问:“他俩是夫妻吧?”

  “对啊!”

  “不去!”

  “为什么?”

  “夫妻档的电影坚决不看。”

  “为什么?”

  “用老边的话说,夫妻档会公私不分,为老婆量身定制角色多于琢磨故事。”

  “武断!”

  “咱俩争没用,事实是有些导演觉得只有自己老婆会演戏,什么样的角色都能演。”

  李薰说:“合理利用手里资源无可厚非。”

  看了一眼李乐阳房间的房门,李裕微微低头,压着声音说:“所以导演和女演员成了管鲍之交也无可厚非。”

  眨眼想了想,李薰掐着李裕胳膊说:“不学好!”

  李裕咧嘴说:“我没说什么啊!”

  “你还说?”

  “是你想多了。”

  李薰手加劲儿。

  李裕红着脸说:“能不能好好讲道理了?”

  两秒钟后,李裕哀求道:“姐,松手,我跟你去看电影还不行吗?”

  李薰听了立刻松手,高兴地说:“你让妈过来看着乐阳,我去化妆。”

  李裕问:“不带乐阳?”

  李薰做飞吻状:“二人世界。”

  15分钟后……

  等得有点着急的李裕走进主卧,看着坐在梳妆台前的李薰问:“还没化完?”

  “快好了。”

  走过去,看着梳妆台不同颜色不同形状的瓶瓶罐罐李裕问:“这么多种,一起用会不会起化学反应爆炸?”

  停下动作,李薰拿着睫毛刷说:“你出去。”

  又过了20分钟……

  李裕忍不住再次走进主卧,正好李薰迎面出来。

  盯着李薰看了好几秒,李裕愣愣地说:“你这也太……”

  微微昂头,李薰勾着嘴角问:“怎么样?不好看?”

  李裕点头:“很好看。”

  走过来挽着李裕胳膊,李薰说:“肯定好看啊,不然你以为我坐在镜子前半个多小时是在许愿吗?”

  走进衣帽间,见李薰一件一件搭配衣服,李裕说:“看个电影,用得着这么正式?”

  甩给李裕一个媚眼,李薰拿着衣服走到镜子前,左右侧身量:“我问廖蓼了,她说学员家属可以去现场,到时我去现场给你加油,总得美美的,不能丢你李部长的脸啊!”

  ……

  ……

  英国,伦敦。

  福纳医院,房间里只有沈老师陪沈馥。

  其他人要么休息,要么主动留出空间让沈馥母女说话。

  坐在婴儿车旁,沈老师看着襁褓的小萤星说:“还好眼睛像你,一个女孩,眼睛要是像她爸不好看了。”

  按电钮支起床头,沈馥说:“这话你可别让她爷爷奶奶听见。”

  说到边爸边妈,沈老师抬头看着沈馥:“这两天我观察了一下,他们家好像没打算把你生孩子的事跟亲朋说,不然孩子出生这都好几天了,怎么能一个探望的都没有?”

  “妈!”沈馥靠着枕头说:“这种事有什么好挑的,孩子这么小,抵抗力弱,越少见生人越好。”

  “你啊,帮着他们家说话吧!”

  帮小萤星掖了掖被角,沈老师叹气说:“我一想到这孩子一辈子没个光明正大的身份我……”

  静了几秒,沈老师换话题说道:“孩子起名的事你俩商量好了吗?”

  “英名叫shiny。”

  边学道之前说想让小萤星叫shine,沈馥觉得y顺口,于是改为shiny。

  “我问的是名。”

  “名叫沈萤星。”

  呆了几秒,沈老师沉声说:“也是,这种情况怎么也不可能姓边。”

  知道女儿不喜欢谈这件事,沈老师接着说:“你俩确定用萤火虫的萤?一个女孩用这个字好吗?”

  萤火虫,自然界成虫寿命最短的物种之一,静下心来想想,用这个字取名确实有点不太吉利。

  沈馥动摇了。

  当妈妈的女人,容不得孩子有一点不好,于是晚看见边学道的时候,沈馥说:“萤星的萤我想换一个字。”

  以为沈家跟董家一样想要用边家家谱的“善”字,边学道心想嘴不说,笑道:“那换,想好用哪个字了吗?”

  “没想好,盈缺的盈怎么样?”沈馥说。

  “哦?还用ying的音?”边学道语气里透出意外。

  沈馥一怔,问道:“那换一个音?”

  “听你的,叫盈星吧!”

  “不再想想?”

  “那要不像之前说的,叫善芳?”

  看着边学道,沈馥从容地说:“我觉得盈星好听。”

  窗外,微风吹过树梢,路灯次第亮起,空有月皎然。

  扶着沈馥在房间里慢走,边学道说:“等你出了月子,我带你去个地方。”

  “哪里?”

  “汉普郡,海克利尔城堡。”

  没看过《唐顿庄园》的沈馥好地问:“那里有什么好看的?”

  “看城堡,还有园林。”

  沈馥问:“有人跟你说那里好?”

  不能说实话,边学道瞎编说:“在看到城堡照片,觉得很漂亮。”

  看了边学道一眼,沈馥说:“那里没什么好看的。”

  “嗯?”

  “我去过。”沈馥平静地说。

  “你去过?”

  “去过。”

  “什么时候?”

  “去年给MV选取景地时去的,我记得在Newbury。”

  边学道:“……”

  沈馥继续说道:“城堡不大,而且很旧,里面有些房间看去脏兮兮的,倒是有不少咱们国家的古董,我估计你去了一定会失望。”

  大洋彼岸,美国。

  苏以在家里看电影,看着看着忽然哭了,因为她看到一句台词:“命运看起来残酷,但终有一个人会爱你。”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x.html